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侠中词

你想看的才是热点,谢谢支持。

前段时间,笔者阅读东坡、稼轩词选,重新领略中华诗文之美,择其较为生僻之作,摘录揣摩,以为拾遗。后推至元曲,乃有短文四篇:东坡词拾遗(一)东坡词拾遗(二)稼轩词拾遗元曲拾遗

笔者少年时,曾痴迷武侠小说。每逢周末,必至学校门前书店,置所谓“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于不顾,专心翻阅武侠相关之书籍杂志,读到尽兴处,浑不知金乌西斜,而颈酸腿麻也。

彼时之小说,故事引人入胜,文笔才情恣肆,英雄剑胆琴心,远非今日之小白文可比拟。其中不少断章佳句,吾摘抄于纸上,每逢清晨早读,必暗中诵读之,故至今仍记忆犹新。

光阴流转,不知何时再有契机动笔为文,故借重读宋词元曲之际,撰成本篇,以浇胸中块垒。

一、沁园春

文曰:

一剑西来,千岩拱列,魔影纵横。

问明镜非台,菩提非树,境由心起,可得分明?

是魔非魔,非魔是魔,要待江湖后世评。

且收拾,话英雄儿女,先叙闲情。

风雷意气峥嵘。轻拂了寒霜妩媚生。

叹佳人绝代,白头未老,百年一诺,不负心盟。

短锄栽花,长诗佐酒,诗酒年年总忆卿。

天山上,看龙蛇笔走,墨泼南溟。

本词出自梁羽生《白发魔女传》。

上阙写正魔之辨,“明镜”“菩提”说的是佛家典故,神秀和尚写“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以尘世之人观之,说的朝乾夕惕的道理,自然视为佳作。但六祖慧能却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相较之下,慧能之偈语更得佛家“空空”之妙。正魔之间,“是魔非魔,非魔是魔”,关键在以哪种标准评判。

下阙写儿女情长,前两句化用辛弃疾的“青山意气峥嵘,似为我归来妩媚生”(碰巧刚读过),“佳人绝代,白头未老”说的是女主角练霓裳,“百年一诺,不负心盟”指的是卓一航为等待六十年一开的“优昙仙花”。最后两句“诗酒年年总忆卿”、“天山上”说的是卓一航最后孤身一人,只有夜夜相思,等待花开的情景。

本词是小说的开场诗,却将整个故事的主题和脉络嵌入其中,读完小说全文,回顾本词,方才恍然大悟,何其妙哉!

二、八声甘州

文曰:

笑江湖浪迹十年游,空负少年头。

对铜驼巷陌,吟情渺渺,心事悠悠。

酒醒诗残梦断,南国正清秋。

把剑凄然望,无处招归舟。

明日天涯路远,问谁留楚佩,弄影中州?

数英雄儿女,俯仰古今愁。

难消受灯昏罗帐,怅昙花一现恨难休。

飘零惯,金戈铁马,拼葬荒丘。

本词出自梁羽生《七剑下天山》。

主视角为明代大学士杨涟的后人杨云骢,他与清朝伊犁将军之女纳兰明慧相恋,但由于满汉之别、前朝遗恨而终究分开。上阙中的“铜驼巷陌”便是暗指江湖少年与朝廷明珠之间的鸿沟。“酒醒诗残梦断,南国正清秋”,这两句以强烈的对比,用外物之光鲜,反衬内心之凄然。

下阙中“问谁留楚佩,弄影中州”原本是南宋词人张炎的原句,楚佩代指男女之间的爱慕之情。“难消受灯昏罗帐”,是说两者终究有缘无分,最难消受美人恩。最后只能独自飘零,金戈铁马之后,只剩一处荒丘作为身后归处。

杨云骢是个悲剧角色,在小说中第一章就英年早逝。本词沉郁悲慨,刻画了一个历经风霜,看透世情的悲剧英雄形象,其中豪迈气息,虽于潦倒之际,依然动人心弦。

三、浣溪沙

文曰:

独立苍茫每怅然,

恩仇一例付云烟。
断鸿零雁剩残篇。
莫道萍踪随逝水,

永存侠影在心田。
此中心情倩谁传?

本词出自梁羽生《萍踪侠影录》,开篇定场诗。《萍踪侠影录》是梁羽生新系列作品的开端,前一系列正是塞外奇侠系列,以《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等为代表。

“恩仇一例付云烟”既有说江湖泯恩仇之外,也有新故事开启的含义。“断鸿零雁剩残篇”则说的是过去的江湖已经远去。“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一方面说侠义的精神并不会随着时光而消逝,另一方面也嵌合了新作的名字在其中,十分巧妙。

本词虽然说的是虚构的武侠故事,但现实中人之一生也是如此。过去种种,不会似水无痕,岁月流淌,终有精彩往事记在纸上,留在心中。这也是笔者重拾十年前旧笔的初衷。

四、清平乐

文曰:

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
赶上江南春未了,春色花容相照。
昨宵苦雨连绵,今朝丽日晴天。
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

本词出自梁羽生《萍踪侠影录》,为小说的结尾。语义浅显明了,不用过多解释。
在小说中,前文片段如下:

澹台镜明策马上前两步,与云重同行,
扬鞭笑道: “丹枫,快活林已布置一新,园林更美,你还不进城么?”
张丹枫如在梦中初醒,低声说道:“小兄弟,你也进城么?”
云蕾盈盈一笑,种种恩仇,般般情爱,都尽溶在这一笑之中。

梁羽生的作品,其历史背景往往是沧桑巨变,笔下人物深陷其中,能有幸福结局的实数不多,因此本篇殊为难得。

我最喜欢结尾两句“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虽然按照词律稍有不足,但其意境云淡风轻,正是吾之所好。

五、香冢吟

文曰:

浩浩愁,茫茫劫。

短歌终,明月缺。

郁郁佳城,中有碧血,

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

一缕香魂无断绝,

是耶, 非耶?化为蝴蝶!

本篇出自金庸先生的小说《书剑恩仇录》,原为香妃墓前的铭文。

香妃,即香香公主,原为回部美女,天生丽质,传闻会散发异香。乾隆对此大为倾心,执意纳之为妃。香妃不从,其死不可考,传闻死后化为蝴蝶。故文学作品对此臆想颇多,如琼瑶《还珠格格》中,假借身死而逃出宫去。

《书剑恩仇录》中,陈家洛与香香公主有一段情,后来香妃自杀,提醒陈家洛不可轻信乾隆,后来红花会与乾隆达成协议,陈家洛在迁葬香冢时,发现:

“坟中竟然空无所有。陈家洛接过火把,向圹中照去,只见一滩碧血,血旁却是自己送给她的那块温玉。” “突然一阵微风过去,香气更浓。众人感叹了一会,又搬土把坟堆好,只见一只玉色大蝴蝶在坟上翩跹飞舞,久久不去。”

本作既为墓铭,除为感叹香妃红颜薄命的悲情之外,更寄托了作者美好的期望。小时候看电视剧,对其中一首歌《红花红颜》印象深刻,歌词摘录如下:

红花遇清风,聚散更离别,回首伤情处,正是情太怯。
尘缘多纷扰,寸心意难决,天涯归乡路,相见对残月。
红颜坠迷梦,芳魂绕宫阙,寂寞香冢后,谁来空悲切。
故国已在望,不过是错觉,千年浪迹后,再和君相约。
红颜红花,生离死别,情怨情仇,谁来了结。
红花红颜,阴晴圆缺,千秋功罪,谁来书写。

歌词极具美感,和原来的墓铭一起,两者相得益彰,谱出了一曲对香妃的无尽挽歌。

六、苏幕遮

文曰:

向来痴,从此醉,

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

剧饮千杯男儿事,

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

昔时因,今日意,

胡汉恩仇,须倾英雄泪。

虽万千人吾往矣,

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

本词出自金庸《天龙八部》。本书回目连起来是五首词,本篇为第二首。

上阙由段誉被鸠摩智挟持,来到姑苏遇见王语嫣说起,“向来痴,从此醉”说的正是段誉的痴情。“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则是突出王语嫣遍览天下武学秘籍的厉害之处。“剧饮千杯男儿事”写的是段誉与乔峰在松鹤楼比拼酒力,段誉使用六脉神剑取巧,两人义结金兰的经过。“杏子林中”则是丐帮内部生变,乔峰身世被揭开,为全书第一个大高潮。

下阙先写当年雁门关一战内因,然后众人被西夏武士暗算。“今日意”说段誉为救王语嫣,在磨坊与西夏兵和慕容复周旋之事,突出段誉情痴之处。后面是阿朱与乔峰的情节,从乔峰少林寺救下阿朱,到乔峰血战聚贤庄,最后两人定情,阿朱陪伴乔峰海角天涯查找身世隐秘。其中“虽万千人吾往矣”一句,虽然原文出自《孟子》,但用在乔峰身上,却是再贴切不过。

本词“向来痴,从此醉”、“昔时因,今日意”,回环对仗。上阙以“群豪”、“男儿事”、“平生义”点出英雄事;下阙以“英雄泪”、“吾往矣”、“无余字”表达英雄寞,上下对照,暗示主角之巨大转折,使本词在结构上叙事明晰,层次十足。

《天龙八部》作为金庸巅峰之作,从故事、立意、叙事、文笔等多方面都达到顶尖水准。单就回目来说,自成一派,匠心独运,熟读本词,则小说故事亦深深刻在脑海,让人不得不说出一个字—绝!

七、破阵子

文曰:

千里茫茫若梦,

双眸粲粲如星。

塞上牛羊空许约,

烛畔鬓云有旧盟。

莽苍踏雪行。

赤手屠熊搏虎,

金戈荡寇鏖兵。

草木残生颅铸铁,

虫豸凝寒掌作冰。

挥洒缚豪英。

本词同样出自《天龙八部》回目,为第三首词。

我们可以比照辛弃疾的《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来看该词牌的结构,上下阕各有两句六言和两句七言,且要互相对仗,如“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等,这在本作中也得到体现。

上阙主要跟阿朱相关,从千里茫茫,追寻乔峰身世,遇见阿紫,到揭开阿朱和阿紫的姐妹关系,最后在误解之下,乔峰失手打死阿朱,“塞上牛羊空许约”,酿成全书最大的悲剧。

下阙主要跟阿紫相关,乔峰为救阿紫,去长白山寻药,一路“屠熊搏虎”,与辽帝耶律洪基相识,并“荡寇鏖兵”平定叛乱,当上辽国的南院大王。后面说的是阿紫戏弄庄聚贤(游坦之),却让其误打误撞练就易筋经内功和星宿派毒功,引出星宿派内部矛盾,为后面虚竹的大情节埋下伏笔。

《天龙八部》被人点评“无人不冤,有情皆孽”,这在乔峰与阿朱阿紫两姐妹的纠葛中体现得尤为明显。乔峰喜欢阿朱,却亲手打死了她;阿紫喜欢姐夫,却屡屡因为个人私欲陷乔峰于困境,一步一步迈向自身的悲剧。

本词我原本不想提及,因为里面人物,特别是乔峰与阿朱之间太过悲惨,每每想起总忍不住长叹。还是以阿朱金锁片上的祝福结束本段吧——“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以此缅怀阿朱,以此祝福世人。

八、水龙吟

文曰: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

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

王霸雄图,血海深仇,尽归尘土。

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枯井底,污泥处。

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

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

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本词同样出自《天龙八部》回目,为第五首词,也是最后一首。

小说中最高潮的情节应该是少林寺大战,萧峰、虚竹、段誉三兄弟联手御敌,三者父亲同时出现,加上慕容复之父慕容博,堪称大型“认爹”现场。三十年间新仇旧恨,武林英豪几乎全部登场,主角们身上的谜题一一揭开,令人大呼过瘾。

上阙中“燕云十八飞骑”说的自然是萧峰在少林寺的出场,“老魔”指丁春秋,“小丑”指庄聚贤(游坦之),“王霸雄图”指慕容氏复国图谋,“血海深仇”指萧远山三十年前被冤杀,导致妻死子散,“尽归尘土”说的是少林寺扫地僧出场,令两人消除隔阂,遁入空门。后面“枯井底、污泥处”说段誉和王语嫣在枯井定情。

下阙先借“酒罢问君三语”,交代了虚竹和梦姑之间的情感归属,然后峰回路转,视角回到段氏父子身上,段正淳与几个情人被慕容复设计,最后段誉之母刀白凤无奈之下说出段誉的真正身世,现在的四大恶人“恶贯满盈”段延庆,正是当年刀白凤报复丈夫处处留情的落魄王孙,也就是段誉生父,此处转折堪称神妙之极。最后“敝屣荣华,浮云生死”则是对全书第一大英雄萧峰的升华。

本词每一句与故事情节均十分贴切,堪称严丝合缝。先写江湖英雄豪气,中间转为儿女柔肠,最后复归英雄气,但视野已放眼天下,此中境界为金庸所有作品之最。

九、无俗念·灵虚宫梨花词

文曰:

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

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

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

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

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

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

浩气清英,仙材卓荦,下土难分别。

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

本词出自金庸《倚天屠龙记》,原作者为丘处机(历史上确有此人)。这首词虽然出现在《倚天屠龙记》开篇,但其描写的对象却是《神雕侠侣》的小龙女。

上阙写梨花形态,“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写的是梨花之白,寓意皎洁。“冷浸溶溶月”则用环境之清冷,暗指小龙女的性格。下阙直接用“姑射真人”作比,说明其“意气高洁”之处,后面紧跟“不与群芳同列”,乃是重复和强调。

原作中金庸赏析如下:

《词品》评论此词道:“长春,世之所谓仙人也,而词之清拔如此”。这首词诵的似是梨花,其实词中真意却是赞誉一位身穿白衣的美貌少女,说她“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又说她“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不与群芳同列”。词中所颂这美女,乃古墓派传人小龙女。她一生爱穿白衣,当真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兼之生性清冷,实当得起“冷浸溶溶月”的形容,以“无俗念”三字赠之,可说十分贴切。

《神雕侠侣》写出情的极致,小龙女早年失身,杨过后来断臂,以世俗眼光观之,两人均有残缺。更何况小龙女为杨过之师,以传统礼教大防,两人结合是万万不能的。但金庸硬生生将此看似离经叛道之事写成传世经典,也是一奇。

我最喜欢中间那句“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正是英雄踽踽独行,佳人遗世独立的写照。

十、刹那芳华曲

文曰:

朝露昙花,咫尺天涯,
人道是黄河十曲,毕竟东流去。
八千年玉老,一夜枯荣,
问苍天此生何必?

昨夜风吹处,落英听谁细数?
九万里苍穹,御风弄影,谁人与共?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本作出自树下野狐所著小说《搜神记》,乃是以山海经为背景的奇幻小说。

本曲原为空桑仙子教予神农,两人相恋,共同作词,神农以金刚指力刻其于绝壁之上。后来神农迫于压力,流放空桑仙子于汤谷孤岛,终身不复相见。百年后神农遍尝百草,终至百毒齐发,死前吟诵的便是这首《刹那芳华曲》。

本曲上半部分写时光飞逝,就像黄河十曲,终究东流不复返。下半部分写孤寂,就像嫦娥,虽然成仙,长生不老,却要独自忍受瑶宫的苦寒。

本曲主旨是“只羡鸳鸯不羡仙”,虽然有无数作品在前,主题已不新鲜,但考虑到本词行文颇有空灵出尘之态,故收录于此。

十一、三叠

文曰:

将军谈笑弯弓,秦王一怒击缶。
天下谁与付吴钩?遍示群雄束手。
昔时寇,尽王侯,空弦断翎何所求?
铁马秋风人去后,书剑寂寥枉凝眸。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
燕赵少年游侠儿,横行须就金樽酒,
金樽酒,弃尽愁!
愁尽弃,新曲且莫唱别离。

当时谁家女,顾盼有相逢?中间留连意,画楼几万重。
十步杀一人,慷慨在秦宫。泠泠不肯弹,翩跹影惊鸿。
奈何江山生倥偬,死生知己两峥嵘。
宝刀歌哭弹指梦,云雨纵横覆手空。
凭栏无言语,低昂漫三弄:问英雄、谁是英雄?

本作出自沧月小说《大漠荒颜》。原作者据说为天下有雪,真实情况尚未考证。

小说情节我已不记得,但对于开头两句“将军谈笑弯弓,秦王一怒击缶”和最后“问英雄谁是英雄”记忆深刻。多年以后,我也是凭此查到原篇。

第一部分中“秦王一怒击缶”,说的是蔺相如迫使秦昭襄王为赵王击缶的典故,暗指天下竟无英雄,否则何以让秦王窘迫至此?第二部分有曹植《白马篇》和李白《将进酒》的影子,写的是游侠儿意气风发斗酒高歌的情形。第三部分“十步杀一人”说的是刺客,“泠泠不肯弹”指的是琴师,加上“秦宫”可知,这里的典故是刺客荆轲与琴师高渐离。

本篇让我想起诸多与刺秦相关的艺术作品,如张艺谋的电影《英雄》,残剑、飞雪、长空、无名,何为英雄,发人深思。本篇有太白遗风,故收录在此。

十二、邪王悟道偈

文曰:

三十年来寻刀剑,
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花后,
直至如今更不疑。

本作出自黄易小说《大唐双龙传》,原为五代僧人灵云志勤禅师所写七言绝句,第一句原为“三十年来寻剑客”,其他语句相同。

本作是小说中邪王石之轩在遁入空门前吟诵的诗句。邪王石之轩,与正道慈航静斋传人碧秀心相恋,有女儿石青璇。小说末尾,石之轩在碧秀心墓前,吟诵此诗,回顾自己一生,欲复兴魔门各种手段使尽,最终发现还是碧秀心在自己心中更为重要。

原文部分如下:

歌音一转,变得荒凉悲壮,彷似旅者在荒漠不毛之地,失去一切希望后,如蚕吐丝的献上命运终结的悲曲。 “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徐子陵心神剧颤,此曲正是石之轩自身的真实写照,而他终闯不过青璇这唯一的破绽,向碧秀心俯首称臣,表白衷情。

其实此时石之轩还吟诵一首诗,出自古诗《举赵州勘婆话颂》:

“冰雪佳人貌最奇,

常将玉笛向人吹。

曲中无限花心动,

独许东君第一枝。”

本诗也很不错,上面“一见桃花”写的是男性视角,下面这首“玉笛向人吹”说的是女性视角,英雄红颜,才子佳人,本是天作之合,奈何各有宿命纠葛,直到最后方才悔悟,空留后人喟叹。

十三、疑公论节选(顾嗣源)

文曰:

吾本息机忘世、槁木死灰之人,

念念在滋于古之忠臣义士、侠儿剑客,

读其遗事亦为泣泪横流,痛哭滂沱而若不自禁,

今虽不能视富贵若浮云,然立心之本,岂能尽忘?

我身入梏炬,我心受梏方,

天地大无耻,吾对之以二字,曰……正道!

本篇为顾嗣源写的文章,出自孙晓所著《英雄志》。本作虽非诗词,但我觉得它有唐宋八大家文章的功力,故附录在此。

书中有四大主角,分别是杨肃观、秦仲海、卢云、伍定远,即号称“柳门四杰,观海云远”。后来秦仲海成为怒苍叛军首领“跛者怒王”,伍定远为朝廷大将军“龙手都督”,杨肃观为大学士“孤鸿掌柜”,领“镇国铁卫”监察天下,而卢云困在瀑布水底十年,成“圣光儒侠”。

顾倩兮原为卢云的未婚妻,后卢云失踪十年,顾家遭逢大变,杨肃观不救顾嗣源,反而劝其放弃立场未果。顾家没落后,顾倩兮街边卖豆浆,杨肃观一直照拂,后顾倩兮在母亲临终前答应嫁与杨肃观。顾嗣源即顾倩兮之父,原为景泰朝兵部尚书。正统皇帝上台后,因“遗宫案”(作者仿明末三大案而杜撰的事件,与真实历史案件不尽相同)被捕,后撞死于狱中。

原文中第一次较为完整出现本篇,情节如下:

墙上血泪斑斑,贴着一张又一张的奏折,全数写着“正道”两字,或以血书,或布泪纹,整面墙上至少有四五十来幅。
裴邺放声大哭,嚎啕道:“我走了以后,嗣源就一直写这两个字,他不吃不喝,一直写,一直写,当天晚上,终于……撞死在狱中……” 满墙血泪斑斑,仿佛幽灵悲泣哭喊。琼芳神为之摄,气为之夺,颤声道:“老天爷,这些士大夫……”
裴邺泪如雨下,仰望满墙血字,悲声道:“嗣源一辈子独善其身,晚年却不能保住顶戴。他给关入了天牢,给罢去了俸禄,一切苦痛起源,便是为了这两个字……”他握紧双拳,悲声道:“正道!就是做……”
“对的事情。” 便在此时,房里传来一声低沉说话。裴邺与琼芳同吃一惊,急忙取灯去照。房内深处站着一名乱须男子,他凛身仰颈,泪流满腮,只在凝视墙上的血字。

本作为顾嗣源为“遗宫案”所写的文章,也是小说中关于“正道”最直观的描写。虽然只有短短九十字,我却看到了类似《大明王朝1566》中,海瑞《治安疏》给我的震撼。这是一种“虽万千人吾往矣”的决绝,是“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信仰,是茫茫黑暗中那一缕闪烁不灭的光亮。

何谓“正道”?书中所言为“对的事情”,那何者为“对”?只能求诸本心。心性即人性,人道即天道,具体理解只能看个人之造化。无论如何,正道是孤苦的,千般诸魔,万般诱惑,有几人能坚守本心?正道又是不孤的,历史长河,滔滔而去,无数英雄男儿前赴后继。

《英雄志》中关于卢云的情节较为完整,可读性强,我一直以为是全篇最佳,有兴趣的读者不妨一观。

注:武侠小说中的优秀诗词很多,如《天龙八部》的其他两首回目词,本文不可能全部兼顾。再比如《神雕侠侣》结尾“秋风清,秋月明”,李莫愁死前高歌的“问世间情是何物”,前者出自李白,后者出自元好问,均非金庸原作,因此也不在本文范畴。

还有一些残篇仍在我脑海,但已查不出原文,如“江山何须哀,不期然自有英华一代”等,实为遗憾,只能等我有空回到老家,看当年的笔记是否存在。若是其尚存人间,则有望拾遗也。

除了诗词之外,小说中还有一些歌谣、对联、偈语同样优秀,如小昭在光明顶为张无忌所唱的“地陷东南,天高西北,天地尚无完体”,又如黄药师“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再如大唐双龙传中“要眠则眠,要坐即坐;热即取凉,寒即向火”的“真正本如”之态。日后若有闲暇,或有契机,也许还会整理出来。

那么现在,本文就到此为止吧,完结撒花。

(本文首发于个人公众号天外随笔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