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如何看待林妙可未通过北京电影学院初试?

蟹腰

我备考北影那年就是奥运会那年,是趁着奥运余温,看着开幕式回拨,听着那首《歌唱祖国》踏进考场的。不管是林妙可还是考北影,对我来说都是距今八九年前的事儿了,现在看着当年的奥运小女孩踏进了和我当年同样的考场,就像经历了一个轮回。说没有感触也是骗人的。所以突然邀请到我,我就去看了看视频,有几点想法:

  • 作为代唱事件的吃瓜群众,我跟别的吃瓜群众一样也是比较同情杨沛宜的。况且小时候因为外形被霸凌这种事我经历过,甚至因为不好看不起眼,一起拍视频或照相时,被他人完全忽视顶替的事我也遇到过。因此,我比别人更深知杨沛宜在小小年纪因为相貌问题到导致了这些事,她今后的成长肯定会平白无故就因此多些挫折。因此一直以来都对她有十二万分的代入感,也打心眼里挺她,对夺走了她的荣耀的林妙可有些愤慨和不屑。因为她让我想起那个被嘲笑、忽视、顶替的自己。
  • 但大家都说林妙可的采访摇头晃脑做作,我觉得这是先入为主了。她确实表情丰富小动作多,但是我想恳请这样评价的朋友再去看一遍这个视频,并试想一下:假如这么讲话的是你并不讨厌的一个身边的朋友,你还会觉得她是“扭捏造作”吗?反正我的感受是,假如这不是林妙可而是一个普通人,我可能是会觉得这姑娘有点缺心眼,颜艺可真多,但是也挺可爱的,面对压力很大的考试,精气神也不错。不会讨厌她,更不会用”娇柔造作“这么刻薄的词去形容她。
  • 林妙可考试的视频,我也看过了。她小跳步上场,摇头娃娃的影子依稀可辨。朗诵过程中一时正常,一时蹦出娇滴滴的娃娃音,露了她的马脚。濮存昕老师曾说过:这个孩子要忘掉自己之前学的那些东西,好好上学,过普通孩子的生活,沉淀个几年,意思就是忘掉小孩子摇头晃脑撒娇,讨大人欢心的那一套,把自己”格式化“一下。林妙可是没有好好按照这个话去做的。但就考试这段视频来说,尽管有她的缺点,但对于她来说语调和感情还是明显有所收敛了,并不是在一味地卖萌,也在试着去贴近作品的感情。而她本身最大的特点:表情动作夸张,感情外露这一点,放在日常生活中看着违和,但放在表演中其实还是有一定表现力的,比同场另一个格子衫的女生倒是气场好许多。总的来说,她的表现因为有瑕疵,也许不足以赛过同场很多人,拿到入场券。初试被刷,并不过分。但你要说她”毫无基本功“”一塌糊涂““这么多年毫无长进”,却是有点过火的。
  • 林妙可被刷应该是比较纯粹的水平问题,就像很多人分析过的。表演系可能是“只有努力没用必须天赋够好”这一特质体现的最明显的专业了。因此刷下来可能是天赋不够这和千千万万被刷的考生一样,不一定是他们有多大的错,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再加上竞争对手个个也都不是吃素的。隔壁的王俊凯跟她一样梦想着成歌手和演员,你再看看人家的履历,实在是差太远。北影的考生里不说都是王俊凯这样的,也有不少其实小小年纪履历就闪瞎人的苗子,林妙可放在他们中间真的很单薄。
  • 综上,我倾向于认为林妙可这女孩,可能是有点”笨“的。她不是不想格式化自己,而是做不到,也可能是潜意识里不想去这么做。她看上去的”机灵活泼“,不是发自内心聪颖的机灵活泼,而是一种被模式化、固定化下来的、不假思索的天真可爱。她奥运会后见过不少大场面,也有不少大人物试图指点调教她,似乎都收效不大。我相信这个姑娘曾是机灵可爱的,就像我们曾经认为的那样。但她的聪明似乎长到某个阶段就停滞了,笑容长在脸上了一样,就这么固定下来了,不变了。就像一只蝴蝶比别人早结茧,却迟迟破不了茧一样。
  • 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把她给固定、冻结下来,让她迟迟无法破茧,我就不好去猜测了。可能是奥运会,也可能是她的家教,或是别的什么…………。
  • 其实看着她摇头晃脑那段视频,我是有点心疼的。这女孩不管是真笑还是假笑,总之一直都是在笑,是一副天真的样子,笑到人人都觉得假。考北影的压力就算不是我这种亲历者,别人光猜大概也能略知一二吧,尤其是她这种一直处于负面新闻中心的人物。面对这种压力,看不到她紧张、淡然、焦虑或是沉稳,仍然是摇头晃脑一脸天真。假如她真的是笑到不知道该怎么哭,怎么表达真实的自己,也有点让人细思恐极。

影视热点

小时候真的是一副小精灵的模样。

影视热点

然而现在,这孩子虽然看着仍然是喜庆,但比起小时候发自内心的机灵,我现在更觉得她的笑容是长在脸皮上的,没有了过去那么多的灵气。

  • 我之前对网友骂她的话是心有戚戚焉的,比如扭捏造作、摇头晃脑、沽名钓誉。然而这两天看了她几个考场采访视频,就像是对她本人有了多一丁点的接触一样。我得承认,我不知为何讨厌不起来她了。老实说,这姑娘仍然残存着当年奥运女孩的魅力,甜美喜庆,笑容可掬,尽管已经不如当年耀眼,但真的不怪别人疼她。这些年,杨沛宜承受着被人冷落忽视的委屈,但林妙可何尝没有承受着被人千夫所指,先入为主,干什么都是错的的委屈呢? 杨沛宜面对伤害进化出了一副清高沉静的气场,而林妙可面对伤害则进化出了一副橡胶式的笑容脸,再也脱不下来了。

附上上文提到的几个视频:

↓这个是完整版的林妙可王俊凯考试现场的视频,还附带有同考场的其他同学的表演

影视热点https://www.zhihu.com/video/999938605019639808

↓这是考场外采访林妙可的视频,就是那个被评价为“矫揉造作”的视频

影视热点https://www.zhihu.com/video/999939106478141440

  • 我是建议广大网友再不带有色眼镜地看看这两个视频。
  • 说到杨沛宜,则正相反。她现在变得沉静、优雅、书卷气十足,然而我也觉得这孩子变得有一种骨子里的忧郁和清冷感,不信我们对比看看。

影视热点影视热点

奥运会前后,杨沛宜是一副天然呆的小孩模样,憨厚、开朗、无忧无虑。但因为两颗门牙而没上成奥运。

影视热点

09年的时候,也就是奥运会刚过,气质就发生了变化。变得好像成熟,淡定,但也同时忧郁了很多。

影视热点

  • 之后就不管怎么拍,好像都不是特别的开心的样子。有一点怯懦、忧郁的感觉,怎么笑都笑得不是很开。虽然似乎也因此平添了几分坚韧、沉静和楚楚可怜的气质。但这样的变化还是让人心疼。
  • 看过杨沛宜奥运后采访的人都知道,这个孩子心里明镜似的,其实什么都看得很清楚。她委屈,尤其对张艺谋很不以为然,小小年纪,在被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就学会了强颜欢笑、面子上淡定,时不时对所谓的张大导嗤之以鼻。这孩子是一个相当聪明、敏感、倔强的人。有些成年人总觉得小孩都是缺心眼,可以随便摆布,真是愚蠢啊。
  • 大言不惭地说,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也经历过类似的变化,从小时候 外向开朗缺心眼的小孩,变得有一段时间眼神堪比杀人犯。现在看到自己那段时间的照片都令人胆寒。人经历的事儿是真的会改变人的外貌的,非常惊人。而这两个姑娘,杨沛宜面对挫折安静成长,林妙可面对诋毁和质疑仍然满脸笑容。其实都比当年的我的坚强多了。我要是遇到她们俩遇到的这些事,搞不好会变得比她们都丑陋的多。
  • 人们在提到《变形记》这样的节目做的孽的时候,总喜欢说“如果我没见过阳光,也许我就不会害怕黑夜”。杨沛宜所经历的事也是类似。假如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还是可以安安静静地考中交儿童合唱团,时不时录几首少儿动画歌曲,到了年纪就回去念书,过不受打扰的普通人生。偏偏命运给了她一个很大的荣誉,让她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却又充满恶意地把这份荣誉从她眼前夺走,转眼给了别人。这样的落差,别说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又有几个成年人受得了?!
  • 有人说杨沛宜苦难炼真金,挫折让她走上正路,发奋读书。我们总觉得人,尤其是女孩看重相貌就是政治不正确,摒弃相貌埋首别的事善莫大焉。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女孩,被彻底否认容颜,从此再也不“以色事人”,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也许她们是会因此变得文雅和注重内涵,但同时也会让她们变得胆怯和悲观。我也曾是外貌歧视的受害者,深知一个人如果对自己外形的信心崩溃是一种怎样的灾难。别人也许觉得我是一个不肤浅的好女孩,但拥有娇俏、自信,因为自己的美丽而可以肆意挥洒的少女时代,对我来说恐怕永远只能是一个遗憾,一个梦了。因此我一直觉得,说小孩子丑是非常缺德的事。因为无论多少“长相不重要”的政治正确也无法挽回一颗因相貌而受伤的心。毕竟,有些事不是成绩好了成就高了,就能轻易弥补回来的。
  • 我知道看文的人里有些人是“薏米”,也是容不下别人以不是狂热崇拜,而是冷静旁观的视角去评价他们的小女神。只要不是跪舔,哪怕只是试着去分析、理解和同情她,薏米们都见不得。然而我想说,尽管你们的心是好的,也许是希望用粉丝的爱与温暖拯救这个饱受委屈的少女,然而也还是希望你们能冷静客观地去看待她。她可能确实踏实、文雅、勤奋、隐忍,但如果过于脑补和追捧她的这些特质,你其实就已经追捧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脑内幻化出来的一个代表了“忍辱负重,最终逆袭翻身”的符号。杨沛宜毕竟并不是专门包装过的偶像美少女,不是开闭48也不是少女时代,她没有“人设”,也不应该变成符号。因此也最好不要像追捧偶像一样去符号化,甚至神化她。不然很可能让她又背负上一些不适合她的东西,像林妙可一样。

说了这么多,感觉好像跑题了。题目问的是林妙可,为何要提杨沛宜?但我想说的是,林妙可和杨沛宜都是代唱事件的受害者。而且多年来还在承受着二次伤害。而如何评价林妙可,就要去评价让她们变成这样的那些人,那些事。
杨沛宜承受着被人冷漠的委屈和对自己外貌上的打击和否定,一步一个脚印苦读。林妙可承受着被人辱骂攻击和对自身实力的否定,靠自己赖以生存的笑脸和天真保护自己,潜意识里不愿放弃这些东西从而停止了成长。
而造成这一切的人,是实实在在的造孽!

有人说为了国家脸面,唱个双簧怎么了。说这话的,如果真是个天理不容的丑八怪,说这话倒也算了,但杨沛宜是这样啊:

影视热点

请问,哪里丑了?好好画画妆梳个头,穿个漂亮小裙子,不也很美吗?就算少两颗牙,又有谁家小孩不换牙呢?有丑到不能去登奥运的台的地步吗?觉得洋大人会因为一个缺牙的小孩看扁你们全国的人,到底有多自卑?

再去听听林妙可的歌,如果林妙可真的就是一副乌鸦桑,唱歌跑调到九霄云外倒也罢了,但她唱歌也是这样的呀。

林妙可《我们是阳光下好少年》MTV. http://www.iqiyi.com/w_19rrd2mk8d.html

虽然比不上杨沛宜天籁之音,但这也是一个正常的孩子声音吧,有难听到不能上奥运吗?

有人强调,用缺牙的孩子就是丢脸,你要是领导,你真敢选个豁牙的上去吗?

问的好,在有上面压力的情况下,我也许确实不敢选个豁牙的孩子上奥运,但我更不敢搞出让小孩子代唱这种丑事。你跟我说杨沛宜缺牙是硬伤? 那行啊就干脆让林妙可唱啊。当时林妙可唱歌也没见得硬伤到不能忍(林妙可唱歌时好时坏,水平不是很稳,但她也可以唱好的)。如果真觉得颜值这么很重要,我哪怕完全淘汰杨沛宜,让长得好看的林妙可多录几版唱的好的拿到奥运会上放,拿她自己的声音假唱也好过拿别人的声音假唱吧。
或者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把孩子唱歌唱祖国这一环节改成别的,或者让两个孩子同台上,解决办法多得是,没人规定那个步骤必须得是一个孩子上去唱。各种大人物要是连这个变通都想不出来,那真是奇怪了。

在这种并非死路一条的情况下,仍然选择代唱,是因为在决策者眼里,孩子的个人感受,心理健康,今后成长,以及社会影响,道德压力,都不被他们当作“代价”。

试想,假如是你想让这位……

影视热点

去奥运会上领个唱,但你嫌她长得不够好看….
于是想让这位…..

影视热点

去上面摆个口型。
你敢忽悠前面这位说,你长得不太好看,你别出场吗?
你敢忽悠后面这位说让她唱,但是要跟着录音里别的同志的声音唱,就当是练习?
你敢奥运会完事儿了突然告诉她,刚才的声音不是你的,是另一个姑娘的?
你敢吗?
你不怕这两位大咖怼死你吗?

哦对了,奥运会的时候这位也上去唱了对不?

影视热点

他长得也算不上好看啊,怎么就不嫌他丑,也去给他找个漂亮的替身帮他对口型呢?

然而孩子就没这个问题呀!好欺负,任摆布,骗她们代唱了她们事后也不能咬你啊。孩子说白了,根本算不上“童星”,他们只是奥运现场万千可以“调度”的道具之一,因此我贪图一个的长相另一个的声音,就拿两个道具取长补短,珠联璧合一下,这不是理所应当吗?

所以不敢选缺牙的孩子,因为脸面代价太高,却敢搞代唱愚弄全世界,因为“道德成本低”。亲爱的,这真不叫官僚主义,这就是三观不正。有些人在这事上还是别洗了。

全世界的人都见过孩子,都明白孩子的天真单纯最为可贵,没有谁苛求一个孩子完美。孩子自己本来的面貌,就是美的。奥运会是体育盛会,体育和文艺表演很不一样,文艺表演是皆由“表演”幻化出来的美,而体育则是释放自我、真实和力量的美。所以在这样的场合,自然的、朴实的、纯真的美,未必就比不上光鲜无暇的美。
《歌唱祖国》的环节感人不感人?当然感人。但这个感人是不是只因为林妙可漂亮而感人,或杨沛宜的歌声美妙而感人?恐怕不是。《歌唱祖国》感人是因为祖国的复兴和强盛,以及奥运场面的欢欣和宏大,以及由我们无数中国人内心的自豪汇聚在一起而感人的。在这样的场合,一个平凡的人,平凡的孩子,发自内心地去歌唱,就足以感人。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管是杨沛宜,还是林妙可,都理所应当地可以去歌唱祖国。尤其是这两个孩子都有耀眼的天赋,都有合格地去代表全国人民的资质。她们的缺陷,更是没有大到天理不容的程度,也没有大到会给国家丢脸的程度。

代唱假唱,伤害和物化孩子的行为,玷污了这份神圣和感动。

有人说2008年奥运会就是要给国家长脸的,这是历史使命,一点瑕疵也容不得的。好的,要说面子,不怀好意的西方媒体也许确实会揶揄我们的小姑娘缺牙,以此作为调侃和笑料,但顶多是花边新闻,上不了台面。因为脑子稍微正常的人都知道一个媒体公开取笑小孩换牙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儿。那些洋大叔洋大妈,哪个家里没几个小孩?哪个小孩不换牙?要是取笑我们的小姑娘换牙,不也等于取笑了他们的孩子?这种事能忍吗? 但要说戏弄、雪藏小孩子,诱导她们欺骗,夺走属于她们的荣誉,这可是戳了西方式圣母心的大事(西方人对孩子利益的绝对政治正确大家应该是知道的),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丑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彼时正是米国人特别喜欢有事没事抓我们的”人权”问题的时节,我们出这种事,难道不是送人头送了个正中下怀?!

所以为了长脸而做出这种事,真的能“有面子”吗?

评论里@ wumiscandy 朋友提到一件事我觉得特别好。说到”在重要场合出现的不完美的唱歌小女孩“,我想到了她:

影视热点

唱《七子之歌》时的容韵琳。想起她响亮的童音和后面大人的合唱融汇在一起的时候,太壮丽了。容韵琳既不算什么惊天美少女,还有一口含混的澳门口音,歌唱技巧也很直白,算不上高超。但就是这个普通的小孩和这充满了口音的《七子之歌》打动了无数人。
打动了人的证据是什么呢? 当年我作为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P孩,这首歌我上学唱、放学唱、时时刻刻都想唱,只要电视上一放这首歌我一定会凑过去跟着唱。我那时候牙都没长齐,跟我说家国大义民族尊严我是一知半解的,天知道我为何一听”一颗芝麻糕,不如一针细“就莫名的激动,整个一小孩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我这个人对时政宣传类、歌功颂德类歌曲向来不怎么感冒,但《七子之歌》是个例外。这首歌到现在为止还常驻我歌单,无论我的朋友多么诧异:“你居然还听这个”,也绝不切歌。因为这首歌即使现在我每次听,仍然会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艺术感染力吧。

而且可以想象,假如唱这首歌的不是这样一个容韵琳,而是一个相貌、口音、歌唱技巧都无懈可击的人,可能效果也不会更好。


说到这,我还想起我进电影学院上艺术概论,第一堂课老师就告诉我们的话:
艺术,是关于人的。

张大导的审美和片子一直冲不破国际天花板,其中一条原因就是他的片子多有形式美,却缺乏人性美。她觉得小女孩也要挑美丑(奥运会),妓女就应该拯救处女(十三钗),只要没有性关系就是纯爱(山楂树)。也许是他习惯于以旁观的视角去做作品,他对人情的傲视多于温存,在他的理念中,人有等级和标签,没有血肉,只值得鞭辟和讴歌,不值得体谅,所以他的作品总缺点临门一脚的感染力。他的东西,美则美矣,却总是有些简单粗暴。每当你想感动,却总是觉得这感动很粗糙,让人难以下咽。

而这种粗糙也很可能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大批人乃至一个时代的弊病。

而这种粗糙在奥运会表现为:为了屁大点事,在全世界人面前戏弄两个无辜的孩子。不满十岁的小姑娘,一个被剥夺了脸面,一个被剥夺了声音,也剥夺了她们以自己本来的面貌面对世人的权利。小小年纪就被人用这种方式残忍地否定了。在外人眼中,她们一个是”唱歌难听到找人代唱的那个小孩“,另一个是”长得难看到不能在奥运上露脸‘的小孩,永世不得翻身。难怪现在这两个孩子,一个不敢捅破自己才华平平的事实,靠着卖萌掩饰自己;另一个埋头积攒实力,彻底放弃了靠自己的颜面魅力生存的念头,说白了,都是在拼命应对自己当年被否定的部分。

在金陵十三钗里,张导安排十三钗满怀着一腔热血和崇高的心情代替十三个处女受难,没有让她们有任何的不甘和痛苦,甚至没有一滴她们泪水的特写。代人牺牲这件事就这样变得如此轻飘而理直气壮。幸而这是演戏,没有人真的为导演缺席的体谅和怜悯买单。

然而在奥运会上则没这么幸运,不知道张大导是不是忘了这一点:这两个孩子不是在演戏,奥运是她们命运中实实在在的一部分,没有谁就应该替谁牺牲。

我充分认同张导没有100%决策权,也有背后拍板人的“功劳”的说法。不过也觉得张导的意见很可能也并不怎么和那个“拍板人”相左。也许有个30%度的锐角,但恐怕很可能不是大相径庭。

我们平时拍电影做游戏,哪怕流一滴血,露一个骷髅头,都担心有“政治不正确”,会有不好的社会影响。然而在堂堂百年奥运上,已经是由一个国家最有权力的官员和最有名望的导演所策划,全国人民的目光注视下,却发生了性质如此恶劣的事情。就说明在这样一个严密的流程中,仍然没有任何人觉得这事有何不妥,这早就说明即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个地方那种对别人的付出、辛劳和牺牲的不以为然的态度,仍然徘徊不去。

就这样牺牲两个姑娘的快乐和幸福,仅仅是为了一点大人臆想出来的”脸面“和所谓的“国家利益”,恶心不恶心?要用这样的方式伤害自己的孩子的社会,又怎令广大的成年人感到善意和慈悲?

现在的结果我们也都看到了,两个姑娘的人生都因此永久地被改变了。她们的内心 多多少少都留下了因为奥运会造成的“工伤”。

不把人当人,尤其是不把孩子当人。这也是国耻,这就是造孽。
对不住了小粉红们,我不觉得这话说的重。

至于造成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张大导,不好意思至少在这件事上我真心不想要友善度,只想送他一句王O蛋。
如果这事还有背后的人在拍版,让张导接锅,不好意思,也是王O蛋。


如何评价林妙可?我的评价就是她也是和杨沛宜一样可怜的姑娘。如何评价林妙可无缘北影?这真的只是她坎坷成长路上的又一次挫折。如要骂人,她身后有太多该骂、可骂的人。完全没必要揪着她一人不放。
幸而听说她南艺的初试还是过了。只是希望这孩子今后能遇到好的契机,找回自我,承认自己也是个有优点有缺点的普通人,安安静静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真正能成长起来,也不枉这些年受的委屈。

有人说,同情一样是一种消费,并指责我不应该写这么长的文同情她们,也许有道理吧。公道话说得太公道了,势必会有人猜测你是为了沽名钓誉才这么公道。有些人这么多年了对恶意消费她们的行为不以为意,却认为别人以善意看待她们是别有用心。因为在他们眼里,人和人之间互相嘲笑毁谤才是常态,凡有人说正直话,必定是闹鬼了,要不就是别有所图。
然而假如没有人站出来说话,无端的辱骂和无端的崇拜皆是主流。 假如要不消费,最好的方法是让这些孩子归于凡尘,归于沉寂。请问这些年,世人有做到这一点吗?
我可以不“同情”她们,那么请问大众会放过她们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林妙可、杨沛宜,还包括今年成为了我们学弟的王俊凯,觉得这些年轻的弟弟妹妹们真可爱。尤其是他们也走进了我们当年的战场,也许今后会和我们一样留下同样的回忆和青春,就觉得真是神奇。
杨沛宜能扛住委屈修炼成一枚美少女学霸,王俊凯从毛头小偶像成长为翩翩少年。林妙可其实也还足够娇俏和可爱,尽管已经有些疲劳,但其实挫折没有磨掉她最好的一面,我对她真心偏见不起来,只希望她能一直这么可爱,也希望她来日方长。难道我真的是已经变成老阿姨了,看到活泼的孩子就觉得自己也有变年轻。然而我也是90后啊喂!

总之还是希望他们一切都好吧。


最新更新:事隔十年,张导迟来的道歉

影视热点

在张导道歉后,网友也总算是放了林妙可一条生路,也开始纷纷反省自己对林妙可不是。

影视热点

看来人们会不会宽容弱者,还是要看着强者的脸色来的。


最新更新2:随着上大学,杨、林两位姑娘最近都在真正以自己的身份重回大众视线。近期林妙可在微博上po自己上大学后的近况,杨沛宜改换了时尚的发型,做起了美妆博主。最令人欣慰的是,这两个孩子都在摆脱当年被大人摆布的印象,林妙可的言行和神态让人觉得越来越稳当大方了,杨沛宜则变得更加古灵精怪,自信活泼。一个不再是卖萌小甜心,一个也不再是文弱乖乖女。

影视热点影视热点影视热点

年轻人真是神奇的存在,即使经历了这么多恶毒和恶心的事情,她们仍然能不畏惧风雨成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希望她们都能摆脱那些被大人、家长、网友强加和塑造的东西,找到真正的自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