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网传杨作兴再次被捕,王海超又立山头,矿圈再起宫斗波澜

影视热点

作者|利好

编辑|钊

2020年4月,深圳。

比特微创始人,杨作兴发布一张朋友圈图片,虽然配图是长跑,不过朋友圈背后的英文I AM BACK!暗示着杨作兴自去年被警方带走后再次回到比特微。

两个月后,比特微内部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国内币圈元老,王纯、神鱼、吴刚甚至比特币开发者领袖Adam Back都前来帮比特微站台。

这次发布会,杨作兴将自己大学同学陈建兵推至前台,自己隐居幕后。

五个月后,前来捧场的5位币圈元老4位卸任董事身份,杨作兴自己也卸任法人身份。

最近比特币由去年的几千美元/枚上涨至69000美元/枚,上涨幅度超过10倍,比特微却并未推出新品,预测产量也大幅度减少。

从比特大陆离职创业的杨作兴,和他的比特微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年从比特大陆离职创业的前CEO王海超,会走上杨作兴的老路吗?

矿圈社群爆料,比特微杨作兴被抓

2021年11月底,上海。

有爆料称,比特微在寻求美股上市的可能,杨作兴希望在上市前完成融资,以帮助比特微在牛市获得更多三星芯片的产能,同时大概率签下上市的对赌条款。

由于芯片制造和硬件生产是典型重投入、产能紧缺、周期性明显的经营活动,生产过程中如果数字货币行情大跌则可能让投资人血本无归,因此企业有时会与投资人签署对赌协议,以免投资基金遭受重大损失。

在比特微的投资者或许正兴奋着投资能够大赚一笔时,有比特币矿工在社群内部爆料,比特微创始人再次被抓,目前已被北京警方带走审讯。

这已不是杨作兴第一次被警察带走,早在2019年杨作兴就曾以涉嫌职务侵占10万元被警方审讯。当时比特微着手准备上市计划时,突如其来的侵犯商业秘密,将比特微打回了原形。

2020年杨作兴因涉嫌侵占职务10万元被起诉,可能判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最近,杨作兴再次被警方带走,比特微上市计划也可能会再次“流产”。这次杨作兴被带走,可能对应着2021年4月,比特大陆对杨作兴和他创办的比特微提起的诉讼,诉讼标的达9900万。

比特微想要快速完成融资上市,或许也与其新产品缺失,以及产能不足的情况有关。矿圈资深人士称,“比特微内部研发好像出现问题了,我好久都没看到他们新产品了”。在近一两年比特币上涨超10倍的大牛市中,比特微并未推出相关矿机产品,可以说完全错过了这轮行业机会。

嘉楠科技在20年9月发布了自己的阿瓦隆A1246矿机,21年牛市中销售;比特大陆也在20年底发布了自己的ANTMINER S19pro和其他S19系列产品,在21年中销售,21年11月还发布了新产品S19 XP。

影视热点

比特大陆与嘉楠科技,原本被比特微侵蚀的市场份额,再次被两家头部矿机公司夺回。

而产能方面,比特微一直采用三星8nm芯片,根据最近比特微披露与Bitfarms的4.8万台大单(按披露情况来看这可能是比特微今年最重要的订单之一了),交付日期一直从2022年初排到了2022年底,这从另一个层面说明比特微采用的三星芯片2021年产能困难。

接近比特微的专业人士也提醒,三星今年代工的高通晓龙888芯片一直受人诟病,再加上三星还接了英伟达的订单,能不能完成比特微的芯片供应还是未知数。

矿圈野蛮宫斗不断,行业道德和规范有待提高

今年以来,在原本牛市的大背景下,不少海外传统资本和上市公司的拥抱,众多意见领袖和商业大亨的观点争锋,行业内NFT、元宇宙等新物种新概念的兴起和它们带动的互联网科技巨头参与,以及海外货币政策的不断放水、国内监管政策的持续趋严,让比特币经历了起起伏伏但总体牛市明显的一年,比特币两度迎来超过60000美元/枚的时期,最高上涨至69000美元/枚。

从各行各业发展的历史必然趋势来看,资本化、全球化、监管化是需要行业在发展到一定规模和阶段后涅槃时都经历过的时期,历史经验也不难总结,往往一个行业出现这些特征后,都会快速进入了另一个时期。

其结果有两点,一是行业经历筛选和淘汰,马太效应趋显格局更加固化,二是洗牌结束后,整合吸纳了更多行业资源的领头者会在新的行业背景下迎来一段加速成长期。

但从业者们往往会忽略,除了商业逻辑上的规整和发展,新时期的到来往往也对企业的治理者们提出商业道德层面的要求。

规范和秩序的出现,从来都是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过渡到新时期过程中一个鲜明的特点,依靠破坏道德和规则来野蛮掇取收益的行为不再能为企业带来养分,反倒是会在行业接轨整体社会商业体系的大背景下原形毕露,甚至触犯法律。

因此在当前这样的背景下,从比特大陆离职的前后两波重要研发人员的创业动向更值得串联着分析对比。

一个相似的点在于,无论是杨作兴还是范靖王海超,都是在从比特大陆离职后极短的时间内就创办了新的业务相近的公司。

影视热点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时间上来看范靖、王海超、以及邹桐是在2021年1月从比特大陆离职的,而他们在2021年1月25日,就分别同日设立了“北京超摩至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超摩科技有限公司”,后来通过增设其他主体与企业间持股关系共同组成了“超摩”系列的公司。

企业查询信息显示,“超摩”系公司的经营范围与比特大陆基本一致,从工商登记的内容来看,这两家公司或许存在着直接的竞争关系。

而超摩是否真的会在具体产品和业务层面与比特大陆构成直接竞争,或是否有将真实业务匿于水下的法律风险,我们不得而知。

但明确的是,从作为前员工对企业商业秘密和技术负有的保密义务和竞业限制的角度来讲,显然比特大陆认为王海超等人及超摩系公司是具有法律问题的,据查比特大陆已经于2021年5月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作为王海超和范靖的“前辈”,杨作兴更是直接在从比特大陆离职前就已经设立了外部公司。更不合逻辑的是,仅仅五个月后,比特微就完成了对芯片的设计,启动了芯片的正式流片。2017年初,比特微旗下的神马矿机就已经开始量产上市了。

根据手机芯片研发流程,芯片行业需要先构思立项,对整个芯片架构加以思考研究,再去设计整体芯片架构,然后再把整体芯片设立出来。手机芯片设计完毕后,还需要给芯片做验证,以免芯片出现问题。

以华为手机海思芯片为例,一次海思芯片的流片据传需要数亿元,并且因产能和试验者众多的问题,流片还需排队检验。

按传统手机芯片的制造流程,一枚手机芯片制造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就算是高通公司晓龙产品备受好评的支持率,每年在芯片中也有翻车的可能。

而作为一家初创企业,比特微成立后从融资到招人再到构思产品和(假设从0开始)完成芯片设计工作,用时如此之短,其芯片研发的速度和顺利程度都呈现出明显不合理的状态,各中缘由,不辩自明。

有外部传言称杨作兴所创立的比特微公司,所使用的就是比特大陆当年研发矿机的流片制造图。

杨作兴将制作图带离公司,找到圆晶厂测试后捣鼓出了比特微。因此比特微才能在短短6个月的时间研发出来,并且攻占比特大陆的矿机市场。

一位币圈大V表示,“比特大陆在S9矿机时期花费了巨额研发费用和流片费用”,在他看来,“不光是神马,其他矿机厂商也都在偷比特大陆的技术,和流片成功的芯片,就像是比特大陆开拓市场,所有的矿机都在后面捡现成的结果”。

影视热点

暂且抛开传言的真实度和可信度不谈,仅从比特大陆对杨作兴未曾办理离职及归还工作资料;以及比特微的成立时间和成立后的研发速度来看,杨作兴能够三进宫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杨作兴如此着急铤而走险的原因,或许就藏在其从前东家离职的动机中,毕竟行业周期性明显机会转瞬即逝,据公开资料他曾明确说过“比特大陆给我的确实很多了,但他们挣得更多,我眼红啊”。

无论传言是真是假,窃取商业秘密,抄袭产品技术,都是有违商业道德的行为,只能换来公司一时的风光。

一家想要基业长青的公司,是不屑于这些短视的小手段,也不可能以此为基石的。

对于比特微的创始人杨作兴,各类矿场对他的评价是,人品不谈,但是芯片技术造诣颇高。而对王海超,外界和企业内部评价也是两极分化。

2019年3月26日,比特大陆宣布IPO申请即将失效,同日比特大陆正式宣布王海超为新任CEO,取代之前创始人詹克团和联席创始人吴忌寒共同担任联席CEO的模式。

比特大陆在内部信中表示,“王海超曾在比特大陆多个部门担任过负责人,在公司 2017 年供应链产能极速扩张的过程中做出了重大贡献,工作成绩优异”。

不过,随后比特大陆遭遇一系列内部风波。

2013年10月,詹克团与吴忌寒共同创建比特大陆,据此前比特大陆上市文件披露,詹克团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6%,吴忌寒持股20.25%。

但随着2019年10月28日,吴忌寒通过盗用公章把北京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从詹克团变更成了自己。又通过海运平邮寄给遍布在世界各地的股东一封股东会通知,要求修改公司章程,在其他股东均没有收到该通知的情况下,召开了所谓的股东会,剥夺了詹克团的多倍投票权。

一场被精心策划的政变正式拉开了序幕,这样一场涉及境内外公司的股东纠纷足以拖垮任何一个商业实体。

最终,随着今年1月《关于比特大陆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之间的和解》的发布,这场持续了一年多的风波终于落下帷幕。

吴忌寒与詹克团达成和解,吴忌寒正式辞去比特大陆职务,詹克团则以6亿美元收购吴忌寒和一些原始股东持有比特大陆近半股份,重新掌管比特大陆。

历数上任半年即遇到股东纠纷的王海超,在其整个任期内无论是业务经营还是帮助解决股东纠纷,都只能说成绩寥寥。

詹克团回归比特大陆后,王海超便提交了辞呈。不过,他与范靖、邹桐等人在离职当月设立的新公司,就拿起了比特大陆的成绩作为了宣传内容和融资宣传点。

此前,在猎聘网的公司主页上,对公司基本情况和创始团队介绍的描述上,写着“累计量产各类先进制程芯片过亿颗”。

影视热点

对比杨作兴,王海超更理智和克制。根据天眼查信息,王海超等人创立的新公司因为竞业协议的要求,从事的是通用芯片设计的业务。

但这是否只是障眼法,参考杨作兴案例的经验,王海超等人未来是否有触犯法律责任的风险,我们还不得而知。

但可以看到的是,王海超的北京超模公司在成立后,长达一年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成果和技术被公开。

当前矿业已经进入资源、能源、生态比拼的新时代。不少矿场老板告诉我们,“矿业发展已经从蛮荒时代过渡到了精耕细作的时代,侵犯知识产权得到的粗枝大叶,在转化成产品的过程中是没有太大意义的,这种行为也注定是没指望的”。

至于比特大陆,在经历了15个月的股东之争之后,要恢复往日的行业霸主地位,势必会继续紧盯杨作兴和王海超这些比特大陆的离职员工,不会允许研发人员盗取自己的商业秘密与自己竞争市场。

在经历过杨作兴的案例后,比特大陆在芯片生产中对自己矿机的指数产权做更为严密的保护,北京超摩只要存在任何一点侵权,都存在被诉讼的风险。

在天眼查中,2021年5月比特大陆就已经向北京超摩公司发出了律师函警告,不排除超摩已经触碰到比特大陆寻求法律保护的界限的可能性。

写在最后

比特微抄袭比特大陆的流言是从去年开始在圈内扩散,今年整年比特微无新品出现的事实,似乎在证实着流言的真实性。

虽然王海超明面上宣称自己要做通用芯片,但作为比特大陆前CEO,吃到过矿机的甜头,可能还是难以逃脱此前赚钱的“路径依赖”思想。

但须知,当前保护知识产权与技术产权已成为法律法规硬性要求和社会共识,近年来国内各个行业都在打击和修正抄袭、侵犯商业秘密等恶性情况。

2021年2月26日,一起因侵犯技术秘密被判赔1.59亿元的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就是其中典型,而这种趋严的保护在芯片领域尤甚,近年来国内对于集成电路的专利保护也可谓连番升级。参考海外,芯片行业甚至有因侵犯知识产权被判赔数十亿美元的案例存在。

可以相信,未来在商业世界中一切借由侵犯商业秘密来获取成果的行为,都只会自食恶果且面临越来越严苛和精准的追责。

参考资料:

晚点latepost《比特大陆夺权始末:门内的野蛮人》

Deeptech深科技《牛市建功,熊市接任,比特大陆的新CEO真能抗下重担?》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