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一个盲人的逆光飞翔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今天要推荐的这个电影《逆光飞翔》,是关于一个视力障碍者上大学的故事。

电影根据台湾盲人钢琴家黄裕翔真人真事改编,也由他本人本色出演男主一角。

没被放弃的早产盲婴

男主黄裕翔是早产儿,三个月的时候医生才告诉裕翔母亲裕翔看不见。不知道怎么照顾视障小孩而吓傻的母亲一度冒出把裕翔丢在医院离开的想法,但是只要小婴儿一对她笑,她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很蠢:孩子能走能跑,听得见又可以说话,为什么要放弃他?

裕翔眼睛看不见,听力却异常灵敏。下面是走在路边一辆车开过时他和妹妹的对话:

裕翔:“是阿伯的车吗?他还没去修理。”

妹妹:“你怎么知道?”

裕翔:“就听感觉松松的,好像哪边没有锁紧一样。”

妹妹提出要和裕翔比赛谁先猜出下一辆车是谁

他喜欢录各种声音:汽车、火车的声音,下雨、刮风的声音——身上有个录音机,走到哪录到哪。

台北上大学的担忧

裕翔要去台北上大学,家里人有点担心,但又觉得要试试看,毕竟不能一辈子跟着他,要让他到外面的世界去。

裕翔自己的表情里也透露出一丝担心。

老师问裕翔母亲裕翔有没有念过一般学校,母亲说国小念过,但是比较调皮的同学们不理解裕翔,会欺负他,所以还是转到了启明学校(注:启明学校是台湾的特殊教育学校)

老师和裕翔母亲坦言,这次裕翔入学,学校是有压力的,这是学校第一次收盲生,而母亲坚称给裕翔机会给他时间裕翔会适应。

“你一个人可以吗?”

入学第一课自我介绍后,课间,旁边的同学们各自攀谈起来,只有裕翔一个人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母亲带裕翔去熟悉宿舍,刚想去找抹布帮裕翔清洁一下宿舍,裕翔却让母亲坐下来,先不忙,要给他按摩。

但是母亲强调裕翔不准给别人按摩,说他的手是用来弹琴的,不是用来给人按摩的。

裕翔还是自顾自给带他来学校奔波的辛苦的母亲按肩。

虽然坚信裕翔会适应,离开裕翔宿舍的时候,母亲还是有点担心,问他:

“你一个人可以吗?”

而裕翔把自己的失落放在心里,让母亲放心离开。

随班就读的难,和他的坚强勇敢

班级安排值日生带裕翔从宿舍到教室以及换教室,值日生带裕翔的时候直接不耐烦地质问裕翔有导盲砖有手杖可以自己走为什么不提出来而浪费他的时间,自己马上去和别人聊天而把裕翔无助地留在一边。

上课时,老师要先忙着教全班,让裕翔等一下,待会儿会过来教他——“随班就坐”、在钢琴前垂手落寞地抠手的裕翔的样子被刚好过来在教室门口往里看的裕翔母亲看在眼里。

裕翔和母亲提出想自己学着从宿舍走到琴房,母亲惊讶地说,学校很大,定向老师(注:指定向行动训练师,协助视觉障碍者透过定向行动训练习得或重建其移动能力,增进视障者独立自主能力,促使其融入社会生活。)来了再学比较好。

裕翔还是坚持。母亲敏锐地觉察到,应该是有同学说了什么让裕翔做出这样的决定。她开始祈祷裕翔还没到的室友会友善一些。

“往前慢慢走,我在你后面,不要怕”

裕翔听见母亲正在洗什么,问她是不是自己没把衣服洗干净她又重新再洗一遍。母亲生怕又伤害到敏感的裕翔,连忙说自己在洗手。

然后带裕翔去熟悉从宿舍到教室的路,告诉他哪些地方要小心一点。

可能一个母亲的爱就是,放开手,又说,往前慢慢走,我在你后面,不要怕。

裕翔母亲在教室外看裕翔,看到代课老师在随堂测试时没有落掉裕翔,裕翔也很好完成了随堂测试,甚至老师让裕翔为同学们演奏展示钢琴曲,而裕翔一弹起钢琴也很乐在其中,就稍微放心了一些。

带裕翔熟悉其他事,母亲就准备离开了。她把黑色袜子带走,只留下白袜子,免得裕翔穿混。裕翔也安慰母亲这学期比较短只有三个月,很快就放假回去了,让母亲安心。

走之前,母亲请室友费心照顾一下裕翔,然后带着一点担忧,再回头看一眼,继续离开。

盲人的世界

裕翔要去惠光小学,原本走的路在施工,他走另一条路的时候不小心走到车来车往的马路中间去了。

幸好饮料店店员小洁经过看到,带他回到马路边,然后载他过去惠光小学。

惠光小学是个盲人学校,裕翔来这里教盲童孩子们音乐。他告诉孩子们,别人是看指挥,而他们盲人要靠听呼吸来感觉对方,好唱得整齐。

小洁问裕翔是怎么分辨红绿灯的,裕翔告诉她,车子从面前过就是红灯,从他旁边过就是绿灯。小洁问他不会害怕车吗?裕翔说比较怕撞到人。

裕翔告诉小洁,自己还是想试试看自己能做到多少,而不是事事依靠别人。

舍友拉裕翔进了音乐社,裕翔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看棒球比赛——或者说“听”棒球比赛。

就这样,在大学里,他慢慢有了一些朋友。

被看见和不被看见

代课老师提醒同学要多练习来好好准备一个音乐大赛,要和裕翔拿资料报名,他的部分最后再加入。

和裕翔一起练习的同学说已经找其他钢琴手一起报名了。

老师安慰裕翔会给他找别校,说他这样的钢琴手很缺。裕翔说不参加比赛没关系,他社团那天刚好要表演。

但是老师觉得他需要更多的机会让别人看见。

裕翔说:“不去比赛,别人就看不见我吗?”

对于音乐比赛,裕翔心里有疙瘩。小时候比赛得第一,他听见其他一起比赛的小朋友赌气说是因为他看不见才会给第一——意思是,裕翔只是被评审同情和“鼓励”了。

看得见的梦想,和体验看不见

小洁问裕翔,如果可以看见他想做什么?裕翔开玩笑说,如果可以看见,他想自己去找厕所,因为他们找厕所要靠运气。他说,希望可以自己出去逛一逛,不会撞到什么东西。也许找个咖啡厅,坐在靠窗的位置,不会有人一直看着自己。

裕翔带小洁回老家玩,这里裕翔就很熟悉了。小洁闭着眼睛手搭在裕翔肩膀,让他带自己走,体验看不见。

美好的电影结尾

社团公演和音乐大赛时间撞车的那一天,音乐社的朋友决定放弃社团公演,带裕翔前往音乐大赛临时报名加塞表演,来一个“绝地大反攻”。

在代课老师的帮助下,他们顺利登台表演。

音乐厅到时间就停电了,音乐社的朋友由于黑暗停止演奏,而看不见、不知情的裕翔手指仍然在钢琴上飞舞。

而被母亲指责念跳舞要干嘛的小洁,被裕翔鼓舞,去参加了国际舞蹈选拔,回到学校学习舞蹈,母亲也逐渐理解她对舞蹈的爱,不再阻碍她,开始鼓励她。

最后,摘取小洁留给裕翔的录音作为结尾:

闭上眼睛,和你一起去感觉,在没有光的世界里,踏出的每一步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想每个人的存在都有它的原因。

愿每一个残疾人都能够有翅膀在人世飞翔。

关于黄裕翔

台湾盲人钢琴家。出生于台中,因早产的缘故,罹患先天性视网膜细胞色素病变,出生即全盲。2岁半时由母亲偶然发掘其具备绝对音感,仅仅听过一次的旋律便过耳不忘。因为看不见五线谱,3岁开始正式学习钢琴时,所有曲目皆以听觉记忆强记的方式学琴。

国立台中启明学校、国立台湾艺术大学音乐系毕业,是台湾第一位全盲生主修钢琴者,打破过去在音乐系全盲生不得主修钢琴之不成文规定。目前在台中市盲人福利协进会的“黑墨镜乐团”以及“爸爸办桌乐团”(Baba Band)担任钢琴手。

2012年凭借《逆光飞翔》获得第4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年度杰出台湾电影工作者奖项,2013年凭借《逆光飞翔》获得第13届亚洲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新人奖、米兰影展最佳男主角。

他是“史坦巴哈音乐艺术协会”独奏和重奏双料冠军,也是“希朵夫钢琴大赛”独奏冠军。2015年发行首张个人创作演奏专辑《听见 黄裕翔》,2016年凭借专辑中的《高铁小旅行》一曲获得第27届金曲奖演奏类最佳作曲人奖,受姚谦邀请参与了《我在故宫修文物》电影版主题音乐与主题曲钢琴的演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