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监狱里的服刑人员有过性生活的权利吗?

这个问题其实没有统一的答案,在北欧、荷兰的监狱中,服刑人员是可以过性生活的。

老湿我曾经介绍过,荷兰被判长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每周有一个小时的“不受监督的探访”权,以保护犯人的性权利

如何看待荷兰身份证将不注明性别?

题主可能要问的是,我国监狱服刑人员有过性生活的权利吗?有的回答认为,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罪犯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而性权利属于人身自由的内容之一。所以,答案当然是没有。

这种观点具有普遍性,是很多学者和老百姓认同的观点。

但是很遗憾,这个答案很可能是错误的。直接证据就是1991年司法部劳改局制定的《关于对罪犯实施分押、分管、分教的试行意见》规定,有条件的单位可以批准罪犯配偶来监同居。

同居啥意思明白不?主要就是过性生活。如果罪犯被剥夺的人身自由权中包括性权利,那么司法部出台这项规定,岂不是公然违法?所以,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

上述意见没有对罪犯与配偶同居的实施细则进行明确规定,各地按照这个意见的精神进行了探索。比如1996年,海南省监狱管理局出台了《关于罪犯与配偶同居的规定》,对罪犯与配偶同居的条件、程序进行了明确规定,其中规定同居的时间一般为24小时,有特殊情况的可以延长。

据说这种柔性化管理的探索效果非常好,2001年-2004年,湖北监狱有5700名罪犯享受了这种福利,挽救了83个濒临破裂的家庭,47对夫妻破镜重圆。

此外,北京也出台了相关规定,新闻将之颂扬为北京监狱为罪犯夫妻谋“性福”,并进一步提出,不要根据表现好坏来定,而是所有罪犯都应享有这项福利。

犯人同居何必层层审批–青岛新闻网

给服刑人员性福权,虽然绝大部分地区做的不错,但是也发生了很严重的问题,比如2000年,有湖南监狱的罪犯老哥利用这个制度,召集失足妇女进亲情会见室嫖娼,产生了恶劣影响。

考虑到上述规定和探索的存在,可以确定的是,罪犯被剥夺的人身自由权,并不包括性权利

依据是监狱法第7条第一款的最后一句:

第七条 罪犯的人格不受侮辱,其人身安全、合法财产和辩护、申诉、控告、检举以及其他未被依法剥夺或者限制的权利不受侵犯。
罪犯必须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和监规纪律,服从管理,接受教育,参加劳动。

那么有人可能会问,既然罪犯没有被剥夺性权利,那么为啥现实中,监狱普遍不允许他们与配偶或者男女朋友在监狱内发生性关系?

答案很简单,一方面,在法律上,权利是一种资格,是一种应然状态,有权利,不代表你能实现权利。举个例子,我国民法典规定每个公民在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时,有结婚自由。

但是由于付不出彩礼钱等客观原因,很多男性一辈子都打光棍,无法与女性结婚。但是在法律上,这些光棍还是享有结婚自由权,他们只是无法实现罢了。

假如你是一名罪犯,你没有配偶、男女朋友,你本来就无法与异性发生性关系,所以别说在监狱里,就算在外面,你也无法实现过性生活的权利。

另一方面,权利的行使受到法律的限制。啥意思呢,举个例子,你有性权利,但你没有男女朋友、配偶,没人愿意跟你发生性关系,于是想了一个办法,去花钱找失足妇女大保健实现你的性权利。

这可以吗?这不可以!因为法律不允许你以这种违背公序良俗的方式实现性权利。

在监狱里,罪犯想过性生活也面临上面两个障碍。服刑人员有性权利没错,但是他们不具备行使性权利的条件,比如他们的配偶不在监狱里,监狱无法强制他们进入监狱与罪犯会见、发生性关系。

监狱可以探索为服刑表现好的罪犯,征求他们配偶的意见,是否愿意来监狱同居。

另外一个方面,性权利本身要以人身自由为前提,如果人身都不自由,鸡儿也不会自由。在监狱中,罪犯要接受监狱的管理,接受教育、劳动,人身自由受到严重限制,进而导致鸡儿也受到严重限制。需要他人配合的性生活,当然也受到严重限制,以至于无法实施。

总之,服刑人员有过性生活的权利,但是一般没有过性生活的条件。

就像每个公民都有被选举权,但是绝大多数人,连选村长的条件都不具备。

参考文献:柳忠卫:《罪犯特许权论》,《法商研究》2008年4期。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