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6 月 10 日凌晨博纳影业集团副总裁黄巍坠楼身亡,发生了什么?

很多人觉得是疫情拖垮了电影行业。可博纳的困局,远远不止疫情。

最大的困局,是因不甘公司被低估,博纳2015年启动了从美股私有化(退市)回归A股;5年过去了,A股上市之路形势越来越严峻,希望越来越渺茫,而退市私有化的资金成本不是我们平民能想象的。

如果没听过博纳的名字,至少为他家主控的电影贡献过票房:

红海行动,中国机长,湄公河行动,智取威虎山,烈火英雄,窃听风云,一代宗师,澳门风云等,都赫赫有名,票房大赢家。

或者至少听过他家老板和老板娘的八卦:于冬金巧巧,几年前还被于冬老板前妻撕上了热搜。

这个叱咤风云的电影公司,2010年在美国上市。而曾经的娱乐公司A股估值远高于美股:2016年博纳完成私有化时估值55亿人民币,他头号竞争对手华谊兄弟在A股的市值是400亿人民币。显而易见,在当时的美国市场上,博纳被严重低估。

博纳2017年冲击IPO的招股说明书见证了当时这个文娱巨头的辉煌:

一众如雷贯耳的机构投资者:阿里, 腾讯,中信,红杉资本,软银赛富;还有一众耳熟能详的明星: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韩寒…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想大家应该都懂了。从2018年崔永元对阴阳合同的揭示,到范九亿,华谊的市值现在只剩下100亿,已经因为连续亏损被退市警告。

而风光无限的娱乐上市公司,2018年也经历了商誉天雷滚滚——这里简单说一下商誉是在并购过程中形成的收购溢价。动辄几十亿的商誉,正反映了2015到2017年间,上市公司多么爱用几十亿的溢价收购娱乐公司,随便一个做了两个电视剧的草台班子,就能估值3,50亿,博纳这个真大佬怎么能甘心,必然会下定决心高成本回归A股。

阴阳合同,税务问题,商誉暴雷,堵住了娱乐公司上市之路。博纳折戟了。

到今天,博纳依然被挡在IPO的门外,新丽强行卖给阅文导致阅文当天跌去了整个收购价;正午阳光空有90亿估值依然徘徊在上市之外,华谊艰难保着珍贵的壳…

当然,博纳同一批次私有化回归A股的,还有一些幸运儿。完美世界,快准狠私有化借壳回归,获得了更高的估值;分众传媒也有高光时刻;差强人意的比如三六零,巨人网络,可能没有达到这些企业家的预期,但至少活下来了。

时也命也。

逝者安息。

很多人向上看,只能看到富贵和纸醉金迷。可是真正一步步向上走,才会发现越往上越暗流汹涌。重回平凡的路被堵死,只能咬牙继续向上。在我们用奋斗的勇气和不服输的精神向上爬的过程中,别忘了打磨自己的心,让心变得无坚不摧。

如果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平凡着,也挺好。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