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指环王电影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这是一个好问题。

以下解释仅仅依据电影的内容。

第一章 魔戒

魔戒究竟是什么?究竟有什么用呢?

照《魔戒》中的英雄们的说法,这是邪恶至极之物,有巨大的威力,并具有极大诱惑力,而经常接触它的人会变得邪恶。弗罗多(Frodo)就是因为抵抗力较强,才一路护送他到了魔界并销毁之。

我对这种说法深表怀疑。因为在影片中魔戒并没有向他们声称的那样强大。

虽然魔戒一直是电影表现的中心内容,但从头至尾它只表现出两项功能:

  • 延年益寿。佩带它的人都长生不老,计有霍比特族(hobbit)的咕鲁(Gollum,就是那个小妖精)和比尔博(Bilbo)。戒灵们佩戴着复制的戒指也都不死,魔王”索伦(Sauron)在魔戒被毁之前也能复生。
  • 隐形。霍比特族戴过魔戒的三个人都玩过这一手。奇怪的是,它的制造者索伦在被围困时并没有使用隐性来脱身。

除此之外,魔戒没有表现出其他功能了。索伦在佩带它的时候并没有获得统治世界的力量,在影片一开头就被打得只剩孤家寡人一个,结果寡不敌众并被夺去了宝物。虽说被砍断手指有偶然因素,但也说明了魔戒本身威力有限,连戴在其上的手指都不能保护。

夺得魔戒的冈多(Gondor)国王埃西铎(Isildur)很快就被杀死了,下一个拥有者也是被杀死的(就是第三部一开头死的那个霍比特人)。后来,弗罗多也被咕鲁弄断了手指。这说明魔戒本身没有什么保护能力。除了索伦在影片一开头表现得比较牛,所有魔戒的拥有者都没有什么进攻能力。而以索伦的能力,在没有魔戒的也应该是非常强大的。看来,魔戒确实只能够和平利用,而不具有军事功能的。

一个戒指,如果可以用于延年益寿和隐形,而没有什么战争性能,是否可以认为是一个好的东西?至少,不是一个邪恶的东西?

至于诱惑力,我认为不应该同邪恶有必然联系。美好的东西同样对人有诱惑力。比尔博戴了几十年魔戒也没有干什么坏事,咕鲁戴了整整500年,可供查证的坏事也只是在一开始杀死了自己的同伴。注意,咕鲁干这件坏事时,甚至还没有摸魔戒一下。咕鲁的确是为了魔戒杀人,但我们不能因此归罪于魔戒,正像足球流氓为足球杀人,我们不能说足球邪恶一样。

我们最终的结论是,魔戒并不是一件杀人利器,而是一个养生仙物。所谓邪恶,只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对它妖魔化的结果。

魔戒是如此,那么它的制造者:所谓的魔王索伦呢?是否也是妖魔化的产物?请看《魔戒》歪解(二):魔王。

—————————————————————————————————————————-

第二章魔王

索伦究竟是干什么的?有一次,我称其为搞养生之道的,居然弄得听众们哄堂大

笑。看来,对索伦的误解的确很多,这严重地影响了我们对《魔戒》的理解和欣

赏。

正义之士习惯于称索伦为魔王,但这位所谓魔王究竟干了什么坏事还是很值得怀疑的。总的来说,《魔戒》中的英雄大致上给索伦定下三桩罪:首先是铸造魔戒,其次是企图统治世界,最后,作为邪恶”的半兽人(orcs)的首领,他似乎理所当然的是最邪恶的人。然而,这三项罪名实际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首先,从第一章中看到,魔戒其实不但不邪恶,反而是一种可以造福于中土各种类的长寿用品。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一种高科技的保健产品,但效用比现在市场上流行同类产品强得多。

值得注意的是,索伦精心研制出这些戒指,并没有要求知识产权保护,继而追求垄断利润,而是将他们转赠给了当时最强大的三个种类:精灵族(elf),侏儒族(Dwarf)和人类。

有谣言说索伦自己保留的魔戒可以统治其他各个魔戒,索伦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可以借机统治世界。仔细分析一下就可以明白这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们注意到索伦第一次战败时,影片明确地说是精灵和人类组成了反对摩多(Mordor,也就是半兽人的国家)的联盟,那么侏儒是否也参加了这个联盟?第一集中,精灵王召集联盟各方开会讨论如何处置魔戒,侏儒也参加了。这说明侏儒也是当年反摩多的,而且可能还是重要成员之一,否则精灵王不会哀叹侏儒今不如昔(对于侏儒衰亡的原因,我们以后再说)。第二集阿拉贡也提到人类、精灵和侏儒曾经是同盟。索伦将可

以长生的珍贵礼物送给精灵、侏儒和人类(的首领),而这三个种类却联合起来

背叛并消灭了索伦,这难道不是恩将仇报吗?这更说明索伦自己保留的魔戒可以统治其他各个魔戒是纯粹的谎言。

还好,还有几个戒灵追随索伦。也许,只有人类还没有完全泯灭自己的良心。

西方人认为,企图统治世界是邪恶的想法。这种看法本身是值得商榷的。至少中国人一般不这么看。我觉得,如果能够一统天下,结束个各种类之间的争夺和仇杀(注意在影片中,人类与半兽人之间的战斗一直没有结束),对中土世界绝对是件好事。索伦当年将没有控制力的长生戒指送出,也许就是为了化解各种类之间的敌对情绪,以和平地解决问题。没想到,竟然被扣上“企图统治世界”的帽子,结果引火烧身。实际上,“企图统治世界”的实际上另有其人。

还有人说,半兽人本身就是个邪恶的种类。理由是,半兽人极为残暴,而且还吃同类的尸体。我想说的是,人类(包括整个所谓联盟)在影片中表现的残暴远远超过了半兽人。整个影片中联盟杀死的半兽人远远多于半兽人杀死的人类和精灵。而且,人类作战没有战争道德,从来不留活口。第二集一开始,罗翰国的骑兵突袭了一伙半兽人,杀得一个不剩,甚至都没有分辨其中有没有霍比特人。在这场基本上是屠杀的战斗结束后,联盟还在烧毁的半兽人边上残忍地挂上了半兽人首领的人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个半兽人首领,对于俘虏的两个霍比特不但没有加以伤害,而且还为保护他们杀了自己一个同伴。

至于半兽人吃同类的尸体,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不能因为别人的生活方式不同于自己就说别人是邪恶的。举一个亚历山大大帝的例子。他手下的希腊人和印度人的生活方式差异极大。就葬礼来说,希腊人要把死者的尸体烧掉,而印度人要求亲友把死者的尸体吃掉。亚历山大本想统一生活方式,但打死印度人也不能让他们烧掉死者的尸体,希腊人宁死也不吃死者的尸体。双方都认为对方的做法大逆不道。同样,我们不能因为老虎吃人就说老虎邪恶,蜘蛛吃同类就说蜘蛛邪恶。以自己的观念要求别人是单边主义的做法。

综上所述,索伦不但不是一个罪大恶极的魔头,而是一个致力于中土世界和平的半兽人领袖和各种类长生不老的生物学家。他被误解的主要原因在于有人恶毒地、系统地使用各种谣言对其进行中伤,而且摩多在索伦死后失势,基本上丧失了话语权,无法阻止那些人对索伦包括摩多国的妖魔化。

根据我的分析,这些谣言的来源最终指向了一个种类,而这个种类恰恰就是挑起3000年前种类战争的发起者和最终受益人,也是《魔戒》中国家间战争的根源,是各国内宫廷政变的幕后主使。

这些罪魁祸首究竟是谁,其实已经很明显了。请看《魔戒》歪解(三):祸首。

———————————————————————————————————————————

第三章 祸首

精灵,是精灵,是中土世界绵延三千年战乱的罪魁祸首,也是各个国家所有纷争的幕后主使。

这一切,要从3000年前的“中土世界大战”说起。

根据《魔戒》歪解(二)的分析,当年索伦为了化解各种类之间的敌对情绪,向当时的三大势力精灵,侏儒和人类分别赠送了自己新研制的魔戒以示友好,为什么这三个种类不但不领情,反而联合起来把索伦消灭了呢?这与精灵的妖言惑众和挑拨离间不无关系。

在中土世界,精灵属于掌握高科技的“优等种族”:精灵族人长生不老(immortal),科技发达(wisest),道貌岸然(fairest)。精灵族战士的主要武器是弓箭,选择这种远程杀伤武器后战斗伤亡率要远远小于肉搏武器,这与当今某国家的零伤亡战略可以说是不谋而合。

本来只有精灵掌握了能够长生不老的高科技,但是索伦居然后来居上,研制出了廉价的魔戒长生技术,这就犯了精灵的大忌。注意精灵的长生技术只限于本族人,而魔戒虽然只能长生(还是会老的),但不论哪个种族,只要戴上魔戒就有效用,可以说是一种造福大众之物。天真的索伦广送魔戒,以为可以普度众生,但这正被精灵认为是对本族优势的最大威胁,所以必欲除之而后快。

精灵族首先使用的手法是妖言惑众和挑拨离间,声称魔戒是极为邪恶的,而索伦自己保留的魔戒可以统治其他各个魔戒,索伦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可以借机统治世界。侏儒族头脑简单(看看影片中的侏儒的代表人物gimli),很快就相信了。不明真相的普通人类也随波逐流。但是,人类的君王(注意,片中指出这些都是人类历史上最出众的国王)并没有轻信这些谣言,而是与索伦越走越近。

精灵族这时使出了杀手锏:宫廷政变。具体这些政变怎么进行的我们并不知道,很可能是精灵族放出谣言说魔戒具有极大的诱惑力,而人类的抵抗力较差,所以这些君主已经被邪恶的索伦控制了。结果是这些人类的君王都被赶下了台,只能选择流亡生活并最终追随了索伦。这样就可以解释第一集开头叙述的事情:人类的君王明明忠实的追随了索伦,可他们的臣民却在(精灵族控制的)新王带领下消灭了索伦。在以后的篇章的分析里,我们可以注意到,影片中精灵族及其代言人对宫廷政变的运用极为纯熟,可以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在精灵族谣言的主导下,精灵,侏儒和人类组成的盟军消灭了索伦和摩多。为了不被揭穿,精灵族无所不用其极。埃西铎杀死索伦后,是精灵王竭力要求将索伦的(母版)魔戒毁掉。已经具有极高声望的埃西铎拒绝后,很快被谋杀了,母版魔戒也不知所踪。这件事明显是精灵族所为,既掩盖了魔戒的秘密,又造成人类世界的分崩离析,便于精灵族的控制。因为是精灵族派人杀的埃西铎,圣剑自然就落入精灵族的手中,作为其控制中土争斗的秘密武器。

摩多国和索伦被消灭后,中土世界由三个战胜种族瓜分。由于人类已经分崩离析,唯一对精灵族构成威胁的就只有侏儒族了。对于精灵族来说,在敌对势力摩多国还存在的时候,侏儒族还有利用价值,是拉拢的对象。而现在,富有(侏儒都是挖金矿的)而且有相当技术能力(craftsmen)的侏儒就是精灵的下一个目标。头脑简单的侏儒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事后,精灵嫁祸给了半兽人。

其实,半兽人在索伦死后已经元气大伤,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地消灭作为三大战胜种族之一的侏儒?半兽人的战斗能力是出名的差,在影片2中好像是阿拉贡就提到过;在影片3中,摩多兴师动众,进攻了一次岗多还大败而归,其军队的整体素质(装备、士气)明显不如巫师堡的军队。实际上,只有精灵有消灭侏儒的能力,而且据我推测,精灵族又用了借刀杀人之术—引炎魔来干的这件事。

所以,在第一次中土世界大战之后,精灵实际上统治了中土世界长达3000年之久。他们享受着超等公民的待遇,基本上不干活了,不打仗了(第一集中冈多摄政王之子就抱怨说,我们同半兽人打仗流血牺牲,就是为了保护你们精灵族);利用从侏儒族抢来的财富和自己的技术,造了一个世外桃源,打算整体移民。

然而,在这个关键时刻,格局有发生了两个重要变化:

  1. 半兽人在索伦精神的引导下又重新活跃起来;
  2. 更重要的是巫师势力的崛起。

当巫师和半兽人两种新力量结合起来后,就足以动摇精灵族对中土世界的控制。

在这种下,精灵族又动用其影响力,在中土世界掀起了新一轮腥风血雨。这就是影片《魔戒》三部曲主要描写的战争内容。但精灵是如何策划其阴谋的,影片《魔戒》并没有直说,而是用了许多曲笔。预知真相,请看《魔戒》歪解(四):
主谋。

——————————————————————————————————————————

第四章 主谋

让我们先看一下弗罗多刚拿到魔戒,也就是《魔戒》三部曲开始时,中土世界的政治军事格局。

当时,中土世界可以很清楚地划分为三个世界:第一世界只有精灵族;第二世界包括Gondor(冈多)、Isengard(巫师堡)、Rohan(罗翰);第三世界是以摩多为首的一些被主流媒体妖魔化的贫困国家。而侏儒作为一支独立的势力已经消亡了。

精灵族,在上次中土世界大战结束后,通过暗地里消灭侏儒,分裂人类,已经成为中土世界的唯一超级大国,在各方面都确立了自己的统治地位。在经济上,通过夺取侏儒族的财富,他的人民可以不事劳作而衣冠楚楚,养尊处优;科技上,掌握了长生不老和施展魔法的高科技;在军事上,一般是由自己的仆从国–人类去当炮灰(波罗莫(Boromir)就抱怨冈多人在替精灵同摩多国打仗,流血牺牲),同时自己培养了一支训练有素、高机动的弓箭手部队以应付各种突发事件;还通过种种手段拉拢、扶持了一批打手准备随时为其效力(这些打手是谁,很快就会原形毕露);更关键的是,为了将各受压迫种类的反抗所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精灵族在海外建了一个世外桃源,准备将自己同其他“劣等种类”彻底隔离起来,通过自己的代理人遥控中土世界。

第二世界中,人类建立的国家冈多和罗翰是精灵族的追随者,但两个国家的形势大不相同。冈多在打败和杀死索伦的大战中建立了自己的威望和在人类世界的王者地位,但埃西铎死后,冈多只是人类名义上的领导者,罗翰完全是听调不听宣。由于与摩多的战争实际上一直没有结束(看看现在的伊拉克),在与半兽人的长年累月的战斗中,冈多的国力逐渐减弱。若干年前,冈多更是发生内乱,昏庸无能的国王被赶下了王位,改由摄政王执掌大权。为遮国丑,参与者均称是国王自愿放弃王位。关于这一点,影片也有所反映。冈多摄政王之子波罗莫就并不承认阿拉贡的所谓王位继承人身份,并说“冈多不需要国王”。经此大乱之后,冈多更加虚弱,其实力已经被其属国罗翰远远超过。

罗翰原是由冈多的骑兵部队创建,本来专门为冈多提供战马和兵员。但此后在冈多日益衰落的形势下,罗翰逐渐坐大,并依靠其强大的铁骑不断扩充自己的实力,早已不把冈多放在眼里。到了这一代,国王塞奥顿(Théoden
)更是雄才大略,不断扩张,已经成为中土最强大的一个军事势力。更要命的是,他已不满足已经与罗翰国军事实力明显不相符合的政治地位(这个政治格局是3000年前定下的),意欲与中土世界新崛起的巫师堡结成同盟。

巫师堡在过去若干年来一直默默无闻,但其强大的科技实力(长寿和魔法)一直令精灵族极为忌惮。过去巫师堡的致命弱点是人丁稀少,活动能量因此受到限制,甚至一度受到罗翰国的欺负(第二集中,萨鲁曼(Sauron)在向罗翰国发动进攻前就曾经对手下的农夫们忆苦思甜,以激发他们的斗志)。巫师堡首领萨鲁曼为改变这一状况,已经同摩多国秘密结成同盟,以换取生殖能力极强的半兽人的基因和多位生物专家(摩多虽然是穷国,但在尖端的生物技术上一直占有优势,所以才研制出了魔戒)。结合两国的优势,萨鲁曼已经可以早出战斗力更强的新物种,巫师堡已经足以借此成为中土大地一支不可忽视的新力量。然而,萨鲁曼志不在此,他向强大的罗翰国派去了特使,与深谋远虑的塞奥顿一拍即合:如果真能够结成巫师堡、罗翰和摩多的三方联盟,推翻精灵在中土的统治指日可待。作为回报,罗翰国王塞奥顿排斥了宫廷中亲精灵的伊欧墨(Eomor

?/SPAN>
),以示决心。

3000年前,以精灵为首的多国部队以莫须有的罪名打败了摩多,并从肉体上消灭了其领袖人物索伦。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摩多逐渐缓过气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精灵当年为了保持其在中土世界统治地位的合法性,不但在战后保留了摩多国,而且大力鼓吹“摩多威胁论“、“魔戒威胁论”,强调半兽人种类与所谓正义联盟的文化冲突,现在产生了恶果:虽然摩多的实力已不可能恢复,但中土大地上各个受压迫种类反而受到精灵宣传的鼓舞,在魔戒和索伦的旗帜下团结起来,希望像当年的索伦一样(其实这只是精灵的宣传)反抗精灵的霸权。连原本属于第二世界、一直郁郁不得志的巫师堡也偷偷与摩多结成联盟。

中土世界,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间谍网络和代理人遍布中土世界的精灵族对这种形势十分清楚。由于多年来的养尊处优,精灵除保留了少数高机动的弓箭受部队以外,已经没有大多军队了,而且,精灵族人也不能容忍战争带来的伤亡。因此,精灵没有像第一次中土大战中那样亲自冲锋陷阵,而是利用它分布在各地的代理人和打手,让别国的军队替他当炮灰。

首先,精灵开动宣传工具,将摩多列为“邪恶轴心”。而且,任何与摩多结盟的人也都自动被归为“邪恶轴心”。这样,根据他们奇怪的逻辑,对这些“邪恶轴心”国家采取任何卑鄙、下流、无耻和残忍的手段都是正当的,都不会受到他们所谓良心的谴责和道德的压力。

其次,精灵亮出魔戒,以证明“邪恶轴心”对他们的自由世界构成了威胁。其实,魔戒多年来一直都流落在霍比特族的比尔博身上。由于比尔博罕见的长寿,精灵族对魔戒的下落早就一清二楚。霍比特族人天性愚笨,不但深受精灵族的蒙蔽,而且还好写史书,实际上已经不自觉地沦为精灵族人的宣传工具。魔戒在霍比特族人的手里,精灵是最放心的。另一方面,如果魔戒落入其他族人手里—特别是人类–哪怕只是碰过一下,害怕真相大白的精灵族也不会将其放过。埃西铎、波罗莫就是因为拿着、碰过魔戒,然后很快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而深知这一点的阿拉贡(Aragorn)和冈多摄政王的二儿子法拉莫(Faramir
)就连碰也不敢碰魔戒。

精灵族装作很害怕魔戒落入摩多的样子,召开联盟会议。会议居然做出了将魔戒送回摩多销毁的决议,这就太荒唐了。如果真的担心魔戒落入摩多人之手,远远地派人将其扔到大海里就是,摩多再找3万年也找不到。将魔戒送回有众多半兽人军队把守的摩多销毁,那不是闹着玩吗?其实,销毁魔戒只是一个幌子,精灵族此举的真正意图是利用护送魔戒的小分队,途经巫师堡、罗翰和冈多各国,实施其精心策划的阴谋。

让我们看一下小分队的成员吧。

首先是精灵族自己派去的监军伊格拉斯(Legolas)。

然后是冈多国摄政王的长子,冈多未来的统治者波罗莫。本来冈多摄政王本身就是精灵扶持的傀儡政权,但由于精灵每每向冈多要求太多,这次波罗莫口出怨言,这引起了精灵族的深深忧虑,担心对冈多国的控制不力。为此,精灵这次还一起派出了长期豢养的打手阿拉贡,称其为冈多国王的后代,以牵制波罗莫。后来,更担心波罗莫发现魔戒的秘密,索性将其害死,将阿拉贡推向前台。

阿拉贡的所谓冈多王位继承人的身份是很值得怀疑的。因为只有精灵族知道并坚持他的这种身份,其他人都不以为然。更合理的解释是,阿拉贡真正的身份是一个游侠(或称浪人),精灵族将其抬举为冈多国王的后代,是为了对冈多国摄政王进行牵制。为了让阿拉贡俯首帖耳,精灵族更是动用公主对其进行美色诱惑。可见对阿拉贡,精灵族还是颇下了一番本钱的。然而,我们在后面可以看到,阿拉贡并不是那末容易被操纵的。

魔戒的携带者当然还是霍比特人。因为让其他族携带不符合精灵族以前对魔戒的宣传,更容易败露魔戒的真相。让霍比特人参加此次行动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即精灵族人需要头脑简单的霍比特人给此次行动作正面报道,所以居然一共派去了四个霍比特人。实际上,所谓护戒小组对魔戒并不十分关心,其主要成员很快就同携带魔戒的霍比特人分开,忙精灵族布置的真正任务去了。没想到愚笨但锲而不舍的霍比特人最后真的把魔戒带到了火山口,出乎精灵族的意料,这是后话。

对于同样是身材矮小、头脑简单的侏儒,也会派出金米力(Gimli)作为没落贵族的代表。

这个小组中的真正头领和打手是精灵族的忠实走狗:灰袍巫师甘道夫(Gandalf)。甘道夫原本是精灵族在巫师堡的代言人,精灵族发现巫师堡与摩多结盟后,曾指示甘道夫夺权。谁知萨鲁曼对甘道夫的真实身份早已了然于胸,并事先作了防范,一番大战之后,挫败了甘道夫的政变阴谋。仁慈的萨鲁曼还幻想着给甘道夫一次弃暗投明的机会,在精灵族派大雕救走甘道夫之后,也以为甘道夫能力有限,没有意识自己的心慈手软将带来的严重后果。甘道夫在坚定的加入精灵族的阵营后,为了对其进行鼓励,也是为了让甘道夫能更好的为精灵族服务,精灵特地安排,将甘道夫升为白袍巫师。为掩人耳目,甘道夫与精灵族的另一打手炎魔在众人面前演出了一场活剧。炎魔是灭亡侏儒族的真正凶手,在作案之后,又驱赶一些半兽人来嫁祸于人。在护戒小组“发现”侏儒族的遗址后,与不明真相的半兽人发生冲突。炎魔又连忙赶来救驾。从半兽人对炎魔的畏惧程度来看,是吃了他不少苦头的。随后,甘道夫装腔作势,根本不让其他人与炎魔交手,然后借机离去向精灵讨赏。影片对这一点表现得很清楚:甘道夫当时掉下悬崖完全是主动和没有必要的,因为炎魔已经落下,不可能再来阻拦护戒小组,甘道夫被鞭子勾了一下后双手还扒着断桥,完全有能力爬上来跟上众人,而他却很硬要放手落下去追着和炎魔“打”。精灵族对甘道夫的表演能力极为赞赏,将其升为白袍巫师之后,又安排他同树精接头从事颠覆巫师堡的活动。而甘道夫升为白袍巫师后对新主子感激涕零,从此为精灵出生入死,甚至与树精密谋,对自己的祖国范下了滔天罪行。

甘道夫回来之后更是谎话连篇,什么与炎魔浴血奋战,从地心打到山顶,完全没有逻辑:明明与炎魔一块向地心落去,怎么最后又在最高峰上打?难道落到地球的另一面了?那他怎么回来了?好在实际上只需要欺骗侏儒和霍比特人,其他人并不深究。注意,在影片中甘道夫与炎魔打斗的段落出现在弗罗多的梦境中(!),
导演在这里暗示什么, 大家都很清楚吧!

从此,甘道夫成为精灵的急先锋,为其赴汤蹈火,立下了汗马功劳。魔戒二、三,其实主要就是甘道夫个人为精灵族打天下的奋斗史。根据精灵的指示,甘道夫首先要破坏的,就是他的祖国巫师堡与罗翰可能达成的同盟。

请看《魔戒》歪解(五):叛徒。

——————————————————————————————————————–

第五章 叛徒

叛徒甘道夫首先要破坏的,就是他的祖国巫师堡与罗翰可能达成的同盟。

由于罗翰的相对独立和日渐强大的军事实力,精灵族早就忧心忡忡。最初的想法是,罗翰国王塞奥顿虽然很难对付,但他总要死的。如果精灵的代理人在日后继承了王位,强大的罗翰反而是精灵以后可以倚重的力量。为此,就在甘道夫一伙插手罗翰事务之前,塞奥顿的侄子伊欧墨在精灵族的密令下,借打猎之机,杀害了他的堂兄、罗翰王位继承人Théodred。由于罗翰王位向来传男不传女,他就成了罗翰王位的继承者。像往常一样,他嫁祸于萨鲁曼手下的半兽人。但这一次,谎言被萨鲁曼的密使三寸舌格里玛(Gríma)揭穿了。因为萨鲁曼正希望与罗翰结盟,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会派人去袭击Théodred ?也不可能是萨鲁曼手下的半兽人误杀,巫师堡向来军纪严明,不久之后,一个半兽人首领还亲手正法了一个想杀两个霍比特俘虏的半兽人败类。所以,杀害的真正凶手昭然若揭。然而,精灵在罗翰的势力非常强大,塞奥顿只能强忍悲痛,将拥有精灵背景的伊欧墨驱逐出境。

精灵族的阴谋败露后,决定由甘道夫一伙以护戒为名进入罗翰,强行发动政变。本来,塞奥顿和格里玛对这一手有所防备,但没想到王宫卫队首领Háma已经秘密向精灵投降,在他的默许下,甘道夫携带武器进入王宫,向塞奥顿和格里玛发动的突然袭击。由于有Háma的协助,护戒小组迅速控制了局势,甘道夫更是当众殴打年老体衰的塞奥顿,并谎称给塞奥顿驱魔。这一丑剧与现实世界中的现象何其相似!只是由于塞奥顿在罗翰国德高望重,甘道夫一伙才没有对其下毒手。慑于甘道夫一伙和精灵的淫威,塞奥顿只能韬光养晦,驱逐了萨鲁曼的密使格里玛。巫师堡和罗翰关系彻底破裂了。

甘道夫一伙在夺权之后志得意满,飞扬跋扈。甘道夫更是进一步要求罗翰与巫师堡立即开战,要向对手“迎头痛击“。作为精灵的忠实走狗,甘道夫的这个主意十分毒辣:由于此前巫师堡和罗翰处于蜜月期,王城附近根本没有什么军队,净是些老弱妇孺。现在向巫师堡开战,无疑于以卵击石,罗翰必亡。罗翰灭亡后,其强大的军队只能归附精灵族的领导,并会向巫师堡疯狂报复。这样,即讨好了主子,又会报被巫师堡扫地出门的一箭之仇。塞奥顿当然清楚甘道夫的真正用意,坚决不同意。然而,罗翰的事务,已经不是他说了算的了。阿拉贡就提醒他说:不管你怎么想,战是一定要开的。塞奥顿对甘道夫一伙的骄横十分不满,表示要撂挑子不干了。还暂时要利用塞奥顿的威信来拉拢罗翰军队的甘道夫一伙这才让步,同意塞奥顿把民众撤到圣盔谷固守。

甘道夫一伙以开始并没有明白老谋深算的塞奥顿此举的用意,就同意了。甘道夫还兴冲冲地去召回罗翰在远方的军队。他的如意算盘是,坚固的圣盔谷工事也可以达到消耗巫师堡实力的目的,届时如果能守住圣盔谷,就来个里外夹击,即使圣盔谷失陷,罗翰的老弱妇孺也会死伤惨重,罗翰军队必会为此报仇。

萨鲁曼知道甘道夫一伙控制了罗翰国后,意识两国开战以不可避免。由于罗翰的军事实力占上风,巫师堡的唯一生机是成罗翰目前国中空虚之机,主动出击。为此,他派狼骑兵作为先头部队袭击正前往圣盔谷的罗翰人。

在同狼骑兵的战斗中,阿拉贡坠下山崖。塞奥顿对这个精灵的打手十分不满,所以以时间紧迫为由,拒绝营救阿拉贡。他一定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很欣赏的侄女伊奥温(

?/SPAN> Eowyn )对阿拉贡那么感兴趣。在他心目中,这种人死的越多越好。

阿拉贡很走狗屎运,他没死,也来到了圣盔谷。观察了圣盔谷的地势后,他才明白深谋远虑的塞奥顿把民众撤到圣盔谷固守的真正意图。圣盔谷只有一个出口,一旦防线失手,圣盔谷中的人就成为瓮中之鳖,任由敌人摆布。弗罗多后来写史书时,不在场的他想当然的以为萨鲁曼会命令他的军队对罗翰人“格杀勿论”。其实,萨鲁曼才不会有这么傻,控制圣盔谷后,当然会以谷中罗翰国的老弱妇孺作为人质,反过来要挟罗翰军队为他效命。现在塞奥顿的意思很明显:即使罗翰国灭亡,也不会把罗翰军队交给精灵或甘道夫控制。而如果萨鲁曼得到罗翰军队,加上他原有的精锐的Uruk-hai,足以横扫中土大地。塞奥顿将祖国与精灵人的命运捆绑在一起了。

现在才明白形势的精灵十分惊恐,连忙派出了自己的命根子:精灵弓箭手部队。奇怪的是,对此最高兴的是阿拉贡。塞奥顿在想,也许伊奥温是对的,阿拉贡并不完全只是精灵人的鹰犬…

战斗开始了。久疏战阵的精灵弓箭手部队在战斗中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其远程攻击能力倒还差强人意,到了近身肉搏,除了少数象伊格拉斯这样的精英分子以外,精灵弓箭手们显得手无缚鸡之力,任由Uruk-hai屠戮,完全没有“中土第一攻击手”的风范。幸亏罗翰军民奋勇抗击,在塞奥顿、阿拉贡和伊奥温的领导下,终于坚持到了援军到来,并最终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席卷了巫师堡主力的那一刻…

巫师堡主力被消灭了,甘道夫并不满足。为了完全毁掉巫师堡,丧心病狂的他竟然指使树精扒开拦河大坝,彻底冲垮了他的祖国巫师堡。为了推卸责任,他还安排了两个霍比特人与树精同行,以证实树精此举是基于对巫师堡乱伐树木的义愤。但遗憾的是,树精的拙劣表演完全不能自圆其说。试问,树精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在巫师堡和罗翰两国交兵、巫师堡内部空虚的关键时刻召开大会商讨援助哪一方?巫师堡和罗翰两国的关系可是刚刚破裂(此前可是险些结盟的),树精们是如何未卜先知的?显然,开会是早安排好的,支持谁也是早定下来的,一些都是为了做给两个霍比特小傻瓜看。树精冲毁巫师堡的理由是巫师堡乱伐树木。这就更奇怪了。罗翰难道就不乱伐树木了?他们的房屋、城墙(注意环城的木桩工事)、盔甲和兵刃是怎么来的?是的,罗翰发展早,树木大多是在罗翰发展早期砍的,但树精那时候怎么不说?现在巫师堡要发展,消耗了一些资源,就马上给人扣上“破坏环境”的帽子。其实,且不说巫师堡中被淹死的众多生灵,也许他们活该属于“邪恶联盟”,生来就该死。可是扒开拦河大坝就不破坏环境了?下游的树木肯定也淹死不少,更别说满地的花花草草了(笑)。树精干了这丧尽天良之事,自己也没得好报应:由于在水里泡的时间太多,个个得了严重的关节炎,下半辈子都是在床上度过的。这是后话不提。

罗翰人在圣盔谷战役中表现出的强大战斗力令精灵族长埃尔隆德(Elrond)极为震惊。罗翰的2000骑兵在劳师远征后,竟能一举消灭巫师堡主力(即使在前面的战斗中有所消耗,巫师堡当时至少还有6、7000吧)。而实际上,罗翰能召集一万多人马

[1] ,在加上国王塞奥顿的英明领导,令埃尔隆德坐如针毡。“也许,只有利用摩多,才能削弱罗翰,除掉塞奥顿”,他暗暗地这么想,开始的新的谋划。

埃尔隆德并没有意识到,无论他怎么机关算尽,精灵族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中土大地必将迎来她新的主人。

[1]. 在第三集中,塞奥顿召集了六千铁骑后叹道:“至少有一半没来”。

请看《魔戒》歪解(六):新主。

————————————————————————————————————————————-

《魔戒》歪解(六):新主

“巫师堡,我甘道夫又回来了!“面对着这昔日雄壮的、而今已成废墟的故国,影片中的甘道夫竟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这不奇怪,毕竟巫师堡的毁灭就是由他安排树精干的。正是由于早知道巫师堡必亡,所以圣盔谷战役一结束,他就连一个罗翰骑兵也不带(要不是巫师堡被毁,他这么来不是送死吗),匆忙赶到巫师堡来羞辱萨鲁曼。(电影导演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把甘道夫羞辱萨鲁曼这段重头戏给删掉了。萨鲁曼的扮演者对此极为不满,前一段闹得沸沸扬扬,这是题外话。)来到废墟前,除了复仇过的快感,甘道夫也有一丝悔意:如果巫师堡不亡,完全可以以之为根本,建立起自己的王图霸业。而现在则闹到了这种境地,难道以后只能死心塌地地听精灵族使唤?不甘心啊。。。

与此同时,精灵族长埃尔隆德也在进行新的筹划。他的本来意图是让巫师堡与罗翰两败俱伤。没想到罗翰几乎毫发无损,而精灵则把自己的战略机动部队–弓箭手–全赔进去了。在圣盔谷战役中表现出的罗翰人强大战斗力和国王塞奥顿的卓越领导才能让埃尔隆德坐如针毡。同时,巫师堡已亡,冈多积弱。这种罗翰一家独大的局面是一向坚持平衡战略的精灵人不愿意看到的。现在,只能想办法牺牲冈多国,让摩多和罗翰互相消耗了。

冈多这些年来军力虽然一直不振,但靠着坚固的Osgiliath,还能一直抵抗住摩多国的攻击。Osgiliath是一个固若金汤的军事要塞,现在由冈多摄政王的二儿子法拉莫负责防守。法拉莫一生的最大心愿就是当上冈多摄政王,但他懦弱、无能,摄政王根本看不起他。为了能够在同哥哥波罗莫在王位继承的争夺中获胜,他追随了精灵人,希望埃尔隆德给他撑腰。一直想摆脱精灵控制的摄政王对其更为厌恶,早就指定具有独立意识的波罗莫为下一任摄政王。这次,法拉莫知道波罗莫果然被害死之后,第一时间就跑去通知了摄政王,就没有看到自己父亲眼中流出的英雄泪。。。

接到主子的指示后,甘道夫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表演。他利用霍比特人的无知,让Pippin从索伦那里知道摩多要进攻冈多王城(Minas Tirith),以此来要挟罗翰出兵。我们试想一下,索伦属于什么层次,Pippin又属于什么层次?Pippin从索伦那里知道这么大的“秘密“,可是索伦在Pippin那里居然一无所获,可能吗?其实都是甘道夫对Pippin 的精神控制。塞奥顿当然不信,拒绝出兵。

甘道夫知道塞奥顿为人极讲义气,如果冈多主动求援,塞奥顿肯定发兵相助。所以他又火速赶到冈多,进行下一次战争阴谋。临行,他特意带上Pippin,以防谎言被揭穿。

甘道夫到冈多后,本来想隐瞒波罗莫的死讯,骗取冈多摄政王的合作。但摄政王早已猜到波罗莫的真正死因。他一生都在力图摆脱精灵人的控制,到头来,有独立意识的波罗莫还是被害死,自己还要将王位传给追随精灵的法拉莫。他意识到,精灵已经决心抛弃他这个傀儡,另找代理人。他已经彻底绝望,不愿意再为精灵人服务了。

被拒绝的甘道夫决定自己动手:擅自点燃了传递警讯的烽火台。不久后,得到指示的法拉莫在一次与半兽人的战斗中稍作抵抗后就主动放弃了Osgiliath。为什么这么说呢?对于渡河来犯的半兽人,法拉莫居然不利用有利地形组织他所擅长的弓箭防御,反而与人数占优的半兽人进行肉搏,只能说明指挥官的脑子另有想法。就像历史上大多数固若金汤的军事要塞一样,Osgiliath不是被攻占的,而是被拱手让出的。

Osgiliath的丢失使摄政王既感到震惊,又感到耻辱。Osgiliath一丢,冈多王城就处在摩多的直接威胁下,如果敌人出动,以冈多的兵力,根本无法抵抗半兽人的进攻。他命令法拉莫火速率冈多仅有的一点骑兵不惜代价,一定要夺回Osgiliath。法拉莫阳奉阴违,在半道上丢下大部队,自己一个人溜了回来。失去首领的冈多骑兵全部被歼。怕死的法拉莫担心受到军法处置,装做受了重伤。他这一套摄政王十分清楚,伤透心的他也不打算揭穿,直接宣布法拉莫已死,要与自己和法拉莫这个逆子在火焰中维护家族的尊严。

得到冈多传来的警讯,重信义的塞奥顿明明知道这是精灵人企图削弱罗翰的阴谋,依然决定尽全力援助冈多。倒是此时精灵人的全权代表阿拉贡,示意塞奥顿只需出一半人马。阿拉贡做这种表示,与罗翰公主伊奥温对其作的工作分不开。伊奥温认为,阿拉贡并不是象甘道夫那样不可救药。在她的耐心工作下,阿拉贡打算为罗翰服务。在这种情况下,阿拉贡主动为罗翰保存实力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对于阿拉贡的倒戈,精灵族长埃尔隆德极为惊慌。因为阿拉贡是他们长期培养的、制约冈多摄政王的重要棋子。如果,他倒向罗翰,就会为日后罗翰吞并冈多提供借口。他慌忙赶到罗翰,先是用感情因素拉拢阿拉贡,说什么索伦越强,他女儿的生命就越弱等这类鬼话,老油条阿拉贡怎么可能相信?无奈之下,埃尔隆德只好使出最后的底牌,将强悍的鬼魂军团的指挥权交给他,并允诺让他当冈多国王(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冈多摄政王完全是精灵的傀儡政权)。阿拉贡这才表示重归精灵的怀抱。

这时候,另一个新的国王也要诞生了。塞奥顿对伊奥温在圣盔谷战役以来的表现出的领导能力极为赞赏,下密诏册立她为罗翰王国的继承人(见第三集出发前夜)。塞奥顿的这个决定极有远见。这次战斗非常凶险,塞奥顿一旦出事,当然不能把王位传给杀子仇人、亲精灵的伊欧墨。而伊奥温机智、勇敢,更关键的是她具有极强的亲和力。看看她是如何对待Gimli(侏儒族)、merry(霍比特族)、阿拉贡和甚至日后的法拉莫的?她的这种亲和力将使她不仅成为罗翰、而且将成为中土大地各种类共同的领袖。在影片中,塞奥顿,这位世间奇男子,对伊奥温的唯一要求是“微笑(smile)”,用它来化解不同种类的恩怨,将他们融合在一起,成为中土大地的新主人。

由于受意外获得Osgiliath,并全歼冈多骑兵的鼓舞,摩多开始以主力进攻Minas Tirith 。甘道夫以精灵走狗的身份在冈多指手画脚,全面接管了政权,组织对摩多人的防御。但是在影片中可以看到,由于精灵以及甘道夫在冈多不得人心,冈多人士气低落,全城就只有甘道夫一个人在瞎忙活,防守很不成功。一个明显例证是,冈多最有效的城防武器–投石车的旁边竟然没有安排弓箭手防空,结果被戒灵轻易摧毁。而摩多运来的巨型攻城器械,冈多任由敌人将其放在城门口砸门,不在城墙上干扰、阻止、破坏,却只在城里消极的等着摩多人冲进来。

这样,城门被攻破,第一道防线失守也是必然的了。这时,罗翰及时赶到,以其精良装备向摩多军发动了集团冲锋。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摩多士兵的装备极差,弓箭破破烂烂,“长枪”也就齐眉高,比巫师堡的Uruk-hai差远了。毕竟,摩多是受多年制裁的第三世界国家,巫师堡是第二世界国家,两者的家底不能比。装备很差、士气也不高的摩多损失惨重。

在这种关键时刻,甘道夫不去组织反击,里应外合,至少加强防守,而是听说摄政王要自焚,就连忙赶去营救法拉莫,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野心勃勃的甘道夫并不打算永远为精灵人效力。确实,一个连自己祖国都要背叛的人,还有什么不能背叛的呢?在巫师堡毁灭之后,冈多最适合自己统治:现在自己掌管着冈多的实际大权,如果除掉摄政王,扶持懦弱的法拉莫继位,而自己在幕后垂帘听政,也可以满足自己的权利欲望。受这个欲念趋势,他忙前跑后,全冈多城都可以看到他那张狰狞的脸。摄政王自焚正合他意,但如果也烧死法拉莫,冈多很可能会落入自己的竞争对手阿拉贡中。为此,他跑去救出了法拉莫,烧死了摄政王。影片表现得很清楚:甘道夫驱使战马将摄政王踏入火堆,摄政王身上着火痛苦挣扎时,甘道夫袖手旁观,幸灾乐祸;而同样着火的法拉莫则由甘道夫的手下救出。

甘道夫忙于争权夺利,而这边罗翰人则在浴血奋战。一代豪杰塞奥顿壮烈牺牲,而王储伊奥温也展现了她英勇善战的一面,据不完全统计,亲手击残猛犸一只,击败半兽人主帅,杀死黑龙一个,并斩戒灵王于万军之中。其中后来两者难度极大,基本没别人做到。从此,不但尚武的罗翰人对伊奥温心悦诚服,其他各种类更是对其顶礼膜拜。这时后话。

由于甘道夫错失里应外合的良机,已攻进城的摩多继续向冈多发动进攻,甘道夫绝望了。这时候,只有愚钝的Pippin还在留在他身边。最令人气愤的是,这时候他却开始欺骗Pippin,说死不可怕,死是另一个旅途的开始等等鬼话。目的无非让Pippin为他送死。他一个人死了还不够,一定还要拉上Pippin陪葬!

阿拉贡和他的鬼魂军团终于姗姗来迟(他们袭击了海盗,并坐海盗船来到战场。有半兽人抱怨说海盗怎么迟到了。从后来鬼魂军团的表现来看,收拾海盗不会花什么时间。这恰恰说明鬼魂军团在打完海盗后又故意延迟了一段时间)。原因无非是精灵族希望多消耗罗翰人马。鬼魂军团来到战场后,可以说是所向无敌,迅速消灭了战场上的摩多军队。可以看出,只要使用鬼魂军团,打败摩多甚至消灭摩多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从一个侧面那也说明,精灵策划这场战争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消耗罗翰的实力。

然而,在精灵看来,阿拉贡还是来早了。塞奥顿虽然壮烈牺牲,罗翰骑兵也蒙受了重大损失,但只被消耗了一部分。(首先只来了不到一半约6000人,其次,这6000人也有相当一部分幸存,伊奥温和戒灵打的时候,背景中始终就有一队队罗翰骑兵跑来跑去)。这令精灵人很不爽。

令精灵人更不爽的是,阿拉贡居然在战后立刻把鬼魂军团解散了。摩多的主力已经被歼灭,狡猾的阿拉贡当然不能容忍精灵控制的鬼魂军团留在冈多,否则即使他当上国王,也还是个傀儡。经过多次摇摆之后,最终,他还是倒向了中土的新生力量–罗翰。鬼魂军团是精灵人最后的王牌,解散之后精灵再没有其他可动用的武装了。机关算尽的精灵族,终于在中土大地上失去了影响力。

阿拉贡剩下的唯一对手,就只有同样对冈多王位窥伺已久的甘道夫了。甘道夫虽然暂时拥有冈多国的控制权,但有罗翰人做靠山,阿拉贡已经注定是这场最后纷争的胜利者。

请看《魔戒》歪解(七):结局。

—————————————————————————————————————————————

《魔戒》歪解(七):结局

Minas Tirith大战结束之后的形势是:摩多国的主力被消灭,鬼魂军团被解散,精灵彻底失去影响力,冈多国孱弱不堪,只有罗翰一家独大。在这种形势下,甘道夫想要击败罗翰支持的阿拉贡,继续控制冈多,确实有很高的难度。甘道夫唯一的胜机,就是继续夸大摩多国的实力,为自己在冈多的掌权提供理由。为此,在战后与阿拉贡的会面中,他煞有介事地称,摩多国的实力依然非常强大,而且魔戒一旦落入摩多国的手中,“自由世界”仍然会被击败。

其实,摩多国的战斗部队基本上都在Minas Tirith被消灭了。注意影片中摩多国的军队中除了少数猛犸以外,其他都是步兵,速度比罗翰骑兵和鬼魂军团慢的多,而且逃跑时还需要渡河,所以能逃回摩多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摩多国内虽然还剩上万人,但都是些老弱妇孺,没有战斗力。Gimli曾经说过,虽然外表很难分辨,侏儒也有女的。虽然某些“自由世界”的人从来不认为、也不考虑“邪恶轴心”还有老弱妇孺,但是这话确实也适用于半兽人,他们也有女人和小孩。所以,摩多已经丧失抵抗力了。

甘道夫继续鼓吹“摩多”威胁论,还真唬住了很多人。不过老练的阿拉贡对甘道夫的伎俩早已了如指掌,来个将计就计,要求将军队拉到摩多,以“配合”弗罗多毁掉魔戒。甘道夫骑虎难下,只好同意了。

许多人对影片中的下一段内容困惑不解:为什么前往摩多的大军在渡河时有很多骑兵,但到了黑暗之门后,却都变成了步兵?有人以为导演弄错了。其实并非如此。由于甘道夫还暂时控制着冈多军队,为了确保这个政变老手不再捣乱,罗翰骑兵将冈多军队押送过了河,并就驻扎在Osgiliath进行监视。而只有冈多步兵(前文提到过,冈多骑兵死光光了)来到了黑暗之门。假如摩多还真的很强大、此战的目的真的是为了吸引索伦注意力的话,肯定会让罗翰骑兵出马,犯不上让速度慢的步兵去送死。正是由于罗翰新国王伊奥温知道摩多已经不堪一击,向老弱妇孺下手也不符合罗翰人的身份,就根本没有派兵去黑暗之门。只有残忍好杀的伊欧墨自告奋勇,愿意作为罗翰人的代表前往。伊奥温对这个哥哥早就形同陌路,就由着他去了。

面对蜂拥而上的半兽人,不明真相的冈多军队开始还很紧张。阿拉贡在阵前当众拆穿了甘道夫的谎言,向普通冈多士兵指出:这些半兽人实际上没有战斗力,所以“我们今天不是来死的,而是来战斗的”。向来欺软怕硬的冈多人这才抖擞精神,彻底击溃了这些半兽人,并兽性大发将本来就只穷得只剩一些古迹的摩多国洗劫一空。为掩盖罪证,也是为了消除后患,他们放火烧毁、砸烂了摩多国的所有建筑物,摩多从此成为不毛之地。正好两个傻傻的霍比特人这时候真的把魔戒毁了,他们谎称这些建筑物的毁坏是由魔戒消失引起的。其实,一个小小的魔戒哪有那么大能量。。。呵呵

甘道夫经此一役,失去了冈多人的信任,而阿拉贡理所当然的被冈多人接受。由于罗翰的支持,阿拉贡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冈多国王。最狠的是,他要求甘道夫主持加冕仪式。通过电影特写,我们可以看到这对甘道夫的打击有多大:加冕时,他将王冠高举过(自己的)头不肯放下,两眼死死盯住它,差点没把王冠放到自己头上。经过挣扎之后,才勉强把王冠给阿拉贡戴上,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与周围人的欢欣鼓舞形成鲜明对比。仪式中只有另一个人也阴沉着脸,他就是伊欧墨。伊欧墨可以说是与甘道夫同病相怜:自己费尽心机杀死了罗翰王储Théodred ,以为可以窃取罗翰王位。没想到英明的塞奥顿打破常规,将王位传给了自己的妹妹伊奥温。现在伊奥温的声望已经如日中天,自己当国王肯定没指望了。而且,自己杀死的Théodred 是伊奥温的恋人,虽然仁慈的伊奥温不至于对自己下手,但。。。影片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两人早已没有兄妹之情。

作为挽回精灵在中土世界影响的最后努力,精灵族长埃尔隆德采用了和亲来向阿拉贡这位昔日的走狗、时下的新贵献媚。连逢喜事的阿拉贡高兴得当即向霍比特人下跪。弗罗多以为是向他下跪,其实阿拉贡跪的是Pippin:要没有Pippin配合甘道夫整死了冈多摄政王,他阿拉贡哪能有今天?

中土大地又重归和平。摩多国已经不复存在,成为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原地的半兽人迁移到了其他地方,加速了中土各种族之间的了解和交流,更消除了其他种类对半兽人的误解。冈多与罗翰的关系已经颠倒,冈多成为强大的罗翰羽翼保护下的属国。而罗翰人成为第二次中土世界大战的最大受益者:控制了冈多,占有了巫师堡的土地资源,获取了大多数外迁的摩多人力资源(由于冈多人毁了摩多,半兽人不愿意去那里)。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拥有了优秀的领袖伊奥温。伊奥温的亲和力使得中土大地的各种类最终能够融合在一起,这才实现了中土的长久和平。。。

四年后,精灵人彻底失望了。精灵公主嫁到冈多后,放弃了精灵身份,彻底被人类同化。而精灵人企图挑起民族争端、制造文化冲突以从中渔利的其他阴谋也因为各种类渴望和平的愿望的高涨而一一归于失败。精灵人不得不离开中土,永远把自己自我“孤立”起来。

影片可能由于篇幅问题,很多问题没有交代。所以有些人对精灵最后将弗罗多和比尔博带走很不能理解。弗罗多算是立下大功,倒也罢了。比尔博寸功未立,就戴了几十年魔戒,有什么资格前往精灵的世外桃源呢?其实,略加分析就可以知道,精灵带走弗罗多和比尔博的真正目的是杀人灭口。现在精灵族在中土的唯一资产就只剩下曾经花大本钱换来的好名声了。为了不让人揭穿魔戒的秘密,精灵要杀掉所有带过魔戒的人,而中土只有弗罗多和比尔博戴过魔戒了。这件坏事,当然还是甘道夫来干。他在上船前说的那段关于“路途”的高论,与MinasTirith 城破、他自以为快要死的时候欺骗Pippin的话如出一辙。可怜愚笨的霍比特人全都被骗。

最可悲的是弗罗多死前还用他那有限的大脑细胞写了一本《魔戒》,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还信以为真。直到后来,精灵人各种阴谋都被展示在世人面前,《魔戒》才在中土大地上消失了。

N年以后,一些中土文物包括《魔戒》流落到英国,有个叫Tolkien 的人将《魔戒》从霍比特语言翻译为英语,结果还卖了很多本。前两年有一个叫Jackson 的还把它拍成了电影,结果很多人都被骗了。

后来,有一个叫mlhs的人仔细研究了与《魔戒》同时出现的其他文物,才发现《魔戒》原来是被中土人士作为反妖魔化、反XX优越论、反“圣战”、反文化冲突的反面教材才保存下来并流毒海外的!

呵呵。全文完。

—————————————————————————————————————————

附录 魔戒人物表

  • 罗翰国王塞奥顿(Théoden):雄才大略、讲信重义、胸怀坦荡。一个伟大的英雄!上上人物。
  • 霍比特人山姆(Sam):忠诚、勇敢、朴实,而且还比较笨,真是完美的男人。上上人物。
  • 罗翰国王伊奥温(Eowyn) :刚柔相济。虽然不如前两位,但也是上上人物。罗翰国能出两位上上人物并不是偶然的,一个伟大的民族总能适时地推出自己的英雄。
  • 白袍巫师萨鲁曼(Sauron):壮志未酬。上中人物。
  • 精灵射手伊格拉斯(Legolas):文秀。上中人物。
  • 冈多摄政王之子波罗莫(Boromir):真挚却过于鲁莽。中上人物。
  • 侏儒的代表人物金力(Gimli):迟钝但是自尊。中上人物。
  • 冈多摄政王戴纳索(Denethor):有心无力、志大才疏。中中人物。
  • 精灵族长埃尔隆德(Elrond):为自己的民族殚精竭虑,虽然失之阴险,但我还是将其列为中中人物。
  • 流浪汉阿拉贡(Aragorn):两面三刀、有奶就是娘。典型的流氓政客。好在还无意中幸运地推动了历史的发展。中下人物。
  • 除了山姆和弗罗多以外的所有霍比特人:愚钝。中下人物。
  • 冈多摄政王之子法拉莫(Faramir):懦弱、无能。下中人物。
  • 伊奥温的哥哥伊欧墨(Eomor) :残忍、无情。下中人物。
  • 霍比特人弗罗多(Frodo): 拥有霍比特人独有的愚钝,而且特别的无能。下下人物。
  • 灰袍巫师甘道夫(Gandalf): 丧心病狂、穷凶极恶。绝对的下下人物。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