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如何看待央视记者在纽约直播连线直接被警察带走?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17/08/2015

二度更新,看过前面的直接往后拉,有图

————————————————-

作为曾经的现场狗,我在大澳村遇到的类似情况多了去了。只想总结一句,澳村警方在执行公务时会清楚表达记者的违规或涉嫌违规,或涉嫌其他不明动机。曾经被警方“驱逐”过、“恐吓”过,甚至单手凌空抛起过@_@(凄凉脸),也被道歉过和各种怀柔过。具体回头再写,想听故事的先赏个赞吧~~

——————-以下更新—————

发现有点跑题,顺手正个楼。视频里不过是警方质询记者,司空见惯,不要小题大做,跟CNN完全不是一种性质。

干媒体十几年,澳村基本上没有华人记者做扫黄打黑暴力凶杀新闻,大家伙做做翻译就对付过去了。我算例外。说到这里,本地圈里人该猜出我是谁了,还好澳村落后,应该没几个玩知乎的。

讲几个小故事,给大家一点提示,什么样的情况下记者会被警察质询,跟CNN这个完全不是一码事。

————-以下正文————–

2007年某晚,加班时接友人爆料公司楼下正当街拉人。拎着相机往下冲。两名便衣按倒一人,正在戴铐,嚓嚓嚓一顿狂拍,结果把其中一人招来了。20多岁,华裔,亮警徽,自报家门,竟然还是联邦警探,印象中颜值颇高。得知我是记者后,告诉我涉嫌妨碍警方执行公务,给了我3个选择:

1、交出相机,走人;

2、宁死不交,连人带相机一起拉走;

3、删除照片,闪人。

没话说,当然选择第三条。事后咨询律师,被告知警方做法无误。

这样的事后来又发生过好几次,基本上与警方斗智斗勇,各有胜负。记得有一次悉尼中央火车站旁贝尔摩公园发生命案,跑过去躲在树后一阵偷拍。第二天下班回家路过,曾经陈尸的地方一对小年轻正卿卿我我,不由得感到一股凉意涌上心头。

手机码字好累,先歇会。后面缓过来再更新评论中有人关心的“被单手凌空抛起”的经历,以及曾经在Auburn发生的两名华裔妓女割喉案中,与警方遭遇的一场虚惊。

————-上班火车上,接着来更新———-

被澳村警察叔叔单手抛起的经历,是早在06还是07年,具体日子忘了,当年声势浩大的反战游行,就在悉尼市政府和海德公园周边,这是我从业这么多年来亲身拍摄过的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了,近万人参加,警方出动常规警员、特警、骑警至少2000人,连拉人的车都是大巴改装的(大汗)。当时的场面是这样的

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

这样的

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

这样的

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

这样的

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

其他的大家可自行脑补。第一次见到这种大阵仗的我兴奋啊,窜上窜下两方阵营间跑来跑去拍照,我是记者我帮助示威群体表达意愿啊,我是记者我帮助展现警方飒爽英姿啊。

没多久冲突爆发了,警方开始抓人了,如下图

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

这种图必须不能错过,俺顶着相机就挤过去了。就在这时,前面的警察叔叔估计被人群挤毛了,反手单手拽住我胸口的衣服,看都没看一带一推,我就飞了。一点不夸张,双腿离地飞了一两米是有的。记忆中我还在空中“飞翔”时,警察叔叔回头看了我一眼,估计是瞅到我胸前挂着的正翻飞的记者证,百忙中冲我喊了句:“Sorry Mate”,接着又回头去跟人群死扛了。时间停滞感瞬间结束,落地一瞬还好后面两名女警“接住”了我,那叫一个灰头土脸….

哦,差点忘了说,那年头我体重大概85k,话说没点质量根本就挤不进去的。

我说很多警察手臂比我大腿粗你信么?

小节总结一句:在澳村,如果警方没有设警戒线,媒体都是free to go,当然要挂牌,最好醒目大相机表明身份,基本上警方还会捎带着照顾一下,场面失控也多是提醒记者撤离,算是有点人情味。毕竟在他们看来,这不过是 u do ur job n i do mine,大家都是工作而已。不过,遇上马丁广场人质事件那种,记者一定不可以闯警戒线,当场被捕起诉妨碍公务,那是一定会收到法院传票的。

不知道这跟央视记者被质询和CNN事件关系有多大,大家自行脑补吧,稍后晚点更新“华裔妓女割喉案”。

手机码字要了老命了,你就真的拽着赞不撒手?

————–下班火车上更新————-

该说说华裔妓女割喉案了。

没记错的话,是08年11月的事了。悉尼西北Auburn区两名华裔女子在合租屋中被人割喉杀死,同屋4天后闻到尸臭才发现。后证实是流莺,凶杀是否最后落网,至今也没消息,足可见这个人群的可悲。

案发当天就去了,警方设置警戒线。如果这个时候往里闯,结果就跟视频里那哥们一样了,于是只能随便拍几张了事。

第二天又去了,警方已经撤走,蹲守的除了我,就只剩了一份主流周报的美女记者和一位摄影师。案发房间位于二楼,窗户临街,靠近楼道口的遮雨平台。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俺最终成功地爬上了这个平台,再垫起脚伸手往窗里一阵盲拍,于是案发现场室内照片第二天独家刊发,各种轰动就此不表。

另一位摄影记者也想拍,奈何死活爬不上来,只好作罢。

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别,还没讲到警察呢。2天后,正在公司里跟同事吹牛,前台MM打来内线电话,说联邦警方找上门来了,点名要见我!

点名要见我!据说很严肃!眼神有杀气!NND快吓尿了有没有?

硬着头皮进了会客室,一名警员正襟危坐,按惯例对我各种自我介绍表明身份,然后拿出一张照片,问是不是我拍的,就是那张凶案现场,部分血腥位置打了马赛克而已。不承认是不行了,我记得当时还算清醒,问警察叔叔能不能先跟我的律师打个电话。

然后警察就咧嘴笑了,是的这个差点把我吓尿的家伙竟然憨厚地笑了。然后,大叔开始了声情并茂的夸奖和自责,无非是你这张片子拍的很好啊!你很敬业呀!我们警方保护现场不力啊 Blahblah,我当时就傻了。

幸福来的太突然有莫有?

后来敞开来聊才知道,警方凶案组对这张照片的公开郁闷不已,特别是在网上也发布了。用他们的话来说,疑犯有可能从照片中找到避罪的机会,部分警员因此被上司踢了屁股。最后,这位大叔极为诚恳地问:“不知道能否请高抬贵手捞小弟们一把?”(就这意思,措辞属意淫)于是跟主编商量,网上撤图,算是配合警方办案了。

过了段时间,又碰到那位主流媒体的美女记者,跟她聊起这事,她大叹我们错失“要挟”警方的好机会。“怎么不提条件呢?要求去拍监狱啊!拍黑民营啊!独家专访XXX(一个之前被抓的中国留学生毒贩)啊!”我没敢说自己当时快吓尿,哪里还知道可以提条件?

上面说了这么多,其实主题思想无非就一个。记者跟警方之间,其实原本就是“u do ur job n I do mine”的关系。你不越界,大家各不相干,还能相互照应,机会来了还能谈条件;你在灰色区域游走或者不懂事触了雷,被警方质询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当然,如果坚持一意孤行,被拉清单也有可能,那主要看自己这方傻到什么境界了。在我在澳村从业的十几年里,没经历过、没见过,也没听圈子里同业说起过,警方存在对媒体的滥用公权行为,除了当年警方突袭七号台,敲山震虎不准该台花钱买澳籍印尼运毒驴科碧的独家采访以外,那件事警方后来还正式公开道歉了。

最后点题:

CCXV和其他媒体在海外出状况,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不了解海外的报道环境和自视牛X,图样拿衣服结果不被人屌,这些都导致过采访和播出事故。题主的音频太短,本人不熟悉事发场景,难以判断就不多评论;CNN那个据说是拿个手机在联线?我更认为这是场误会,记者随时挂牌和使用专业设备,充分沟通并尊重当事人,这些都是基本装备和素质。

第一次码这么多字,最后请允许我装逼说上一句:

“以上”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