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有一位捞尸职业的朋友的什么感受?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前些时间,网上流传一些捞尸人利用打捞上来的尸体勒索死者家属的新闻,事情一经被曝光后,一个神秘的职业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那就是捞尸人。

当然,就算是曝光,就捞尸人这门行业来说,也是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他们,但是值得一提,捞尸在中国却是一门很古老的职业,若是非要给捞尸人做个定性的概述,我只能说他们是一群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因为他们是在赌命,每一次出船,每一次下水下一秒都不一定能活着回来。

当然,真正恐怖的地方并不在此,因为捞尸,并不是简单的将尸体捞上岸那么简单,懂行的人知道这里面还存在很多不可触碰的禁忌,至于为什么我这么了解这个行业,不瞒你说,因为我也是吃这碗饭的,而且做这一行已经有些年头,若是你对这个神秘的行业感兴趣或者是想知道这个行业有多么诡异的话,那接下来就听我慢慢道来。

我名字叫叶凌,出生在黄河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真正接触捞尸这个行业是在我十三岁,那年黄河发大水,莫名其妙的黄河内出现很多尸体,也就是那天我遇到了一位捞尸人,这人就是我师父,从此,我便跟着师父学习捞尸的法门。

在我的印象中,师父绝对算是一个高人,至于名字,我只知道他姓胡,其它一概不知,在我十八岁的那年,师父独自出了一次船下河捞尸,但是没料到就是那次遭遇了意外,师父干干净净的出门,但是满身是血的回来,在此以后不到半个月便离世了。

师父的死在我看来很奇怪,我真的很想知道那天他在捞尸的时候到底遇到了什么东西,但是师父对那事却是闭口不谈,我也没有办法。接下来两年,我接管师父的工作,生活虽然单一了点,但是却是长了不少的见识,其中不乏难以打捞的尸体,但是好在师父临走时给我留下一本叫《捞尸笔录》的书,是一个手抄本,记载的都是捞尸的一些手段和禁忌,于是平日遇到的一些困难我基本也能独自解决。

就这样,师父去世后日子还算过的顺利,对于这种日子我很满足,谁也不想在黄河上捞尸的过程中遇到岔子,这可是要命的事情,只是这种日子在年前的时候还是出现一些波澜,因为就在年前,我捞到了一具尸体,而出乎我的意外,原本只是一具很普通的尸体,结果却是出了大事。

那时候已经临近过年,我打算出最后一次船,然后就开始备备年货,好好的过一次年,只是在准备出船的过程中,同村的二蛋便是赶到我家,说:“凌哥,快去,河上漂来了一具尸体!”

二蛋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以前他也想让师父收他当徒弟,但是捞尸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除却对尸体的恐惧,且五行之中为水命,身属阴,命理之中带有阳火的虚妄之气,简而言之,就是命要足够的硬。

二蛋的条件自然当不了捞尸人,所以,生活在黄河边没有好的出路最后只得当了渔夫,当然,沿着黄河两岸最不缺的就是渔夫,但是二蛋肯干,每天早出晚归,捕的鱼都是别人的一倍,又娶上了一个漂亮媳妇,生活过的还算滋润。

捕鱼都是晚上下的网,二蛋发现这具尸体是在早上收网的时候,发现这具尸体就在渔网里面漂着,着实将二蛋吓了一跳,在黄河上捕鱼的渔民,或多或少都遇到过尸体,然而对于这些尸体,他们大多不会去管,任由尸体漂走,除此之外,要么报警要么找我们,因为各行有各行的禁忌,所以对于黄河里漂着的这些尸体,大多数的渔民心里还是犯着忌讳的。

今天要不是尸体被缠在渔网上,恐怕二蛋也不会来找我,至于说尸体漂浮在水面上,说明一点,这具尸体落水至少有些日子了,尸体落水后先是沉底,等到尸体彻底被水泡膨胀了,这才会飘起来,这过程,至少需要三五天,像是如今这种寒冷的天气,有时候半个月都有可能。

我和二蛋赶到河边,各自划着一条小船朝着尸体的方向划去,等到我赶到的时候发现那具尸体缠在渔网上都快要给缠死了,难怪二蛋会来找我,要说也奇怪,尸体所在的那个渔网里面捕到很多的鱼,不知道这些鱼是不是来吃尸体,这才落入网中,当然,这些事情无从知晓。

尸体是一具女尸,表面已经严重的腐烂,就算是冬天,也是散发着一股恶臭,好在不是夏天,没生一些蛆虫,要不然就更酸爽了,我看了一下,女子长相已经分辨不清,但是大致分析至少已经落水超过半个月以上,我带上捞尸人特用的手套,按照规矩,先是给尸体手腕绑了根红绳,接着打算将尸体和渔网分开。

这个过程并不是很复杂,但是这具尸体和渔网缠的太牢,和二蛋在一起捕鱼的还有另外一个青年,听说和二蛋是远房亲戚,家就住在另外一个村,名字叫张大炮,名字虽然不好听,但是这人胆子不小,竟然主动上来帮我。

说实在话,这个张大炮给我的第一感觉并不是很好,河边的渔民大多都是夫妻双方一起下船劳作,但是二蛋心疼他媳妇,加上他媳妇确实漂亮,舍不得,就让她在家待着,然后平日里和这个张大炮一起出船捕鱼。

我不了解这个张大炮,自从师父走后,独自一人捞尸在河面游走,和二蛋的接触都很少,自然不认识这个张大炮的,而这个张大炮给我的面相,獐头鼠目,脸上有些蜡黄,恐怕那方面是有些过度。更让我意外,一经了解,才知道这个张大炮是个单身汉,还没有结婚,更加对这人有些反感,恐怕背地里没少去过那种地方。

我不是对这种人歧视,只是这个张大炮给我的感觉真的不是太好,当然,这种事我自然藏在心中,也没有表现在脸上,接下来,很快将尸体拉到河边,这过程中张大炮和二蛋都帮衬着,过程倒是比平日里轻松不少。

二蛋还笑着说,“老子也终于当了一回捞尸人了!”

我笑骂了一声,要是捞了个尸体就是捞尸人,那么是个人就都能做这份工作了了,我没有和二蛋瞎掰,两人走后,我在尸体上面摸了摸,摸到了一个皮夹子,打开一看,发现竟然里面有张身份证。

这倒是让我舒了口气,总算是有身份的尸体,落叶归根,要是能够寻到她的家人,有了好的去处,自然是好事,总比将尸体往浪尸山一埋,一辈子孤苦伶仃无人打点来的强。

原本以为皮夹子中会有些钱,但是遗憾的是,除了一张身份证,什么都没有,最后我就从尸体手腕上取了一块手表,这东西浸了水,已经不值钱了,但是规矩不能坏,该拿的还是要拿,之所以这么说,后面我会解释。

接下来我打电话联系了老杨,老杨是咱们三山镇派出所的警察,因为我们这个职业难免要和警察打交道,师父在的时候捞到尸体就找老杨,师父走后,我也是习惯性的找他。

我将信息和老杨说了,结果一调查,立马便是找到了死者的父母,死者叫刘小玉,当天下午刘小玉的父母便是赶到村口,老两口见到尸体哭的那是一个昏天黑地。

经过了解我才知道,前段时间因为天气凉,部分河面下了冻,刘小玉陪着同学在冰面上玩,结果有的地方冰薄,结果掉了下去,这才酿成悲剧。

这种事我是看得多了,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网上流传,不论是不是真的捞尸人,有一点是对的,就是我们只负责捞尸,并不负责将尸体抬上岸,这个过程,就只有死者家属自己来办。

事后,刘小玉的父母请我吃了顿饭,同时给我包了一千块钱的红包,这在我们这边算是不少钱了,而这一千块钱,自然分给了二蛋五百,毕竟这个事不是我一个人做的,二蛋也出了力。

二蛋千推万推的不愿意收,倒是被他那个远房亲戚张大炮毫不犹豫的收了下去,眼中冒着光,开心的嘴巴都快要裂到耳根了,对此我也没说什么,这个钱事后怎么分都是他们的事,年前没有防备的赚了500块钱,我心里美滋滋的,打算给老爹买些大骨头补补,我娘去世的早,我老爹身子骨一直不好,都是靠药维持着,都需要钱,尸体有时候一个月都难打上来一具,所以就算偶尔能收到家属红包,生活也是过的紧巴巴的。

刘小玉的尸体刚捞上来便是找到家人,这件事在我看来办的很圆满,算是这两年比较顺利的了,但是我没想到事情远没有结束,三天后,二蛋再次跑到了我家,他的眼圈有些犯黑,张口第一句便是激动的告诉我,张大炮,似乎中邪了!

这个事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好好的张大炮怎么会中邪的?望着二蛋紧张的脸颊,我顿时明白他为什么来找我,很可能他是以为之前帮我打捞刘小玉的尸体,这才导致张大炮中邪的!

但是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打捞过程中,二蛋也参与了,虽然二蛋如今眼圈黑,但是最多就是失眠,体征明显还是正常的,没有可能张大炮现在出了事而二蛋还是好好的道理。

“带我去看看!”我对着二蛋说。

家里面我老爹也是起了床,和老爹打了声招呼,接着跟着二蛋出了门,一路径直来到二蛋的家,因为二蛋的老婆回了娘家,加上昨天二蛋和张大炮下网有些晚了,两人回来后喝了点酒,后来张大炮就在二蛋家睡下,所以,刚走进二蛋家的厢房,就看到张大炮躺在床上,脸色煞白,一动不动像是中了魔怔。

“凌哥,你看看大炮这是怎么回事,一大早就开始说胡话,怎么叫都是叫不醒!”二蛋担心的对我说道。

我也尝试的叫了几声,二蛋说的没错,根本没有一丝效果,我试图听听他嗯嗯啊啊嘴里面说的是什么话,但是根本听不清。我转头对着二蛋说,“二蛋,去拿一根针过来!”

二蛋有些不解,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不多久递给我一根绣花针。

“凌哥,你这是干啥?”我握起张大炮一根手指,接着便是打算扎进去,二蛋吓了一跳,立马阻止我。

我解释,“现在这个情况你也看到,想要将他弄醒,只有通过这个办法!”

按照张大炮现在的表现,似乎真的中了邪,但是不论如何,想要弄清楚怎么回事,必须先将张大炮弄醒才行,想要将人唤醒的方法很多,最基本的办法就是痛觉,而手指连心,扎手指自然是最有效的,当然,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个稍微简单的方法,就是扇大耳刮子,但是这毕竟有些不尊重人,二蛋在场,也不至于当着他的面扇人家亲戚。

“啊!”这方法挺有效,绣花针刚刺下去,张大炮便是由于剧痛醒了过来,此时的他一头是汗,望见身边的我,还有些迷茫。

二蛋都急坏了,见到张大炮醒来,可算是开心的不得了,张大炮还有些不解,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而我望着张大炮,看着他的脸说,“你是怎么了,你自己应该是知道的!”

我这话一说完,二蛋便是接过话来,坐在张大炮的身边,关心的说道:“大炮,你这是中邪了,知道吗?”

张大炮一听,抬头看了我一眼,脸色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慌张来,但是很快被他隐藏,望着他脸上的变化,我皱了皱眉,这个张大炮,应该是知道自己中邪的事!

我顿时来了兴趣,开口问道:“说说你都是做了什么梦?”想要知道事情的根源,首先就要从这么梦着手,因为张大炮要是中了邪,这个梦便是一个提醒。

不过张大炮抬头再次看了我一眼,停顿了片刻,意外的朝我摆摆手说道:“没什么,就是简单的做了个噩梦!”

我还没说话,二蛋一听急了,立马开口道:“咋会是简单的噩梦,刚刚我叫你都叫不醒,昨天你还说感觉身体不舒服,你看看你脸上也不好看,肯定是因为前天……”

二蛋话说到这里停了一下,隐晦的看了我一眼,他说的意思很明显,是说前天帮我捞尸的事情,只是顾忌我还在这里,并没有将话明说,拐着弯子接着说道:“你赶紧好好想想,到底做的是个什么梦?”

这个张大炮佯装着思考了片刻,良久后开口对着二蛋说,梦的内容大多都忘了,二蛋一听,也是没了脾气。

而我望着张大炮,能够看出来,这个张大炮根本就是能够记起这个梦,只是他不想告诉我而已,这倒是真的让我有些奇怪到底是个什么梦。

张大炮不说,一口咬死就是做了噩梦,我也没有办法帮他,但是临走的时候,二蛋将我拉到院子的一个角落,抬手从口袋中递给我五百块钱,对我说,“凌哥,你也不要生气,不是我多心,这两天我心里也不得安生,这五百块钱,是前天你给我们的那五百块钱,你还是收回去,可能这个钱我们不该拿的!”

望着二蛋畏畏缩缩的模样,显然他是被这个事吓着了,掐死就是觉得这个事和帮我捞尸有关系,怕是到时候自己也出了事,这才将钱还给我。

我点点头,为了让二蛋宽心,我将钱收了回来,有些话我却是没有说,张大炮的事情,绝对和帮我捞尸没有关系,更是和这个钱没有关系。

这里就要多说一些捞尸方面的常识,捞尸人只是单纯的打捞尸体,不会主动收取任何费用,这是评判是不是真正的捞尸人的一个指标,像是网上那些坐地起价的捞尸人,根本不是真正的捞尸人,最多算是捞尸工作者。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不收取费用,捞尸人如何生活?当然,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在捞尸的过程中,可以从尸体上任取一样东西,前面我提到过,这里特别提醒一声,是任取一样,不论值不值钱,一定要取,要是有黄金首饰自然是赚了,若是实在没有可取之物的情况下,就是取尸体一缕头发都行,用捞尸行业的话来说,这叫银货两讫,千万不要让尸体感觉欠了你的情,让它惦记着你,因为被尸体记挂着不论好坏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另一个便是这里提到的红包了,死者家属因为出于感激,首先会请吃顿饭,这叫扫除晦气,其次大多数都会封一个红包,这就是我们主要经济来源,所以二蛋以为这件事和这个钱有关系,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这里要切记一点,红包一定不能主动开口问事主家人要,包了多少也不能嫌弃,就算人家不给你红包,你也不能有任何怨言,因为你已经从尸体上拿过了东西,人家的家人已经不欠你什么了,这虽然不是禁忌,但是却是规矩。

除了上面两个,有时候国家还会给一些奖励、补贴,虽然不多,但是生活也算能过的不错了。至于这个钱,二蛋认为张大炮中邪和这个钱有关,肯定是不会要了,我也只能收下。

我离开二蛋的家,对于张大炮还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二蛋说张大炮身体觉得不适,刚好是帮我捞尸后,这样来说,似乎那个张大炮中邪真的和帮我捞尸有关,但是我奇怪,这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事情。一时之间,我也是有些乱了,张大炮不愿意将做的梦说出来,显然他心里是隐藏着某些事。

就这样,这个事又是拖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没想到二蛋又来了,这一次不仅二蛋一个人来,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人,可不就是张大炮。

再次见到张大炮,见到他两眼发黑,嘴唇发紫,整个人的中气已经严重不足了,我奇怪的看着两人,刚进门二蛋便是骂道:“快和凌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让我一愣,隐隐已经猜到这个事和张大炮中邪有关,二蛋显然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二蛋会这么生气,正不解,转头看向一旁的张大炮,就见他吱吱呜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二蛋这人性子急,见张大炮不说话,立马指着张大炮开口说道:“凌哥,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小子竟然趁着我当初找你的功夫抢了那女孩的东西!”

二蛋口中的女孩自然指的是那具女尸刘小玉,我听闻,整个人脸色大变,吓得腾地一声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这个张大炮胆子还真的不小,抢死人的东西,那不是找死的节奏!

这里说到,二蛋话语中用到“抢”这个字,可是一丁点都没有用错,刘小玉已经死了,在没有征得她的同意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拿了她的东西,可不就是抢嘛。

在这两年里,捞尸的过程中其实偶尔也有外人帮过我的忙,但是从来都没有过这类拿尸体东西的事情发生,我心里也是一阵蛋疼,原本一个挺简单的事情,结果因为张大炮的这个举动瞬间变得棘手,事到如今,这个事,真的是可大可小。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每年从黄河中打捞上来的尸体之中,大多数都是失足落水,这种死法尸体大多不甘,但是因为是自己的过失导致的落水死亡,即便尸体产生了怨,这种尸体很少会出事,归咎到底这种尸体并不难处理,即便是没有家属领取,随便找一处地方埋了问题都不大,但是像张大炮这样拿了人家的东西,这种事情就要另当别论了。

以前跟着师父学习捞尸的过程中就是遇到过,刘小玉如今这种情况在捞尸中称为返灵,当然,不是说像张大炮这样拿了尸体的东西就一定会引起尸体的报复,盗墓里面有鬼吹灯这么一说,只要蜡烛不灭就能拿走墓穴的东西一样,两者的道理是一样的,但是要说这个张大炮这人贪心,另一方面要说张大炮这人倒霉,已经变成尸体的刘小玉显然不是个善茬,不用说,如今这个情况是刘小玉缠上张大炮了,而且事情现在只不过是个开头,接下来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谁都说不准。

捞取的尸体中返灵的概率很低,但是现在被张大炮这么一搞,事情是已经发生了,我沉着声,此时也有些紧张,对着二蛋和张大炮皱眉说道:“都坐吧,具体说说是怎么回事?”

毕竟是二蛋的兄弟,也是二蛋的亲戚,要不是因为这个,这个张大炮我还真的不想去管。

张大炮似乎还有些不情愿,但是也不再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大致都能猜到,之前二蛋和张大炮下河去收网,后来就发现了刘小玉的尸体,原本想着是要报警,但是二蛋觉得会耽误时间,所幸就来找我,因为就算报警,最后警察通常还会来找我们帮忙。

二蛋在来找我的过程中,张大炮动起了歪心思,这家伙不良嗜好不少,最近染上了赌,结果就翻了刘小玉的衣兜,还不要说,真的翻到了一个皮夹子,里面有几百块钱,顺手就拿了去,然后将皮夹子又放了回去。

我终于是知道,难怪之前找到皮夹子的时候发现里面竟然一分钱都没有,原来是被这家伙给拿了去。这就是捞尸里面值得注意的事情,我既然作为捞尸人,将刘小玉的尸体从河里面打捞上来,算是帮她脱离苦海,就算不能回归故土,也比在河里面飘着来得强,所以作为酬谢,这个钱我可以拿,但是张大炮去拿就是不行,整件事,纯粹就是这个张大炮自己去找不自在。

张大炮说完,二蛋已经焦急不已,说道:“凌哥,你说这个事该怎么办,大炮按理说算是我表弟,他要是出事,我不好向他家人交代,这两天他都没回家,住在我家由我媳妇照顾着,整个人昏昏沉沉,连饭都吃不下去!”

我一听,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对策来。

二蛋见我皱眉,立马从口袋中掏出一叠钱,这叠钱似乎浸过水,应该是张大炮拿了刘小玉皮夹子里的那几百块钱,都过了一个多星期,想不到这钱竟然张大炮还没花,当然,仔细想也能想通,刚开始可能张大炮不敢花,怕是被警察查出来,后来似乎被刘小玉给缠上了,就更不敢花了,同时也没有那个精神气去花这个钱。

“凌哥,你也知道当初胡叔不收我,所以我也不了解你们这个行业里的规矩,大炮也是初犯,你看这个钱反正大炮也是一分钱没有动,这样,那姑娘的尸体是你捞上来的,你看将这个钱还给那姑娘的家里人,让那姑娘不要再缠着大炮了!”

从始至终张大炮都没有说话,闷着头,事情是他引起的,但是看那样子,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了他那模样似乎还有些不服气,看得我着实有些窝火。

二蛋将钱塞到了我的手中,一脸祈求,我拿着这个钱,心里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暂且不说这个张大炮是个什么人,就说现在将钱还回去然后这件事就揭过去,可能吗?

就像是那些犯了抢劫罪的人,被警察抓住后然后告诉警察,将钱还给被抢的那些人,然后就判抢劫的人无罪,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摇着头,将事情和二蛋说了一下,说道:“这事没有这么简单!”

二蛋一听,顿时有些傻眼了,他看了眼张大炮,看样子心里面也不是个滋味。我想了想,看在二蛋的面子上,总不能啥事也不做,于是说道:“我们捞尸人将尸体捞上来,都是银货两讫,互不相欠,所以就算我出面也不一定好使,但是我尽量的试试,要是不成,也没有办法!”

二蛋一听,立马点了点头,说道:“你跟胡叔学了这么多年,我相信你,你肯定能解决这件事!”

我也没说别的,给我戴高帽也没用,就看刘小玉给不给我面子了,接过钱之后,先是联系了刘小玉的家人,待知道刘小玉的家庭地址,然后带着二蛋和张大炮赶去了。

刘小玉的家不是很远,也就半个小时车的车程,因为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刘小玉的尸体早已经下了葬,就在刘小玉家的后山上。

我们到了刘小玉的坟前,这里是一处坟丘,我给刘小玉的坟头先是上了一柱香,接着递了一根香给张大炮,对他说道:“去,先给刘小玉上柱香,还有这个钱你拿着,待会亲手交给刘小玉的父母!”

我将之前张大炮拿刘小玉的钱再次递给了他,张大炮见到这钱,嘟囔着脸但也没有说什么,伸手接了过去,接着便是给刘小玉上了香。

我对着刘小玉的坟头说了一些请求原谅的话,大多就是之前提到的,张大炮是初犯,待会儿将拿她的钱还给她父母,这个事希望能看在我面子上揭过去,况且张大炮也主动帮我捞尸,里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饶了他一次,最后给刘小玉的坟头做了个辑,撒了些纸钱。

二蛋见我做完这些事,走到我身边问道:“怎么样,行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事情到底怎么样,还要过两天才能知道!”

刘小玉是失足落水,本是个可怜人,我将她从黄河中捞上来,多少承了我的情,张大炮拿了她的钱是他的不对,但是这件事其实也不算大事,如今他知错能改,看在我的面子上,相信刘小玉会原谅张大炮。

这话之所以我没说,只是想要给张大炮一个警醒,而接下来张大炮将钱还给了刘小玉的家人,可能是想着在我面前太过难堪,招呼也没有和我打,接着灰溜溜的走了。

二蛋小声问道:“凌哥,这个事……”

我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二蛋见此,喜上眉梢,要请我吃饭,我倒是拒绝了,老实说,事情算是摆平,我心里不知为何还是不得安生。就这样过了两天,这两天夜里睡得都是不太踏实,在这种惴惴不安中,第二天夜里我却是做了一个梦,梦中,就看到刘小玉站在我家门前,一对死鱼般的眼珠怒气冲冲的瞪着躺在床上的我。

我瞬间像是鬼压了床,一动不能动,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发现能动的时候,猛然坐起身,发现身后早已经湿了一大片。

抬头看了看天,天已经蒙蒙亮了,我脸色一沉,急匆匆的出了门,来到了二蛋的家,然后敲响二蛋家的院门,开门的正是二蛋,似乎看着我脸色不好看,二蛋不解的看向我,刚要开口,但是不等他问,我便是冷冷的朝着二蛋问道:“张大炮呢?”

二蛋皱了皱眉,指了指旁边的厢房,就在这时,张大炮刚好也是出来了,见到他的那一刻,我整个人脸色便是拉了下来,气愤的指着他冷喝道:“张大炮,我好心帮你,你说,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难怪这两天我感觉不对劲,感情这个事还没有结束,先前做的梦可不简单是一个梦这么简单,我跟了师父学了几年的手艺,自然是知道那是刘小玉的怨灵找上了门。

我并没有招惹刘小玉,只是替张大炮讲了几句情面话而已,没有可能惹怒刘小玉,那么这个事就真的奇怪,那这是怎么回事?所幸的是,刘小玉的尸体是我打捞上来,恐怕这会儿刘小玉都已经缠上我了。

整件事的中心并不是出在我身上,我也不相信因为几百块钱刘小玉就这么咄咄逼人,加上里面还有我在说情,这么一分析的话,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里面,这个张大炮有问题,他应该还有事瞒着我。

二蛋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阵仗吓了一跳,问道:“凌哥,怎么回事,大炮怎么骗你了?”

我冷着脸看着张大炮,就看到这个张大炮脸上闪过一丝慌张来,但是很快他掩饰了过去,从这几次的接触,我能够发现这个张大炮看着人畜无害,但是心眼倒是不少。

张大炮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凌哥,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我对着张大炮没有好气的说道:“你这声凌哥我可受不起,你还是将事情说清楚为好!”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这家伙还在装傻充愣。

二蛋就算是再傻也听出来话语中的味道,转身对着张大炮说道:“大炮,你到底有没有什么事瞒着凌哥,凌哥是在救你的命,要是有,赶紧说出来!”

听到这话,张大炮翻了翻白眼,这两天刘小玉似乎没有缠着他,似乎脸色好了不少,看样子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听到二蛋的询问,立马听他摇头说道:“表哥,我真的没有骗你们!”

望着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张大炮,我用力的啄了啄头,指着他咬着牙说道:“行,你不是嘴硬嘛,你的这事我不管了,不是我吓唬你,接下来,我看你怎么死!”

我这句话说的格外没有情面,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心里面肯定是有火的,我真心实意帮他,结果差点连自己都搭进去,这也算是我吃饱了撑的,好心没好报了!

我摔门而去,也不想去看二蛋和张大炮的反应,就听到张大炮在身后不咸不淡的说道:“嘚瑟个几把,不就是个捞尸的而已,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我也没有搭理他,也没有再生气,这个张大炮也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因为我说的话绝对没有唬人的意思,这个事绝对没有结束,今天刘小玉是因为找上了我,所以才没有去缠张大炮,至于张大炮,可能接连两天晚上刘小玉没去缠他,以为自己没事了,我这种语气和他说话,他自然没了谦卑,对我也没有啥好脸色。

二蛋追上我,他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犹豫了会儿,说道:“凌哥,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一听,冷笑一声,看着二蛋说道:“你不信我?”

二蛋急忙摆摆手,忙说不是,我也没听他解释,对他说道:“反正我也不打算管这件事了,出了事,也不要来找我了!”

这个事摆在这里,过几天,有这个张大炮后悔的!

张大炮的事情虽然透着邪性,但是毕竟前几年跟着师父我也是经历了不少怪事,返灵的事情也是遇到过,所以几天过后,张大炮的事倒是被我逐渐淡忘,中途,又是一户人家来认领尸体,又是免不了一番痛哭。

对于我们打捞到的尸体,我们捞尸人都会选择在河边找一处专门停靠尸体的地方,我自然也有,在村子北面的一个隐蔽拐角,前面说了,我们捞尸人是不会主动将尸体抬上岸,这是禁忌,至于为什么,我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捞到尸体后,都是找根绳子一端系在尸体上,一端系在河岸上,就让尸体在河里飘着,然后将尸体报上警局,等待家属来认领。

若是等的时间久了,少则三五天,多则半个月,要是还是没有家人来认领尸体的话,打捞到的尸体大多就会有三种处理方式,一部分送去民政局火化,一部分送到浪尸山上掩埋,最后一部分,有些尸体打捞的时候已经溃烂不堪,残缺不全,有的捞尸人便是会将这种尸体丢弃,让它们在河面上继续飘荡,这种尸体,飘荡不了多久,最后彻底沉入河底。

不过我做捞尸人的这些年,大多数尸体都是选择前面两种方式,毕竟入土为安在我思想中根深蒂固,至于尸体还有没有其它去处,自然也有,有的人会专门偷尸体,当然,这种事在这里就暂且不提了。

几天不见,我不知道张大炮的事情到底怎样,但是我知道绝对不会安生的,不过这件事我已经放出话,我不打算去管,自然不会主动去打听。

而就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五天,二蛋再次来到我家,那天我刚好出门有些事回来,见到二蛋正站在我家院子里,院子里还放着几条大鱼,想来是二蛋送来的,不过我没有多说,二蛋这个时间来,肯定是为了张大炮的事。

二蛋正在院子里和我老爹聊天,见到我回来,立马便是出了院门,将我拉到一边,见此,我直接开口说道,“你要是因为别的事来找我的话,想说什么都愿意帮,但是要是因为你那个表弟的话,就不要说了!”

二蛋的脸一片惨白,有些尴尬的说道:“凌哥,这个事是我不对,该早点相信你,但是这个事,你要是不管的话,大炮恐怕就真的没有活路了,我姨娘和姨夫就大炮这一个儿子,这家伙不务正业,我姨夫姨娘就是想要跟着我学点好,要是知道他跟着我出了事,我真的没有脸见他们!”

二蛋几乎都快哭了,早就知道这个张大炮不是个好东西,但是看着二蛋这样,我心里再次一软,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打算再帮他一次。

至于张大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大炮不仅拿了刘小玉几百块钱,而且还拿了刘小玉一块玉镯,这个玉镯有些年头,应该值不少钱,张大炮想要抱着侥幸的心理,试着能不能糊弄过去,但是张大炮不知道,这块玉镯是刘小玉祖上传下来的,之所以缠上张大炮,是因为她真正在意的不是那几百块钱,而是这块玉镯。

说到底还是张大炮贪,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想要将这块玉镯还回去,虽说是祖传玉镯,但是之前要是我拿了这个玉镯的话,自然刘小玉也没话说,但是毕竟是事后的事情,现在也没有回头路,总不能现在跑到刘小玉的坟头告诉她这个玉镯算我拿的,不要缠着张大炮了,这是没有这个说法的,因为有些方面,死人不会和你讲道理,所谓银货两讫的意思,前面说了,在我捞上刘小玉的尸体我便拿了刘小玉一块不值钱的手表,我也说了,即便是一缕头发,我和她都是两不相欠。

而刘小玉找上我,问题自然也是出在这个玉镯上面,很可能是因为她以为我和找大炮串通一气,要么是想着我拿了手表后还想将玉镯占为己有,要么想要帮忙掩盖张大炮的罪行,要不是我捞了她的尸体,就凭着我在她坟头说了一席话,还真的吃不了兜着走!

再次见到张大炮还是在刘小玉的坟头,这个人我是真的不想见到,让二蛋通知他直接去刘小玉的坟前,而经过之前这么一闹,要说上一次我能够摆平张大炮这件事,但是这一次,我是真的没有信心了。

几天不见,再次见到张大炮,他整个人又是变了一个样,像是得到病唠的病人,眼窝很深,见到我,可能是因为上次对我的不满,即便变成这副模样还是对我满脸不爽,当然,我既然再一次答应帮他,心里虽然不大高兴,但是也不想和他计较这些。

二蛋跟在张大炮的身边,待到走到我身边,二蛋毫无主意的问道:“凌哥,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看了眼张大炮,指了指刘小玉的坟头,说道:“跪下!”

如今按照我的推论,只能让张大炮给刘小玉的坟头跪下,希望能够得到她的原谅,但是即便如此,我想都不能消了尸体对他的怨。

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张大炮听到我这么说后,脸色刷的铁青了下来,他看了我一眼,满眼怒火,喝道:“姓叶的,你特么是拿哥们我开涮的是不是,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张大炮跪天跪地跪父母,不就拿了她一点东西,还用得着给一个女人下跪!”

张大炮话语中带着浓浓的不满和对我的挑衅,稀里糊涂我倒是变成了坏人,二蛋站在一边,听到这话,立马骂道:“大炮,凌哥在救你,你怎么和凌哥说话的!”

张大炮对着二蛋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别管他是不是在救我,反正他也不是个好东西,这事不用你们管,活人我都不怕,还能怕一个死人,这事我自己会处理!”

说完挡开了二蛋,而在经过我的时候,他看了眼我手中拿着的刘小玉的玉镯,接着一把从我手中夺了过去,态度很是嚣张的离开了!

要说这个事接下来会怎样,就这么完了?当然,肯定不是!

刘小玉的怨灵如今已经产生,而且是缠上了张大炮,这件事就必须有一个结果,所谓怨灵难缠,先不说张大炮是否必死无疑,就是以张大炮目前这个态度来看,应该就不会有好的结局。

虽然之前不情愿,但是看在二蛋的面子上,我是真的打算帮一把这个张大炮的,但是如今张大炮都放出话,他都不怕,我又瞎操什么心!

回到家,又是过了几天,我倒是理解二蛋,这件事他夹在中间其实最难做人,毕竟我和他从小玩到大,而张大炮是他的表弟,虽然这个亲戚关系有些远,但是两家走的比较近,他不论帮谁,总要得罪一方。

中途,二蛋来我我家一趟,就是在我家坐了一会儿,最后无奈的走了,他知道我的脾气,上一次给了他足够的面子去帮张大炮,但是被张大炮自己给搅和了,这一次我说不再管基本上就真的不会去管,而这个张大炮似乎脾气也是挺硬,说不来找我就真的没有来过。

我倒是没有感到失落的地方,如今刘小玉的尸体可是返灵,就算我们是捞尸人,这种事也是尽量能不沾就不沾,因为怨灵这种东西,像是刘小玉这样失足落水的,你和它讲情面倒是可以,一次两次还好,但是多了面子就不值钱了。

就像之前我带着张大炮去向刘小玉认错,看在我的面子上,本来刘小玉能够放过张大炮,但是这个张大炮自己坏菜,接连闹出幺蛾子,现在,就算是我的面子,恐怕刘小玉都不会放过张大炮,而我更不会嫌自己命长,主动去招惹刘小玉的怨灵!

就这样,事情又过了几天,对于张大炮的事逐渐的我是真的放下了,他是死是活我真的不太关心,但是要说也有意思,虽然不关心,这几天我倒是无意中听到张大炮的一点消息,就是在和我闹掰之后,这家伙十里八村四处打听阴阳先生,像是端公、弄婆之类的人。

这倒是很好解释,如今他被刘小玉缠上,我不帮他,想要摆脱刘小玉的怨灵,就只能去找这些内行的人帮忙,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不禁冷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装得了一时的硬气,最后不还是四处去求人。

对于这个事我也权当是个笑话来听,毕竟已经和我无关,但是就在和我闹掰的第五天,也就是在我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二天早上,想不到张大炮找的那个阴阳先生竟然来到了我家。

我老爹刚好也在家,见到有人来,犹豫一下找了个借口出了门,我踏上捞尸这个行业,自然是获得我老爹的批准的,至于我老爹,他就是个朴实的庄稼人,在我小的时候还当了几年的渔夫,对于捞尸里面的门道他自然不懂,但是这么些年他多少能够耳濡目染一些,只是这种事情他从来不掺和,像是家里来一些客人,他基本都是回避。

来人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长得挺健硕,带着一个四方眼睛,穿着干干净净倒是不像个阴阳先生,我倒是挺奇怪,不知道这个张大炮是从哪里将他挖出来的!

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青年,像是他的跟班,而经过介绍,这个中年男子叫赵三,大多数人称他赵先生,似乎道上还有名号,人称三爷,这声三爷不是白叫的,不要看他一把年纪,这个人江湖气息倒是挺重,第一次见面宛如拜山头一样,笑道:“早就听说在下河村有一位叫叶凌的捞尸高手,早就想来拜会了,想不到这么年轻,叶凌小友,真是幸会了,这是小小礼物!”

说完,将一个精致的礼物盒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冷笑一声,要不是因为张大炮的事情,咱俩认识谁是谁呀?对于那礼物盒,里面是一个金扳指,不用说,这个金扳指的钱自然张大炮出,他身上哪有钱,十有八|九是将那块玉镯给当了。

这个金扳子我没有接,直接说道:“是张大炮让你来找我的吧,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他人呢?”

我倒是想要看看几天不见,这个张大炮到底变成了什么鬼样子!不过赵三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直接,微微一愣,接着笑着说道:“叶凌小兄弟猜的不错,只是张大炮他如今身体欠恙,不能来了!”

身体欠恙?该不会是垮了吧?之所以这么想,倒是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如今这个赵三来找我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请我出手帮忙,但是我会帮他?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不是我这个人记仇,实在是这件事拖到现在真的不好办了,早前要是我说能够帮忙解决,现在我是真的没有这个能力,要是我师父还在的话,可能会有办法,但是我自然没有师父那个本事。

我自然不能将心中的想法和赵三明说,而是拐弯抹角的问道:“不知道赵先生今天来找我做什么?”

赵三又不是傻子,我既然提到张大炮,自然知道我清楚他此行的目的,于是呵呵一笑,反过来对我道:“叶凌小兄弟心里应该知道的!”

我也不想和赵三打太极,开口说道:“对于张大炮的事情,我之前就说过,我不会再帮他,赵先生要是真的为这件事而来,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

赵三闻言,倒也不恼,说道:“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要多少钱你说?”

我先是一愣,接着对着赵三冷笑道:“十万块,行吗?”

当初的十万块绝对算是一笔巨资,我敢肯定,张大炮拿了刘小玉的那个玉镯,绝对卖不了这个价钱,赵三说到底是拿着张大炮钱办事,他绝对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不出所料,赵三闻言,眉头果然皱了起来,但是这个举动很快被掩饰过去,嘴角最终还是勾起一道看似老道的笑容,说道:“叶凌小兄弟,你这么说就有些狮子大开口,你捞一具尸体才多少钱!”

赵三这句话说的不假,捞一具尸体,若是有人认领的情况下,少的三五十,多的三五百,像是刘小玉家庭条件不错,给了我一千,这是很少见的!

不过我就是故意这么说,要的自然就是这个效果,所以,在看到赵三听到这个数字有些不悦后,我接着说道:“这个事和捞尸可不一样,实话告诉你,这件事,就算赵先生你给我二十万,我都不一定会接!”

赵三闻言,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说这么多他也知道我的意思,就看到他的脸色缓缓的变了,说道:“那这么说这件事就没得谈了!”

我耸耸肩,并没有回答他。

赵三见此,转身就走,临走之前我倒是指了指桌子上的金扳指,道:“这个也拿走!”

赵三冷哼一声,接过金扳指后,带着他那跟班便是摔门而去。

这个赵三说句实话我并没有听过他的名头,在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大致就知道这家伙应该就是个招摇过市的骗子而已,当然,说是骗子有些过了,应该多少也懂得一些门道,但是绝对混不到如今这个牛气哄哄的地步,之所以如此,要么是被一些无知的人捧得过高,要么就是他足够幸运。

也许他走得太顺,但是要说他最不该沾上张大炮这事,因为这件事真的不是他应该掺合进来的,这个念头闪过,果然,事情发生的比我想象的还快,就在这个赵三离开的两天后,这家伙又跑来了我家,而再一次见到他,见到他出现在我家门前的恐怖模样,着实也是将我吓了一跳!

后续更加精彩….

这里字数有限,想看完整版,公众号内回复书名。

书名:捞尸笔录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乐芯阅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