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八哥舔碗的故事

我出生在河南新密的一个农村,没错,就是电影《1942》中的农村。电影中讲的是1942年河南遭遇饥荒,人们拖家带口背井离乡去逃荒的往事。我家里也经历过电影中的情节,我大姑就是在逃荒路上,与同路逃荒的一个许昌人,在灵宝安家落户了。

听奶奶说,遇到荒年,先吃树叶、树皮,吃光了就吃“观音土”,没有一点营养,只为哄肚子。但吃了又屙不出来,于是肚子憋得老大,甚至被涨死。奶奶还说,早先时候,下雪时下的是白面,人们不用干活就有饭吃,后来人们老作,老天爷就改成下雪了。

因为担心养活不了四个孩子,奶奶把最小的三姑远远地送给了新郑一户人家。后来,我爹在赶会时,偶然遇到三姑,把她又领了回来。自那以后,三姑就不跟奶奶搭腔。这件事是听我爹讲的。我爹偶尔会讲以前的故事,说是“不忘本”,我娘却不愿再提,也许是不想陷入痛苦回忆吧。

小时候大家都穷,缺吃少穿,我印象中几乎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尽管如此,有次我看到邻居“八哥”舔碗,还是有点膈应。他吃完饭后,伸长舌头,把碗里舔得干干净净,基本不用刷。这是我见过最早的“光盘行动”,虽然把节约进行到底,却让人难以接受。

说是“八哥”,其实是个老头儿,比我大四五十岁,按辈分和排行,我赶上喊他“八哥”。依岁数推算,他应该遭遇过1942年饥荒。必定是那场大饥荒,差点要了他的命,给他造成了根植于内心、深刻于骨髓的饥饿感和节约意识、忧患意识。

八哥家的房子没有屋顶,可能是草顶被雨水冲塌了,只剩几根椽子在土坯山墙上耷拉着。没有房子,自然就娶不到媳妇;娶不到媳妇,自然就没有孩子;没有孩子,自然就没人赡养。

八哥以打零工为生,谁家里有杂活,比如出粪、铡草,就喊上他,给一顿饱饭就中。晚上他住在村里一间没有窗户、废弃的小仓库里。村里的闲人有时会取笑道:“夜儿黑(昨晚),有人看见拾破烂的狗妞去你屋了,恁俩都说了啥?”八哥噙着烟袋嘴,嘿嘿地笑着。

后来八哥去了乡里的敬老院。偶然有次路过,我远远看到屋檐下有一溜儿老人,抄着手坐在凳子上晒暖儿,比起在村头捉虱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好多了。

几年前,村里一对父子激烈争论。儿子主张把当季收获的粮食全卖光,因为要晾晒、防蛀,占地方,费功夫。而他父亲坚持要留一部分,以备荒年。儿子不以为然地说,粮食啥时候都能买到。父亲说,积谷防饥,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的人,心中都留下了磨不掉的创伤印记。是否体验过命悬一线、奄奄一息,直接决定了两代人不同的思维模式。

我会在适当的时机,给孩子讲八哥的故事,讲老家的变迁,讲史上的饥荒。“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也算是家教传承吧。我提醒孩子,脚下这块土地,曾经饿死过很多很多人,曾经“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我们不能好了疮疤忘了疼,要爱惜粮食、节约用度。我告诉他,时至今日,饥荒也未从地球上消失,非洲还有人在吃泥饼,就像我们的祖辈吃观音土一样。骨瘦如柴、饥火烧肠的他们肯定想不到,地球上竟然还有人把囫囵蒸馍、大块鱼肉扔进泔水桶里。

我和孩子也学习新闻中的榜样。有个父亲跟孩子约定,饭碗剩一粒米就罚一道题;在国学班里,孩子们吃完饭后,用少量开水把碗底涮涮喝了;女副校长当面吃光学生们的剩饭……诸如此类还有很多,都值得借鉴。

言传加上身教,孩子在家时不但饭碗吃得干净,餐巾纸也是半张半张地用,洗手水也用盆盛着冲厕所。然而,学校和饭店浪费成风,我担心孩子会“一傅众咻”,也浪费起来。

“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待无时想有时。”即使有喜马拉雅山一样的粮食储备,也架不住十四亿人日复一日的铺张浪费。只有把“爱惜粮食”这四个字念之再三,铭之肺腑,养成习惯,形成家风,进而扩展成校风、国风,饥荒才会远离,温饱才会持续。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