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多图详解《大明王朝》第四十三集

嘉靖是一个孤独的人。

12岁,父亲去世。

15岁,结婚。

21岁,妻子去世,续取第二任妻子。

27岁,和第二任妻子离婚,取了第三任妻子。

29岁,生了第一个孩子,两个月就夭折了。

31岁,母亲去世。

35岁,差点被妾室伙同婢女害死,被妻子所救。

40岁,第三任妻子去世。

42岁,第二个儿子去世。

58岁,第四个儿子去世。

59岁,去世。

至高的权力仍然无法避免孤独。身边人的相继离去让嘉靖陷入孤独,人世的飘摇又放大了他对死亡的恐惧。如果连至高无上的权力和财富都无法阻拦死亡排解孤独,那什么可以?

嘉靖找到的答案是修道。

如果孤独无法排解,那他祈求长生。

孤独地活着,总好过孤独地死去。

可人终究是无法修成仙的,抛开帝王的身份,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拥有一个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

他是个孝顺的儿子。对父母自不用说,实录记载嘉靖在离开安陆的时候,在父亲的坟前哭地异常伤心,母亲去世还专门南巡去安陆考察是否能将母亲迁过去和父亲合葬;

他对妻子也并非完全冷漠。他对前两任妻子感情一般,但由于第三任妻子在壬寅宫变中救过他,所以对第三任妻子方氏还可以,方氏去世的时候,礼制仿照的是「元后」;

他也是个期待孩子的父亲。嘉靖子嗣艰难,29岁才有了第一个儿子,一出生就大赦天下,可不到两个月就夭折了,陶仲文提出「二龙不相见」,这才和儿子不怎么亲近;42岁第二个儿子去世,仍然十分悲痛,「薄于父子」是真,但舐犊之情也未尝没有。

他对真正帮助过他的大臣,也是非常宽待的,比如张璁。张璁是第一个支持「大礼议」的人,所以后续的仕途异常的通畅,嘉靖六年就入了阁。嘉靖八年,由于有人攻讦,嘉靖不得不罢免了张璁,但不到一年又重新起复,嘉靖在召回张璁的诏书里面温言慰留,各种台阶都给到了,实在是很为张璁考虑了。

嘉靖并非是一个恶毒卑劣冷漠之人。至少如果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并不可怕。

可评判一个历史人物的复杂之处就在这里。生活的庸常让人能够轻易保持平庸的善良,可当历史选中他们,赋予他们决定他人命运的权力,善良并不会那么轻易被选择。嘉靖并未选择人性的光辉,而是慢慢滑向了人性深渊,那里冰冷、黑暗,那里也没有永生。

而海瑞选择了人性光辉,这些人性光辉赋予他神性,也会让他承担相应的代价,可他究竟也是一个普通人,也有人性之私。在他选择上疏之前,安排好了家人,遣散了奴仆,也安顿好了朋友。他做了能为家人朋友做的一切。

  1. 王用汲谭纶夜谈

▼海瑞上《治安疏》的时候,王用汲正在南直隶抓贪官。

影视热点

▲谭纶此时已经升了官,毕竟是裕王最为信重的国士,如今已是南直隶巡抚。当然历史上的谭纶是没有在南直隶做巡抚的,剧里如此安排,恐怕也有为了后续写隆万年间改革做铺垫的意思,因为产棉的松江府也在此地。

▼王用汲来到南直隶是为了一桩矿案。

影视热点

▲简单来讲,这个案子就是官商勾结导致数百名矿工遇难,又不肯出钱抚恤,最后官逼民反的故事。比较有趣的地方在于,这件事情倒是真实的,但细节有些出入,《明史》有载

浙江、江西矿贼陷婺源。

确实也是海瑞上疏同月发生,涉及浙江淳安、开化、遂安、以及江西的德兴,不过并没有涉及到王用汲说的泰州,小说里面倒是改了,把泰州改成了开化。此时距离海瑞离开淳安只有四年,淳安在海瑞治下有所改善,可不过四年,也「群盗出没」,只指望某一任青天大老爷来保障一地的长治久安,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王用汲义愤填膺说了这么长的一段,可谭纶却沉默了,他让奉茶的书办出去,关好门。

影视热点

▼王用汲知道谭纶是有要事相商,可他猜错了方向。

影视热点

▲不得不说,这个「又」用得很灵性了。

▼谭纶让王用汲立刻回北京。

影视热点

▲王用汲不太理解,两个矿死了几百个人,什么事情比这个更大。讽刺的是,在大明朝大臣的心里,嘉靖的疑心是比几百个人的性命更为重要的事情。

▼一听说牵涉到自己,他似有所感,知道是海瑞的事情。

影视热点影视热点

▲谭纶倒是为了王用汲着想,不让他看这份奏疏,免得被牵连。

▼润莲非常难过,但他难过的不是自己,是海瑞。

影视热点

▲海瑞知道自己会牵连到王用汲,他让王用汲离开北京,也不过是尽可能减少自己的牵连。王用汲此时想到海瑞,内心复杂,他有点懊恼自己没有早点了解到海瑞的用意,又有点悔恨此时不在京城为海瑞去做一点事情,唯独没有担心自己真被海瑞牵连。

▼他在想自己能为海瑞做什么,第一个想到的是海瑞的家人。

影视热点

▲谭纶谈及海瑞,也是一脸伤感,说到底,当年是他一封信让海瑞来的淳安。谭纶将海瑞家人的安排说了安王用汲的心,又嘱咐王用汲,不要把自己办的这个案子和宫里牵扯,担心陈洪将王用汲的这个案件和上疏连在一起,引起嘉靖的疑心。

▼王用汲知道事态严重,马上就回京城。

影视热点

2. 海母海妻

▼此时海母和海妻对北京的情况一无所知,她们跟着李时珍到了南京。他们安顿的地方正是高瀚文和芸娘的地方。

影视热点

▲李时珍也是非常理解海母,知道海母要强,白住别人的屋子是不肯的,说是让海母传授织布技巧,但实际上也是为了海母安心,也给她找点事情做打发时间。

▼海母又问了问,此处是谁家的屋子。

影视热点

▲海母也是听海瑞说过高瀚文。小说里补了一句海母的话「这个人汝贤倒是常常称道他,说他有才。难为他,做起生意来了。」海瑞对高瀚文评价倒也不错。

▼高瀚文对海瑞提点也有感激,又兼着裕王的关系,对海母海妻也是照顾的。

影视热点

▼因着海瑞对高瀚文评价不错,又可以做点事情不白住房子,海母安了心,确认李时珍是否一直在这里。

影视热点

▼一听李时珍也住在这里,海母再无困惑,便住了下来。

影视热点

▲此时李时珍大概也知道海瑞凶多吉少,可他也只能瞒着海母和海妻,能瞒一日是一日。

小说里面有个细节,芸娘将自己的贴身丫头安排来伺候海母海妻,这个丫头是个哑女,也是怕别人多嘴透了风。这个丫头叫「雨青」,「雨过天青云破处」,名字和芸娘倒是很贴。

3.君父知否

海母尚且等着她的儿子5月过来,可她未曾想到,自己从来不撒谎的儿子这次骗了她。

▼这本是第二次会审海瑞的日子,群臣都写好了驳斥海瑞的奏疏,坐在内阁里等着会审海瑞。

影视热点

▼王用汲已经回到了京城,心中忐忑。

影视热点

▼百官一落座,陈洪也出现了,他和百官不同,他今天一定要咬出一些人。

影视热点

▼徐阶不管什么时候,还是脸上没有动静,其实内心也颇为忐忑,不知如何了局。

影视热点

▲百官内心均充满了不确定,此时都在等着海瑞被带上来。

▼海瑞此时仍在诏狱,他的牢房前来了另一个人,石公公。

影视热点

▲石公公也是个妙人。陈洪第一次得势,就派了他去守着内阁值房,想来是要拉拢的。此时黄锦被抓了起来,陈洪将石公公补上了黄锦的缺,现在正是首席秉笔太监的缺。所以大致上石公公的立场是会偏向陈洪一点,可他对黄锦也还不错,感觉也是颇为老好人。

▼首席秉笔太监来找海瑞,当然不只是为了给他安排桌子椅子的。

影视热点

▲石公公来此,当然是嘉靖的意思。嘉靖心里清楚,百官的驳斥都无法对付地了海瑞,而如果二次堂审仍然被海瑞驳斥了回去,就坐实了《治安疏》的话了。嘉靖想通过威逼和利诱来让海瑞改口,这种事情他当然不能亲自动手,便先派出了石公公。石公公赞了海瑞两句,也是为了下面来做铺垫。

▼可究竟是嘉靖亲口夸赞的,海瑞内心仍然是感动的,至少嘉靖并未如同纣王一样昏庸,至少嘉靖也认可了他。

影视热点

▼石公公赞了海瑞一句,开始了问话。

影视热点影视热点

▲海瑞就像一块石头,石公公说了长长一段,海瑞的回答却仿佛一句废话。

▼石公公焦虑了起来,开始疾言厉色。

影视热点

▲石公公这段话是非常能体现太监和读书的士人的区别的。「文死谏,武死战」对太监们来讲是「狗屁」,可对士人来说,是君子大道。谈及到「那些人受牵连」,其实已经隐含了威胁之意。

▼石公公这番话对海瑞来讲毫无意义,他既然认为「文死谏,武死战」是狗屁,那么他们连讨论基础都没有。海瑞没有回话,只继续问石公公第二番意思。

影视热点

▼石公公开始了。

影视热点影视热点影视热点

▲石公公这一段当然是嘉靖的意思,先是拿他周围人的性命威胁,又拿他在意的功名去利诱。其实这两个提议对一般人来讲还是很有吸引力了,又有了台阶,又有了实惠,还不用牵连周围的人,可是这是海瑞。

海瑞年谱记载,海瑞在37岁才中了举人,38岁(嘉靖二十九年)和41岁(嘉靖三十二年)去考过进士,可都没有中第,对比张居正这种二十出头就中进士的人算是非常没有读书天赋了。不过海瑞让人敬佩的一点在于他并没有把中举当成读书的目的,他读书是为了「行志」,所以放弃了继续考试,直接去了南平当教谕。

了解这些背景就会觉得嘉靖的建议其实很好笑。如果海瑞真的担心牵连到周围的人,他一开始就不会上《治安疏》;如果海瑞真的很在意进士出身,他也不会应举两次就放弃考试去做教谕。而嘉靖这个建议实际上也透露出他的矛盾,他之所以让石公公提供这个建议,是因为他内心知道《治安疏》很难被驳倒,因为里面都是实话。可是嘉靖又不愿意承认《治安疏》是对的,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他想避开直面和海瑞争论这个奏疏内容本身的对错,而希望能通过其他方式来让海瑞来改口。

▼海瑞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了。

影视热点

▲我在青春期的时候有一段叛逆的时间,对于这些置自己生死于度外的人怀抱着一种批判态度,那个时候读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跟同学吐槽,杜甫连自己的妻子儿女都保全不了,还谈何要「大庇天下寒士」。可现在意识到,如果海瑞的家人受到牵连,这不是因为海瑞上《治安疏》造成的。相反,正是因为大明朝会让正义变成祸患,海瑞才会上《治安疏》。伟大的人不会因为自己的苦难而忽略别人的苦难,他们会因为自己的苦难而更在意他人的苦难。

▼石公公的威逼利诱失败了,嘉靖知道自己避无可避,他只能自己出来直接和海瑞辩。

影视热点

▲嘉靖既没有穿自己平日穿的道袍,也没有穿象征帝王的龙袍,他只穿了一件中衣,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的袍子。他代表的不是嘉靖帝,也不是飞元真君,他只是已经行至暮年的朱厚熜。

▼石公公准备的椅子即是为了嘉靖,嘉靖坐了下来,开始问话。

影视热点

▲不愧是嘉靖,赵贞吉、陈洪、石公公都审了海瑞,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海瑞面前占了上风。

▼嘉靖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汉文帝。

影视热点影视热点影视热点影视热点

▲这一段嘉靖问的是《治安疏》里面的这一段:

汉贾谊陈政事于文帝曰:“进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独以为未也。曰安且治者,非愚则谀。”夫文帝,汉贤君也,贾谊非苛责备也。文帝性仁类柔,慈恕恭俭,虽有近民之美;优游退逊,尚多怠废之政。不究其弊所不免,概以安且治当之,愚也。不究其才所不能,概以致安治颂之,谀也。陛下自视于汉文帝何如?

嘉靖的逻辑是这样的,如果海瑞认为文帝是三代以下首推的贤君,那为什么又在《治安疏》里面又指责文帝,是不是影射当今皇上。

注意,这段对话实际上在历史上是没有发生过的,所以这一段与其说是嘉靖看完奏疏的反馈,还不如说是用电视剧的方式来展现《治安疏》的内容。海瑞直接在奏疏里写了「陛下自视于汉文帝何如?」,这已经不是影射了,是直接质问┓( ´∀` )┏

▼海瑞没有回话,嘉靖动怒了。

影视热点影视热点影视热点

▲海瑞的回答也是《治安疏》里面的。

陛下天质英断,睿识绝人,可为尧、舜,可为禹、汤、文、武,下之如汉宣之励精,光武之大度,唐太宗之英武无敌,宪宗之专志平僭乱,宋仁宗之仁恕,举一节可取者,陛下优为之。即位初年,铲除积弊,焕然与天下更始。举其略,如箴敬一以养心,定冠履以定分,除圣贤土木之象,夺宦官内外之权,元世祖毁不与祀,祀孔子推及所生。天下忻忻然以大有作为仰之。识者谓辅相得人,太平指日可期也。非虚语也,高汉文帝远甚。
然文帝能充其仁顺之性,节用爱人,吕祖谦称其能尽人之才力,诚是也。一时天下虽未可尽以治安予之,而贯朽粟陈,民少康阜(明实录作”民生康阜”),三代下称贤君焉。陛下则锐精未久,妄念牵之而去矣。反刚明而错用之,谓遥兴可得而一意修玄。富有四海,不曰民之膏脂在是也,而侈兴土木。二十余年不视朝,纲纪驰矣。数行推广事例,名爵滥矣。二王不相见,人以为薄于父子;以猜疑诽谤戮辱臣下,人以为薄于君臣。乐西苑而不返宫,人以为薄于夫妇。天下吏贪将弱,民不聊生,水旱靡时,盗贼滋炽。自陛下登极初年,亦有之而未甚也。今赋役增常,万方则效,陛下破产礼佛日甚,室如县罄,十余年来极矣。天下因即陛下改元之号,而臆之曰:“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迩者严嵩罢相,世蕃极刑,差快人意,一时称清时焉。然严嵩罢相之后,犹之严嵩未相之先而已,非大清明世界也。不及汉文远甚。——《治安疏》

海瑞在《治安疏》里面还是先肯定了嘉靖的早期作为,但其实电视剧里面一直在模糊嘉靖早年的政绩。这样处理是有道理的,因为艺术作品总会做更高层次的抽象,虽则背景是大明朝,但故事内核不限于某朝某代。可如果回到嘉靖这个人物来说,我觉得最大的悲剧在于某位伟人评价他的四个字——「靡不有初」。

就像纵观嘉靖作为人的一生,你无法得出「嘉靖是个冷漠无情的怪人」这样的结论,看完他四十五年的帝王生涯,你也无法说「嘉靖是个昏庸无德的帝王」。嘉靖在「大礼议」中展现的政治手腕非常高明,更难得的是他作为帝王杀伐决断的心志,不过在位三年就能剪除权臣,把朝堂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那时候他才十八岁,他是天生的帝王。在此之后,用杨一清整治军务,用张璁桂萼厘清朝政,用梁材开源节流,罢镇守太监减弱宦官权势,无论是外事和内政,都可圈可点,海瑞《治安疏》所言「识者谓辅相得人,太平指日可期也」绝非阿谀奉承之词。

如果嘉靖死在他在位二十年的时候,历史评价会比现在高上不少。只可惜,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很难讲嘉靖从励精图治到一意修玄的关键节点是什么。《明史》里的世宗一节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嘉靖元年至二十一年,一部分是嘉靖二十二年到二十五年,是将嘉靖二十一年作为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这一年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件是「壬寅宫变」,一个叫杨金英的宫女趁嘉靖熟睡,想勒死嘉靖,但因为绳子打了个死结所以没有勒死,最后被皇后所救,嘉靖也因此对这位皇后颇为敬重;还有一件事就是严嵩入阁。「壬寅宫变」让嘉靖迁居西苑,从此更加痴迷道术,远离朝堂,而严嵩的出现又为嘉靖的「一人独治」创造了条件,于是嘉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最后堕入深渊。

但是,如果没有「壬寅宫变」,没有严嵩,嘉靖是否就不会走上这条路?我并不这么认为。即使一个事件对人生或者历史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但不同的人面对同样的事情仍然会有不同的选择,而这个选择正是他的个人底色所在。关于嘉靖的个人选择,有一件事情可见一斑。嘉靖十七年,嘉靖的母亲章圣太后去世;嘉靖十八年,为了决定是否将母亲迁往承天和父亲安葬,他决定亲自南巡视察父亲陵墓的状况。南巡沿途所见皆是饥荒,嘉靖和朝臣讨论饥荒的时候「为之动容」,于是发了二万两白银赈灾,并且给了回复「活得万人之命否?」。嘉靖对民生并不是完全冷漠,也有恻隐之心。可他的恻隐之心也就是到此为止了。他为了南巡花掉了七十万两,沿途所见饥荒,他见到了怜悯了,也就过去了,等到回到皇宫,也并未拿出办法去解决。可见在他的心中,民生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不如南巡重要,更不如追求长生不老重要。

嘉靖有政治才能,但他并没有政治理想,或者说他的心中并没有「君子大道」。当内心没有更大的政治理想支撑,身居高位几乎注定了被权力诱惑的命运。在母亲去世、「壬寅宫变」、太子早亡的无数人生灰暗时刻,权力幻化成「长生不老」的幻象,给予嘉靖安慰,给他指出一个永不可到达的彼岸,最后引诱他走向深渊。

▼嘉靖面对这样的指责,眼中流露出恐惧和逃避,他无话可驳。

影视热点

▼海瑞除了痛骂嘉靖,也痛骂了百官。

影视热点

▲这一段也基本上是来自《治安疏》,海瑞在批驳了嘉靖「君道不正」以后,接着批驳的就是百官的「臣职不明」:

执陛下一二事不当之形迹,臆陛下千百事之尽然,陷陛下误终不复,诸臣欺君之罪大矣。

▼海瑞将李清源批驳的内容又驳斥了回去,在内容上立于不败之地。嘉靖有点受不住,但他毕竟是政治斗争多年的嘉靖帝,很快就稳定住了情绪,内容无法驳斥,那就从动机和立场上进行批驳。

影视热点

▲以传统的儒家观点来讲,海瑞的上疏在「忠孝」这一项是略微有亏的。即使嘉靖有过,以臣子来说,海瑞的《治安疏》也是过于刚硬了,说是「辱骂君父」当然是过了,但「严厉指责」是当得上的。这其实跟儒家所讲的「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略有冲突,所以嘉靖此时指责海瑞「无君无父」也并非是胡搅蛮缠。

▼嘉靖这一刻,眼睛眯了眯,他动了杀心。

影视热点

▼海瑞面对这样的指责,他入仕以来的愤懑、不解、痛心都集结在一起。

影视热点

▼可他并未为自己辩解,他摁下自己所有的情绪,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话。

影视热点

▲和前面两段不一样,这一段其实不是《治安疏》原文里面的内容。但从感情浓度上来讲,这段海瑞的控诉是全剧最为痛心的片段。

古代所有士人几乎都会面对「仕」和「隐」的抉择。以传统的儒家观点来讲,「仕」还是「隐」取决于君是否贤明。陶渊明能安然地过「采菊东篱下」的隐者生活,是因为他生活的时代过于黑暗,没有明君;飘逸如孟浩然在四十岁之后出来求仕,是因为上有明君,「端居耻圣明」。君主贤明,世运昌隆,士人是应该出来做事的。

海瑞出生于正德八年,正德十三年,海瑞四岁的时候父亲去世;嘉靖继位的时候,海瑞八岁,正是开蒙的时候。待到嘉靖二十年,海瑞二十八岁。在海瑞思想逐渐成型的少年、青年时期,嘉靖的作为可称得上是「明君」。可想而知,受到正统儒家教育的海瑞对「君父」会怀抱着怎么样的期待和孺慕之情。可待到他进入官场,见到官场阿谀成风,百官或积贿贪肆或明哲保身,而君父一人独治一意玄修。他也为君父找过理由,也许权奸在位,阻挠君父视听,可严嵩倒台之后世事也并无好转。他不得不认清事实:国家的病根不在严嵩,而在君父。这个认知让他青少年时期对「君父」的期待落空。「君父」明明在前二十年并不是如此,他不解,他要问。

可如果海瑞的诘问仅仅是出于士大夫的规劝,这段话绝对不会这么动人。海瑞想的不只是他一人「视君如父」,而是天下百姓均「视君如父」。他虽然清贫,但有功名在身,在朝为官,有禄米可养家人,此时此刻,他身处暗室,却仍然有机会可以说话。可是,这个世界更多的人,已经没有办法开口了。那些被兼并了土地的人,那些在毁堤淹田里丧命的人,那些被强缴生丝的人,那些冻毙于风雪中的人。那些,本可以活着的人。海瑞看到了他们,记住了他们,他生了死志,担上牵连亲友的风险,只是想为这些开不了口的人问上一句:君父知否。

君父知道吗?嘉靖是知道的。大明朝暗探遍布,毁堤淹田、大兴雪灾,他无一不知;家事国事天下事,他手握权柄,他不敢不知。可是,君父真的知道吗?嘉靖是真的不知道。对他来讲,民众不过是个轻飘飘的数字。嘉靖三十四年,山西陕西河南地震,引发洪灾,有名有姓死了八十三万人,也不过是正常的开库赈灾。毁堤淹田淹了一两个县算得上什么呢?大兴县就算雪灾死了一个县的人又算得上什么呢?他深居西宫,没有人会把这些人的尸首抬到他的面前。就算他亲眼看见了,又算得上什么呢?权力和财富给予人的种种错觉中,最明显的一种是让人以为自己和世界上其他人不一样。作为权力和财富的拥有者,他们仿佛站在世界的最高处,俯视众生。高处没有贫困,没有剥削,他们对世间已知的苦难充耳不闻,他们看着世间众生悲欢离合,只觉得是猩猩跳舞,笨拙到让人发笑。直到死亡迫近,他们才会发现权力和财富无法战胜唯物主义,原来上天如此无情,权力和财富很快寻找到了新的宿主,而自己终其一生,不过是只蹩脚的猴子,一生都在看其他猩猩跳舞。

「君父知否」这一段并非《治安疏》里原有的内容,海瑞虽然有诘问,但是是在自己提出一些具体措施后,有过「陛下何不为」的诘问。

京师之一金,田野之百金也。一节省而国有余用,民有盖藏,不知其几也。而陛下何不为之?——《治安疏》

这个诘问就远不如「君父知否」来得让人共情。因为不管我们如何去理解海瑞,但归根结底,我们所能共情的仍然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时代精神」,而非五百年前以前大明朝的「时代精神」。古代的士人,即使超逸如孟浩然,潇洒如李白,细读他们的诗,仍然会发现他们堕入「仕」与「隐」的夹缝中挣扎,祈求「得遇明君」来施展自己的抱负。我们这个时代的《天安门诗抄》虽然并不是多好的诗,可再也没有了那种堕入夹缝的挣扎,我们无需期待所谓的「明君」,我们是自己的主人:

前赴一人,后继八亿。继承遗志,披荆斩棘。

权力并不来源于虚空的神,权力存乎人心。一人和八亿,并无不同。

▼海瑞说完,想到了那些开不了口的人,心中不忍,几欲堕泪。

影视热点

▼嘉靖被问得说不出话,他可以杀掉海瑞,可是他无法杀掉那些无法开口的人,因为那些人已经死了。

影视热点

▼嘉靖愣愣地盯着海瑞,海瑞身上有光。

影视热点

▼可是嘉靖并不想抓一抓,他遮头蒙面,他害怕光。

影视热点

▲他无话可驳,无法可驳。第一次读《治安疏》时候的那种被戳穿的愤怒和恐惧又一次用了上来,他眼睛慢慢失焦,要倒下来。

▼海瑞坐在他对面,马上意识到对面人的不正常,大声唤人。

影视热点

▼一听叫唤,藏着的锦衣卫石公公都赶紧出来。

影视热点

▼如此阵仗,海瑞哪里还不明白,对面这人就是嘉靖,他跪了下来。

影视热点

▼嘉靖清醒了过来,送了海瑞八个字。

影视热点

▼嘉靖说完,再也撑不住,又倒了下去。

影视热点

▲嘉靖对海瑞的指责,不过是强弩之末,不过是对自己愤懑地发泄。如果说海瑞是「弃国弃家」,那他如此行止,又是什么呢。

4. 王用汲受审

嘉靖在牢里面自己直接和海瑞交锋,可内阁众人浑然不知,还在等待海瑞上来,他们好进行驳斥。

▼陈洪、徐阶等人在内阁等了半天,只等来了石公公。

影视热点

▲嘉靖被海瑞怼到吐血,当然不愿意再让其他人驳斥海瑞,让海瑞把驳斥他的话再说一遍,那岂不是当众扒掉他的衣服,所以让内阁诸人直接论罪。

▼可论罪不是定罪。

影视热点

▲这是嘉靖的矛盾之处,他虽说海瑞「自绝于朝廷,自绝于君父」,但到底如何处置海瑞,他心里是不确定的。

▼陈洪对这个旨意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也只得论罪。

影视热点

▼徐阶显然是想轻轻放过的。

影视热点

▲徐阶的定调是非常轻的。徐师傅内心尚存良知,裕王也打过招呼要保海瑞,他也不想逼着朝中诸人给海瑞定多大的罪,便只是让大家「按着奏本论」,那基本就是走个过场。

▼可陈洪是绝不会同意的,他得抓出一些人来。

影视热点

▲陈洪的心思也是好理解的。海瑞这番奏折引得嘉靖震怒,但内阁这样明显想轻轻放过,嘉靖必定震怒。但是法不责众,嘉靖明着也不会因为「论罪」来为难内阁,但是自己也如此轻轻放过,那是必然会被嘉靖收拾的。

▼左边第一个是李清源。

影视热点

▲李清源此时不知道自己的奏疏已经被海瑞驳过了┓( ´∀` )┏但显然他也并不想驳海瑞,海瑞不在场,论罪也只能读一遍奏疏而已。陈洪正好借这个机会自己出手。

▼陈洪先问有没有罪。

影视热点

▲李清源和嘉靖一样,能挑的错处也不过是「詈骂君父」。

▼陈洪接着问。

影视热点

▲李清源也是老油条了,不直接回答问题。

▼陈洪可不会这么轻松地放过他。

影视热点

▲李清源再次不正面回答问题。李清源其实可以代表一部分百官的想法,他在发俸禄的时候振臂一呼去宫里闹事,可见也是刚硬之人。大家毕竟读了多年圣人书,海瑞《治安疏》所言,字字触目惊心,其中浩然之气让人折服,即使大家为着明哲保身无法像他一样舍身取义,可终究不愿意违背本心,说海瑞在颠倒黑白。

▼偏偏陈洪就要抓他的错处,逼着他正面回答。

影视热点

▲李清源·绕圈子大师仍然只讲大道理,就正面回答问题。

▼陈洪有点生气。

影视热点

▲论打嘴仗,宦官还是赢不了读书人啊┓( ´∀` )┏这话一句是圣人说的,一句是裕王说的,陈洪再厉害也是不敢对这两句话置喙的。

陈洪 vs 李清源,陈洪完败。

▼陈洪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自己不问了,让石公公接着问。可石公公已经知道了嘉靖和海瑞在牢里的对话,便有些做和事佬的味道,让大家把奏疏摘几句合在一块报上去就是。

影视热点

▼此言正中内阁诸人的想法,徐阶高拱赶紧出来赞同。

影视热点

▼石公公这样一搅,陈洪有点着急了,如果没有抓几个人,他是断然交不了差的,他把矛头指向了王用汲。

影视热点

▼王用汲突然被点名,倒也不是完全意外。

影视热点

▼他倒是准备了奏疏,可这个奏疏并不是关于海瑞。

影视热点

▲小说里有写王用汲的心思。王用汲其实想过写奏疏,但他本来是打算在奏疏里面写上疏是他的主意,以此来分担海瑞的罪名。可他究竟没有这样做,因为一则不能违背本心,他并没有参与;二则如果他参与,那就是「朋党」,有无朋党论罪是两个概念,他也不能害了海刚峰。

他虽然没有写奏疏担罪,但是他更做不出来写奏疏来论罪的事情。王用汲虽然历来明哲保身,但也是古道热肠,海瑞又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决定要给海瑞说话。

▼王用汲刚说完自己奏疏是关于矿民,陈洪心中狂喜,只觉得抓住了把柄。

影视热点

▲陈洪咬死了王用汲是海瑞的朋党,他要抓人来交代。

▼王用汲并不认同陈洪的说法,他不能违背自己的本心。

影视热点

▲王用汲说这句话,更多的是自责,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并未站在朋友的身边。

▼这样的「君子之义」陈洪是不懂的,他用自己的思维推论,咬死了王用汲是做小人脱罪。

影视热点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如是。

▼王用汲已经决定为海瑞讲话,平时他或许为人温和,可是海瑞的作为也激发了他的勇气,直接怼了回去。

影视热点

▲四十六集,王用汲这么温和的人,唯一一次看到他这样怼人。

▼满朝官员对陈洪这样狠着劲抓人早已不满,王用汲这样一怼,众人都觉得出了口恶气。满堂响起了欢乐的笑声。

影视热点

▼陈洪开始被李清源绕圈子暗怼了两句,心中早已不爽;此时又被王用汲明着怼,面子上再也挂不住,偏偏嘴炮不是他的强项,他倒是撒起泼来。

影视热点

▼王用汲早已抛开自己的生死,他要为海瑞讲话,他想让所有人知道海瑞的为人。

影视热点

▲交友莫不如己者,这是刚峰对润莲的最高评价。王用汲难得的是自己虽然和善温柔,却在强压下也并不会丧失本心。他并不在意自己是否被牵连,但是他要告诉众人海瑞「无党无私」;即使他知道他一旦肯定海瑞就会被牵连,他也愿意站出来说海瑞是「古君子」。交友莫不如己者,这也是润莲对刚峰的评价,他愿意承认和海瑞相比,他是小人。可这个「小人」是「独善其身」的小,而非「比而不周」的小。

▼陈洪对于王用汲的心思一点都不关心,他敏锐地听到了「古君子」这个关键词,马上跳了起来,以为抓到了把柄。

影视热点

▼看着王用汲承认说海瑞是「古君子」,陈洪高兴了起来,既然海瑞不在,他要借着王用汲的事情多抓一些人。

影视热点

▼徐阶出来打了圆场。

影视热点

▲打太极高手徐师傅还是非常聪明的,他不说王用汲说的对不对。说不对,违背本心,士人不齿;说对,陈洪跳出来就会把他划成海瑞的朋党。他定调,只说不须在此处说,也不需要论什么朋友之间的「古君子」。

▼可陈洪哪里能放过这个好机会,转头就找上了赵贞吉。

影视热点

▲徐师傅、高拱是裕王的师父,陈洪是不愿意得罪的;李春芳是个老好人,又是打太极高手,和这事情也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也不好找;所以内阁诸人,他能找的也就是赵贞吉。赵贞吉和王用汲、海瑞都有过直接的上下级关系,又被嘉靖钦点做主审,自然怎么都推脱不过。

▼赵贞吉还想借着徐阶的话头糊弄过去,可陈洪不肯。

影视热点

▲陈洪其实也没什么道理,他要抓人,咬死一点,就是「朋党」。

▼赵贞吉无法,心中闪过嘉靖的威严,最后抛出了自己的结论。

影视热点

▲赵贞吉在自己的利益和士大夫的大义之间徘徊了片刻,迅速选择了自己的利益。他知道一旦如此说了,他心学名臣的名声大概是毁了,在嘉靖面前奏对赢得的一番喝彩也是毁了。可他并未有更好的解法,从《治安疏》借他的手送到嘉靖手中,他已经没有了退路。他没有两全的办法,可他终究是选择了自己的利益,这也是他自己本人的价值取舍。

▼陈洪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愉快地抓人。

影视热点

▲「按内阁的意思」也是很灵性了,这个锅他可算是甩出去了。

▼王用汲并没有太意外这个结果,他在出来给海瑞说话的时候就预料到了。但他还有需要做的事情。

影视热点

▲即使矿难的事情和嘉靖被痛骂相比那么无足轻重,但那是几百条人命。王用汲也并未忘记自己的使命。

▼王用汲被带了下去。徐阶接过了奏疏,直接给了陈洪。

影视热点

▲徐阶这样摆一道陈洪也是厉害。这份奏疏,如果是内阁呈上去,司礼监还有余地;可是王用汲这样直接亮出来,徐阶又亲自交到司礼监手上,满屋子这么多人亲眼见他接了,他是怎么也不敢瞒着嘉靖,必须呈上去的。

▼众人对此事议论纷纷。陈洪内心不喜,面上却还是一派威严。他既然抓了人,多少有个交代了,便对这次论罪做了定论。

影视热点

▲陈洪此时还记着黄锦、朱七、齐大柱,借着论王用汲「朋党」,一起肃清这些人来立威。

论罪完,陈洪带着司礼监的人离开了。

▼此刻最尴尬的是赵贞吉,刚刚那一番「朋党」论让他的声名毁于一旦,他此时看着自己的老师,指望徐阶给他辩解一二。

影视热点

▲徐阶似是接收到了他的目光,却什么都没说。想来徐师傅内心,也是颇为不满的。

▼徐师傅只是站起来,最后给这场论罪下了结论,就直接走了。

影视热点

▼徐阶走了,高拱也站了起来,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赵贞吉,哼了一声。

影视热点

▼坐在赵贞吉旁边的李春芳似是不觉,也自顾自的走了。余下官员,大多也散了,只剩下赵贞吉一人。

影视热点

▲小说里写,很多官员投向赵贞吉的眼光都目露鄙夷。赵贞吉想起了自己入内阁时的志得意满,在精舍奏对赢得的满堂喝彩,这些高光时刻终究在他一句「朋党」中烟消云散了。

好了,这一集结束了。真实的历史里,自然是没有嘉靖在牢里私下见海瑞这一节,有过论罪,但是似乎也没有记载有三法司会审。不过让人颇为安慰的是,当时确实是有人给海瑞说话的,那个人不是王润莲,而是同在户部为官的何以尚。而对何以尚的处理,可以看到嘉靖在对待海瑞的事情上是多么的矛盾。

嘉靖看了何以尚为海瑞辩解的奏疏,先是大怒,杖责何以尚一百,命锦衣卫将何以尚抓进诏狱,日夜用刑。嘉靖给何以尚安了两条罪名:第一条罪名是揣测嘉靖对海瑞没有杀意,所以求情是沽名钓誉;第二条罪名非常好玩,何以尚似乎在奏疏中提到愿意给嘉靖购买龙涎香,嘉靖回复自己已经有了四十余两,何以尚在此处是用「诡道自解」。嘉靖才被海瑞痛骂「一意玄修」以致于朝纲不振,何以尚提「龙涎香」简直是戳中了他的肺管子。但是注意,嘉靖直到此时,也不能直说他是因为何以尚为海瑞辩解才降罪。

更矛盾的地方在于,嘉靖把何以尚抓进诏狱的时,还特意把另外一个人放了出来。这个人是沈束,沈束倒是正经的言官,当初也是严嵩在位时,因言获罪。而此时,抓了何以尚,却放出沈束,嘉靖是在传达一个信息——他并不是容不得人劝谏,也不是故意为难言官。这当然也是欲盖弥彰,他内心对海瑞的处置仍然矛盾,一方面他知道海瑞是对的,所以不愿意处置过重留一个不好的名声于后世;可另一方面,他又不愿意承认海瑞是对的,因为这相当于在否定自己过去二十年的所有作为。

这个矛盾贯穿了他最后一年的执政生涯,如何处理这个矛盾,也给嘉靖这一生做了最后的注脚。

P.S. 嘉靖的年岁计算比较粗糙,基本就是按照发生年份减去出生年份计算的,虚岁真的算不过来T_T终于在9点前写完这一集,RNG加油!冲冲冲!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