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混世小刁民(陈二蛋)小说完整版章节目录免费阅读全文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简介: 本站热推小说《混世小刁民》作者是 沙鹰著,主角是 陈二蛋 全文描述了:姐姐美丽善良,弟弟疯疯傻傻,相依为命的姐弟受尽欺凌。一场奇遇,让弟弟获得医武传承,从此,保护姐姐成为他的最高使命!

第1章 傻子的奇遇

秀水屯群山环绕,山清水秀,风景优美,可是交通闭塞,屯的山民大都种植果树,或摘菜草药为生计。

  陈二蛋原本不是傻子,却因为一场车祸,撞坏了脑神经,成了半傻子。这天上午,陈二蛋奉了姐姐的命令来三里沟采草药,可是他在山里转悠了一上午,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草药。

  陈二蛋想起山里有一眼山泉,就一路找过来想喝几口清凉的泉水解解渴。

  “我记得就在这块山崖的下面!”

  听到山崖下潺潺的流水声,陈二蛋趴下身子,往下一瞧。

  一道清亮透明的山泉,从石缝里流出来,在下面汇聚成一个积水潭。

  此刻,水潭中一男一女光着身子摞在一起搞运动,陈二蛋哪里见过这种火爆的场面,惊讶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一不小心,陈二蛋身下一滑,从五六米高的山崖上滑落下来。

  扑通!水花在陈秀月身边溅开。

  陈秀月吓的一声惊呼,啊!她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谁?”

  压在陈秀月身上的男子也赶紧转过身来,这男人年纪五十岁左右,黝黑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阴冷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战,左眼旁边还有一道醒目的刀疤。

  陈二蛋顿时认出来,“村长余德彪!”

  尽管陈二蛋是个傻子,他也知道余德彪的厉害,余德彪在秀水屯就是土皇帝,想整谁就整谁,得罪了他就等于自寻死路。

  陈二蛋吓的转身要跑,却被余德彪一把揪住脖领子,余德彪凶狠地问:“傻二蛋,你竟然偷看我们?”

  陈二蛋哭丧着脸说:“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口渴了,来这儿找水喝,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

  这时候,陈秀月已经穿好衣服,但是被人撞见自己的丑事,羞得她无地自容,低声和余德彪商量,“都怪你,非要在这里搞野战,这事要被屯里人知道了,口水也能把我们淹死,这可怎么办啊?”

  要想保守秘密,就得让陈二蛋消失,余德彪手里拎着陈二蛋,恨不得把他掐死,可杀人是犯法的,余德彪冷静了一下,没有动手。

  穿好衣服,他灵机一动,就低声对陈秀月说:“前面山沟里有个枯井,我把这个傻子骗到那儿去,只有死人才会帮我们保密。”

  一听余德彪要杀人,陈秀月吓的脸色更变,战战兢兢说:“这……要犯法的吧?”

  余德彪冷静地说:“一个傻子掉进井里摔死了,这纯属自然死亡,没有人会知道的。”

  陈二蛋心惊胆战,不知道余德彪会怎样处罚自己,却见余德彪打发陈秀月先回家,然后他对陈二蛋说:“二蛋,你跟我来。”

  余德彪在前,陈二蛋走在后面,走了一段路,余德彪突然转过身问:“二蛋,你渴了,不去井里找水喝,跑到那儿是不是成心偷看我们?”

  陈二蛋一劲地摇头。

  “你不晓得这山沟里有井?”

  陈二蛋继续摇头。

  “就在你脚下。”

  陈二蛋低头往下一看,下面确实是一口黑乎乎的大井,与此同时,他感觉到屁股被撞了一下,脚下一滑,大头朝下朝井底栽了进去!

  余德彪朝井底下瞧了瞧,井下深不见底,陈二蛋掉下去的时候叫了一声,就再也没声音了。

  “这口井枯了好多年了,井底到地面至少十几米,这傻子即使摔不死,也会饿死在里面。”

  余德彪不安的心这才放回肚子里,背着手,若无其事地走了。

  陈二蛋在井底昏迷了好长时间,等他醒来,发现自己掉进井里,井底距离井口老高老高,一种死亡的恐惧袭上心头,陈二蛋着急地喊起来,“村长,救救我?”

  上面没有回音,“这可怎么办啊?我要是不能回家,我姐一定会急死的。”

  “咦,这儿怎么还有一个洞?”

  陈二蛋发现,井底的石头墙壁后面,竟然还有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能不能从这儿钻出去?”

  他小心翼翼钻了进去,洞不大,大约有一间房子大小。

  因为没有光线照进来,陈二蛋只能用手摸索,他很快就绝望了,根本没有出口。

  不过,在山洞角落他摸到一个黑漆匣子,陈二蛋就把匣子打开,匣子里面竟然闪烁出一道妖异的光芒。

  “这个匣子里是什么?”陈二蛋发现匣子里面竟然是一本古香古色书籍,封面上有四个文字——木皇真经。

  陈二蛋疯傻之前上过中学,这四个字他都能读出来。

  “木皇真经是干什么用的?”他好奇的翻开书。

  从上面掉下来的过程中,陈二蛋的胳膊被划破了好几个地方,他翻开看书的时候,鲜血滴落在那本古书上。

  突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本古书像是突然醒了,书页一张一合像是在呼吸,沾染的血液也慢慢被它吸取,陈二蛋吓了一跳,张开嘴却是叫不出半点声音,眼睁睁的看着那本古书吸血,变的越来越鲜红。紧跟着,无数信息汹涌澎湃地涌进他的大脑。有武术,有医术,有枪术……

  陈二蛋顿时觉得脑瓜涨的难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恍惚间,脑海里隐隐有一个声音吟唱:木皇真经,神之传承,吸尔鲜血,传你神通!

  与此同时,这山洞外面所有的花草树木都和陈二蛋有了通灵,春气潸然的草木精华源源不断涌入陈二蛋的身体。

  陈二蛋第二次苏醒过来后,他摸了摸脑袋,大脑竟然格外的清醒,以前那种浑浑噩噩,疯疯癫癫的状态一扫而光,“我竟然不傻了?”

  活动了一下筋骨,陈二蛋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拥有了一身武功和医术,难道是那本书起了作用?治好了我的疯傻病?

  陈二蛋再找那本木皇真经,那本古书已经不见了。

  同时,陈二蛋还想起很多往事!

  陈二蛋的父亲陈大狗是村里的暴发户,他在山里发现了一个铜矿,挣了很多钱。后来,陈大狗又办了一个服装厂和一个制药厂,生意越做越红火。

  但是,树大招风,财大招祸。

  陈二蛋上中学的时候,一次意外车祸,他大脑受重伤,在医院治疗了一个月,虽然捡回一条命,结果成了半傻子。那次车祸还造成陈二蛋的母亲丧命。

  陈大狗中年丧妻,儿子又傻了,他顿时觉得天塌了。

第2章 获得医武传承

为了让年少的陈二蛋生活幸福,陈大狗没有续弦,而是收养了一个女儿,就是夏雨荷。陈大狗希望自己百年之后,夏雨荷能替自己照料疯傻的陈二蛋。

  几年之后,陈大狗莫名其妙的饮酒中毒身亡,他死后,他名下的制药厂,服装厂,铜矿都被别人侵吞。

  姐姐到处托人打官司,可惜,最后输得一败涂地。

  今年二十二岁的夏雨荷是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已经到了婚嫁年龄,可她至今未婚,甚至连对象都没处过。原因是陈大狗临终之前,嘱咐她不要撇下陈二蛋不管,

  夏雨荷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发誓会照顾二蛋一辈子。

  说到做到,夏雨荷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扛起了这个重担!

  待嫁闺中的夏雨荷提出条件,她出嫁必须带上自己的傻弟弟。

  这个苛刻的条件,让无数求婚者望而却步,谁愿意养个傻子啊?

  一些有钱的富家子,不在乎养个傻子,可是,夏雨荷偏偏又看不上那些富二代。这导致她至今还没有嫁出去。又因为陈二蛋疯疯傻傻,需要有人照顾,夏雨荷考上大学没有上,放弃了学业,回到秀水屯当了一名村医。

  因为夏雨荷心地善良,给乡亲们看病,从来不多收药费,所以日子过得十分清贫。

  陈二蛋这次进山,本来是帮姐姐采草药,结果遇上陈秀月和余德彪偷情,才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姐姐为了我,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哎!我今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姐姐!”

  “爸妈要是不死的话,我们一家团聚在一起生活,那该多好啊。”

  想起离世的父母,陈二蛋一阵伤心。

  陈二蛋有了医武传承,很容易就从井里爬了出来,重获新生的陈二蛋,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他暗自发誓,“那些霸占我家财产的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陈二蛋看到天都快黑了,自己一天没回家,姐姐一定急死了,他匆忙往家跑。

  离老远,陈二蛋就发现自己家门口聚集着一伙人正在吵吵嚷嚷。

  姐姐夏雨荷把临街的南房腾出来,开了一个小诊所,农活不忙的时候,就做起赤脚医生,多挣几个钱也能贴补生活。毕竟,陈二蛋是个傻子,没有挣钱的能力。

  夏雨荷身材苗条,乌黑亮丽的秀发整齐地梳在脑后,没有染,没有烫,保留着东方古典美人的那一丝神韵。红色体桖衫下酥胸丰满,蓝色牛仔短裤紧紧包裹着修长的双腿。

  一个膀大腰粗,油头粉面,穿花格子衬衫的男子,双手叉腰对夏雨荷说:“夏雨荷,我牙疼,吃了你的药,不但牙疼没治好,现在,连嘴都歪了。因为破了相,昨天去相亲,我对象嫌我是歪嘴,都跟我吹了。所以,你这种庸医,必须赔偿我的损失。”

  这家伙叫曹豹,是邻村疙瘩营的混子。

  曹豹说着,把嘴一撇,装成歪嘴,曹豹的几个跟班叫嚣:“把我们豹哥治坏了,你赔钱吧。”

  “至少也得两万块钱!”

  “两万块钱哪里够?我看起码赔五万。”

  夏雨荷知道曹豹是无理取闹,这小子是乡里有名的混混,因为垂涎自己的美貌,托媒人提了好几次婚,都被夏雨荷拒绝了。前两天,他说牙疼,让夏雨荷开了一点治牙疼的药,今天找上门来闹事,很明显就是故意找茬。

  不过,曹家在乡里势力很大,夏雨荷惹不起,只好忍让,“曹豹,我开的药,是不会出现这些症状的。你现在嘴歪了,可能是别的事情生气上火导致,不如回家静养两天,看看情况再说?”

  曹豹不依,“那怎么能行?我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了,连对象都吹了,我和谁结婚去?要不,你嫁给我得了。你也不用赔钱了。”

  夏雨荷气道:“你胡扯!我绝不会嫁给你的。”

  曹豹目露凶光,“夏雨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嫁给我,你就赔钱吧。今天拿不出五万块钱,我就住你家不走了。”

  “对!不赔钱,今晚上就陪豹哥洞房花烛夜。”

  夏雨荷气坏了,身子颤抖,手指这几个人骂道:“你们这帮畜生,简直太欺负人了。你们都走吧,我不看了。”

  夏雨荷要关门。上前来往外推曹豹,曹豹却顺势一把抱住夏雨荷,嘿嘿一阵邪笑,“夏雨荷,你何必这样呢?嫁给我曹公子,保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弟兄们,给我看着门,我和夏医生进屋商量点事。”

  曹豹强行拉着夏雨荷就要进屋去干坏事。

  就在这时候,陈二蛋赶回来了,看到一个长相邪恶的男子,抱着姐姐耍流氓,陈二蛋大吼一声冲过来,狠狠一拳朝着曹豹打过来。

  身高一米八,体重将近两百斤的曹豹,竟然被陈二蛋这一拳打倒在地,而且,鼻破血流,惨不可睹。

  “我曹!谁敢打我?”曹豹爬起来,看到把自己倒在地的竟然是夏雨荷的傻子.弟弟。他不由恼羞成怒:“他妈的,陈二蛋你一个傻子,还敢打我?来人啊,给我揍他!”

  曹豹手下三个打手,立刻朝着陈二蛋围过来。

  夏雨荷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她急忙喊道:“二蛋,快跑!”

  陈二蛋怎么能丢下姐姐自己逃跑?

  看到三个穷凶极恶的打手围上来,陈二蛋双拳挥舞,就和他们扭打到一起。

  虽然继承了木皇真经的医武传承,拥有了上乘的武术,但是陈二蛋还不能运用自如。

  一开始,陈二蛋挨了好几拳,还被打到一次,吓的夏雨荷连声惊呼。

  不过,陈二蛋很快就掌握了武功的奥妙,他迅速出拳还击,很快就把这三个混混放倒在地。

  看到自己的小弟都被打趴下,曹豹恢复过来,从地上捡了一块板砖,从陈二蛋身后悄悄摸过来,举起板砖朝着陈二蛋后脑勺狠狠砸下来。

  夏雨荷吓的一声惊呼,“二蛋,小心身后。”

  陈二蛋听到姐姐的提醒,赶紧把头一闪。

  啪!板砖拍在陈二蛋的肩膀上,陈二蛋吃疼,闷哼一声,狠狠地一记拐肘,打在曹豹的肚子上。

  曹豹再次被gan翻在地,陈二蛋捡起曹豹掉落的板砖,朝着曹豹的脑袋就要砸下去。

第3章 是人是鬼?

夏雨荷担心事情闹大搞出人命,赶紧冲过来,拉住陈二蛋的手,“二蛋,别打了。”

  陈二蛋愤恨地说:“姐姐,这混蛋欺负你,我帮你揍死他算了,反正我是傻子,杀了人也不犯法。”

  曹豹一听吓坏了,“夏雨荷,你弟弟虽然是傻子,你可不是傻子啊。他要是打死我,你就是教唆杀人。钱我不要了,牙疼我也不看了,你让我走吧?”

  陈二蛋在夏雨荷的劝告下,放走了曹豹。

  夏雨荷担心曹豹回来报复,就锁上大门,扭头看到陈二蛋一身的灰尘,胳膊也划破了,她心疼滴说:“二蛋。你受伤了啊?赶紧洗个澡,姐给你擦点药。”

  夏雨荷在自家后院用木板修建了一个洗澡间,在淘宝上花五十块钱买了一个二手太阳能,夏天冲凉很方便。

  陈二蛋进入洗澡间,脱光了衣服开始冲凉。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突然出现了陈秀月美丽的胴体,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

  就在这时候,门一开,只穿着贴身小衣服的夏雨荷拿着香皂,毛巾进来了。

  陈二蛋吓得赶紧捂住身体,“姐姐,你……你干什么?”

  夏雨荷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二蛋,姐帮你洗澡啊。”

  陈二蛋红着脸说:“姐姐,我想自己洗。”

  夏雨荷娇嗔说:“你一个傻子,自己洗哪里能洗干净?以前,不都是姐帮你洗?”

  陈二蛋说:“姐姐,我以前傻。现在……不傻了。”

  夏雨荷拿起香皂,开始给陈二蛋身上抹,“傻二蛋,你竟然说自己不傻了?你要是不傻,洗澡能不知道带香皂和毛巾?”

  陈二蛋被夏雨荷说的没词了,不过,让姐姐帮洗澡,确实是一件美好舒服的事情。

  给陈二蛋洗完澡,夏雨荷说:“二蛋,我先给你上药。上完药,我们再吃晚饭。”

  夏雨荷拿出一瓶药水说:“二蛋,你把上衣脱了。”

  陈二蛋把上衣脱下来,露出线条明朗、肌肉云集的臂膀,夏雨荷仔细看了看,伤势并不严重。

  胳膊和软肋上还有几处淤青,夏雨荷用手碰了碰受伤处,温柔地问:“疼吗?”

  陈二蛋说:“有点疼。不过没多少关系。”

  “只要没伤到骨头就好。”夏雨荷就开始给他涂药水。

  砰砰砰!

  突然有人敲大门,一个女人喊道:“夏医生在家吗?你快去我家看看我爹吧,我爹被蛇咬了。”

  陈二蛋一下就听出来,喊门的正是陈秀月,他爹被蛇咬了?

  夏雨荷不敢怠慢,赶紧穿好衣服去开门,“秀月姐,你别慌,我这就跟你去。”

  夏雨荷提上医药箱跟陈秀月就走。

  “姐姐,等等我,我也要去!”陈二蛋也追上来。

  陈秀月的娘家疙瘩营就是邻村,上午她和余德彪偷情被陈二蛋撞上,羞愧之下她吓得赶紧回家了。事后,余德彪回家告诉她,陈二蛋掉进三界沟里的枯井摔死了。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和公公的事败露了。谁成想,陈二蛋竟然活生生出现在家里?

  “你是人还是鬼?”陈秀月吓的差点坐地上。

  陈二蛋说:“我当然是人啦。”

  “难道这傻子从井里自己爬上来了?这个二蛋疯疯傻傻的,估计不懂男女之间那事,就是摔不死估计也不会对别人说。哎,余德彪纯属多此一举。”陈秀月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因为自己老爹伤势严重,陈秀月来不及多想,“夏医生,咱们快点走吧,再晚一会儿我爹估计就不行了。”

  夏雨荷救人心切,就带着陈二蛋,抓紧时间来到陈秀月家中。

  此刻,陈秀月的父亲陈大军躺在床上不住地呻吟,陈秀月的母亲王琴正拿着热毛巾给陈大军擦洗伤口。

  看到夏雨荷来了,王琴赶紧招呼:“夏医生,你赶紧给你大军叔看看吧,他都快不行了。”

  夏雨荷放下药箱子,开始查看陈大军的伤势,他的小腿上,有一处被毒虫咬过的伤口,伤口发黑,整条腿都变得浮肿。

  夏雨荷心中一沉,说道:“这好像不是被毒蛇咬的啊。”

  王琴说:“你大军叔今天下午去果园干活,坐下来抽袋烟的功夫,发觉腿上被咬了一口,却没有发现是什么东西。回家后,他就站不住了,这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开始口吐白沫。夏医生,他爹要是在出点事,剩下我们母女俩,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陈秀月也拉住夏雨荷的手,“夏医生,求你你赶紧救救我爹吧?”

  夏雨荷心情沉重,却不敢随意开药,山区毒虫甚多,必须对症下药,如果确定是被蛇咬的,夏雨荷可以治。可是,根据伤口的形状看,绝对不是被毒蛇咬的。要是下错了药,陈大军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夏雨荷正在为难的时候,陈二蛋说话了,“姐姐。大军叔是被黑蜈蚣咬的,这种黑蜈蚣比毒蛇还要毒。不过,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公鸡血一碗、鱼腥草、射干、白头翁、穿心莲各五十克,熬成汤。给大军叔吃下去保他没事。”

  王琴气道:“傻二蛋,你姐给你大军叔看病呢,你别瞎掺和。”

  陈二蛋委屈地说:“我也是帮忙呢。”

  王琴嘲笑说:“你一个傻子,要是也能开药方,还要医生干什么?”

  夏雨荷心中一凛,“对啊,导师曾经也说过这个药方,专治黑蜈蚣要伤。”

  可是,究竟是不是黑蜈蚣咬伤的陈大军?恐怕就连陈大军自己都说不清。

  疙瘩营距离临海市医院很远,送医院治疗明显来不及,自己若是不给开药,看陈大军的样子,最多也就能挺半小时了。

  重新观察了一下伤口,夏雨荷发现,陈大军的伤口还真相似被黑蜈蚣咬伤。

  于是,夏雨荷心一横,说道:“公鸡血一碗、鱼腥草、射干、白头翁、穿心莲各五十克,熬成汤给大军叔喝。”

  王琴和陈秀月全都大吃一惊,陈秀月着急地说:“夏医生。傻二蛋的话你也听?这要是把我爹治死了可怎么办?”

  夏雨荷说道:“如果不开药,你爹半个小时后肯定毒气攻心,必死无疑。这个药方不是傻二蛋开的,是我以前给别人开过,他记住了而已。”

点击链接继续阅读全文

混世小刁民最新章节目录(陈二蛋) _我爱看小说阅读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