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电影《动物世界》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Part One “动物世界

所谓的“动物世界”,在影片中借安德森之口做出了解释(如下图所示)。

影视热点

如他所言,在这艘船上的确没有任何道德约束,于是源于人们内心的贪婪开始涌现。就像张景坤一开始对开司说的一样,只要找好搭档,分分钟搞定就能安全下船。但是接下来他自己就用实际行动为开司好好上了一课。

而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也并不全是与开司一样,属于穷困潦倒、负债累累、背水一战的,还有很多摸清规则漏洞并以此赚钱的“回头客”

所以我们看得到,不同动机上船的人,面对同一个结果的不同反应。有的人处之淡然,不买情报也不屯牌,踏踏实实靠自己打到3星0牌就早早上楼,从此楼下的世界与之无关;有的人则只为活命,在游戏最后才得到上楼资格的那几位,眼睛里满溢着的是对得以生存下去的狂喜;而同时我们也能看到Luca、张景坤以及刀疤脸三人组在游戏结束时的表情,那是一种源于利益未能最大化到手愤怒和悲哀。

张景坤手握8星1牌时那几声嘶吼令我印象深刻,“别藏着了,快出来和我比,我可以送你星!”,突然就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爆红的“菊姐”在创造101上的一句话,“有些人所放弃的,是我梦寐以求的”

那些摸清规则漏洞的人再度上船早已不是为了简单的还贷,而是想从中尽可能多的获利,于是他们的目标自然就放在了那些初次登船的“新人”身上,就如同动物世界中的狩猎一般,寻找便于下手的目标似乎是一种生存的本能

于是这些站在“游戏链”顶部的人们,逐渐的被利益驱使而向动物同化,管你是不是家里的希望、活不活得下去,只要我有钱赚,就不会考虑你的死活。所以我们看到刀疤脸坐在“VIP”席位上,笑着说,“看到那边那几位了么,都是被我们送进来的”。在“动物世界”里,这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

毕竟在动物的世界里,只有利益,没有感情。

影视热点

Part Two “苏格兰黑山羊”

在影片过程中,开司说过一个小时候其父亲讲给他的故事,即“苏格兰黑山羊”。

“20世纪70年代的一天,英国的三位科学家威廉、木辛特、赫迪从伦敦去苏格兰参加一个科研会议,越过英国边境不久,他们发现了一只黑山羊。

“真的太有意思了,”天文学家威廉说道,“苏格兰的山羊都是黑色的。”

“威廉先生,你这样没有广泛论据地去推断是不可靠的,”物理学家木辛特对威廉说道,“关于苏格兰的黑山羊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只能得出如下结论:在苏格兰这个地方,有一些山羊是黑色的,而不是全部。”

逻辑学家赫迪马上接着说道:“木辛特先生,你说的这个结论也不严谨,我们在此时真正有把握的结论只不过是:在苏格兰这一片地域内,至少有一个地方生活着至少一只黑山羊。”

紧接着,依靠这个故事,开司道出了促使他依靠“均衡思维”推理击败对手的原因(如下图所示)。

影视热点

其实这种思维在生活中十分常见,你我或多或少都应该曾被这种片面的思想影响过。举个例子说明一下。

影视热点

在我们的主观印象中,电影一定是要用看的,所以基本不会有人想到会有盲人坐在观众中间欣赏电影。但事实恰恰说明,正是这种片面思想,或多或少的伤害或影响到了这对情侣的观影体验。但我必须说明一点,这个观众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他知道实情我想也应该会给予理解。而这个故事最美丽的地方就在于“女孩拉住了男生”,这个盲人女孩做到了对他人的理解,至少她,没有被那片面的思维禁锢

也如同东野大大的那本神作《恶意》,不也正是利用了我们的这种片面思维而从一开始就布下迷阵,诱使我们上当的么?

所以,不论是在恋爱、交际、工作还是其他生活中的各个方面,我们都不妨时常静下心来审视一下自己,是否因为“认定某件事”而变得片面,又是否因此错过了些什么呢?

影视热点

Part Three “我守住了我信的道”以及“我有病”

张景坤不是第一次上船了,在他的口述中只提到了误打误撞进入实验室的情景,却丝毫没有提及他是怎样进行游戏的。我们不妨幻想一下,他第一次进行游戏时是否也遇到了“人生导师”(有经验的老油条),是否也被坑过骗过才逐步适应了规则而最终侥幸的逃出生天呢?

如果说张景坤这样的人始终是个利益至上的人,那么这也算是一个正常的结果,但若是他曾经也如开司一般善良,沦落至此就不免令人感到悲哀。

毕竟,在这个物欲横流无限上涨的社会环境里,不美好的事情天天充斥着各个新闻的头条版面。想把一个坏人变好,也许很难;但若是让一个好人沉沦堕落,似乎就仅在一念之间,一步踏错,从此万劫不复。保持善良,难的不在善良,而在于保持。

不谈现实,至少在电影中的郑开司做到了。

影视热点

这句话在影片中从开司和小丑的口中分别说出了许多次,乍一听没什么感受,倒是满满的中二气息。但当剧情一步步深入直至最后开司从小黑屋中走出撒掉钻石那一刻,这句话就真正的“燃”了起来。

因为这不再是一句口号和空话,而是这四小时的动物世界中,唯一坚持向善者说出的最有力的独白。

影片的开头和结尾,像是生怕观众记不住似的,开司都反复念叨过一句话,“我,脑子有病”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对自己间歇性精神分裂的自嘲,而我更倾向于认为它是一种对那些自私贪婪的“动物”们的讽刺,因为纵观整部影片下来,恰恰是开司代表了那最纯洁、善良、正义并始终不被同化的人格

这一点让加七君想起了华子演唱的那首《听说》,在影射了社会上的种种现实不公之后,话锋一转来了这么一句。

“听个混子说 有事咱就酒桌上磕

听个傻子说 吃饱不饿我就快乐着

听个疯子说 我要革命我要解脱

听个瞎子说 是谁在唱这首破歌

所以真的是因为瞎,所以看不见人么?

还是说所有把这首称之为破歌的人,都是瞎子呢?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