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书评|《远山淡影》:回忆本来就是亦真亦幻的伪装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发掘了隐藏在我们与世界联系的幻觉之下的深渊。”——诺贝尔文学奖致辞

淡远的,氤氲着的谜

这本书下不完的雨,散不了的雾气,读完带来的感觉,是潮湿的。

整本书围绕着一位移居英国的日本寡妇对故土、故人的回忆。故事的背景是二战时期的日本长崎,作者有意淡化了战争的可怖,着重于刻画这对饱受战争折磨的母女对安定与新生的渴望,却始终走不出战乱带来的阴影与心魔。最后主人公终于与过去和解。

全书的回忆线是可疑的。女主人公悦子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了移居英国前后的故事,但前后的“口径不一”,细节过于充沛,暴露了真相:女主人公利用回忆做掩护,编织了一个他人的故事。(这种行为通常我们说:“我有一个朋友……“)

即使粉饰了难以启齿的回忆,读者也不难发现,女主人公母女之间的美好关系,已终止在了遥远的夏天。作者有意淡化的战争,是女主人公母女内心的禁地。不愿提起,这恰巧是很多人面对创伤时会启动的自我保护机制。

石黑一雄的细腻优美写作手法,像极了山水画的留白,读者需要去填补的部分太多,但叙事方式的精巧且独一无二,能让这本书永远是名作。通过简短的对话,人物性格立刻分明。另外,这部作品属于英国文学,全文又体现了日本感情中特有的克制,作者弱化了民族立场,站在人的角度上娓娓道来,使得读者与书中人物得到巨大共鸣,这就是文字的力量。

回忆只能讲给自己听

“我喜欢回忆,是因为回忆是我们审视自己生活的过滤器。回忆模糊不清,就给自我欺骗提供机会。作为一个作家,我更关心的是人们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实际发生了什么。“——石黑一雄

当我们开始回忆时,我们的生活就重新开始了,而且这一次的生活,是我们自己挑选的。因此人总是在美化自己的回忆,回避着曾经存在过的痛苦,甚至编织谎言,来掩饰罪恶感。“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在当今这个世界中写作,是要把握存在于人们头脑中的事物。有时是要削弱,有时是要利用。“石黑一雄准确把握并利用了人性的特点,他展现了一道深渊。书的最后,悦子的一句话戳破了整本书中精心设计的谎言,她不想或者忘了伪装。人总不能只活在回忆里。

所以,回忆往往是不可靠的东西。

细腻的日裔英国作家

石黑一雄六岁随父亲移居英国,高中毕业后,gap了一年,去做了打击乐手。他创作的艺术性特点从那开始打下基础。大学毕业后,石黑一雄做了几年社会工作者,他经常倾听那些无家可归的人的故事,“我发现他们不会直截了当,坦白地说他们的故事”“我就觉得用这种方法写小说很有意思:某个人觉得自己的经历太过痛苦或不堪,无法启口,于是借用别人的故事来讲自己的故事。

由此可见他的写作方式,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生活的启发,正是由于他的观察,再加上细腻的手法,表面看上去文字平淡无奇,实际上,于无声处见惊雷,被刻意压制掩饰的情感,是最真实动人不过的。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