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美国警察是如何做到能选择“是击伤还是击毙”?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哈哈哈,好多留言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来来来,

我总结一下:警察应该有比对方高一个等级的武器,对方如果有枪你就可以开枪,对方如果强枪你当然要开枪。好。

正好我闲的蛋疼,翻了几篇文献。

你们不是老说为啥只看美国。先看第一篇香港的:

2.绝对需要原则。《警察通例》规定:“除非有绝对需要及没有其它办法可完成合法任务,否则

不得使用武力。”“绝对需要”可以理解为不是一般性的需要。警察为了执法,需要排除疑犯可能给

社会和公众乃至警察自身带来的威胁,作为致命性武力和极端执法手段的枪械,从设计目的上具有对抗最高等级反抗的功能,因此,使用枪械有助于实现警察执法的目的,是警察排除威胁所需要的手段。但枪械不是可以普遍使用的手段,只有出现了公共安全与秩序受到严重威胁,个人生命健康危在旦夕,万不得已时,方可使用;只有枪械成为排除威胁的唯一方法,使用枪械别无选择①,不使用就无法达到执法目的时方可使用。例如:在以枪对枪的情况下,警察使用枪械自卫和制止犯罪就是绝对必要的。而在嫌犯驾车撞向警察时,如果警察可以通过躲避的方式获得安全,使用枪械就不能称为绝对必要而是有其他选项既可保障警察安全,又能避免嫌犯人身损害。

3.最后手段原则。《警察通例》规定:“必须是在不能以较温和的武力来达到其目的时,才可使

用枪械。”“较温和的武力”是指枪械之外的非致命性武力,它们在强制性、严厉性方面弱于枪械,

但多数情况下同样能够达到执法目的,因此,通常情况下应首先使用非致命性武力,并递次使用,将枪械作为最后的选项。最后手段原则意味着使用枪械通常应当同时满足以下条件:(1)具备较温和手段。警察执法时应当装备齐全,以便灵活选择。如果警察只携带枪械,身边又缺乏其他工具可以利用,以致枪械直接成为“迫不得已的选择”,则是不合理的。(2)使用了较温和手段但无法达到执法目的。香港警方要求警察采取一般行动时,应先尝试徒手制服疑犯,若遇反抗可使用伸缩警棍及胡椒喷剂,开枪一定是与生死攸关及有人生命受到威胁时的“最后方法”。把枪械作为最后手段的原因在于:枪械是致命武器,不仅可能剥夺嫌犯生命健康,还可能误杀伤无辜者,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风险极高。

5.最低限度使用原则。《警察通例》规定:“使用武力的原则是,所使用的武力必须是为达到

目的而须使用的最低程度武力”。枪械已是武力的最高等级,如何理解其“最低限度使用”?《警察

程序手册》第29-02条(武力使用层次)虽然规定“为控制局面,人员使用的武力程度,可以比对方高一个层次”,但针对疑犯实施的比“致命攻击”低一级的对抗行为“暴力攻击”③所列举出的供警察参考的对应方法及具体措施,只是建议“强硬拘押控制”,采用“胡椒喷剂、强硬徒手控制方法(掌跟击、震击、膝撞、前踢、侧踢、押解手腕锁压倒、直臂压倒、手扣压倒)、使用警棍”,而非使用“比对方高一个层次”的枪械。只有针对对方的“致命攻击”④,方建议警察使用枪械这一致命性武力。可见,“使用武力程度比对方高一个层次”的规则并不适用于使用枪械。

④是指以殴打行动意图引致他人死亡或身体严重受伤

(摘自《香港警察枪械使用法律制度述评》,《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4年2月,作者:徐丹彤,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学院)

别跟我说他意图让她女儿死亡或严重受伤,也别跟我说他摔女儿已经威胁到生命了,除非体检证明她女儿已经严重受伤了。

好,再看看你们喜欢的美国:

“依据《纽约警察部门规章条例概略》,即纽约最新《巡逻指导手册》(Patrol Guide)草案规定的前身,无论是枪击逃亡重犯,还是鸣放警示枪,抑或杀死一匹马以及其他动物,在警察的工作职责内都是合理且必要的。要承认的是,纽约现已经成为人口密集的大都市,鸣枪示警或射杀奄奄一息的动物,对警察来说已不再是低风险的举措。随意射发一颗子弹,可能会造成包括身体和财产的双重损失,更为糟糕的是会导致无辜的旁观者死亡。对警察来说,在不可控制的犯罪率情况下,增加这种多余的死亡数字是没有必要的。”

“如上所述,依据《纽约州刑法》第35 条规定,在纽约州境内, 警察个人可以使用致命武器逮捕逃亡重犯。纽约警察局的举措强调了人类生命的价值,以及对枪械的最低限度利用, 这对于面临困境的警务人员为完成任务而采取优先、实用的措施是很有必要的。因此,纽约警察局的举措规定,只有在警察或他人面临致命武器威胁的情况下,警察才可以使用致命武器(开枪射击)。其他约束也可以解禁使用,例如,禁止向行驶中的摩托车开枪(但已威胁到警察的除外),除非其他致命武器正在使用或已明显。鸣枪示警以及射杀残疾或受伤的动物,都不再是合法的选项。”

我靠,我原来就说对方有枪你就开枪,原来人家的规定是“除非其他致命武器正在使用或已明显。鸣枪示警以及射杀残疾或受伤的动物,都不再是合法的选项。”那抢枪算什么呢?

再来看:

“大量研究试图评估对致命枪械(即枪击)使用的更严格限制政策对警察开枪案件数量的影响。20 世纪70 年代,田纳西州诉加纳案的判决之前,最早的研究之一是对纽约警察局相关警察开枪事件的研究,此研究包括对修订过的生命防卫政策的实施,即警察只能在自己生命或他人生命受致命武器威胁的情况下才能开枪。如此一来,不仅是警察开枪事件的数量下降, 而且在正当持枪对抗中被杀的警察数量也有所下降,这就驳斥了一般从业人员的看法,即更具限制性的政策将会使巡逻中的执法人员更容易遭遇危险(Fyfe,1979,第309 页)。

20 世纪90 年代最新的一项关于纽约警察局警察开枪事件的研究, 支持了先前的调查结果(Fyfe,1996,第191 页)。早在田纳西州诉加纳案判决前,机构约束性持枪射击规定就在不断增多,与此相应,全国范围内上述两种下降趋势已经在发展。其中一项研究显示,1971 年至1984 年间, 全美涉及因警察开枪致人死亡的数量下降了50%而因对抗性枪击致死的警察数量则下降了70% (Sherman 与Cohn,第5页)。这些统计数据受到官方联邦调查局制服罪犯指数数据的支持,而这也显示,1965 年至1979 年,平均每年有339 位向杀人犯合法开枪的警察,而1985 年至1989 年,这一数字降至142 人。在加纳案前后期间,这一数字总共下降了58%。有趣的是,以笔者个人经验所知,20 世纪90 年代的美国,纽约警察局大约占据了所有警察合法开枪事件数量的29%(Albrecht,2000,第107 页)。”

原来限制警察开枪,是可以保护警察生命的啊,各位,你们这是害警察啊!!

(《论警察自由裁量权和武器的使用》来自《公安学刊———浙江警察学院学报》2010年第一期,作者詹姆士·阿尔布雷特,美国圣约翰大学刑事司法学教授,译者浙江警察学院法律系讲师薛姣)

上文说的“田纳西州诉加纳案”是什么呢?

“联那最高法庭查明警察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对一名逃犯使用了致命武器 于是, 联那最高法庭借助此案清楚地设定了合法使用致命武器的原则裁定指出, 对明显未持武和不具危险的逃亡重罪犯使用致命武器, 违反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不得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规定,只有在制止逃二所必要且警察有或然理由相信犯罪嫌疑人对警察本人或他人构成了死亡或重伤的严重威之情况下, 方可使用致命武器 。通过这一判例, 终结了允许警察在未持有武器或不具危险性的犯罪分子抗拒逮捕或企图逃离警方羁押的情况下对其用枪的任何地方警察政策”

再来:

“此外, 有的警察机构通过行政政策规定, 在经过特别训练的后援组到达之前, 警察要尽量限制使用致命武器,只要能达到至制住武装犯罪分子的目的即可。”

(《美国警察武力使用管窥》)

我的天,什么叫特别训练的后援组?我单兵就不能用武器了?

好,你们说,不能只看老美。可惜国内研究别国的,实在太少了,除了香港,老美,也就是英国了。看英国直接吓尿了:

非武装警务是英国警务的象征和骄傲的源泉。长期以来,除了特殊情形,绝大多数英格兰和

威尔士的警察有能力顺利地履行职责而无需携带枪支。人们普遍认为,这有助于减少暴力的升

级。民事巡逻警察一般只携带快速手铐、伸缩警棍、催泪喷射器等武器用于个人防卫。只有国

防部的武装警察③、民用核设施警察局的警察以及北爱尔兰警察机构的警察才常规配发枪支。”

“英国警察联合会调查持续显示,绝大多数警察不愿意常规携带枪支。在警察联合会2006 年的相关调查中,82%的警察反对警察常规携带枪支。”

(《英国警察使用枪支政策评述纲要》来自《公安研究》2011年第4期。作者曾灶松,广州市公安局)

英国警察你们逗比嘛,你看中国知乎,绝大多数非警察都支持啊!你们不把自己生命当回事啊?等等,前边一篇文章说,用枪越松,死得越多,原来你们是智慧的!

感谢知乎的各位,让我有兴趣去查查文献,一查真是大吃一惊,大开眼界!!

以下是原文:

我歪个楼。我假设这个问题是为了寻找一个国外的经验,来看待我国刚刚发生的一个不幸。

一个著名游戏的一个著名墓志铭是这么写的:“他一直相信拳头能够解决一切,直到他遇到一颗子弹”。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我们对警察枪械的使用有了太多讨论,而对于警察赤手空拳或者使用警棍等,却没有这些讨论。难道徒手就不能打死人吗?为什么新闻里都是警察用枪打死人,而不是警察徒手打死人?

你说,废话,枪当然是更加有效的武器,能用枪谁徒手打死人?打了半天都打不死,还会被反击,或者打里半天忽然良心发现了,不打了嘛!

对的,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问题,就是徒手和枪,是不同的。

美国是一个允许民间持枪的国家,美国警察面临的任何对手都是潜在的持枪者。为此美国警察不得不用枪来和他们对抗。

然而中国呢?中国是一个不许民间持枪的国家,中国警察面临的对手,默认是没有武器的,徒手的。

徒手当然仍然会杀人,但是和持枪杀人能一样吗?

没有人考虑这个问题,人们默认了中国警察面临的危险,和美国警察是一样的。

我始终坚持,警察开枪与否的标准,是对手有没有枪。或者对手有多大的可能性有枪。所以除非中国的民间持枪合法化,我坚持对枪杀徒手者的警察进行不少于3个月的严格审查,而且不要是自己部门审查自己。

ps:

我们看排名第一的回答给出的理由:

“1、有些嫌疑人,即便被击伤,甚至是受了重伤,仍然不会停止抵抗。而且在更多情况下,当失去理智的嫌疑人被警察射中非致命部位后,反而会进一步抵抗,进一步与警察搏斗,结果反而会加大制服的难度。”

“2、很多警察在选择开枪时,自身也已经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而且很多嫌疑人面对警察时,也会出其不意的突袭警察。这跟你在电影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电影里,警察通常会先与嫌疑人有语言上的冲突,然后再交火。可在现实中,警察可能还正和嫌疑人打招呼,对方就已经先开枪了。而且在交火时,大家多是盲射,根本没有“仔细瞄准对方不致命身体部位”的心态和时间。所以,要求警察在遭到袭击的情况下,仍能淡定找准对方的安全部位再看枪的建议,是脱离现实的。”

“我曾经就邀请过那些质疑警方的人来警局体验这种专门用来训练警察的程序,结果他们中不少人都失败了(在游戏中被嫌疑人干掉了)。不过,这也令他们重新认识了警察的工作,知道了当一个警察有多难。”

你们用良心想想,这里边的嫌疑人多么有别于黑龙江事件的死者,一个正常人分辨不出来吗?

别跟我说他摔自己的孩子。

我相信大部分80后都亲身,或者看到过,比这更严重的,被自己父母的殴打。我们初中几乎每个男老师都打学生打到手抽筋,最受我们尊重的班主任把学生直接从讲台踢下去,然后打到教室后墙,又打回讲台。后来学生父母请老师吃饭,因为这算是管教学生了。

是的,这显然是错误的教育方式,但是足以被击毙?

ps2:

改错别字。顺便再加一段。

如果警察只有在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才能开枪,那么最好的制度设计是,给所有警察很高的薪水,然后无论为什么开枪,一律重罚。

因为这样没有面临生命危险的警察就不会开枪;而面临生命危险的警察,即使开枪会重罚,但和生命比起来微不足道,所以他还是会开枪。

高薪是为了弥补以此带来的负效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