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你想推荐给别人哪些很爽无尿点的高分电影?

希区柯克的所有电影,特别是《房客》《惊魂记》《迷魂记》《群鸟》,随着了解他越多,看他的电影也越觉得有意思。

对于这类「作者型」电影,就是导演塑造电影美学、意志贯穿电影始终的电影,吃透导演的背景就尤其重要。

而希区柯克的电影之所以值得反复看,就是因为其中包含的层次太丰富了,他本人是一位电影艺术大师,同时也是一位严重的「厌女症」患者,常常侮辱和折磨女演员。

这些正面的才华和负面的个性都能在他的电影中找到痕迹。

在很多人眼中,「悬疑大师」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是个神话一样的存在,他在电影中天才般的创造让众多影迷顶礼膜拜,甚至不惜脱离现实将他无限美化。

从影五十多年,希区柯克成功地在公众面前塑造了一个彬彬有礼、幽默风趣又有一点古怪的中产阶级绅士形象。

清白诚实,敬业专一,只有一个妻子,一个女儿和一个爱好。

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曾表象只是希区精心设计和描绘出来的「人设」,他对演员——尤其是一些女演员的厌恶羞辱、控制和折磨,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就像他精心编排的那些电影,用美好的形象掩盖内心不为人知的疯狂。

我们不能简单粗暴地评价他是「好」还是「坏」,只能说真实的希区柯克远比电影界流传的要复杂得多。

可敬又可恨。

影视热点

1.

希区出生于伦敦东区的列顿斯顿小镇,祖父是个渔夫,父亲是个水果商。

在影坛混的风生水起的希区柯克,其实很小的时候就为自己卑微的出身感到羞耻。那种发自心底的对人上人生活的渴望,驱使着他不断地努力再努力。

希区柯克的童年的不算美好,小胖墩的形象让他早早就觉得自己不是个招人喜欢的孩子,久而久之变得性格孤僻,几乎没有朋友,日常最大的乐趣是去老贝利法庭旁听刑事案件审判。

虽然胖,希区却拒绝一切运动。能乘车就不走路,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这种懒人行为让他的身材越来越横向发展,甚至一度野蛮生长。

成年的希区柯克不止一次同病态的肥胖进行过旷日持久的斗争——通过减肥药和节食,从巅峰时的 300 磅到 200 磅,再胖回 300 磅,反反复复,磨尽了他的耐心。

矮小的身高、笨重的体型再加上并不好看的外貌,让希区陷入了比儿时更严重的孤立自卑情绪中,他觉得自己没有吸引力,深感社交无能,很难同周围人有任何亲密的举动——特别是与性有关的那些事儿。

影视热点

(年轻时的希区柯克也曾颜值在线,不过只维持了一小段时间)

和妻子艾玛结婚几十年,两人一直维持一种禁欲的状态,性爱次数几近于无。

艾玛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希区柯克,像老妈,像保姆,像朋友,像合伙人,就是不像妻子。两人结婚一年都没有发生性关系,后来仅有的一次,让艾玛怀上了他们唯一的女儿帕特里夏·希区柯克。

希区内心疯狂妒忌着别人活跃的性生活,只能通过享受美食、过度饮酒的方式来发泄内心的欲望。

但随着时间的累积,食物和酒已然不能填补他内心的空虚,于是希区不由自主地将一部分发泄口转移到了合作的女演员身上。

由语言挑逗到身心折磨,一步步纵容心底的恶魔恣意妄为,撕下了那层伪善的绅士面具。

影视热点

(希区柯克和妻子艾玛,电影创作占了两人日常生活的很大一部分)

2.

女人是希区柯克电影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但对女演员,希区却充满怨气,有一种既迷恋又蔑视的矛盾情感。

坊间流传着很多他在片场虐待和羞辱女性的传言,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的。

希区认为,女人是愚蠢的生物,有着难以捉摸的性感,会任由狂野荒谬的情欲摆布——换句话说就是,他觉得女人骨子里具有贱性,再美丽的皮囊,也不过是性感的玩物。

一头金发的「北欧女子」是希区柯克最偏爱的女性类型,他认为金发女人比深发女人显得更轻佻魅惑。

希区无法阻止电影中的那些美丽女郎入侵他的思绪,于是,「折磨女人」成为他宣泄这种情感的方式,他也不止一次亲自向朋友们展示「如何掐死一个女人」。

希区柯克在片场的装扮向来非常职业,标准的西服和白衬衫,一丝不苟地系着领带。他工作时镇定沉着,不会大声叫喊,故意摆出一副资产阶级的体面架势,这种形象无疑和他屡屡爆出的粗鲁言语、无礼举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房客》开始,金发女郎们在希区柯克的电影中就备受折磨,或身处险境或蒙受羞辱。

虽然她们的一头金发确实让黑白画面的色调更加丰富,但这种调侃戏谑式的拍摄方式还是暴露了希区内心真实的想法。

他电影中的女演员必须杀人或死亡,必须被羞辱或者和在逃的无能英雄谈一场令人沮丧的恋爱,不管怎么样,漂亮女人一定要受到折磨。

影视热点

(希区柯克与詹姆斯·斯图尔特、格蕾丝·凯丽在《后窗》拍摄现场)

玛丽·克莱尔将要出演一部希区导演的电影,表面上装作欢迎的希区听说了她不能喝酒后,礼貌性的为她准备了一杯果酒,又偷偷在里面掺入烈性成分,玛丽·克莱尔喝完后立刻不省人事。

薇拉·迈尔斯在拍摄《惊魂记》时非常气愤,因为希区故意把她打扮得又老又丑,为的是报复薇拉在《迷魂记》时给他的难堪。

拍摄《三十九级台阶》的时候,希区柯克用手铐将女主角玛德琳·卡洛和男主角罗伯特·多纳特拷在一起,并命令两人排练穿过假桥、围栏的戏份,就连休息期间都假装找不到钥匙,让两人继续拷在一起。

直到最后演员疲惫不堪、衣衫不整,纤细的手腕上都是淤青和伤痕,希区才将他们放开。

手铐的存在让影片全程萦绕着一股恐惧感,同时,希区也暗自对玛德琳·卡洛受辱这件事感到幸灾乐祸。

拍摄《群鸟》时,本来商量好的假鸟变成了真鸟,毫不知情的女主角蒂比·海德莉被带入片场,一群疯狂的鸟儿朝她袭来,撕咬啃啄,在她身上拉屎,没多久蒂比就被抓的满身是伤,所有的恐惧尖叫都是真实的,还没拍完蒂比就昏死了过去。

影视热点

(蒂比在《群鸟》拍摄现场被真的道具鸟儿折磨的筋疲力竭)

除了拍摄时的虐待,希区柯克还喜欢用语言伤害女演员,时不时冒出的下流话、性骚扰成为了很多希女郎的噩梦。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希区柯克的所有电影,特别是《房客》《惊魂记》《迷魂记》《群鸟》,随着了解他越多,看他的电影也越觉得有意思。

对于这类「作者型」电影,就是导演塑造电影美学、意志贯穿电影始终的电影,吃透导演的背景就尤其重要。

而希区柯克的电影之所以值得反复看,就是因为其中包含的层次太丰富了,他本人是一位电影艺术大师,同时也是一位严重的「厌女症」患者,常常侮辱和折磨女演员。

这些正面的才华和负面的个性都能在他的电影中找到痕迹。

在很多人眼中,「悬疑大师」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是个神话一样的存在,他在电影中天才般的创造让众多影迷顶礼膜拜,甚至不惜脱离现实将他无限美化。

从影五十多年,希区柯克成功地在公众面前塑造了一个彬彬有礼、幽默风趣又有一点古怪的中产阶级绅士形象。

清白诚实,敬业专一,只有一个妻子,一个女儿和一个爱好。

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曾表象只是希区精心设计和描绘出来的「人设」,他对演员——尤其是一些女演员的厌恶羞辱、控制和折磨,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就像他精心编排的那些电影,用美好的形象掩盖内心不为人知的疯狂。

我们不能简单粗暴地评价他是「好」还是「坏」,只能说真实的希区柯克远比电影界流传的要复杂得多。

可敬又可恨。

影视热点

1.

希区出生于伦敦东区的列顿斯顿小镇,祖父是个渔夫,父亲是个水果商。

在影坛混的风生水起的希区柯克,其实很小的时候就为自己卑微的出身感到羞耻。那种发自心底的对人上人生活的渴望,驱使着他不断地努力再努力。

希区柯克的童年的不算美好,小胖墩的形象让他早早就觉得自己不是个招人喜欢的孩子,久而久之变得性格孤僻,几乎没有朋友,日常最大的乐趣是去老贝利法庭旁听刑事案件审判。

虽然胖,希区却拒绝一切运动。能乘车就不走路,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这种懒人行为让他的身材越来越横向发展,甚至一度野蛮生长。

成年的希区柯克不止一次同病态的肥胖进行过旷日持久的斗争——通过减肥药和节食,从巅峰时的 300 磅到 200 磅,再胖回 300 磅,反反复复,磨尽了他的耐心。

矮小的身高、笨重的体型再加上并不好看的外貌,让希区陷入了比儿时更严重的孤立自卑情绪中,他觉得自己没有吸引力,深感社交无能,很难同周围人有任何亲密的举动——特别是与性有关的那些事儿。

影视热点

(年轻时的希区柯克也曾颜值在线,不过只维持了一小段时间)

和妻子艾玛结婚几十年,两人一直维持一种禁欲的状态,性爱次数几近于无。

艾玛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希区柯克,像老妈,像保姆,像朋友,像合伙人,就是不像妻子。两人结婚一年都没有发生性关系,后来仅有的一次,让艾玛怀上了他们唯一的女儿帕特里夏·希区柯克。

希区内心疯狂妒忌着别人活跃的性生活,只能通过享受美食、过度饮酒的方式来发泄内心的欲望。

但随着时间的累积,食物和酒已然不能填补他内心的空虚,于是希区不由自主地将一部分发泄口转移到了合作的女演员身上。

由语言挑逗到身心折磨,一步步纵容心底的恶魔恣意妄为,撕下了那层伪善的绅士面具。

影视热点

(希区柯克和妻子艾玛,电影创作占了两人日常生活的很大一部分)

2.

女人是希区柯克电影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但对女演员,希区却充满怨气,有一种既迷恋又蔑视的矛盾情感。

坊间流传着很多他在片场虐待和羞辱女性的传言,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的。

希区认为,女人是愚蠢的生物,有着难以捉摸的性感,会任由狂野荒谬的情欲摆布——换句话说就是,他觉得女人骨子里具有贱性,再美丽的皮囊,也不过是性感的玩物。

一头金发的「北欧女子」是希区柯克最偏爱的女性类型,他认为金发女人比深发女人显得更轻佻魅惑。

希区无法阻止电影中的那些美丽女郎入侵他的思绪,于是,「折磨女人」成为他宣泄这种情感的方式,他也不止一次亲自向朋友们展示「如何掐死一个女人」。

希区柯克在片场的装扮向来非常职业,标准的西服和白衬衫,一丝不苟地系着领带。他工作时镇定沉着,不会大声叫喊,故意摆出一副资产阶级的体面架势,这种形象无疑和他屡屡爆出的粗鲁言语、无礼举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房客》开始,金发女郎们在希区柯克的电影中就备受折磨,或身处险境或蒙受羞辱。

虽然她们的一头金发确实让黑白画面的色调更加丰富,但这种调侃戏谑式的拍摄方式还是暴露了希区内心真实的想法。

他电影中的女演员必须杀人或死亡,必须被羞辱或者和在逃的无能英雄谈一场令人沮丧的恋爱,不管怎么样,漂亮女人一定要受到折磨。

影视热点

(希区柯克与詹姆斯·斯图尔特、格蕾丝·凯丽在《后窗》拍摄现场)

玛丽·克莱尔将要出演一部希区导演的电影,表面上装作欢迎的希区听说了她不能喝酒后,礼貌性的为她准备了一杯果酒,又偷偷在里面掺入烈性成分,玛丽·克莱尔喝完后立刻不省人事。

薇拉·迈尔斯在拍摄《惊魂记》时非常气愤,因为希区故意把她打扮得又老又丑,为的是报复薇拉在《迷魂记》时给他的难堪。

拍摄《三十九级台阶》的时候,希区柯克用手铐将女主角玛德琳·卡洛和男主角罗伯特·多纳特拷在一起,并命令两人排练穿过假桥、围栏的戏份,就连休息期间都假装找不到钥匙,让两人继续拷在一起。

直到最后演员疲惫不堪、衣衫不整,纤细的手腕上都是淤青和伤痕,希区才将他们放开。

手铐的存在让影片全程萦绕着一股恐惧感,同时,希区也暗自对玛德琳·卡洛受辱这件事感到幸灾乐祸。

拍摄《群鸟》时,本来商量好的假鸟变成了真鸟,毫不知情的女主角蒂比·海德莉被带入片场,一群疯狂的鸟儿朝她袭来,撕咬啃啄,在她身上拉屎,没多久蒂比就被抓的满身是伤,所有的恐惧尖叫都是真实的,还没拍完蒂比就昏死了过去。

影视热点

(蒂比在《群鸟》拍摄现场被真的道具鸟儿折磨的筋疲力竭)

除了拍摄时的虐待,希区柯克还喜欢用语言伤害女演员,时不时冒出的下流话、性骚扰成为了很多希女郎的噩梦。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