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为什么我看不明白《消失的爱人》?电影想表达什么?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题主的问题是“为什么看不明白?这部电影要表达什么?”,我先回答后半部分,相信前半部分自然也会得到解答。

你为什么看不懂?你自己就是答案,你和我(我和其他人)这样的关系就是芬奇在这部电影里表达的核心:由人和人之间宿命式的误解产生的哥特元素。

这些哥特元素借着电影中以下几个(组)角色产生的误解而表达:

1.善良群众的对男主角的声讨(误解)。

2.男女爱人之间对于关系和彼此的误解。

包含着这四个使人思考善与恶的场景的外壳,是一个精彩的黑色故事——阴险变态的妻子伪造谋杀,陷害头脑简单的丈夫,在丈夫在律师和妹妹的帮助下眼看就要自救成功时,变态的妻子又通过杀死另一个人的方式回到了丈夫身边,并通过同样变态的舆论将丈夫锁在了家中,最后,丈夫被迫得跟陷害自己谋杀的人以夫妻之名共居一室,并养儿育女。

在这个故事中间,还出现了理智正义的当地女警察,览尽人世变态的纽约律师,正义但少根筋的当地男警察等角色,但他们更多地是推动了故事的发展,并没有表达什么深意,如果硬说有的话,那个律师表现了以纽约人为代表的现代人对恶行的愈发习以为常,不过这一点的表达更多地是通过恶意的媒体和反智的群众。

既然说哥特元素是这部电影要表达的,善良的题主没看懂的可能原因之一就是不知道哥特元素是什么,哥特元素多用在恐怖片中,如吸血鬼啦、狼人啦、blablabla,都可以说是哥特元素,

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

如这样

但我们讨论这部电影与传统的哥特不同,这是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恶魔的一角”,是人性的恶在社会规范畸化下钻出的一小截,这类的哥特元素以人性不经意间的异化为代表,你想想看,比起逃窜在外的食人魔杀手取人内脏掏食而尽,突然发现自己妈妈是食人魔,冰箱里全是切好块的人尸体是不是更恐怖?善与恶界限的模糊,来自我们comfort zone的危险,这就是这部电影要哥特元素的特点,你可以看一下这本书:

http://baike.baidu.com/view/7316205.htm

,会了解的更清楚。

解决了哥特元素是什么,再来看一看这部电影的哥特元素是如何表现的,按照我前面提出来的两点。

一.群体对个人的误解

群体与个人的命题一直是黑色元素借用的偏爱,《迷雾》中的邪教、《伊甸湖》中的村落、《让子弹飞》中剖腹的六爷、《活埋》中主角切下自己手指等等等等,都可以说是从黑色的角度表达了萨特所说过的“他人即地狱”的思想,但在电影中,关于这一主题往往不是对于存在和本质的讨论,而更倾向于表达受社会中群体压力胁迫的人意志的扭曲与背叛,这个从不想打仗的士兵、不想上学的学生都可以看出例子,为了赢得他人的理解(这一点在社会中必不可少),必然作出自身价值观的宣言,而这一宣言无可避免的是以普世价值观为基础的(让你不被社会排斥),在这种情况下,个人必然产生分裂和迷失,如士兵不想打仗却宣誓勇猛、强奸犯意犹未尽却假装忏悔等,当你被迫撒谎时,你心里是否总是有个声音“哎呀我就是说着玩”来安慰自己好让自己觉得自我并没有迷失?可是,当被迫的程度逐步加深,士兵为了不相信的事而活生生的杀死了一个人,强奸犯因为忏悔的太真而被选举为邻里领袖,战友们围着士兵为他杀人而庆祝,邻居们围着强奸犯赞颂着他的(不存在的)优秀品德,这时他们的心里还能通过自我安慰的声音保持对自我(不爱杀人的士兵和想作恶的强奸犯)的坚守吗?这就是群体压力对个人意志的扭曲,在这其中产生的分裂(想象士兵与强奸犯独处时的思考),不可避免的产生“我还是我吗?”的疑问,群体给个人安装的身份的逐渐牢固,相应的就是个人对自我扭曲的程度越来越高、表演的难度越来越大,最后就是自我被群体的抹杀,六爷为了实现观众给他安加的“没多吃凉粉的六爷”形象而剖了自己的腹,电影中尼克为了电视上看起来是(观众想要他成为的)好男人而对陷害自己的女人说了我爱你,这是群体对于个人暴力的误解和其中产生的被迫的扭曲,这就是哥特元素产生的地方。

群体对谎言的迷恋和媒体的武器性——这就是《消失的爱人》想要关于媒体和群众想要表达的。

群体的对谎言的迷恋,电影中34和54分钟的两场戏(志愿者中心和守夜)最能体现,守夜是为了找回Amy,真能通过这样找到吗?不大可能。可以看到,集会者印制了统一的T恤,拿着统一的道具,布置了舞台现场,他们不是为了行为的有效(找到Amy),而是为了形式的完整(编织谎言),换言之,这是为了自我角色的实现(我在找Amy,我在道德上正确),这些人不仅每个人给自己划定了角色,还给别人也划定了角色。另一边,在从志愿者中心出来后,尼克的微笑遭人诟病,为什么千口一词的说他不能笑?因为人们觉得他不应该笑,这一点守夜戏中也有体现,当尼克在台上讲关于找寻妻子的套话(谎言),台下的群众又因为尼克表演出和自己期望的角色一样的行为而感到欣慰,这就是群体对于公认谎言的信奉,每个人都习以为常的扭曲自己的意志的接近道德观(当然我承认这是必须的),在中间因为扭曲而漏出来的一点点恶意,就是哥特元素的地盘,这也是变态的女主角对于爱情观的一面,不过我们后面再讲。

媒体的武器性,这在电影1小时40分钟时在酒店排练的场景明显的表达出来,尼克接受了来自纽约律师的建议,答应上脱口秀撒谎,此时就是这个角色由“单纯的受害者”转变为“上道的复仇者”的变化关头,纽约的律师将脱口秀视为武器,谎言视为子弹,真相在他口中从来不重要,关于真相他只有口头上的感叹,按理说,媒体和新闻应该是假象的破除者和这种骗子的敌人,但事实相反,群众对虚伪道德形象的热爱成为了律师这类人利用的通道,媒体不是树立正确的形象去纠正群众的行为,而是发掘出群众希望树立起来的虚伪形象继而模仿,电影中,在机场的电视上出现主持人刻意营造的兄妹乱伦情节,这何尝不是因为观众想看的就是这些东西(而不是因为这是真相),正如《夜行者》里的台词,“他们想要血腥,不想要真相。”,于是深知观众喜好的律师这类人便可以将媒体当做自己的武器,他知道观众看什么,大家的预期是什么——丈夫露出自己真诚的一面,诚恳认错。这样,真相自然就不值一提了,在电影中的酒店房间里,尼克的背后是百老汇式的大灯泡化妆镜,通过这讽刺的场景将新闻和表演并列成对比,这样类似表演充满谎言的媒体环境正是来自我们每个人的对于虚伪道德形象的期许,我们的无知更需要认可,我们的偏见更容易迎合,我们倾向于用自己的误解去声讨某个不遵守我们道德教义的叛徒来捍卫自己的道德形象,而反之,个人也会轻易地被群体的意见扭曲(尼克学会骗人),真相和人性在群体与个人的不适中被扭曲,这就是电影中要表达的关于群体的哥特元素。

二.性别之间的误解

这一点应该是《消失的爱人》的表达核心,即男人和女人对于爱情的不同看法,Amy为什么要虚构一个家暴的老公?从故事角度来说,这是为了她能陷害到尼克,如果从一个女性来看呢?

从Amy与女罪犯的几场戏可以看出来,首先在泳池边,女罪犯问她是这样被老公虐待啦、还是那样被老公欺负啦、还是怎么怎么,语句中透露着女性对于自己弱势地位的揶揄(也就是对男性某种程度上的体谅),此时从Amy僵硬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偏激者对于乐观言谈的无所适从,紧接着后面一场戏,电视中放着Amy骄傲的战绩,此时女罪犯却说“这就是个富家小姐被渣男玩了的故事而已”(这其中也是包含着对男女关系宿命缺陷的容忍),这不可以不说是一语中的,一下将Amy所做的一切一切摆到一个滑稽的位置上,她精密的复仇,为的只是一个别人可以坦然接受的一点小事,这让她看到了自己偏激者的真实一面,而真实,是Amy最不愿意接受的。

(此时Amy竟小气作出到往别人饮料里吐痰这样下作的行为,到底谁才是中西部没经过教育的人,令人莞尔。)

这就是Amy会做出这样事情的原因:她想要理想的婚姻,当现实出现裂缝时,她选择逃避,用虚假去掩盖过去,接着去寻找下一段童话般开始的爱情,她只想要爱情的甜蜜而不想负担成熟关系的责任,而实际上,爱情中的甜蜜褪去瑕疵显现又是经常出现的。

没有像其他女人(女劫匪)一样选择母性的谅解,Amy选择了变态的复仇和逃避,将爱轻易的变成了另一极端的仇恨,Amy对于男女关系的误解(男女必须永远相爱),最终使她做出了合理而又疯狂的行为,对女人来说,这好像没什么不合理,而对男人来说,这简直是恐怖,爱和恨的界限在误解的催化下模糊,这就是电影要表达的爱情中令人可怖的哥特元素(想象你被自己女/男朋友杀死)

关于Amy另一个变态的地方,就是对于谎言的偏爱,在旧情人家看到简单纯朴的老公终于也学会了虚伪的一套(说我爱你)时,Amy兴高采烈地奔向这谎言(通过杀死旧情人),从那时她看电视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喜欢这谎言(而不是撒谎者),她宁愿要混杂着公众目光和群体虚伪道德的假爱情,也不要老公有血有肉真实的离婚,从女性的角度来说,她们想要伴侣的关爱和忠诚(换句话说,伴侣被占有),失去这些则会让她们发狂,和说实话我作为男人实在是想不通,不过你可以看一下这本书,之后就会多少明白一点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529773/

,这种不能失去男人,又痛恨自己不能失去男人的心理,应该只有女人才有,芬奇能在完整表达完一个有哥特元素的黑色故事的同时适当地提起对男女关系的疑问,值得佩服。

说句题外话,我记得知乎上有一个女人是决定不嫁给她男朋友又为了不让他跟别人生小孩而想偷偷把她男朋友结扎的,可见Amy这样的黑色故事并不仅是电影才有,也可见芬奇对于Amy这类女人的刻画不是空穴来风。

前面所说的的新闻中的反智和Amy对男女间的误解是正常中的不正常裂缝,是人性的恶时不时地在秩序的空隙中闪现,最后Amy挽回的婚姻则是整个化身为正常的变态,在所有人眼里都正常无比,只有关上门后,恐怖的空间才开始形成,婚姻变成仇恨,家里变成监牢,同时这一切全部发生在一个正常无比的地方,这一点无时不刻地在提醒我们,我们以为的正常有序的社会里,有多少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角落存在,这就是哥特元素的精华:正常中的变态和变态伪装的正常。

三.电影中的善意

不过以上的一切并不代表电影里没有好人,牛逼的地方正在于:这部电影里的好人在做坏事,而做了唯一一件好事的,是两个坏人(我相信也有男同胞看到Amy被抢劫感到扬眉吐气?),女罪犯的言谈中充满着人性光辉(谅解、幽默),她最后爱上男罪犯也体现着爱情最初的美好,爱情不就是两个人产生同感和同情而互相扶持成长吗?另一个很明显的真善美的地方就表现在妹妹对尼克不变的支持,由始至终简单而坚固的兄妹之情,那句“我当然站在你这边!我们出生前就是一边了。”可以看成是这个表达的高潮。

相信回答到这里题主应该大致明白这部电影要表达的是什么了,即哥特元素为氛围,黑色故事为框架,从男和女、群体个人中间出现的误解中提炼出恐怖的细节引人思考的地方,再加上影响不了故事黑色的善良细节。

这部电影剧情结构新颖又惊险,演员的表演(尤其是女主角)也惟妙惟肖,不过这不属于题主的问题,就不多说了。

至于你为什么看不懂,我姑且猜你是太善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