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关于管仲三策兴齐的几点疑问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一、缘起

年初非洲爆发沙漠蝗灾以来,粮食安全的问题就一直受到广泛的关注,部分网友甚至开始讨论起屯粮自救的必要性。然而,作为升斗之民,在这种涉及人类生死存亡的大问题上,我一直认为应该要相信组织相信政府(主要是如果真发生粮食短缺了,我不认为仅靠个人囤积的一点粮食就能度过危机,最终还是要依靠组织来解决,至于说粮价波动造成的损失或者收益啥的,我等屁民又不是搞大宗的交易,吃得起就吃,吃不起也只能遵循自然法则了)。虽然如此,内心还是焦灼,恰好这两个月又因故在家休息,闲着也是闲着,就开始在网上(主要是知乎)四处打探小道消息,看看情况到底会发展到哪一步。直到现在夏粮已经收割完毕,根据国家统计局和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全国夏粮再获丰收,产量达到了2856亿斤,按14亿人口大概算一下平均每个人也有二百来斤粮食,一下子心里就有底了。这才真正理解了“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真是颠簸不破的真理。

饿是肯定不会挨饿了,但是经过汲取广大网友的智慧,我也逐渐弄明白了,现在我国粮食方面面临的缺口主要是在大豆及相关制品,而进口的主要对象就是现在越来越跟我们不对付的美丽国。这就很尴尬了!但我依然选择相信组织,相信群众,我们不会放弃对更加美好生活的追求,组织也完全有智慧和能力,带领我们共克时艰,战胜挑战。

以上都是背景。

之所以会关注到管仲三策兴齐这个故事,其实也就是在查看有关粮食危机的消息时,经常看到有人会引用,说管仲通过粮食战争先后灭掉了鲁国、梁国、衡山国,还削弱了楚国迫使楚国输掉了和齐国的战争。一个两个人也就算了,一大片的人都这么说,而且遣词造句都分毫不差,这就值得怀疑。虽然我是个学渣,对中国历史研究不多,对管仲老先生的认知也就是这个人很牛,至于他到底牛在哪,也说不上个一二三来,更不要说他动用经济手段直接灭国的光辉事迹,但好奇心作祟,我还是想认真的了解一下,这个故事背后到底还有哪些故事。

二、三策兴齐

先看网友怎么说

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

再附上一位知乎大神的说法

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亚洲国产婷婷六月丁香

基本的故事内容已经明了,讲的呢就是管仲通过人为推高特定产品的价格(如绨、狐皮等),让目标国家为了经济利益盲目扩大生产,从而打乱其粮食生产秩序,然后再突然停止粮食交易,造成目标国家粮食危机,迫使其不得不向齐国屈服。这个招数用我们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应该是不难理解的,某国的金融大鳄们这一手玩得有多溜,东南亚某国应该很有感触。我不是研究经济的,对此无法进行深入的解析,这里着重探讨故事本身的故事。

三、故事背后

(一)故事出自于哪里?

首先,“三策兴齐”本身不是一个成语,也没有在一些重要的典籍中被提及。管仲兴齐是一个浩大而系统的工程,绝不是仅仅凭借这三板斧就能办得到的。这些故事里面提到的事情和他提出的诸如“尊王攘夷”、“官山海”等主张比起来其影响力都不在一个层面,因此直接将这些故事概括为“三策兴齐”是不准确、不科学的。这也是我最初对这些故事产生怀疑的原因。从上面的引文也可以看出,“三策兴齐”这个说法也带有明显的草根气息,是故事在网络上传播过程中形成的一种说法。

其次,相关故事最早的出处应该是《管子》。上面引用的四个版本都是在网上找到的,其中有两个直接写明了故事的出处,一个说是《战国策》,一个说是《管子》。《战国策》是我国古代的一部国别体史书,主要记述了战国时期的纵横家的政治主张和策略,展示了战国时代的历史特点和社会风貌,是研究战国历史的重要典籍。管仲是春秋早期的人,其故事被记载在战国策的的可能性是不大的,我粗略查了一下《战国策》原文,也没有发现相关的记载,说故事出自《战国策》的大概率就是自己瞎编的。知乎大神说故事出自《管子》而且贴出了原文,这个是比较准确的。事实上《管子 轻重戊》一篇中一共记载了5个故事,涉及到鲁梁(或者鲁、梁)、莱、莒、楚、代、衡山多个国家,可见用“三策”来概括也是很不准确的。相关故事的具体类容如下:

桓公曰:“鲁粱之于齐也,千榖也,蜂螫也,齿之有唇也。今吾欲下鲁梁,何行而可?”管子对曰:“鲁粱之民俗为绨。公服绨,令左右服之,民从而眼之。公因令齐勿敢为,必仰于鲁梁,则是鲁梁释其农事而作绨矣。”桓公曰:“诺。”即为服于泰山之阳,十日而服之。管子告鲁梁之贾人曰:“子为我致绨千匹,赐子金三百斤;什至而金三千斤。”则是鲁梁不赋于民,财用足也。鲁梁之君闻之,则教其民为绨。十三月,而管子令人之鲁梁,鲁梁郭中之民道路扬尘,十步不相见,绁繑而踵相随,车毂齺,骑连伍而行。管子曰:“鲁梁可下矣。”公曰,“奈何?”管子对曰:“公宜服帛,率民去绨。闭关,毋与鲁粱通使。”公曰:“诺。”后十月,管子令人之鲁梁,鲁梁之民饿馁相及,应声之正无以给上。鲁梁之君即令其民去绨修农。谷不可以三月而得,鲁梁之人籴十百,齐粜十钱。二十四月,鲁梁之民归齐者十分之六;三年,鲁梁之君请服。

  桓公问于管子曰:“莱、莒与柴田相并,为之奈何?”管子对曰:“莱、莒之山生柴,君其率白徒之卒铸庄山之金以为币,重莱之柴贾。”莱君闻之,告左右曰:“金币者,人之所重也。柴者,吾国之奇出也。以吾国之奇出,尽齐之重宝,则齐可并也。”莱即释其耕农而治柴。管子即令隰朋反农。二年,桓公止柴。莱:莒之籴三百七十,齐粜十钱,莱、莒之民降齐者十分之七。二十八月,莱、莒之君请服。

  桓公问于管子曰:“楚者,山东之强国也,其人民习战斗之道。举兵伐之,恐力不能过。兵弊于楚,功不成于周,为之奈何?”管子对曰:“即以战斗之道与之矣。”公曰:“何谓也?”管子对曰:“公贵买其鹿。”桓公即为百里之城,使人之楚买生鹿。楚生鹿当一而八万。管子即令桓公与民通轻重,藏谷什之六。令左司马伯公将白徒而铸钱于庄山,令中大夫王邑载钱二千万,求生鹿于楚。楚王闻之,告其相曰:“彼金钱,人之所重也,国之所以存,明王之所以赏有功。禽兽者群害也,明王之所弃逐也。今齐以其重宝贵买吾群害,则是楚之福也,天且以齐私楚也。子告吾民急求生鹿,以尽齐之宝。”楚人即释其耕农而田鹿。管子告楚之贾人曰:“子为我致生鹿二十,赐子金百斤。什至而金干斤也。”则是楚不赋于民而财用足也。楚之男于居外,女子居涂。隰朋教民藏粟五倍,楚以生鹿藏钱五倍。管子曰:“楚可下矣。”公曰:“奈何?”管子对曰:“楚钱五倍,其君且自得而修谷。钱五倍,是楚强也。”桓公曰:“诺。”因令人闭关,不与楚通使。楚王果自得而修谷,谷不可三月而得也,楚籴四百,齐因令人载粟处芊之南,楚人降齐者十分之四。三年而楚服。

  桓公问于管子曰:“代国之出,何有?”管子对曰:“代之出,狐白之皮,公其贵买之。”管子曰:“狐白应阴阳之变,六月而壹见。公贵买之,代人忘其难得,喜其贵买,必相率而求之。则是齐金钱不必出,代民必去其本而居山林之中。离枝闻之,必侵其北。离枝侵其北,代必归于齐。公因令齐载金钱而往。”桓公曰,“诺。”即令中大夫王师北将人徒载金钱之代谷之上,求狐白之皮。代王闻之,即告其相曰:“代之所以弱于离枝者,以无金钱也。今齐乃以金钱求狐白之皮,是代之福也。子急令民求狐臼之皮以致齐之币,寡人将以来离枝之民。”代人果去其本,处山林之中,求狐白之皮。二十四月而不得一。离枝闻之,则侵其北。代王闻之,大恐,则将其士卒葆于代谷之上。离枝遂侵其北,王即将其士卒愿以下齐。齐未亡一钱币,修使三年而代服。

  桓公问于管子曰:“吾欲制衡山之术,为之奈何?”管子对曰:“公其令人贵买衡山之械器而卖之。燕、代必从公而买之,秦、赵闻之,必与公争之。衡山之械器必倍其贾,天下争之,衡山械器必什倍以上。”公曰:“诺。”因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不敢辩其贵贾。齐修械器于衡山十月,燕、代闻之,果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燕、代修三月,秦国闻之,果令人之衡山求买械器。衡山之君告其相曰,“天下争吾械器,令其买再什以上。”衡山之民释其本,修械器之巧。齐即令隰朋漕粟千赵。赵籴十五,隰朋取之石五十。天下闻之,载粟而之齐。齐修械器十七月,修粜五月,即闭关不与衡山通使。燕、代、秦、赵即引其使而归。衡山械器尽,鲁削衡山之南,齐削衡山之北。内自量无械器以应二敌,即奉国而归齐矣。

除此之外,我没有在其他典籍中找到这些故事的相关记载,当然我本人资源也有限,没有做更多深入的研究,欢迎有相关知识储备的高人提供相关素材。

(二)故事是否真实?

从现在研究的成果来看,《管子》一书大约成书于战国(前475~前221)时代至秦汉时期,不是管仲本人所写,而且类容庞杂,是先秦时期各学派的言论汇编,涉及包括法家、儒家、道家、阴阳家、名家、兵家和农家的观点,这就给创作者留下了极大的发挥空间,在加上这类书籍本就是为宣扬一家之言,不排除存在夸大其词、抓点放面甚至是捏造事实等问题,后人在引用这写故事时如果不加考证,就难免被原作者带偏,甚至贻笑大方。

以下几个疑点就需要进一步考证:

第一,关于“鲁梁”。如果撇开现有的历史知识不讲,按照《管子》原文来看把“鲁梁”理解成一个是一个国家也是可以的,在我找到的一些引文中也有一部分网友是这么来理解,但在春秋时期是否真的有这么一个国家却很值得怀疑,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相关的资料。如果把它当成鲁国和梁国两个国家来理解(知乎大神和上述的网友似乎都这么理解),倒是解决了存在与否的问题,而且春秋时期鲁国与齐国是邻国,也曾是阻碍齐国崛起的巨大障碍,齐桓公和管仲商量要弄鲁国是说得过去的。事实上鲁国在春秋时期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曾一度和齐国争东方霸主的位置,期间与齐国发生过好几次战争,像著名的《曹刿论战》的故事说的就是齐桓公执政期间鲁国打败齐国的长勺之战,随后齐国有联合宋国一起攻打鲁国,鲁国抓住“宋师不整”的弱点,在乘丘打败宋国,迫使齐国无功而返。后来齐鲁之间又发生了好几次战争,随着齐国国力提升,鲁国渐渐处于下风,《史记·齐世家》中记载“(齐桓公)五年,伐鲁,鲁将师败。鲁庄公请献遂邑以平,桓公许,与鲁会柯而盟。鲁将盟,曹沬以匕首劫桓公於坛上,曰:“反鲁之侵地!”桓公许之。已而曹沬去匕首,北面就臣位。桓公後悔,欲无与鲁地而杀曹沬。管仲曰:“夫劫许之而倍信杀之,愈一小快耳,而弃信於诸侯,失天下之援,不可。”於是遂与曹沬三败所亡地於鲁。诸侯闻之,皆信齐而欲附焉。七年,诸侯会桓公於甄,而桓公於是始霸焉。 ”可以说齐鲁之争正是齐桓公称霸路上的起点,齐国降服鲁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中的斗争之激烈复杂,远不是一次布帛之战就能概括的。鲁国后来权臣当道,王室衰微,内乱不止,延续到战国后期才被被楚国所灭,最终也没有被齐国划入版图。而且同时期的梁国位于今陕西澄城县境内,占有河西之地,与齐鲁隔着十万八千里不止,显然与故事中的情节风马牛不相及,最后也是被秦国所灭(灭亡时间倒是在管仲治理齐国期间),与齐国没有任何关系。这样一看“布帛降鲁梁”需要考证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其二,关于莱与莒。莱是东夷人建立的国家,早在夏朝时期就已经存在,活动范围覆盖整个山东半岛,实力非常强大。《史记·齐世家》中记载“莱侯来伐,与之争营丘”说的就是姜子牙刚刚被受封到达齐国的时候莱国人就来攻打齐国,试图夺取营丘,而这里的营丘就是后来的齐国都城临淄。莱国最后是被齐国所灭,《左传·襄公六年》记载:“十一月,齐侯灭莱,莱恃谋也。于郑子国之来聘也,四月,晏弱城东阳,而遂围莱。甲寅,堙之环城,傅于堞。及杞桓公卒之月,乙未,王湫帅师及正舆子、棠人军齐师,齐师大败之。丁未,入莱。莱共公浮柔奔棠。正舆子、王湫奔莒,莒人杀之。四月,陈无宇献莱宗器于襄宫。晏弱围棠,十一月丙辰,而灭之。迁莱于郳。高厚、崔杼定其田。”这时候管仲已经去世130多年了。这段记载中同时也提到了莒国,说明此时的莒国还没有灭亡,而根据《史记·楚世家》中记载:“简王元年(前431年),北伐灭莒。”说明莒国灭亡也是在管仲死后很久的事情了。事实上,莒国也是山东半岛重要的文明古国,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夏朝甚至更早以前,据说莒人是最早并入中原文明的东夷人,其先祖伯益曾被禹选为继承人,禹的儿子启打败伯益夺取君位才建立了夏朝,也有说莒人是少昊的后裔,总之这个国家的文明可谓源远流长。齐桓公与莒国也是渊源颇深,在他即位之前,齐国发生内乱,当时还是公子的他就是逃往莒国避难的,后来他从莒国回国争夺王位也少不了莒国的帮助。由此来看,莒国对齐桓公是有大恩的。以这样的关系,齐桓公在位期间对莒国下杀手的可能性是不大的。相关文献中也没有找到这一时段内齐国对莒国用兵的记录。

其三,齐楚之争。齐国与楚国都是春秋时期的大国,相关文献中对这两个国家的记载也相对比较完备,应该说两个国家间的明争暗斗都应该有明确的史料记载,然而关于“买鹿制楚”的故事却仅见于《管子》一书,不管是当时成书的《左传》还是后来成书的《史记》都没有收录相关的事件,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史记·齐世家》中对齐桓公时期与楚国相关的事件仅为“三十年春,齐桓公率诸侯伐蔡,蔡溃。遂伐楚。楚成王兴师问曰:“何故涉吾地?”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若实征之,以夹辅周室。”赐我先君履,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楚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具,是以来责。昭王南征不复,是以来问。”楚王曰:“贡之不入,有之,寡人罪也,敢不共乎!昭王之出不复,君其问之水滨。”齐师进次于陉。夏,楚王使屈完将兵扞齐,齐师退次召陵。桓公矜屈完以其众。屈完曰:“君以道则可;若不,则楚方城以为城,江、汉以为沟,君安能进乎?”乃与屈完盟而去。”由此来看,齐国此次进军楚国事先并没有什么周密的谋划,最终两国也并没有真正开战,只是互相炫耀一下武力然后就签订了盟约,不存在说谁屈服于谁的问题。《左传》对此的记载也大同小异。所以说“三年而楚服”还需要更多的史料来佐证。

其四,关于代国。代国始建于商代范围在今山西大同与河北蔚县一带。《史记·赵世家》记载:“襄子姊前为代王夫人。简子既葬,未除服,北登夏屋,请代王。使厨人操铜枓以食代王及从者,行斟,阴令宰人各以枓击杀代王及从官,遂兴兵平代地。其姊闻之,泣而呼天,摩笄自杀。代人怜之,所死地名之为摩笄之山。遂以代封伯鲁子周为代成君。”就是说代国在春秋末期或者战国初年被赵襄子所灭,其地被归入后来的赵国。比《史记》成书更早的《吕氏春秋》中也有相似的记载。而且根据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原始社会、夏、商、西周、春秋、战国时期》的标注,代国与齐国并不接壤,两国之间还隔着北燕及故黄河泛区,即便代国想并入齐国也是不现实的。所以,《管子》所说的“三年而代服”要如何理解,还值得商榷。

其五,关于衡山国。百度百科显示管仲的衡山之谋、阴里之谋和青茅之谋是古代货币战争的典范(然而继续搜索阴里之谋和青茅之谋却又找不到任何信息),可见这几个故事中,关于衡山国的故事应该是被广为接受的。然而,关于衡山国的史料记载却少得可怜,这个国家的是否存在?其传承如何?到底因何而灭?都不得而知。

管仲凭借超前的管理理念和经营策略让齐国在短时间内成长为春秋初期的第一大国,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其崇高的历史地位毋庸置疑。《管子》虽为后人所作,成书过程中可能存在脱离实际的地方,但其书思想之博大,类容之广泛也是非常罕见的,其对后世的影响之深远,对我国文明发展的贡献亦不可估量。以上引述的故事虽然有需要考证的地方,但是里面承载的“轻重之术”在今天看来都是十分超前的战略思想。作为后人,我们在感受先人博大深邃的思想财富时也应常怀敬畏之心,认真体悟故事背后的故事,这样才不愧对先人丰厚的遗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