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道在线观看,无间道剧情,无间道影评 刘德华梁朝伟演绎经典

无间道》(英语:Infernal Affairs)是2002年上映的香港警匪电影,由寰亚电影出品,刘伟强和麦兆辉执导,麦兆辉和庄文强编剧,刘德华、梁朝伟、黄秋生和曾志伟主演,为《无间道系列》电影中的首部作品,其后还有前传《无间道II》和续集《无间道III:终极无间》。

《无间道》以其紧凑的剧情和干净俐落的叙事风格赢得观众口碑,创下5500万港元票房收益,成为年度票房冠军,不但在2000年代前期香港电影低迷期中,大幅提振电影公司投资视频的意愿,而且该片的成功亦掀起一股开拍间谍、卧底为题材的警匪片的热潮,影响至今。2003年荣获第2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和第40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等多个奖项。在2005年,获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票选为“最佳华语片一百部”之一[1]。

本片亦曾多次被海内外翻拍,其中包括2006年马丁·斯科塞斯把本片翻拍为美版《无间行者》,赢得奥斯卡最佳视频等四个奖项。2012年日本授权改编电视剧 《DOUBLE FACE》(日语:ダブルフェイス)于日本TBS和WOWOW首播。而在2016年,本片再被爱奇艺与寰亚传媒翻拍成为电视剧版派生作品《无间道》。剧情
《无间道》故事的主角是两名卧底人士,分别为警方和黑社会潜伏对方阵营。当两人的身份一下子将近暴露,他们要尽快找出对方是谁,以解除自身危险。

刘健明(刘德华 饰)是香港黑社会成员,大约十年前,按老大韩琛(曾志伟 饰)吩咐,加入香港警队,为黑帮潜伏于警察中的卧底。刘健明果然不负所望,晋升至高级督察。其实,刘健明的功劳全仗韩琛为他提供敌对帮派的犯罪情报,韩琛藉刘健明用警力将其他帮派被铲除,自己坐享渔翁之利,并乘势在黑道扩张,成为全港最大的贩毒集团。而同为韩琛指派进入警队的探员林国平(林家栋 饰),为刘健明的同组同事之一。

陈永仁(梁朝伟 饰)考入警校后,受训中途便遭革除。表面上的理由是不守纪律,实际上被警校校长叶金峰(许金峰 饰)及重案组警官黄志诚(黄秋生 饰)指派到黑社会作卧底。辗转十年间,陈永仁跟随过多个黑道中人。最近三年,他的老大正是毒品大王韩琛(同时也是警方准备要一举歼灭的目标)。陈永仁因为多次伤人,被法庭强制接受心理辅导。因叶金峰病逝,警队中只剩黄志诚一人知悉陈永仁的卧底身份。

警方重案组根据线人的情报,得知香港黑帮将有一宗泰国毒品交易。在刑事情报科的支持下,重案组已经锁定目标人物韩琛。不料,警方与黑帮均发生情报外泄,黑帮透过来自警方的线报获知警方到来,得以抢先销毁毒品,但也导致交易告吹,蒙受损失;警方虽然透过卧下划线报而得以派队埋伏交易现场,但也因为毒品销毁而失去贩毒的证物,无功而返。此事暴露了警黑双方都有卧底在对方阵营之中,从此引发两方面清除内奸的举动,韩琛与黄志诚皆下令找出组织内的卧底,刘健明和陈永仁亦试图找出对方,以解除自身危险。

陈永仁在心理辅导的过程中,与心理医生李心儿(陈慧琳 饰)相处多时,产生微妙感情,不禁稍有透露自己的秘密,为日后重现身份埋下伏笔。

黄志诚因担心陈永仁安危,欲安排他退出卧底工作,但密会陈永仁的行踪被刘健明泄露,韩琛遂先发制人动员帮派所有成员前往伏击。陈永仁在成功逃脱并成功隐藏身份,但黄志诚却被韩琛胁持,在韩琛迫供下坚不肯吐露卧底身份,被围殴十分钟后从顶楼丢下当场身亡。

深感不安的刘健明,为了摆脱黑帮掣肘,决定欺师灭祖清除韩琛,于是用黄志诚遗物手提电话联系陈永仁,此时的陈永仁一心想为黄志诚报仇,刘健明向陈永仁提议两人合作一同铲除韩琛,这样既能为黄志诚报仇又能恢复陈永仁的警察身份;于是陈永仁便与刘健明合作,韩琛取完仓库里的东西后,陈永仁在半路上以要押队殿后为理由先行下车离去,结果韩琛跌落刘健明的圈套被擒,刘健明为消灭自己为黑帮成员的证据,将韩琛枪杀。刘健明与陈永仁于警署相见,一切似乎回归平常之际,陈永仁瞧见韩琛交给刘健明的黑帮成员名单后,发现刘健明原来是黑帮成员,趁刘健明察觉前马上离去。

其后,刘健明得知陈永仁曾探访其妻子,并留下一张有刘健明卧底证据的光盘。陈永仁致电刘健明,相约于与黄志诚密会的天台见面。陈永仁成功持枪挟持刘健明,想将刘健明的卧底身份向警方揭露,刘健明的同事林国平赶至,双方持枪对持。正当陈打算步进升降机离开之际,不慎突出头部,林国平乘机枪毙陈永仁。林国平向刘健明坦言当年他与刘健明同时被韩琛派入警队作卧底,唯独韩琛只看重刘健明而忽略林国平。两人乘搭升降机离开时,刘健明拔枪将林国平灭口,步出电梯后,向事后赶到的警员出示警官证件,重申自己的警察身份。

结果,刘健明将犯罪责任全部转嫁给林国平,成功由黑洗白。陈永仁的卧底身份文件被李心儿在已故警校校长叶金峰的遗物中发现,使陈永仁恢复身份,下葬于黄志诚的墓旁,事件落幕。

刘健明、李心儿及警队众人出席陈永仁的葬礼致敬。在最后的回想片段中,表现出刘由始至终希望能与陈对调黑白身份,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

 

无间道影评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Y.X.K(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7917723/

香港的警匪片已经成一种类型片了,在很多年的发展中,警匪片带着匪气和正气,善恶交战却往往善恶难分,这个苗头就是从无间道开始被带起来的,作为当初的救市之作,这部电影被拍了三部,还被日本、美国翻拍,成为一代香港电影经典,他如此吸引人,但是剧情说白了也就是抓卧底、抓叛徒的故事,一个抓卧底的故事讲得跌宕,还充满着道德的困境,剧情矛盾层层叠加,最后甚至矛盾无解只能用佛家的思想来寻求答案。
过瘾又好看,不愧一代经典。
这场风暴的核心其实有四个人:刘建明、陈永仁、黄志诚、韩琛。一个一个看,每一个都是在无间炼狱中受苦的人。

“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刘建明,是集中了最核心矛盾于一体的人,这句经典台词是他在天台给陈永仁说的,也一定是他在内心给自己说过无数次的,刘建明身上有这部电影核心的道德困境,刘建明不知道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一个内心想当好人,但被迫做了坏事的人算不算是好人?在命运没有选择的时候做的事,那些被迫做的事,到底该不该为此承担道德审判?伦理困境的问题,“命运”和“选择”矛盾的问题,这两者他都无法回答。
另一方面,他内心的挣扎过程也同时表现了他自我认知的困境,“不守规矩的人,就像他这样,滚蛋,有没有人想跟他换?”这句话两次出现,他都在内心回答“我想跟他换”,无论是在警校的时候还是在最后在陈永仁的墓旁,可见他的内心挣扎从来就没有解脱过,他想从一开始就成为一个“好人”,挣脱自我认知的困境,哪怕最后葬身大楼里,但是可笑的是,他连承受惩罚的机会也没有得到,最后他成了那个活到最后的人,电影结束黑屏字幕:“佛曰:受身无间者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
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乃刘建明多活的每一天都要接受内心无休止煎熬之大劫。

“明明说好的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就快十年了老大。”
在多数人印象中,陈永仁都是比刘建明更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这句台词据传是梁朝伟自己改的,原来的那句直接说的九年,这一改,三年又三年,原来过了这么久了。用他的话来说,都快忘了自己是警察还是古惑仔了,他被戴上面具演了将近十年的古惑仔,连睡觉也不能说出真话,只有在李心儿的心理诊所里敢有点骄傲地给她说:“我给你说,其实我是警察”。这个睡觉也睡不着的警察,不断说我都快忘了自己是不是警察了的警察,在天台上用枪指着刘建明,一点也没犹豫地说:“对不起,我是警察。”
对不起,没得选,都当了九年古惑仔了,我还是没忘掉我是警察。
“明明我已昼夜无间踏尽面前路,梦想中的彼岸为何还未到”,无间炼狱里最值得同情的人就是这个没有得到过一天警察身份的警察,他认为自己是个警察,他是真的警察。

“那个警察硬骨头,他们把他抓了上去,足足打了十分钟,十分钟。”
还有一个警察,一直都有警察身份,人物设定看起来单调乏味,但是却是第一个领盒饭的角色。黄志诚,黄警司看起来就是呆板老成,谈不上年轻的热情,第一次围攻韩琛时他就一句“工作嘛,这次不行下次咯”。看起来他是一个躲在卧底背后的安全位置的领导,让陈永仁三年又三年地卧底在危险的老巢里,自己在警局里准备着收获成果。
但是,在接头之后,把自己留下选择了坐电梯离开,而让陈永仁先走,最后被杀,这时候难说他不是出于保护这个九年卧底的目的。傻强在死前给陈永仁说那个警察是个硬骨头,这个硬骨头警察早就已经把生活、命和工作看作一体了,他应该也从不觉得一个警察置身危险境地是什么值得被认为特别伟大的事,这就是他们的工作和“道”,所以他和陈永仁一样,随时做好和对手们同归于尽的准备。
他被扔下楼,砸死在陈永仁面前,血肉模糊,那首叫《再见,警察》的歌响起,这首歌的歌名就是他的最合适的注脚。

“算命的说我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过我不同意,我认为出来混的,是生是死要由自己决定。”
韩琛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人物,简单的坏,贩毒、杀人、黑老大、狠角色,一开始进警局就对黄警司说:“你见过有人去殡仪馆跟死尸握手吗?”但是却没想到,他一手栽培的进入警局的卧底最后背叛了他,他也最后被这个卧底所杀,正邪较量,核心的较量是发生在亦正亦邪的人之间的,他这样纯正的最大反派,其实反而不是正邪较量的焦点所在。
最后刘建明在地下车库击毙他时说,这是他自己挑的。这是多年前他对刘建明说的话,进不进警局,让刘建明自己挑,但是做一个黑老大,这是韩琛从来没变的选择。
对刘建明来说他不想再摸黑走路了,对韩琛来说,自己挑的路,摸黑也要走。

说完了人物来谈谈技巧,这部电影有很多细节值得慢慢思考,最重要的矛盾爆发点就是那三段天台的戏,第一段是黄志诚与陈永仁在天台上第一次接头,陈永仁对卧底生活牢骚满腹,但是还是给黄志诚提供了韩琛集团接收毒品的内部信息,黄志诚给陈永仁递过一个信封,里面装了一个手表,陈永仁以为那是窃听器,黄警司告诉他那是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们的关系是领导和下属的关系,但是也同时惺惺相惜,他们是在警察这条路上勾肩搭背的两个人,没得选,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第二次的天台是伴随着黄警司之死的剧情的,他们的行踪被刘建明发现,他们匆匆离开天台,黄志诚让陈永仁走楼梯,他自己走电梯,就差一点,他就错过古惑仔了,然而并没有被错过。当陈永仁下楼后装作刚到一样地绕回楼前时,黄警司的尸体也刚好砸在了他面前,他的表情中集合了惊讶、麻木、恐惧、悲痛,刚才还在楼上跟他聊天的那个人现在头破血流曝尸街头,这个唯一有他警察档案的黄警司被杀了,那他的警察身份如何再找回来?有悲痛,有惊恐,更多的是震惊,这些情绪全部集中在此刻的陈永仁的脸上,这是整部电影里梁朝伟表情最夸张的一幕,每一个毛孔都在扩张,如此激烈的表演被配上了十分平静的纯人声哼唱的丧曲《再见,警察》,对比很强烈,内心很复杂。
最后一段天台就是最著名的陈永仁和刘建明的天台对峙,刘建明想要承认自己的卧底身份,不愿意再戴着警察的面具忍受煎熬,但是在天台上,他仍然在为自己争取,最著名的那句台词,“我以前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个好人”说得很辛酸,我们都没得选所以只能先违心,可是我真的想做一个好人,但是接到的回答是“跟法官说,看他让不让你做个好人”,这是冷漠的回答,但是却是现实的回答,事实上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大多数时候都是没有选择的,被逼上天台,被逼着让人拿枪指着自己说“跟法官说”,我们不用可怜此时的刘建明,也不用苛责此时的陈永仁不给他机会,因为我们其实每个人都经常在这样的境地中,没有选择,央求后,得到的是现实世界冷漠的回答,我们不会去咒骂现实,而会去反思为什么自己要走到这一步才知道后悔,但是,又是但是,反思的结果往往是,“我以前没得选择”,我也不想被逼上天台才后悔,但是我每一步都没得选择,去读书去考学我们没得选,去争取本来就不多的发展机会,去挤去拼,我们没得选,那么最后我们回顾生活,怎么感觉很乏味,很没意思,“过去我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个有趣的人,去做我想做的事”,得到的回答往往是“你去跟时间说啊,你已经没有年轻人的精力了,看看老天爷给不给你那么多的时间”。这只是一个例子,事实上我们生活中处处是无奈,此刻的刘建明的状态是有普世性的,在有机会去选择的时候,抓住机会,不要最后用“过去我没得选”来搪塞被浪费的选择机会。
再说到这部电影的一个重要的处理手法:回忆闪回。其实并不是特别新颖的技巧,但是在电影中的多处都有,尤其是最后刘建明在陈永仁的墓前回望过去,闪回到他在警校看到陈永仁被开除的场景时,他的那句“我想跟他换”,让人感受到了一个想做“好人”的人面临的困难的处境,此时的他就是在无间炼狱中煎熬不得救的人,他试过自救,去天台找陈永仁坦白,但是陈永仁的被杀让他连这一次自救的尝试也失败了,依然是“命”,依然是无奈的“我没得选择”。活下来的那个,还不如死了的那个,无论是在九年前在警校时,还是现在在墓前,他都是在羡慕陈永仁的那个。
电影还有一些其他值得推敲的部分,比如说那个通往天台的电梯,极其富有隐喻意义的电梯井,电梯的场景在片头就出现了,要是把核心矛盾集中发生的天台看作是无间地狱,那么这部通往天台的电梯其实就是通往无间地狱的路了,也就是“无间道”的隐喻。通往天台的路看起来好走,其实却被堆满了尸骨,黄警司在这部电梯里被反派抓住打死,陈永仁被警局的另一个卧底在电梯中射杀,而那个射杀陈永仁的卧底又被刘建明在电梯中杀死,正义不会轻易获胜,甚至正义和邪恶的区别我们也不容易看清,正义与邪恶在电梯中较量,个人心中的正邪两面也在电梯中争斗,电梯就是最缩影的无间道。还有就是本片中最重要的线索道具:被陈永仁写上“標”字的信封,他根据这个信封知道了刘建明就是卧底在警局的反派,而刘建明也因为知道陈永仁看到了信封而删除了他的档案,最后引出最后一场天台的剧情,可以说那个信封就是线索。最后就是两个重要的配角,一个是刘建明的女友,喜欢写小说的Mary,编剧借她之口点出了本片最核心的伦理问题:“有向好之心,却做坏事,应该有怎样的结局?”这个问题太难回答,最后也没能回答,只能以佛家《涅槃经》作结,另一个人物是心理医生李心儿,陈永仁只能在她的诊所才能安心睡着,她的存在是衬托陈永仁内心煎熬的,同时她还帮陈永仁最后恢复了身份,使剧情完整。

这部电影最吸引我们的其实就是里面透露出来的浓浓的港味和情怀感,“情怀”这个词中国人很喜欢,这个词内涵很丰富,很“中国”,它的意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翻译不成贴切的英语,情怀说出口,总伴着一点沧桑,有点哀而不伤,有点激扬,可以带着对理想主义着迷的神态又可以有种世间万事都不在意的潇洒,陈永仁在小巷子里把自己藏起来对警察的殡仪车敬了一个礼,黄志诚在天台递过去的信封里装了一块没有窃听器的表然后笑着说:“二十五号是你生日嘛,臭小子”,李心儿站在楼顶的墓碑前盯着黑白的相片自顾自地念叨:“你好吗,警察”,以及最后刘建明如多年之前同样的语调望着镜头说“我想跟他换”。
这都是“情怀”,情感与理想融为一体,深吸一口烟,吐在空气里,回想过去,笑骂一句“去他妈的”。
去他妈的,人生万事,谁知前路,别拿善恶扣帽子,做错了什么,大不了堕我入无间地狱,反正走上这条路就没想回头。
去他妈的,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做个好人,没有机会等机会,有机会抓住机会,不拿善恶扣帽子是别人的想法,反正要是有的选,我还是想当善的那头。
要死可以死,要活好好活,要是没得选也不要后悔。
做警察嘛,就是这样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