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如何以「我刚写好和离书,他就冲过来撕碎了」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我刚写好和离书,他就冲过来撕碎了。那和离书,是我写给他和他新婚夫人的。他的夫人,只能是本公主。

《摘月》(已完结,保甜)

1

他是我朝两袖清风的大理寺卿赵淮安,我是本朝面首加起来可绕皇城一圈的公主,罗扶月。

原本我和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交集。

可上月,皇兄说我秉性顽劣,不顾母后反对,指派了一人看着我。

不是别人,正是赵淮安。

长我七岁,尚未成亲,勤于公务,连花楼都没去过。

听说为人清正,刚正不阿,见他第一面,我便知他是块硬骨头,纵使面若冠玉,却像块终年不化的寒冰,不苟言笑。

昨日随母后来皇寺祈福,我没管住嘴,偷吃了一块烤兔肉,被他用冰凉的戒尺打在手心上后,我和他的仇便结下了。

我撑在床上,用白嫩嫩的脚尖儿勾他的腿,「赵淮安,站那么远做什么?我还能吃了你?」

赵淮安低头移开目光,「公主,佛门圣地,于理不合。」

一个时辰前,有个女人送他香囊的时候,他可不是这副模样。

我心生醋意,探身,勾住了他的腰带,轻轻往床边一扯,赵淮安便走过来。

「于理不合,你怎么还凑过来了?」

赵淮安盯了我好一会儿,默默蹲下身,握住我光裸纤细的脚踝,替我上穿罗袜。

他的手有些薄薄的茧子,许是第一次替女子穿,动作有些迟缓。

我两脚蹭了蹭,他刚为我穿好的罗袜便再次掉下来。

赵淮安动作一顿。

我得意地勾起嘴角,「赵大人,会不会穿啊?怎么掉了?」

他重新拾起,一板一眼道:「公主若不想缠绵病榻,还是穿上的好。」

我来了兴致,刚穿上便蹭掉,如此反复,赵淮安越来越沉默。

「我实在顽劣,教不好,学不透。识相点,自己去皇兄面前请辞,对你我都好。」

赵淮安抬眼,冷冷看我良久,起身往外走。

真是一身硬骨,冥顽不灵!

我脱掉罩在外面的衣袍,跟过去,拦在他前头,高声威胁:「赵淮安,你敢踏出一步,我便脱干净,随你一块出去。」

身上的栀黄色罗纱轻薄透明,在胸口印着两朵怒放的牡丹,腰际往下,是一只展翅翱翔的凤。

他脚步一顿,闭上了眼,刻板生硬道,「回去。」

他长得极好,嘴唇薄薄的,一副冷情冷性的模样。

我偏要用歪门邪道打破他刻板到骨子里的德行。

「赵大人,晚上一个人睡,不冷吗?不像本公主,身娇体暖,抱起来舒服得很。」

我围着他绕了一圈,几乎贴在他平整无痕的官服上。

赵淮安沉默半晌,突然抬手,拽住自己的腰带,轻轻一解,失去了束缚的外袍顿时松散,露出洁白无痕的中衣。

「公主恕罪。」

他反手将外袍脱下。

下一刻,我被包裹进干爽温热的衣裳里,清新的皂角味扑灭了浓郁脂粉香,乍一闻,有点寡淡,像他一样。

他将我拦腰抱起,放回床上。

我少有地愣神,扑哧笑出声来,直往他怀里钻,「赵淮安,我不好看吗?」

赵淮安气息一滞,一言不发。

我干脆抱住了他脖子,用腿缠住他,「你还是不是男人?」

面对如此挑衅之语,赵淮安忍了忍,说道:「臣奉圣命看顾公主,也算公主半个老师,公主枉顾礼法,实乃大不敬。」

我用手探进他严密无缝的中衣,轻轻勾散,露出精壮的胸膛,「看了我的身子,也配为师?」

赵淮安脸色一白,「公主慎言。」

我凑过去,朝着他的耳垂吹了一口气,「当我老师有什么好,不如当我的男人……」

赵淮安面如冷霜,「臣身份低贱,配不上。」

我轻笑出声,「你哪里是觉得配不上我,分明在介怀我养男人的事。是我,配不上两袖清风的赵大人。」

他一把攥住我作祟的手。

我吐气如兰道,「赵大人,如果我还没被人碰过呢?你……要不要做第一个?」

赵淮安的身子有那么一刻罕见地僵硬,我咯咯笑着远离,「真好骗。」

赵淮安脸色发冷,「这种话,臣权当没听见,公主以后也不要再说。」

突然,一声闷雷响彻长空,我打了个颤,蜷缩起来。

我佯作镇定,咬紧了牙关,「坐过来。」

一场大雨瓢泼而下,赵淮安侧坐床边朝外看雨。

我安稳了心神,恢复了恶劣的本性,盯着他冷硬的侧脸看了很久。

突然用脚踢踢他,「你无趣成这样,不如本公主替你请旨,剃度出家?」

「公主,臣立志为民谋福,恳请您高抬贵手——」

我打断他的话,「逗你的,还真信?」

2

病中困倦,醒来时,窗外雨停,屋中空荡荡的。

宫女悄声禀告,「今日太后娘娘在聂云台祭祀,赵大人一刻钟前已经被叫过去了。」

「知道了。」

宫装繁复,聂云台相去不远,途经宝阁寺,林木葱茏,遮天蔽日。

在密林中,我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本就虚弱,更是倒退几步才稳住身子。

此人一身酒气熏天,眼周挂着酒后的浮肿。

我理好散乱的宫装,冷淡错身:「我们走。」

没承想,那人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贴过来,「撞了老子想跑?回来!」

「放肆!」我厉喝一声,「看清楚本公主是谁!」

皇寺地广人稀,要想做到面面俱到实在太难。

先前封寺,谁又能想到,世家公子里还能出个混蛋玩意儿。

我繁复的装扮如同累赘,没走几步,就被撒着酒疯的男人拽回去,推倒在地。

啪,一个巴掌扇在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疼。

「公主!」

我捂着脸,被压在他身下,冷声道:「别瞎叫,去找人。」

宫女哭哭啼啼跑远。

男人打了个酒嗝儿,像头死猪,眯眼喘了口气,「噢?原来是公主?正好,你情我愿。」

「谁跟你你情我愿!」我用了吃奶的劲儿,还了他一巴掌。

这条狗疯了,扯起头皮,凑到颈边,嗅了嗅:「真香。」

一股难言的愤怒和羞耻充满胸腔,我拔出发间的凤簪,钉穿了他的肩胛骨,同时一脚踹在他腹下三寸。

伴随着一声惨叫,密林被密集的脚步声占据。

男人被刀剑架在脖子上,粗暴地拉扯开,随后弓着身子,躺在血泊里。

「臣救驾来迟,请公主恕罪。」语调平平,冷静无波,不是赵淮安还能是谁?

我攥着衣襟,手不受控制地发着抖,踉跄从地上爬起来。

膝盖传来钻心剧痛,我腿一软,失控地抓住了赵淮安递来的胳膊,连着他干净的袖子,都抹上一层殷红。

后来才知道,犯事之人是京中出了名的纨绔。

当朝孟老御史孟周之子。

姗姗来迟的老御史颤抖着将人抱在怀里,眼神怨毒又疯狂,「我儿不过贪玩了一些!你竟然……」

赵淮安声线冷淡:「孟公子恶行,用『贪玩』二字加以概括,失之偏颇吧?欺凌女子,按我朝律令,当受阉刑。」

孟周干脆破罐子破摔,破口大骂,「若非他人有意勾引,我儿怎么可能上当!」

「他人」是谁,不言而喻。

我其实并不招皇兄喜欢。

母后入宫前,曾有过一任夫君,也就是我的父亲,后来她带着我改嫁先帝,为了皇家体面,我被封为公主,赐封扶音。

依照往常,他禀上去,受罚的必然是我。

我嗤笑一声,正要发作。

赵淮安冷静道:「错不在她。」

「赵淮安!你休要护着!此事老夫会如实禀明圣上!」

赵淮安往我身前一挡,「孟大人只管如实上报。」

我一愣,仰头看着他挺拔如松的背影,不甘心地低下头去。

谁要他护着?

我没错,便是被打死,都绝不肯掉一滴泪。

人被拉下去,我却后退一步,冷着脸不肯说话。

赵淮安看我一眼,「宫中的手板挨一顿,个把月握不住笔,公主耽误了课业,亦是臣的罪责。」

毕竟,不是人人都像赵淮安:戒尺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可想到他是皇兄派来的,我仅存的一点好感都烟消云散。

「我不管,那人必须拖下去喂狗。」

「公主年纪尚小,少些戾气为好。」

我冷笑一声,讥讽道,「本公主年纪小?赵淮安,我至少还有一府的面首,你有什么?」

他不说话了。

我贴过去,快意道:「我尝过男人的滋味,你尝过吗?」

「臣不喜欢男人。」

他一本正经的话将我弄得一愣,随后叫了太医来,简单处置一番,替我告了假。

3

祭祀结束,败兴回京。

孟御史还真没啃动赵淮安这块硬骨头,亲儿子被下了狱,来年开春才能放出来。

我风寒未愈,越发逞凶斗狠。

短短三日回京的路程,我不是扭了脚,就是伤了手,最过分的一回,将赵淮安拽进马车来,逼着他为我脖子上药。

他一个大男人,动作不细致,我毫不掩饰地喊疼,最后,笑看他在一众揶揄嘲讽的目光中,一言不发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去。

以色侍人的标签一旦被打上,就再难摘下来。

婢女劝我,「天下俊杰多如牛毛,赵大人不识抬举,不要便不要了。」

我唇角带冷,「是他自己上赶着。」

后来,我干脆扣下了赵淮安的腰牌,坐在他腿上,喊道:「淮安哥哥。」

这次赵淮安彻底冷了脸,连他大理寺卿的腰牌都不要了,不告而别。

京城公主府前绿树成荫,蝉鸣嘹亮。

众多面首早就翘首以盼,见我归来,纷纷热络上前,嘘寒问暖。

唯独冷三不待见我,端着账本,「知道回来了?」

我扫了一圈,不见其他人,问道:「元岳呢?」

冷三眼都不抬,「数日前领人在锦绣坊滋事,跪着请罪呢。」

院中密密麻麻跪了一大片人,我心头一跳,生出不祥的预感。

冷三不疼不痒道:「有一个算一个,都有份。」

真是好大的惊吓……

我坐在椅子里,疲惫地支着头,问道:「银子赔了吗?可有人伤着?」

「已经闹到大理寺去了。」

我眼皮一掀,「闹到哪里?」

「大理寺。」冷三道。

「……」

当赵淮安穿着绛紫色的官服,往门前一站时,仅一人,胜似千军万马。

「微臣见过公主。」

我因着元岳他们不得不放低身段,乖觉道:「赵大人,里面请。」

赵淮安冷冷看我一眼,「公主府与锦绣坊滋事案有所牵扯,为了避嫌,就在此地吧。」

元岳是个犟种,腾地站出来,「他们骂人在先!该打!我见一次打一次!去他娘唔唔唔——」

众人呼啦围上去,捂嘴的捂嘴,扯胳膊的扯胳膊。

我拉过元岳,顺着众人的力道将他往门里一推,砰关上了门。

月光下,赵淮安冷眼看着我一系列动作,「公主,包庇同党以同谋罪论处。」

我急着上前拽住他的袖角,「赵淮安,你能不能……」

赵淮安后退一步,避开了我的触碰,「不能。」

我手指顿在半空,说道:「想抓他们,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他后退一步,缓缓施礼,「公主执意相护,臣只好明日领兵上门。」

我目光幽深地盯着他,脸色渐渐冷下来,突然喝道:「冷三!」

「在!」

「捆起来。」

4

月上中天,人烟具静,谁都不知道,当朝大理寺卿在公主府门前被人捆了。

我推开房门,看见赵淮安双手反剪,坐于床中央,不由得放轻了脚步。

摇曳的烛火给他周身镀上一层暖黄的光晕,他眼睫低垂,一言不发。

我背着手,慢悠悠踱步床前,站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可以解释。」

他眼皮一掀,语调平和,「公主,囚禁朝廷命官,便是谁来,也不能饶你。」

「你可曾问过元岳他们因何争执?」我蹲在床边抬眼瞧他。

赵淮安低下头,抿了抿嘴,「正因不知,才要传至大理寺审问。」

「不用问了。」我说道,「别人骂我,他们是为我出头。」

「他们动手,便是理亏。」

我撑着下巴,小声道:「赵大人,算我求你。」

「这便是你求人的态度?」

我拽住了他的一片衣角,哂笑,「你就当,人是我打的,如果需要找人担罪,就让我来。」

赵淮安盯了我许久,声音平淡无波,「松开。」

「答应我,我就松。」

「公主,莫要执迷不悟。」赵淮安全无人质的自觉。

「我要是说不呢?」

一片寂静里,赵淮安与我对望,最后叹了口气,唤道:「来人。」

「谨遵大人令。」

窗外,几道铿锵有力的声音齐齐响起。

我突然感觉不对。

赵淮安不知何时已经松开绳索站起来,「将共犯押回大理寺。」

「你……你如何松开的——」

下一刻,我被他反剪手中,强劲有力的虎口轻而易举地捏住了我的手腕,他淡淡道:「公主,跟臣走一趟吧。」

5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掉进一个赵淮安挖的坑里。

「赵淮安,你敢算计我!」我气得破口大骂。

赵淮安淡淡道:「公主若无把柄,又怎会被臣算计。」

「你好得很!你!你!」我挣扎无果,赵淮安越掐越紧。

到最后我皱起眉头,泪花儿都出来,「赵淮安,你轻点!」

「公主消停一下,臣就放开。」

「此话当真?」

「做不得假。」

我喘了口气,跟着他上了马车,风吹开了帘子,窗外递进来一张纸。

赵淮安往桌上一放,「请公主画押。」

我危坐一旁,朝他飘去一个幽怨的眼神,「赵大人,凡事讲证据,没有我可不认。」

「无妨。」赵淮安抱臂假寐,「牢中七十二般刑具,总要一一试过才知道。」

我猛扑过去,「赵淮安你敢!」

还没碰到他,就被一双手给锁住,「臣往日讲书,公主可有认真听?」

我满脸戾气,「谁爱听你讲那破书!」

赵淮安睁开眼,「兵法不通,一味逞凶斗狠,如何赢得了?」

「赵淮安!你别想说教我!」我激烈地挣扎,怎么都逃不开他的牵制,「本公主活这么大,还没轮到你来管教!」

「的确需要人来好好教你。」赵淮安手劲儿很大,没过多久,我便疼得红了眼眶。

「我疼……」

赵淮安不轻不重地笑了一声,冷淡道:「公主每每求人,才知道服软,这样的性子,实在该改一改。」

「你懂什么?」我气得发抖,深宫千人有千面,一味软弱,只能换来别人的得寸进尺。

我凶,才过得更好。

既然敬酒不吃,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两腿一软,朝地上跌去,赵淮安一愣,伸手去接,我趁机滚进了他怀里,借力拽住衣领,往下拉,吧唧一声,亲在他薄薄的嘴唇上。

赵淮安严密的思维似乎在此刻全然崩盘,他罕见地愣住,过了很久道:

「公主,贿赂朝廷命官是重罪。」

他是如何做到佳人在怀还不动如山的!

我勾了勾他的衣领,「赵大人,本公主做到此种地步,你答不答应嘛?」

马车一顿,靠边停了。

赵淮安皱起眉头,推开我,「大理寺到了,公主请。」

窸窣声音透过帘衾传进来,大理寺入夜依旧忙碌。

他动作迅速,我来不及抓住半片衣角,就没了人影。

我急着跟出去,车辕高耸,没有杌子,贸然跳下腿必然得废。

赵淮安似乎被我气着了,径自往里面走。

「赵淮安!」我喊了一声,闭着眼纵身一跳。

磕了就磕了吧,正好治他个看顾不严的罪名。

咚。

我撞在一人胸膛上。

灼热的气息透过来,皂角味儿,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我睁开一只眼,赵淮安不动如山的俊脸摆在面前,手还卡在我的腰肢上。

以防他丢下我,我抬腿夹在他腰上,扬声道:「腿吓软了,走不动了,抱我进去。」

旁边的人扑哧笑出声来。

「下来。」

他手一松,我更加用力地缠住。

「赵淮安,有本事咱们就耗着,看谁脸皮薄!」

赵淮安无奈,抱着我步履急匆匆地迈进门去。

当夜,大理寺就传开了,赵大人深夜出门带了个媳妇回来,还是抱着进门的。

听到消息的我笑得乐不可支,半夜三更赖在赵淮安的卧房不走。

「臣给公主准备了房间。」

「夫妻怎能分房而睡?」我伸了个懒腰,随意往软塌一窝,正好将旁边赵淮安的外衣扯来盖上,两眼一合,「没得叫人说了闲话。」

「公主——」

「嘘,本公主明日睡醒了再听训。」我趴在软枕上,埋进衣服下,浓倦很快席卷全身。

半睡半醒间,察觉有人将我抱起,塞进一处软糯温热的地方,我打了个滚儿,终于舒坦地张开了四肢。

6

一夜好梦。

我素日懒散,不睡到日山三竿绝不起床,以至于清晨,赵淮安推门进来时,我的罗裙已经蹭到了膝盖上,两条小腿夹着被子,舒服得直打滚儿。

听到动静,我突然僵住,再一看,赵淮安也愣在那儿。

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我漫不经心地用被子裹住小腿,「什么风把赵大人吹来了?」

赵淮安眼神还落在刚才的地方,显然没缓过来,「什么?」

难得见他发愣,我唇角勾起,重新露出一只小脚晃了晃,「看够没有?走近了瞧瞧?」

「本公主怎么睡到床上来的?」

赵淮安话一顿,语塞。

「总不能是我自己跑上来……」我枕着胳膊。

赵淮安攥紧了拳头,干脆在不远处坐下来,「事情已解决,公主府赔了苦主五千两银子,公主请回吧。」

「什么?五千两!」我直挺挺坐起,像只炸了毛的猫,「谁给的?」

「冷公子。」赵淮安眸光淡然。

什么冷公子!分明是他们俩趁我不在,私下协商好了的!

「赵淮安!」我气得踹开鞋,扑过去掐他的脖子,「你还钱!」

他没料到我反应如此激烈,下意识将我抱在怀里,「你……」

我恶狠狠道:「你敢将本公主全部身家赔出去,就做好养我一辈子的准备!」

他喉结一滚,压着声音道:「你先下来。」

「两万两银票一条腿,给我四万两,我就下来。」

赵淮安皱起眉头,「怎么比土匪还横?」

我冷笑一声,「即日起,本公主就宿在大理寺,直到赵大人还清银子为止。」

赵淮安刚要开口,我当即打断,「不准拒绝!赵淮安,你一个大男人,算计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后果?」

平白没了五千两银子,不气是不可能的。

众人只当我是赵淮安的未婚妻,对我颇有照顾。

大理寺的厅堂由着我自由出入,赵淮安桌案上的点心随我吃,赵淮安身边的椅子,随我坐。

他真是沉得住气,我明明盯着他目不转睛地瞧,他偏能有条不紊地处理公务。

偶尔赵淮安对着光秃秃的盘子叹口气,嘱咐人端新的过来,几天下来,他不痛不痒的,我长胖了几斤。

是夜,我堵在他门口,一脸怨念,「我胖了。」

赵淮安温声道:「明日臣嘱咐厨房少做一些。」

「这是点心的事?」

「难道不是?」他反问。

我深吸一口气,「我每日除了吃就是吃,你就不能跟我说句话?」

赵淮安愣了好一会儿,冷静地点头道:「臣知道了。」

一句知道了,堵得我哑口无言,再计较下去便是我无理取闹了。

我揣着一肚子的委屈和郁闷无处发泄,竟然失眠到天明。

我拿捏不准他的心思,他对我纵容至此,到底因为我的身份,还是别的不为人知的心思。

心中像种了一颗种子,长出来,挠心挠肺地痒。

7

三日后,锦绣坊滋事案开审。

我第一次在大理寺被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妇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对我咬牙切齿:

「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为了几本画着你头像的画册和我叫板!十年寒窗,因你落榜!骂你怎么了!你有本事叫人打死我!」

赵淮安一身玄色官服,坐在高堂之上,拍下惊堂木,「此案仅为锦绣坊寻衅一事,至于图册从何而来,本官自有论断。」

我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图册?」

还印着我的脸……

妇人目光怨毒,「淫乱之物,你也好意思问!」

我突然明白了话中的含义。

「赵淮安,拿给我看看。」

赵淮安不理我,「此人言语无常,请公主回避。」

「我进来热乎气还没吸几口,你就急着赶人,不合理吧?」

「你想怎样?」赵淮安皱起眉头。

「我想看看她说的画。」

赵淮安一板一眼道,「此乃证物,不可公示。」

我走到赵淮安的桌案前,弯下身子,「不就是春宫图吗?有何不可?」

赵淮安倏地站起身子,厉喝道:「来人!送公主回府!」

「你凶什么,都吓着我了。」我皱起眉头,不由得后退一步。

赵淮安回过神,深吸一口气,似乎在竭力压着自己的脾气,「此事无需公主操心,是非曲直,臣自会查证。」

那妇人不依不饶地哭喊起来,说赵淮安徇私枉法。

我眼巴巴望着他,「你,有没有看过啊?」

他神情一震,撇过头去,薄唇紧抿。

我又靠近一些,语带压迫:「赵淮安!本公主在问你话!」

他闭了闭眼,终于在一片寂静里,轻声道:「看了。」

「从头看到尾?」

「是。」

他可不是会撒谎的人,做了就是做了,即便当着所有人的面,也敢公然承认。

我在京城树敌众多,倒不在乎谁蓄意害我。

「感觉如何?」我心中痒痒的,突然很想笑,「画上的人,可是跟本公主一样……」

「案件所需,非臣本愿。」

「啧,谁问你这个。美不美?」

赵淮安脸色沉下来,再次催我:「请公主回府。」

妇人哭啼不止,我突然回头,小脸一收,喝道:

「哭什么哭!本公主再荒唐,也不会将自己的脸贴在春宫图上!该我的错,我认;不该我的,你也别想冤枉!」

堂中一静,妇人被我吓住,一抽一抽的,「赵大人,她……她骂我……」

「嗯,本官不聋。」

我回头,看他一脸淡定。

赵淮安继续道:「当日在锦绣坊,你语出不逊,污蔑当朝皇亲,本官还未治你不敬之罪,如今公主自辩,并未辱骂,望你好自为之。」

妇人满脸泪痕,「听不懂……」

旁边的人看不下去,「意思就是说,骂人不犯法。你骂别人行,为啥人家不能骂你。」

我扑哧笑出来,满眼带笑地望着赵淮安,只觉得他护起人来也挺有意思。

「那我的银子呢!」妇人不干了,「你们必须给我个说法!」

「用不用本官把国库的钱也掏出来赔给你?」赵淮安话语里倒是罕见地蕴藏了冷意,「赔你的银两,足够保你衣食无忧。还是说,你想让本官查查,你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妇人的泪水还挂在睫毛上,两眼瞪得跟鱼眼一样,连忙摇头,「不,民妇不告了……」

她被人带走后,我迫不及待地盯着赵淮安,「你刚才,是在替我说话?」

赵淮安淡淡道:「臣秉公执法,公主想多了。」

「哦,那依照规矩,本公主该郑重道歉,我这就去追她回来。」我郑重其事地作势出门。

「且慢。」

我笑盈盈地回头,「干什么?」

四目相对,赵淮安垂下目光,「此事已了,公主可以回去了。五千两银子,臣来赔给公主。」

我眯了眯眼,「你要赶我走?」

他顿了顿,「公主住在大理寺,于名声有损。」

我气得直咬牙,不该指望赵淮安一颗石头心软半分下来。

五千两,眼也不眨地送给我,就为了求个眼前清净,我再蠢也该明白了。

冷三接我那日,我两手空着往外头走,途经议事厅,一眼瞅到赵淮安的影子。

他像是感应到什么,抬起眼来,触及到他目光的那一刻,我猛地扭过头,大步迈出门去。

8

「你跟赵淮安怎么样了?」

近几日天好,冷三跑来看我,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替我摆平了之前的麻烦事,还有什么好记挂的。」

说完我在美人榻上翻了个身,哼道:「活该没媳妇。」

冷三笑了,「哟,怨念挺大啊。这件衣裳是赵淮安的吧?」

上次他在皇寺脱给我的衣裳,被婢女收了起来,忘了还。

我刚从大理寺回来,心里怄气,指挥婢女染了熏香,越香越好。

「公主,已经三日了。」婢女恭敬地将叠好的男式青蓝色外袍递到我面前。

我掀开衣领一角,浓郁的花香奔泻而出。

「跟我身上的味道一样吗?」我抖了抖水红色的招袖问道。

婢女点点头,「公主放心,一样的。」

我从榻上起来赶人,「走吧,我送东西去了。」

冷三道:「以后口不对心的话少说啊,分明放不下人家。」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坐上马车。

时辰尚早,京城大街上空无一人。

一路颠簸到大理寺,结果门口侍卫告知今日赵淮安休沐,并不在里头。

几经辗转,才打听到他家住何处。

赵家的门楣倒也不高,门前两棵柳树,葱翠繁茂。

我亲自上前,扣响了铜环,出来的是一位女子。

我一愣,将衣服往女子怀里一推,「给赵淮安的,劳烦转交。」

「你是来找我哥哥的?」

我后撤的脚步猛地刹在半路,回过身,忍不住嘴角上扬,「你哥哥?」

她睁着两只扑灵扑灵的杏眼,十分讨喜,「真巧,哥哥今日在家!若是往日,姑娘恐怕要多跑一段路,去大理寺寻他呢!」

我轻咳一声,接过东西,「不劳烦姑娘了,我亲自给他。」

赵府外面看着寒酸,其实内里五脏俱全。

我捧着一杯热茶,茶香袅袅,一时间出了神,连赵淮安进来都没发现。

直到他挡住了光,高高地立在我身前,「臣参见公主。」

我猛然回神,放下茶杯站起来,「我来给你送衣裳。」

「嗯。」赵淮安走到小几旁,执起茶壶,为我添满,「公主请坐。」

上次不欢而散,这次气氛僵住,我摆弄着袖子,很快绞出褶皱。

「公主若无话可说,臣便陪您坐一会儿,家中仅有一个妹妹,不必拘束。」

他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你家长辈呢?」

赵淮安神色不变,「早已过世。」

「哦……我不是有意——」察觉自己语速过快,我轻咳一声,住了嘴。

「微臣明白。」

「公主,赵大人的衣裳送过来了。」婢女适时地将他的外袍端到赵淮安手边。

他放下茶杯,伸手接过,浓郁花香我坐在几丈开外都闻得清晰。

其实江南岁贡,千金不换的香料,能难闻到哪里去。母后说,此香甜而不腻,媚而不妖,正适合女儿家。

男子用起来却是眠花宿柳的香气。

「公主好意,微臣心领。」

见他望着衣裳出神,我心里突然痒痒的,想跟他多说几句话,哪怕是因为衣裳的事,质问两句也是好的。

他的手在衣服上停了停,细细抚摸过纹路,之后就放到一旁,一言不发。

世上怎么会有人可以端坐一下午,一语不发,我茶水续了一盏又一盏,说得口干舌燥,也只得他几句应答。

月上中天,纵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找不出继续留在这里的借口,悻悻告辞。

走到门口我忽然回过头来,盯住赵淮安,「你都不打算送送我吗?」

话还没问,赵淮安先开了口:「臣送公主回去。」

两人走出很远,渐渐靠近了闹市,我忽然记起,今日是七夕节。

往年我嫌闹腾,恨不得闭门谢客,今年无意中,竟让我和赵淮安凑成了一对。

我低头揣摩,赵淮安是否也知道,今日是七夕节?

人群拥挤,月沉柳梢,周围的人突然有了骚动。

「打起来了!」

「什么?」

「快,躲开!」

前方人群忙着避让,眼看要撞到我身上,赵淮安一拉,将我护在了怀里,背撞在树干上,气息停滞一瞬,缓缓道:「公主小心。」

我心跳乱了一拍,佯装镇定地扭头去看前方,「有人闹事,你不管吗?」

赵淮安抿住薄唇,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我,「臣今日休沐。」

我笑了,「这可不像你,百姓生计,哪是我一个小女子能比的?」

赵淮安紧皱眉头,「冷?」

我这时才发觉自己浑身冰凉,微微发着抖,笑道:「上次的衣裳刚还了你,可不想再借。」

入夜十分,有情人成双入对,亲密依偎,生平第一次,我觉得七夕节也不错。

被奇怪的氛围感染,我尝试贴近他,小声道:「抱紧,就不冷了。」

天刚刚入暑,夜风微凉,他看了我一会儿,做了让步。

他双手搭在我后腰的那一刻,心中翻腾已久的忐忑骤然平静,随后一股由衷的喜悦浓烈的洋溢出来,我两只手钻进他的衣裳里去,学着他的样子锁紧双手。

「我要嫁人了。」我轻轻说。

他语气滞涩,「嫁给谁?」

「陈钰,当朝宰辅,青年才俊,母后挺喜欢他的。」我侧头笑着看他,「本公主大婚,想向你讨一份大礼。」

赵淮安脸色冷淡,「好。」

我舔了舔嘴角,盯住了他的唇,很薄,很淡,说话的时候,轻轻开合,温和有礼。

他张开嘴,「臣——」

下一刻,我揽住他的脖子,垫脚凑上去,轻轻吻住。

赵淮安低着头,嘴唇颤抖起来。

我舔了舔,声音细弱,「混蛋,张嘴。」

我能感觉到赵淮安的僵硬,冷静如他,大概从没想到有一日,会当街被女子强吻,还是以如此暧昧的姿势。

头脑已经乱作一团,不知什么时候,赵淮安已经扣住了我的腰,压着我,和他紧紧贴在一起,另一只手滑进我的头发,反客为主,动情难抑。

我攀住他的脖子,努力地踮起脚,「这份新婚贺礼,本公主十分喜欢——」

赵淮安猛地将我压在柳树下,大手垫在我的腰后,占据了主导。

他动作生涩,却仿佛有一种天生的占有欲,不许我撩拨,甚至连我发出不轻不重的娇吟,他都会含进唇齿之间,不许外溢分毫。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我刚写好和离书,他就冲过来撕碎了。那和离书,是我写给他和他新婚夫人的。他的夫人,只能是本公主。

《摘月》(已完结,保甜)

1

他是我朝两袖清风的大理寺卿赵淮安,我是本朝面首加起来可绕皇城一圈的公主,罗扶月。

原本我和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交集。

可上月,皇兄说我秉性顽劣,不顾母后反对,指派了一人看着我。

不是别人,正是赵淮安。

长我七岁,尚未成亲,勤于公务,连花楼都没去过。

听说为人清正,刚正不阿,见他第一面,我便知他是块硬骨头,纵使面若冠玉,却像块终年不化的寒冰,不苟言笑。

昨日随母后来皇寺祈福,我没管住嘴,偷吃了一块烤兔肉,被他用冰凉的戒尺打在手心上后,我和他的仇便结下了。

我撑在床上,用白嫩嫩的脚尖儿勾他的腿,「赵淮安,站那么远做什么?我还能吃了你?」

赵淮安低头移开目光,「公主,佛门圣地,于理不合。」

一个时辰前,有个女人送他香囊的时候,他可不是这副模样。

我心生醋意,探身,勾住了他的腰带,轻轻往床边一扯,赵淮安便走过来。

「于理不合,你怎么还凑过来了?」

赵淮安盯了我好一会儿,默默蹲下身,握住我光裸纤细的脚踝,替我上穿罗袜。

他的手有些薄薄的茧子,许是第一次替女子穿,动作有些迟缓。

我两脚蹭了蹭,他刚为我穿好的罗袜便再次掉下来。

赵淮安动作一顿。

我得意地勾起嘴角,「赵大人,会不会穿啊?怎么掉了?」

他重新拾起,一板一眼道:「公主若不想缠绵病榻,还是穿上的好。」

我来了兴致,刚穿上便蹭掉,如此反复,赵淮安越来越沉默。

「我实在顽劣,教不好,学不透。识相点,自己去皇兄面前请辞,对你我都好。」

赵淮安抬眼,冷冷看我良久,起身往外走。

真是一身硬骨,冥顽不灵!

我脱掉罩在外面的衣袍,跟过去,拦在他前头,高声威胁:「赵淮安,你敢踏出一步,我便脱干净,随你一块出去。」

身上的栀黄色罗纱轻薄透明,在胸口印着两朵怒放的牡丹,腰际往下,是一只展翅翱翔的凤。

他脚步一顿,闭上了眼,刻板生硬道,「回去。」

他长得极好,嘴唇薄薄的,一副冷情冷性的模样。

我偏要用歪门邪道打破他刻板到骨子里的德行。

「赵大人,晚上一个人睡,不冷吗?不像本公主,身娇体暖,抱起来舒服得很。」

我围着他绕了一圈,几乎贴在他平整无痕的官服上。

赵淮安沉默半晌,突然抬手,拽住自己的腰带,轻轻一解,失去了束缚的外袍顿时松散,露出洁白无痕的中衣。

「公主恕罪。」

他反手将外袍脱下。

下一刻,我被包裹进干爽温热的衣裳里,清新的皂角味扑灭了浓郁脂粉香,乍一闻,有点寡淡,像他一样。

他将我拦腰抱起,放回床上。

我少有地愣神,扑哧笑出声来,直往他怀里钻,「赵淮安,我不好看吗?」

赵淮安气息一滞,一言不发。

我干脆抱住了他脖子,用腿缠住他,「你还是不是男人?」

面对如此挑衅之语,赵淮安忍了忍,说道:「臣奉圣命看顾公主,也算公主半个老师,公主枉顾礼法,实乃大不敬。」

我用手探进他严密无缝的中衣,轻轻勾散,露出精壮的胸膛,「看了我的身子,也配为师?」

赵淮安脸色一白,「公主慎言。」

我凑过去,朝着他的耳垂吹了一口气,「当我老师有什么好,不如当我的男人……」

赵淮安面如冷霜,「臣身份低贱,配不上。」

我轻笑出声,「你哪里是觉得配不上我,分明在介怀我养男人的事。是我,配不上两袖清风的赵大人。」

他一把攥住我作祟的手。

我吐气如兰道,「赵大人,如果我还没被人碰过呢?你……要不要做第一个?」

赵淮安的身子有那么一刻罕见地僵硬,我咯咯笑着远离,「真好骗。」

赵淮安脸色发冷,「这种话,臣权当没听见,公主以后也不要再说。」

突然,一声闷雷响彻长空,我打了个颤,蜷缩起来。

我佯作镇定,咬紧了牙关,「坐过来。」

一场大雨瓢泼而下,赵淮安侧坐床边朝外看雨。

我安稳了心神,恢复了恶劣的本性,盯着他冷硬的侧脸看了很久。

突然用脚踢踢他,「你无趣成这样,不如本公主替你请旨,剃度出家?」

「公主,臣立志为民谋福,恳请您高抬贵手——」

我打断他的话,「逗你的,还真信?」

2

病中困倦,醒来时,窗外雨停,屋中空荡荡的。

宫女悄声禀告,「今日太后娘娘在聂云台祭祀,赵大人一刻钟前已经被叫过去了。」

「知道了。」

宫装繁复,聂云台相去不远,途经宝阁寺,林木葱茏,遮天蔽日。

在密林中,我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本就虚弱,更是倒退几步才稳住身子。

此人一身酒气熏天,眼周挂着酒后的浮肿。

我理好散乱的宫装,冷淡错身:「我们走。」

没承想,那人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贴过来,「撞了老子想跑?回来!」

「放肆!」我厉喝一声,「看清楚本公主是谁!」

皇寺地广人稀,要想做到面面俱到实在太难。

先前封寺,谁又能想到,世家公子里还能出个混蛋玩意儿。

我繁复的装扮如同累赘,没走几步,就被撒着酒疯的男人拽回去,推倒在地。

啪,一个巴掌扇在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疼。

「公主!」

我捂着脸,被压在他身下,冷声道:「别瞎叫,去找人。」

宫女哭哭啼啼跑远。

男人打了个酒嗝儿,像头死猪,眯眼喘了口气,「噢?原来是公主?正好,你情我愿。」

「谁跟你你情我愿!」我用了吃奶的劲儿,还了他一巴掌。

这条狗疯了,扯起头皮,凑到颈边,嗅了嗅:「真香。」

一股难言的愤怒和羞耻充满胸腔,我拔出发间的凤簪,钉穿了他的肩胛骨,同时一脚踹在他腹下三寸。

伴随着一声惨叫,密林被密集的脚步声占据。

男人被刀剑架在脖子上,粗暴地拉扯开,随后弓着身子,躺在血泊里。

「臣救驾来迟,请公主恕罪。」语调平平,冷静无波,不是赵淮安还能是谁?

我攥着衣襟,手不受控制地发着抖,踉跄从地上爬起来。

膝盖传来钻心剧痛,我腿一软,失控地抓住了赵淮安递来的胳膊,连着他干净的袖子,都抹上一层殷红。

后来才知道,犯事之人是京中出了名的纨绔。

当朝孟老御史孟周之子。

姗姗来迟的老御史颤抖着将人抱在怀里,眼神怨毒又疯狂,「我儿不过贪玩了一些!你竟然……」

赵淮安声线冷淡:「孟公子恶行,用『贪玩』二字加以概括,失之偏颇吧?欺凌女子,按我朝律令,当受阉刑。」

孟周干脆破罐子破摔,破口大骂,「若非他人有意勾引,我儿怎么可能上当!」

「他人」是谁,不言而喻。

我其实并不招皇兄喜欢。

母后入宫前,曾有过一任夫君,也就是我的父亲,后来她带着我改嫁先帝,为了皇家体面,我被封为公主,赐封扶音。

依照往常,他禀上去,受罚的必然是我。

我嗤笑一声,正要发作。

赵淮安冷静道:「错不在她。」

「赵淮安!你休要护着!此事老夫会如实禀明圣上!」

赵淮安往我身前一挡,「孟大人只管如实上报。」

我一愣,仰头看着他挺拔如松的背影,不甘心地低下头去。

谁要他护着?

我没错,便是被打死,都绝不肯掉一滴泪。

人被拉下去,我却后退一步,冷着脸不肯说话。

赵淮安看我一眼,「宫中的手板挨一顿,个把月握不住笔,公主耽误了课业,亦是臣的罪责。」

毕竟,不是人人都像赵淮安:戒尺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可想到他是皇兄派来的,我仅存的一点好感都烟消云散。

「我不管,那人必须拖下去喂狗。」

「公主年纪尚小,少些戾气为好。」

我冷笑一声,讥讽道,「本公主年纪小?赵淮安,我至少还有一府的面首,你有什么?」

他不说话了。

我贴过去,快意道:「我尝过男人的滋味,你尝过吗?」

「臣不喜欢男人。」

他一本正经的话将我弄得一愣,随后叫了太医来,简单处置一番,替我告了假。

3

祭祀结束,败兴回京。

孟御史还真没啃动赵淮安这块硬骨头,亲儿子被下了狱,来年开春才能放出来。

我风寒未愈,越发逞凶斗狠。

短短三日回京的路程,我不是扭了脚,就是伤了手,最过分的一回,将赵淮安拽进马车来,逼着他为我脖子上药。

他一个大男人,动作不细致,我毫不掩饰地喊疼,最后,笑看他在一众揶揄嘲讽的目光中,一言不发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去。

以色侍人的标签一旦被打上,就再难摘下来。

婢女劝我,「天下俊杰多如牛毛,赵大人不识抬举,不要便不要了。」

我唇角带冷,「是他自己上赶着。」

后来,我干脆扣下了赵淮安的腰牌,坐在他腿上,喊道:「淮安哥哥。」

这次赵淮安彻底冷了脸,连他大理寺卿的腰牌都不要了,不告而别。

京城公主府前绿树成荫,蝉鸣嘹亮。

众多面首早就翘首以盼,见我归来,纷纷热络上前,嘘寒问暖。

唯独冷三不待见我,端着账本,「知道回来了?」

我扫了一圈,不见其他人,问道:「元岳呢?」

冷三眼都不抬,「数日前领人在锦绣坊滋事,跪着请罪呢。」

院中密密麻麻跪了一大片人,我心头一跳,生出不祥的预感。

冷三不疼不痒道:「有一个算一个,都有份。」

真是好大的惊吓……

我坐在椅子里,疲惫地支着头,问道:「银子赔了吗?可有人伤着?」

「已经闹到大理寺去了。」

我眼皮一掀,「闹到哪里?」

「大理寺。」冷三道。

「……」

当赵淮安穿着绛紫色的官服,往门前一站时,仅一人,胜似千军万马。

「微臣见过公主。」

我因着元岳他们不得不放低身段,乖觉道:「赵大人,里面请。」

赵淮安冷冷看我一眼,「公主府与锦绣坊滋事案有所牵扯,为了避嫌,就在此地吧。」

元岳是个犟种,腾地站出来,「他们骂人在先!该打!我见一次打一次!去他娘唔唔唔——」

众人呼啦围上去,捂嘴的捂嘴,扯胳膊的扯胳膊。

我拉过元岳,顺着众人的力道将他往门里一推,砰关上了门。

月光下,赵淮安冷眼看着我一系列动作,「公主,包庇同党以同谋罪论处。」

我急着上前拽住他的袖角,「赵淮安,你能不能……」

赵淮安后退一步,避开了我的触碰,「不能。」

我手指顿在半空,说道:「想抓他们,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他后退一步,缓缓施礼,「公主执意相护,臣只好明日领兵上门。」

我目光幽深地盯着他,脸色渐渐冷下来,突然喝道:「冷三!」

「在!」

「捆起来。」

4

月上中天,人烟具静,谁都不知道,当朝大理寺卿在公主府门前被人捆了。

我推开房门,看见赵淮安双手反剪,坐于床中央,不由得放轻了脚步。

摇曳的烛火给他周身镀上一层暖黄的光晕,他眼睫低垂,一言不发。

我背着手,慢悠悠踱步床前,站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可以解释。」

他眼皮一掀,语调平和,「公主,囚禁朝廷命官,便是谁来,也不能饶你。」

「你可曾问过元岳他们因何争执?」我蹲在床边抬眼瞧他。

赵淮安低下头,抿了抿嘴,「正因不知,才要传至大理寺审问。」

「不用问了。」我说道,「别人骂我,他们是为我出头。」

「他们动手,便是理亏。」

我撑着下巴,小声道:「赵大人,算我求你。」

「这便是你求人的态度?」

我拽住了他的一片衣角,哂笑,「你就当,人是我打的,如果需要找人担罪,就让我来。」

赵淮安盯了我许久,声音平淡无波,「松开。」

「答应我,我就松。」

「公主,莫要执迷不悟。」赵淮安全无人质的自觉。

「我要是说不呢?」

一片寂静里,赵淮安与我对望,最后叹了口气,唤道:「来人。」

「谨遵大人令。」

窗外,几道铿锵有力的声音齐齐响起。

我突然感觉不对。

赵淮安不知何时已经松开绳索站起来,「将共犯押回大理寺。」

「你……你如何松开的——」

下一刻,我被他反剪手中,强劲有力的虎口轻而易举地捏住了我的手腕,他淡淡道:「公主,跟臣走一趟吧。」

5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掉进一个赵淮安挖的坑里。

「赵淮安,你敢算计我!」我气得破口大骂。

赵淮安淡淡道:「公主若无把柄,又怎会被臣算计。」

「你好得很!你!你!」我挣扎无果,赵淮安越掐越紧。

到最后我皱起眉头,泪花儿都出来,「赵淮安,你轻点!」

「公主消停一下,臣就放开。」

「此话当真?」

「做不得假。」

我喘了口气,跟着他上了马车,风吹开了帘子,窗外递进来一张纸。

赵淮安往桌上一放,「请公主画押。」

我危坐一旁,朝他飘去一个幽怨的眼神,「赵大人,凡事讲证据,没有我可不认。」

「无妨。」赵淮安抱臂假寐,「牢中七十二般刑具,总要一一试过才知道。」

我猛扑过去,「赵淮安你敢!」

还没碰到他,就被一双手给锁住,「臣往日讲书,公主可有认真听?」

我满脸戾气,「谁爱听你讲那破书!」

赵淮安睁开眼,「兵法不通,一味逞凶斗狠,如何赢得了?」

「赵淮安!你别想说教我!」我激烈地挣扎,怎么都逃不开他的牵制,「本公主活这么大,还没轮到你来管教!」

「的确需要人来好好教你。」赵淮安手劲儿很大,没过多久,我便疼得红了眼眶。

「我疼……」

赵淮安不轻不重地笑了一声,冷淡道:「公主每每求人,才知道服软,这样的性子,实在该改一改。」

「你懂什么?」我气得发抖,深宫千人有千面,一味软弱,只能换来别人的得寸进尺。

我凶,才过得更好。

既然敬酒不吃,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两腿一软,朝地上跌去,赵淮安一愣,伸手去接,我趁机滚进了他怀里,借力拽住衣领,往下拉,吧唧一声,亲在他薄薄的嘴唇上。

赵淮安严密的思维似乎在此刻全然崩盘,他罕见地愣住,过了很久道:

「公主,贿赂朝廷命官是重罪。」

他是如何做到佳人在怀还不动如山的!

我勾了勾他的衣领,「赵大人,本公主做到此种地步,你答不答应嘛?」

马车一顿,靠边停了。

赵淮安皱起眉头,推开我,「大理寺到了,公主请。」

窸窣声音透过帘衾传进来,大理寺入夜依旧忙碌。

他动作迅速,我来不及抓住半片衣角,就没了人影。

我急着跟出去,车辕高耸,没有杌子,贸然跳下腿必然得废。

赵淮安似乎被我气着了,径自往里面走。

「赵淮安!」我喊了一声,闭着眼纵身一跳。

磕了就磕了吧,正好治他个看顾不严的罪名。

咚。

我撞在一人胸膛上。

灼热的气息透过来,皂角味儿,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我睁开一只眼,赵淮安不动如山的俊脸摆在面前,手还卡在我的腰肢上。

以防他丢下我,我抬腿夹在他腰上,扬声道:「腿吓软了,走不动了,抱我进去。」

旁边的人扑哧笑出声来。

「下来。」

他手一松,我更加用力地缠住。

「赵淮安,有本事咱们就耗着,看谁脸皮薄!」

赵淮安无奈,抱着我步履急匆匆地迈进门去。

当夜,大理寺就传开了,赵大人深夜出门带了个媳妇回来,还是抱着进门的。

听到消息的我笑得乐不可支,半夜三更赖在赵淮安的卧房不走。

「臣给公主准备了房间。」

「夫妻怎能分房而睡?」我伸了个懒腰,随意往软塌一窝,正好将旁边赵淮安的外衣扯来盖上,两眼一合,「没得叫人说了闲话。」

「公主——」

「嘘,本公主明日睡醒了再听训。」我趴在软枕上,埋进衣服下,浓倦很快席卷全身。

半睡半醒间,察觉有人将我抱起,塞进一处软糯温热的地方,我打了个滚儿,终于舒坦地张开了四肢。

6

一夜好梦。

我素日懒散,不睡到日山三竿绝不起床,以至于清晨,赵淮安推门进来时,我的罗裙已经蹭到了膝盖上,两条小腿夹着被子,舒服得直打滚儿。

听到动静,我突然僵住,再一看,赵淮安也愣在那儿。

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我漫不经心地用被子裹住小腿,「什么风把赵大人吹来了?」

赵淮安眼神还落在刚才的地方,显然没缓过来,「什么?」

难得见他发愣,我唇角勾起,重新露出一只小脚晃了晃,「看够没有?走近了瞧瞧?」

「本公主怎么睡到床上来的?」

赵淮安话一顿,语塞。

「总不能是我自己跑上来……」我枕着胳膊。

赵淮安攥紧了拳头,干脆在不远处坐下来,「事情已解决,公主府赔了苦主五千两银子,公主请回吧。」

「什么?五千两!」我直挺挺坐起,像只炸了毛的猫,「谁给的?」

「冷公子。」赵淮安眸光淡然。

什么冷公子!分明是他们俩趁我不在,私下协商好了的!

「赵淮安!」我气得踹开鞋,扑过去掐他的脖子,「你还钱!」

他没料到我反应如此激烈,下意识将我抱在怀里,「你……」

我恶狠狠道:「你敢将本公主全部身家赔出去,就做好养我一辈子的准备!」

他喉结一滚,压着声音道:「你先下来。」

「两万两银票一条腿,给我四万两,我就下来。」

赵淮安皱起眉头,「怎么比土匪还横?」

我冷笑一声,「即日起,本公主就宿在大理寺,直到赵大人还清银子为止。」

赵淮安刚要开口,我当即打断,「不准拒绝!赵淮安,你一个大男人,算计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后果?」

平白没了五千两银子,不气是不可能的。

众人只当我是赵淮安的未婚妻,对我颇有照顾。

大理寺的厅堂由着我自由出入,赵淮安桌案上的点心随我吃,赵淮安身边的椅子,随我坐。

他真是沉得住气,我明明盯着他目不转睛地瞧,他偏能有条不紊地处理公务。

偶尔赵淮安对着光秃秃的盘子叹口气,嘱咐人端新的过来,几天下来,他不痛不痒的,我长胖了几斤。

是夜,我堵在他门口,一脸怨念,「我胖了。」

赵淮安温声道:「明日臣嘱咐厨房少做一些。」

「这是点心的事?」

「难道不是?」他反问。

我深吸一口气,「我每日除了吃就是吃,你就不能跟我说句话?」

赵淮安愣了好一会儿,冷静地点头道:「臣知道了。」

一句知道了,堵得我哑口无言,再计较下去便是我无理取闹了。

我揣着一肚子的委屈和郁闷无处发泄,竟然失眠到天明。

我拿捏不准他的心思,他对我纵容至此,到底因为我的身份,还是别的不为人知的心思。

心中像种了一颗种子,长出来,挠心挠肺地痒。

7

三日后,锦绣坊滋事案开审。

我第一次在大理寺被人骂了个狗血喷头。

妇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对我咬牙切齿:

「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为了几本画着你头像的画册和我叫板!十年寒窗,因你落榜!骂你怎么了!你有本事叫人打死我!」

赵淮安一身玄色官服,坐在高堂之上,拍下惊堂木,「此案仅为锦绣坊寻衅一事,至于图册从何而来,本官自有论断。」

我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图册?」

还印着我的脸……

妇人目光怨毒,「淫乱之物,你也好意思问!」

我突然明白了话中的含义。

「赵淮安,拿给我看看。」

赵淮安不理我,「此人言语无常,请公主回避。」

「我进来热乎气还没吸几口,你就急着赶人,不合理吧?」

「你想怎样?」赵淮安皱起眉头。

「我想看看她说的画。」

赵淮安一板一眼道,「此乃证物,不可公示。」

我走到赵淮安的桌案前,弯下身子,「不就是春宫图吗?有何不可?」

赵淮安倏地站起身子,厉喝道:「来人!送公主回府!」

「你凶什么,都吓着我了。」我皱起眉头,不由得后退一步。

赵淮安回过神,深吸一口气,似乎在竭力压着自己的脾气,「此事无需公主操心,是非曲直,臣自会查证。」

那妇人不依不饶地哭喊起来,说赵淮安徇私枉法。

我眼巴巴望着他,「你,有没有看过啊?」

他神情一震,撇过头去,薄唇紧抿。

我又靠近一些,语带压迫:「赵淮安!本公主在问你话!」

他闭了闭眼,终于在一片寂静里,轻声道:「看了。」

「从头看到尾?」

「是。」

他可不是会撒谎的人,做了就是做了,即便当着所有人的面,也敢公然承认。

我在京城树敌众多,倒不在乎谁蓄意害我。

「感觉如何?」我心中痒痒的,突然很想笑,「画上的人,可是跟本公主一样……」

「案件所需,非臣本愿。」

「啧,谁问你这个。美不美?」

赵淮安脸色沉下来,再次催我:「请公主回府。」

妇人哭啼不止,我突然回头,小脸一收,喝道:

「哭什么哭!本公主再荒唐,也不会将自己的脸贴在春宫图上!该我的错,我认;不该我的,你也别想冤枉!」

堂中一静,妇人被我吓住,一抽一抽的,「赵大人,她……她骂我……」

「嗯,本官不聋。」

我回头,看他一脸淡定。

赵淮安继续道:「当日在锦绣坊,你语出不逊,污蔑当朝皇亲,本官还未治你不敬之罪,如今公主自辩,并未辱骂,望你好自为之。」

妇人满脸泪痕,「听不懂……」

旁边的人看不下去,「意思就是说,骂人不犯法。你骂别人行,为啥人家不能骂你。」

我扑哧笑出来,满眼带笑地望着赵淮安,只觉得他护起人来也挺有意思。

「那我的银子呢!」妇人不干了,「你们必须给我个说法!」

「用不用本官把国库的钱也掏出来赔给你?」赵淮安话语里倒是罕见地蕴藏了冷意,「赔你的银两,足够保你衣食无忧。还是说,你想让本官查查,你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妇人的泪水还挂在睫毛上,两眼瞪得跟鱼眼一样,连忙摇头,「不,民妇不告了……」

她被人带走后,我迫不及待地盯着赵淮安,「你刚才,是在替我说话?」

赵淮安淡淡道:「臣秉公执法,公主想多了。」

「哦,那依照规矩,本公主该郑重道歉,我这就去追她回来。」我郑重其事地作势出门。

「且慢。」

我笑盈盈地回头,「干什么?」

四目相对,赵淮安垂下目光,「此事已了,公主可以回去了。五千两银子,臣来赔给公主。」

我眯了眯眼,「你要赶我走?」

他顿了顿,「公主住在大理寺,于名声有损。」

我气得直咬牙,不该指望赵淮安一颗石头心软半分下来。

五千两,眼也不眨地送给我,就为了求个眼前清净,我再蠢也该明白了。

冷三接我那日,我两手空着往外头走,途经议事厅,一眼瞅到赵淮安的影子。

他像是感应到什么,抬起眼来,触及到他目光的那一刻,我猛地扭过头,大步迈出门去。

8

「你跟赵淮安怎么样了?」

近几日天好,冷三跑来看我,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替我摆平了之前的麻烦事,还有什么好记挂的。」

说完我在美人榻上翻了个身,哼道:「活该没媳妇。」

冷三笑了,「哟,怨念挺大啊。这件衣裳是赵淮安的吧?」

上次他在皇寺脱给我的衣裳,被婢女收了起来,忘了还。

我刚从大理寺回来,心里怄气,指挥婢女染了熏香,越香越好。

「公主,已经三日了。」婢女恭敬地将叠好的男式青蓝色外袍递到我面前。

我掀开衣领一角,浓郁的花香奔泻而出。

「跟我身上的味道一样吗?」我抖了抖水红色的招袖问道。

婢女点点头,「公主放心,一样的。」

我从榻上起来赶人,「走吧,我送东西去了。」

冷三道:「以后口不对心的话少说啊,分明放不下人家。」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坐上马车。

时辰尚早,京城大街上空无一人。

一路颠簸到大理寺,结果门口侍卫告知今日赵淮安休沐,并不在里头。

几经辗转,才打听到他家住何处。

赵家的门楣倒也不高,门前两棵柳树,葱翠繁茂。

我亲自上前,扣响了铜环,出来的是一位女子。

我一愣,将衣服往女子怀里一推,「给赵淮安的,劳烦转交。」

「你是来找我哥哥的?」

我后撤的脚步猛地刹在半路,回过身,忍不住嘴角上扬,「你哥哥?」

她睁着两只扑灵扑灵的杏眼,十分讨喜,「真巧,哥哥今日在家!若是往日,姑娘恐怕要多跑一段路,去大理寺寻他呢!」

我轻咳一声,接过东西,「不劳烦姑娘了,我亲自给他。」

赵府外面看着寒酸,其实内里五脏俱全。

我捧着一杯热茶,茶香袅袅,一时间出了神,连赵淮安进来都没发现。

直到他挡住了光,高高地立在我身前,「臣参见公主。」

我猛然回神,放下茶杯站起来,「我来给你送衣裳。」

「嗯。」赵淮安走到小几旁,执起茶壶,为我添满,「公主请坐。」

上次不欢而散,这次气氛僵住,我摆弄着袖子,很快绞出褶皱。

「公主若无话可说,臣便陪您坐一会儿,家中仅有一个妹妹,不必拘束。」

他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你家长辈呢?」

赵淮安神色不变,「早已过世。」

「哦……我不是有意——」察觉自己语速过快,我轻咳一声,住了嘴。

「微臣明白。」

「公主,赵大人的衣裳送过来了。」婢女适时地将他的外袍端到赵淮安手边。

他放下茶杯,伸手接过,浓郁花香我坐在几丈开外都闻得清晰。

其实江南岁贡,千金不换的香料,能难闻到哪里去。母后说,此香甜而不腻,媚而不妖,正适合女儿家。

男子用起来却是眠花宿柳的香气。

「公主好意,微臣心领。」

见他望着衣裳出神,我心里突然痒痒的,想跟他多说几句话,哪怕是因为衣裳的事,质问两句也是好的。

他的手在衣服上停了停,细细抚摸过纹路,之后就放到一旁,一言不发。

世上怎么会有人可以端坐一下午,一语不发,我茶水续了一盏又一盏,说得口干舌燥,也只得他几句应答。

月上中天,纵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找不出继续留在这里的借口,悻悻告辞。

走到门口我忽然回过头来,盯住赵淮安,「你都不打算送送我吗?」

话还没问,赵淮安先开了口:「臣送公主回去。」

两人走出很远,渐渐靠近了闹市,我忽然记起,今日是七夕节。

往年我嫌闹腾,恨不得闭门谢客,今年无意中,竟让我和赵淮安凑成了一对。

我低头揣摩,赵淮安是否也知道,今日是七夕节?

人群拥挤,月沉柳梢,周围的人突然有了骚动。

「打起来了!」

「什么?」

「快,躲开!」

前方人群忙着避让,眼看要撞到我身上,赵淮安一拉,将我护在了怀里,背撞在树干上,气息停滞一瞬,缓缓道:「公主小心。」

我心跳乱了一拍,佯装镇定地扭头去看前方,「有人闹事,你不管吗?」

赵淮安抿住薄唇,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我,「臣今日休沐。」

我笑了,「这可不像你,百姓生计,哪是我一个小女子能比的?」

赵淮安紧皱眉头,「冷?」

我这时才发觉自己浑身冰凉,微微发着抖,笑道:「上次的衣裳刚还了你,可不想再借。」

入夜十分,有情人成双入对,亲密依偎,生平第一次,我觉得七夕节也不错。

被奇怪的氛围感染,我尝试贴近他,小声道:「抱紧,就不冷了。」

天刚刚入暑,夜风微凉,他看了我一会儿,做了让步。

他双手搭在我后腰的那一刻,心中翻腾已久的忐忑骤然平静,随后一股由衷的喜悦浓烈的洋溢出来,我两只手钻进他的衣裳里去,学着他的样子锁紧双手。

「我要嫁人了。」我轻轻说。

他语气滞涩,「嫁给谁?」

「陈钰,当朝宰辅,青年才俊,母后挺喜欢他的。」我侧头笑着看他,「本公主大婚,想向你讨一份大礼。」

赵淮安脸色冷淡,「好。」

我舔了舔嘴角,盯住了他的唇,很薄,很淡,说话的时候,轻轻开合,温和有礼。

他张开嘴,「臣——」

下一刻,我揽住他的脖子,垫脚凑上去,轻轻吻住。

赵淮安低着头,嘴唇颤抖起来。

我舔了舔,声音细弱,「混蛋,张嘴。」

我能感觉到赵淮安的僵硬,冷静如他,大概从没想到有一日,会当街被女子强吻,还是以如此暧昧的姿势。

头脑已经乱作一团,不知什么时候,赵淮安已经扣住了我的腰,压着我,和他紧紧贴在一起,另一只手滑进我的头发,反客为主,动情难抑。

我攀住他的脖子,努力地踮起脚,「这份新婚贺礼,本公主十分喜欢——」

赵淮安猛地将我压在柳树下,大手垫在我的腰后,占据了主导。

他动作生涩,却仿佛有一种天生的占有欲,不许我撩拨,甚至连我发出不轻不重的娇吟,他都会含进唇齿之间,不许外溢分毫。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