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爱奇艺裁员,网易云破发,韩国电影回院线

hello大家好,又到了一周有娱的时间。上周的文娱行业可谓人来人往,风波不断。微信淘宝要互通互联,豆瓣却限制了小组发言。网易云在香港破发,爱奇艺在内地裁员。《风起洛阳》一波三折,韩国电影上了院线。

欲知上周详情如何,且听阿娇这回分解。

鹅组死去活来

12月3日晚,豆瓣小组部分功能关停。其中备受瞩目的娱乐组“豆瓣鹅组”在当晚登上热搜。

今年9月,为响应“清朗行动”要求,豆瓣曾发布公告称,将治理小组中的“饭圈”乱象,之后关闭了所有小组的回复功能,9月底又将“豆瓣艾玛花园”“豆瓣茶水间”等小组解散或关停,豆瓣青青草原小组、踩组、秀组等娱乐小组进入不限期停用整改,“豆瓣鹅组”面临的则是封禁两个月。

11月23日下午3点,“豆瓣鹅组”准时解封。解封后鹅组出现了新变化:独家上线了“不喜欢”键完善了小组功能;设置了5道“清朗”行动相关的选择题,组员需全部答对,才能继续在组内进行操作。

这并不是鹅组第一次遭到封禁。2018年,国家对全网内容进行“大清扫”,无数账号、社区、网站被整治或关停。豆瓣鹅组也在2018年2月被要求停用三天,此后在2019年6月和2020年2月分别被被雪藏一个月、停用7天。

影视热点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也做过简单的科普,“鹅组”创建于2010年,前身为“八卦来了”小组,至今已拥有近70万组员。鹅组一直以“打破明星神话”为目标,讨论的话题以明星八卦为主,之后慢慢延伸到各种社会热点议题。随着组员人数渐多,小组的影响力日益扩大,近几年组内性别对立问题严重,且频繁发生“粉黑大战”,让鹅组的存在备受争议。(点此阅读:豆瓣鹅组会凉吗?)

越来越频繁地整顿,以及越来越严格的限制,也预示着鹅组的命运或将走向终点。

阿娇更想说说鹅组背后的豆瓣。在目前这些互联网社区中,豆瓣也算是活化石一般的存在了。相比同时代的天涯、猫扑,乃至后起的虎扑、知乎等社区,豆瓣在商业化上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温吞的豆瓣在资本市场和行业新闻里这几年也几乎不太出现。

如果是从资本的角度,那豆瓣多少有点让资本和同行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但对用户来说,豆瓣则是一个重要的精神家园,不论小组还是书影音功能,都在当下的文娱行业有着独特性。

如果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多元的文娱生态,那豆瓣就有存在的理由。

微信可以打开淘宝抖音了

与豆瓣小组的日渐封闭相比,在本周,微信开放外链来到了一个新阶段。在微信最近更新的《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中,用户已经可以在微信的群聊和一对一私聊中打开淘宝、抖音等外部链接。

影视热点

在国家层面要求“互联互通”的时代背景下,曾经仅能通过一堆乱码来进行识别和转化微信外链的时代似乎成为了历史。但目前来看,现在的场景似乎离真正的“互联网”还有很大距离。

一方面,打开微信中的淘宝链接,会进入一个微信域内的网址,这个网址并不会记录下你在淘宝登录过的状态,因此,用户必须再输入一遍用户名和密码,非常不方便。

另一方面,所谓打开的抖音,目前来看也只是一个分享已经下载好的视频的状态,并没有可供跳转的链接。而如果不想保存视频到手机本地,那么,用户只能继续采用复制口令的老办法。

微信在开放外链中进了一步,但用户需求并没有得到深度解决。目前能在微信打开外链并得到更好体验的,还是拼多多京东等和腾讯有深度绑定关系的平台,当然,这种链接基于更为深度的协议。要当下的微信去开放这种链接关系,并不现实。

但不论如何,阿娇认为巨头们用限制进入做排他竞争的方式应该成为历史了。互联网的本质是互通互联,让用户在不同的App、网页和站点间自由跳转,也是用户选择互联网的理由。但在过去几年,用户在同一App享受不同内容的权利,成为了公司竞争的筹码,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对于互联互通的要求,第一个反应发生在了腾讯身上,自然也是因为用户对微信有极为深度的依赖。大部分用户有在微信打开淘宝或抖音的需求,反之却寥寥。这也使得微信在互联互通的第一阶段好像看上去“吃亏”,而抖音淘宝则在当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流量和利好。

但阿娇相信,在国家层面的推动下,真正的互联互通会给行业的参与者都带来利好,互联网中的用户,也都能享受到更流畅的上网体验。

丁磊念了两句诗,然后网易云破发了

对于互通互联这件事,过去受困于独家版权的网易云音乐一定更有发言权。而在本周,网易云也终于正式上市了。

12月2日网易云音乐上市当天,三位网易CEO“丁磊”一起敲响了上市锣。

所谓三个“丁磊”,一个是在线下仪式敲锣的丁磊本人,还有两个是AI虚拟人“丁磊”,他们分别被刻画成了丁磊29岁和50岁的样子。部分参与观礼的嘉宾也通过操控自己的“数字分身”,在虚拟世界中见证了网易云音乐上市。

影视热点

这个线上敲锣仪式,是在网易伏羲沉浸式活动系统“瑶台”中举办的。据网易表示,这是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

元宇宙是目前资本市场最为火热的概念,世界多个互联网巨头都曾宣布要对此有所布局。丁磊就曾在三季报后的电话会议中表态称,目前谁也没有接触到元宇宙。网易在元宇宙相关技术和规则上,都做好了准备。“我们相信,元宇宙真正降临的那一天,网易有能力快速抢跑。”

回到网易云音乐上市本身,丁磊在致辞中表示要感谢同事在三千多个日夜里,持续为爱发电,并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放到上市这件事上。好好吃顿饭。然后忘掉今天。

随后,他念了两句诗:“在未来,可以真正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争无谓之事,只看无畏之行;即便前进的路上,人声嘈杂,依然相信音乐,相信热爱,相信我们正在做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可以为中国音乐的发展发光和发热。”

只是,也许连他本人都很难不把注意力放到上市这件事上。在刚开盘十分钟后,网易云音乐便破发。截至12月3日收盘,公司股价报199港元/股,较205港元/股的发行价,下跌约2.92%。

阿娇的想法是,相比看上去更加飘渺的元宇宙,可能互通互联趋势下的版权合作,更能在短期内帮助到网易云。

爱奇艺裁员了

刚上市的网易云破发,已经上市的爱奇艺,最近的日子似乎也不太好过。

12月1日,据第一财经报道,有爱奇艺员工表示,目前爱奇艺正在裁员,裁员比例在20%-40%之间。如果按照2020年底的7721名员工数量来计算,这意味着爱奇艺将裁掉1544—3088名员工。截至目前,爱奇艺官方并未就此传闻正式回应。

裁员往往是成本控制的最后一道关口,每季度都反复强调成本控制的爱奇艺,终究走到了这一关。据《财经》报道,有爱奇艺人士透露,裁员是因为业务出现了问题,广告收入下滑明显,剧集、综艺节目的收视率都不及预期。

剧集方面,在一季度《赘婿》成为全民爆款之后,后续作品再难复现此景。据云合数据Q3报告显示,剧集有效播放榜前十名爱奇艺独播剧占四席,但前五名未占一席;上半年报告中,爱奇艺独播剧《赘婿》独占鳌头,而后便到了分列第七、第八名的《小舍得》《流金岁月》。

影视热点

被寄予厚望的迷雾剧场第二季,目前看来未能延续去年的品牌效应,《八角亭谜雾》《致命愿望》豆瓣评分分别为5.7、4.1。新尝试的恋恋剧场打造了诸如《一生一世》《变成你的那一天》等圈层爆款,但在更大众的层面仍然热度不足。

综艺方面,《萌探探探案》探索了“悬疑+搞笑”的新类型,成为Q3霸屏爆款,但除此之外,爱奇艺自制综艺在云合Q3网络综艺有效播放榜前十中仅占两席,分列第八、第九位;上半年中,《青春有你3》名列头位,但后期却遭遇停播风波,选秀类节目未来也再难继续。

爆款内容的缺乏导致了会员增长乏力。据三季报显示,订阅会员规模为1.036亿,同比下降1.15%,环比下降2.45%。

加之超前点播模式的正式结束,爱奇艺营收渠道再减一环。据前三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今年前三季度已净亏损44亿元,而在2018、2019、2020年,分别亏91亿元、103亿元、70亿元。

此时此刻,阿娇想起来优酷总裁樊路远在今年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说的:“难,长视频行业太难了。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但我们三家(优酷、爱奇艺、腾讯)什么时候能盈利?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痴心妄想。”

《风起洛阳》,误会解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爱奇艺独播的《风起洛阳》开播还不到一周,也已经接连出现两次风波。

开播当天,因为比原定的开播时间延迟了一小时,豆瓣“超前点评”的事引起了较大的讨论。有实时关注豆瓣页面的演员粉丝发现,虽然《风起洛阳》因延迟尚未开播,但豆瓣短评已经被一星评价所淹没。根据网友截图,20:17分时,短评数量已经达到327条。(点此阅读:《风起洛阳》遭遇“超前点评”,我们还能相信豆瓣评分吗?)

第二天,剧中出现的一把扇子又涉嫌抄袭,该扇面的原创设计师@佳冉 发博称,“作品被抄袭到人已麻木,现在仿品都开始进攻电视剧了,”并附上了自己的作品与剧中扇面的对比图。

影视热点

《风起洛阳》的出品公司@留白影视 在当天发布了致歉信表示,这个扇面是在道具制作时搜索到的,因为出现频次较高,且经常被不同平台和媒体报道,所以并没有再做进一步溯源,就直接临摹了。

误会解除后,该设计师也将指控《风起洛阳》抄袭的微博删除,并转发了剧组道歉的微博,表示自己“感受到了制作方诚恳的态度”。

虽然这个有点“乌龙”的事件很快就落下帷幕,但阿娇认为,这也在某种程度上给现在剧集的创作者们敲响了警钟。新媒体时代,所有细节都要经得起推敲,无论是抱着想要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还是因为偷懒而“少做一点”,都可能在任何细节处引起意想不到的舆论风波。

韩国电影回来了

相比《风起洛阳》的几次争议,上周的电影市场则是波澜不惊。或许不少观众都没有注意到,阔别六年,韩国电影又重新回归内地影市。

《哦!文姬》在上映前两天意外定档12月3日,许多影院甚至还来不及做排片准备。实际上,这部电影在去年9月就已经在韩国上映,讲述了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奶奶,努力回忆孙女车祸细节,找出肇事者的温情故事。

影视热点

影片本身水花并不大,上映至今4天,票房不过126万。但其象征意义更重,这是除合拍片之外,韩国电影近六年首度登陆内地院线,上一部还要追溯到2015年9月的《暗杀》。

六年的空档与2016年“限韩令”的落实密不可分。而今年11月初韩国明星的微博集体解禁,一定程度上昭示着“限韩令”的松动。也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韩国电影得以重新回归内地影市。

但相对于其他韩娱产业来说,韩国电影在内地影市一直没有占据那么重要的份额,票房最高的影片是2014年上映的奉俊昊执导的《雪国列车》,累计票房7486万;第二名就是《暗杀》,累计票房4697万。

那么,在《哦!文姬》之后,韩国电影未来能在中国影市创造新的高度吗?阿娇认为,在进口片风头渐弱的大趋势下,恐怕很难。

根据灯塔专业版显示,截至目前,内地院线共上映了66部进口片,拿下约92亿票房,与去年的39亿相比有不少的增长,但相较于2019年的243亿而言仍有不少差距。而在《“十四五”中国电影发展规划》中,已明确提出“国产影片年度票房占比保持在55%以上”,因此,未来国产电影将在内地影市占据愈发重要的位置。

尽管大的趋势不变,但不可否认的是,眼前机遇尚存。2021-2022年是中韩文化交流年,电影产业作为文化产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会获得更多互相交流的机会。

《仙剑奇侠传》也要回来了

除了正在上映或播放的作品,也有一些关于未来的好消息在发生。

曾经的你可能困惑过,为啥《仙剑奇侠传》电视剧有1有3却没2,现在同系列成员总算齐齐整整。

12月3日《仙剑奇侠传二》组讯曝光,该剧由北京软星官方授权,将于2022年3月在横店开机,目前还处于寻找演员阶段,观众们熟悉的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等角色均在角色表中,导演栏写着“保密”。

影视热点

《仙1》和《仙3》均根据同名游戏改编,而《仙2》的游戏开发过程充满坎坷,“仙剑之父”姚壮宪2000年来大陆成立北京软星主攻“大富翁”系列,原本负责《仙剑2》的台湾团队却在游戏开发到一半时宣告解散,最终游戏发售时,离初代作品已经过去了8年,大批玩家还不买账。

品质不被认可,剧情上还和《仙1》有所冲突,当年改剧时也就略过了它。《仙2》的故事发生在《仙1》8年后,二代男主角是与李逍遥同村的王小虎,与其他三位女主角演绎新的爱恨情仇。

《仙1》和《仙3》电视剧如今的豆瓣评分分别高达9.0和8.8,尤其胡歌、刘亦菲、安以轩、彭于晏等人主演的《仙1》已成一代经典,为无数观众贡献过私藏记忆,《仙2》能时隔多年“再续仙缘”固然好,但选角可能成为该剧隐忧。今年3月《仙1》要翻拍的消息就曾引来不少观众反对,不论是胡歌的李逍遥,还是杨幂、唐嫣、刘诗诗和刘亦菲组成的“仙剑四美”,几乎难以复现。

到时候《仙2》发布定妆照时,阿娇不求惊喜,但求不惊吓。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