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抑郁症病人的大脑发生了什么变化

1.

抑郁症患者的大脑结构和功能方面会发生改变。

随着最近 20 年脑成像技术的临床应用,现在医生和脑科学家可以用强大的核磁共振机器观察到一个人即时的内在大脑活动及其大脑结构。而随着最近 10 年大脑成像数据的积累,精神病学家终于有了更可靠的方式解读精神病相关的大脑异常活动。

这个先进的方法可以让我们看到,当一个人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大脑的前额叶活跃程度就会变高,在核磁共振图像上的显示,就是前额叶会比其他区域更亮;或者当一个人感到恐惧焦虑时,他大脑中央深处的杏仁核就会活跃,从核磁共振图像上来看,就是杏仁核区域特别闪亮。

影视热点

2.

抑郁症病人大脑的海马体体积比没有抑郁症的人明显更小。

海马体是我们大脑当中负责记忆和认知功能最核心的区域,也涉及到一些情绪功能。很多神经科学家认为,海马体和周边的脑区是人类大脑在成年之后唯一还有神经再生的区域。这个区域的萎缩通常对应着记忆力衰退、认知能力的下降和抑郁的情绪状态。

影视热点

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抑郁症持续的时间越久,大脑海马体的体积就可能越小。而如果抑郁症得到及时治疗,海马体的体积也会有所恢复。

3.

功能磁共振的研究还发现了抑郁症相关的大脑网络活动异常。

大脑网络是什么呢在最近 20 年的大脑成像研究积累下,脑科学家发现,大脑执行任何一个功能都不是某个单独的脑区就可以完成的。

大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往往需要调用大脑当中距离遥远的不同区域,这些脑区会以网络的形式协同合作。比如当你专注于看书的时候,你的大脑前部的注意网络就会被激活,让你保持专注;而当你无所事事做白日梦的时候,大脑前部、中部和两侧部分脑区都会被激活,这些脑区构成的网络叫做默认网络,这个默认网络涉及到的功能就是自省、想象、做白日梦等等。

影视热点

4.

那么和抑郁症相关的异常大脑网络包括了哪些呢

研究发现,负责情绪调节、反刍性思维、兴趣缺失有关的奖赏回路,以及自我意识相关的大脑网络,在抑郁症病人的大脑当中都有或多或少的异常,对应到具体的位置,就是抑郁症患者大脑的杏仁核活跃程度和连接程度会增强,膝下前扣带回活跃程度会增强,而脑岛和背侧前额叶的活跃程度会降低。

不过这些脑成像研究当中观察到的变化只是数量庞大的病人群体的平均趋势,如果具体到每一个患病的个人,病人之间的个体差异其实非常大,甚至可能和平均的趋势毫无关系。

5.

抑郁症患者的大脑功能也和正常人不同。

复旦大学对 1000 多人的大脑做了核磁共振扫描检查,发现抑郁症影响大脑前部的眶额叶皮层,这个区域负责感知奖赏的缺失。因为眶额叶皮层的活动出了问题,所以当抑郁症患者没有得到他们期待的奖赏的时候,他们会比一般人更觉得失望。

影视热点

眶额叶皮层也和大脑中负责自我感受的区域相连,因此,当抑郁症的人没有得到外界奖赏反馈的时候,比如没有人夸自己、没有人请求自己的帮助或者努力之后没有取得期待的成绩,这些人就会感受到强烈的个人价值损失和低自尊。

6.

为什么抑郁症病人常常觉得自己反应变慢了呢

这可能和他们大脑的结构变化有关。磁共振研究发现,抑郁症患者的大脑结构和一般人不同。英国爱丁堡大学扫描了 3000 多人的大脑白质纤维,结果发现抑郁症患者大脑白质的整合性低于一般人。

影视热点

大脑白质就是大脑神经元彼此之间相连的神经纤维的集合,是大脑神经细胞之间传递信号的“高速公路”,抑郁症患者的大脑白质整合性降低,意味着他们大脑不同区域之间的信息传递效率变低了,速度变慢了。

想知道可能是最全的走出抑郁的办法吗欢迎使用 wx 识别下图二维码,进入收听酷炫脑课程《如何自助走出抑郁》。

影视热点

严重的抑郁症患者最终可能会选择走上自杀的道路,更多抑郁主题文章:

怎么判断自己或者周围人得了抑郁症有抑郁症的人为什么倾向于回避冲突你的抑郁可能只是身体发炎了,炎症会影响你的情绪、思维和认知方式抑郁自助手册

参考文献

1. Xueyi Shen, Lianne M. Reus, Simon R. Cox, Mark J. Adams, David C. Liewald, Mark E. Bastin, Daniel J. Smith, Ian J. Deary, Heather C. Whalley, Andrew M. McIntosh. Subcortical volume and white matter integrity abnormalities in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findings from UK Biobank imaging data. Scientific Reports, 2017; 7 (1) DOI: 10.1038/s41598-017-05507-6

Gin S Malhi, J John Mann, Depression,The Lancet, 2018 Nov.

2. Wei Cheng, Edmund T. Rolls, Jiang Qiu, Wei Liu, Yanqing Tang, Chu-Chung Huang, XinFa Wang, Jie Zhang, Wei Lin, Lirong Zheng, JunCai Pu, Shih-Jen Tsai, Albert C. Yang, Ching-Po Lin, Fei Wang, Peng Xie, Jianfeng Feng. Medial reward and lateral non-reward orbitofrontal cortex circuits change in opposite directions in depression. Brain, 2016; aww255 DOI: 10.1093/brain/aww255

作者:酷炫脑主创;编辑:能能

本文首发在公号“酷炫脑”,欢迎前往阅读更多文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