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飘雪电影 资讯 正文

中国军队抗战后期仍惨败于日军,几年后却打出抗美援朝,是如何完成巨变的?

这样的巨变,不要说一些当时的国人想不通,就连美国这个当时世界的头号帝国都没想通。

对中国、中国军队、中国人民,在他们的头脑里,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

影视热点

抗美援朝爆发后,时任美防长的马歇尔沉重地说:“我们认为什么都知道,而实际上什么也不知道。然而,对方却一切都知道。于是,战争开始了。”

事实的真相真如马歇尔所说吗?

下面,我们从五个关键的时间段,专门谈谈美国人为何迟迟不能判明志愿军正式入朝参战,为何迟迟不相信中国人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心。

01 美军仁川登陆以后——1950年9月15日

一九五零年九月十五日,美军在仁川实施登陆,彻底切断了朝鲜人民军的退路,战场形势急转之下,朝鲜人民军处于腹背受敌的困境,开始全线退却。战火面临燃向中国边境的可能。为了阻止美韩军越过三八线,转而寻求朝鲜半岛政治解决方案,中国政府作出了一系列努力。

美军仁川登陆后不久,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就召见了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印度于1949年12月与新中国建交),在印度大使“提醒中国领导人,如果介入朝鲜战争,”“中国的建设将拖后十年”后,聂帅说:“我们把原子弹看作是纸老虎,何况几百架飞机呢?”;“如果战争起来,我们除了起而抵抗外,是别无它途可寻的。”

影视热点

九月二十三日,联合国军迫近汉城, 中国政府选择这个时候宣布了“参加过历次中国革命战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朝鲜人官兵已经归国。”的信息。其实,在一九四九年七月朝鲜战争爆发以前,由朝鲜人组成的原东北解放军164师、166师就离开东北回到朝鲜,因为中国政府考虑他们本来就是朝鲜人,现在主动要求回国,因此移交朝鲜部队也是情理之中的。但此时宣布,也是意味深长。

九月三十日,在中国政协举行的庆祝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大会上,周恩来总理发表重要演说,正式阐述了中国的原则立场:“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但当晚,韩国军队就率先越过了三八线。十月一日,麦克阿瑟在东京通过广播电台向北朝鲜军队发出了投降的敦促书。

十月三日凌晨,严密关注着朝鲜局势发展的中国政府,当得悉美军越过三八线,而韩国军队深入更远后,周恩来总理再次召见印度大使潘尼迦,明确表示:“美国军队正企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美国军队果真如此的话,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们要管。”

中国政府的决心已明白无误地昭告天下,但美国政府认为中国政府的警告是“外交上的政治讹诈”,是在虚张声势;国务卿艾奇逊听到尼赫鲁转来的警告后,以轻蔑的口吻说:如果中国人打算参加扑克牌游戏的话,那么他们就应该亮出比现在更多的牌。

简而言之,他们对积贫积弱、刚成立的新中国的正式警告,看作是虚张声势。

02 维克岛会谈——1950年10月15日

影视热点

十月十五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带着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陆军部长佩斯等人屈尊来到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威克岛上。这个岛离东京1900公里,离华盛顿却有4700公里的距离。风头正劲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比总统架子还大。

会谈中,当杜鲁门问及中国人出兵干涉的可能性时,不容置疑的麦克阿瑟提出了他的”时机说”:“可能性很小。如果他们是在关键的七——八月的釜山防御和仁川登陆时介入,还可以取得效果,可是如今已经很晚了。”

当问及如何评价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傲慢的麦克阿瑟提出了他的“实力说”:“面对联合国军的强大攻势,他们将血流成河。”对于这个判断,没有人提出异议,总统杜鲁门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默默点头同意。

麦克阿瑟的自信让杜鲁门很满意,因为中情局在为杜鲁门准备的分析材料中说:尽管周恩来讲过那样的话,中国军队在向满洲运动,宣传上措辞激烈,但没有令人信服的迹象表明中国共产党的确打算全面干涉朝鲜—–中国共产党人毫无疑问害怕与美国交战的后果。麦克阿瑟乐观的告诉杜鲁门总统,“到了感恩节,正规的抵抗在整个朝鲜半岛将不复存在。”“我本人希望到圣诞节就能把第八集团军撤回日本。”

从上我们基本可以看出,根深蒂固的“实力说”使美国政府最高领导和战区最高指挥官都无视中国政府的警告;而“时机说”又用来证明了“实力说”的成立。

03.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前夜——1950年10月19日以前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如此规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大军集结,是不可能不露出一点蛛丝马迹的。

先看看美国当时主要的情报机构及来源:

美国中情局;

作战军队(第8集团军、第10军)当面的战术情报;

战区军队(远东军,联合国军司令部)战区的政略、战略情报;

各军种的通信机构;

韩国的情报机构;

台湾国民党的情报机构以及潜伏在大陆的特务;

英国军情六处以及驻香港的特工人员;

美军第五航空联队。

在与中国军队开战前,他们获悉了大量的情报。

影视热点

(1)航空兵发现大量部队、车辆正向鸭绿江集结;

(2)台湾国民党提供了中国征召新兵等情报;一个在中国大陆解放后潜伏下来的原国民党军官,因有不少同事在中国军队中服役,在他向美国提供的情报中,不但把中国军队在东北地区的详尽部署在地图上标出,还明确地指出中国军队将跨过鸭绿江。

(3)中情局和军事通信机构的专家认为中国在东北成立了远征军;

(4)香港军情六处一名特工汇报了中国政府高层在北京开会的情况;

(5)美第8集团军、美第10军、韩国情报机构都认为中国人正准备出兵。只是时机、地点、多少兵力尚不清楚。

(6) 陆军情报部长波林少将认为九月份末中国在安东集结了四个军,其外在东北其他地区至少还有七个军和四个独立师;

虽然美国情报人员获悉了大量情报,但大多数都不能确定中国是否参战或不能确定出兵的时间、地点、兵力。而中情局等部门收到一些后也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如中情局收到了九月在北京的会议上关于参战问题中国高层“激烈辩论”的情报,但这份情报被中情局判定为C-3,这个级别的情报基本上等于一张废纸。

最为关键的是,处于中枢位置、汇集各方信息的美国远东战区的情报部部长威洛比,面对堆积如山的中国军队将进入朝鲜的证据视而不见,根本不相信中国会参战。并提出了四种理论。一是“防御鸭绿江发电站”理论;二是中国东北的朝鲜族“援兵”理论;三是“斯大林未说参战”理论;四是“现在挽救北朝鲜为时已晚”理论。持“时机说”和“实力说”的麦克阿瑟也同意威洛比的观点。

就这样,处于第一线的美军最高指挥官们,面对大军压境,陈兵边境的事实,得出的结论却是:中国即使干预,也只是有限干预

乐观的美第9军和担任平壤警备的美第1骑兵师,尽管没有命令,内部却开始做回国的准备。联合国军司令部还命令正往朝鲜驶来的弹药船变更目的港。

十月十九日,二十六万中华民族的优秀儿郎,包括38、39 、40、42军和三个炮兵师,分东、中、西三路,从辑安、长甸河口和安东三个鸭绿江渡口,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

影视热点

04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1950年10月25日以后

一九五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国人民志愿军40军118师在邓岳的指挥下,在温井与南朝鲜军队第6师发生战斗,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枪。几乎与此同时,志愿军40军120师在云山城北也与南朝鲜军队第1师打响了战斗。

当战斗都实际发生了,美国人又是如何判断的呢?

(1)是个人志愿参战

十月二十五日,南朝鲜军第1师经过云山后,抓到一名我军俘虏,被命名为云山1号,其他各个战场都抓到几名俘虏和伤员。十月二十六日,从云山紧急送往平壤的俘虏1号刚一到达到就对其开始问讯,下午又送来2、3、4 号。俘虏们异口同声地说:属于临时编成的第54、55、56小部队(其实,这些番号子虚乌有),受北朝鲜军队的指挥。入朝的总兵力约9000人。

但联合国军的首脑不相信中国军队已经介入,他们认为,“温井和云山周围出现的中国兵,表明中国为阻止联合国军向国境推进,以一部分兵力对北朝鲜军队进行了增援。然而,这些中国兵是以个人身份参战的,没有证据证明中国军队已正式参战。”(第8集团军定期情报记录206号,美第1军作命第15号附件。)

影视热点

(2)南朝鲜军队最先发现有中国正规部队参战

十月二十七日,南朝鲜第1师师长白善烨,来到云山小学的前进指挥所,亲自实地了解战场情况。在过去的大战中,他作为“满洲国”军中尉参加了热河作战,很了解中国军队。他判断,“当面之敌,不是参加北朝鲜军队的中国军人,而是纯粹的中国正规军,其兵力为拥有一万人的完整的一个师。”

韩国第2军军长刘载兴将军报告说:林彪的第4野战军中,有四个师以上在作战。

但是第八集团军和第1军都忽略了这些报告,情报军官怀疑,可能是把从中国回来的朝鲜兵误认为是中国兵了,本来是由于不慎而遭到伏击吃了败仗,却无根据地说因中国军队的介入所致。

十月二十八日,美第1军的定期情报报告依然写道;“有中国兵是事实,但不能断定是正规编制的部队。看来还是个人志愿参加的志愿兵。”

十月二十九日,这一天南朝鲜军抓到中朝俘虏76人,其中16人是中国军人,并了解到“中国第13兵团第42军第124师的370团担任阻击任务,北朝鲜军队协同作战。另外两个团随后跟进。”(了解到中国军队的正式部队番号还是第一次)。南朝鲜第2军金一白军长不顾深夜亲自给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打了电话。 第二天,阿尔蒙德感到事关重大,便亲自到咸兴的南朝鲜军司令部去询问。

十月三十一日,阿尔蒙德获悉,南朝鲜第26团又抓到7名中国兵,获悉了“除124师之外,至少还有两个师到达了长津湖畔。”这天,阿尔蒙德还亲自到第一线,查看了志愿军战士的遗体。但当他看到志愿军的步枪是日本造的三八式或九九式,而机关枪、迫击炮都是以前美国向国民党军队提供的,迫击炮以上的火炮还没有的情况时,阿尔蒙德将军又泛起了狐疑:这可能不是正规军介入吧?

从战役开始的前五天情况来看,最先受到志愿军打击的南朝鲜军队发现有中国正规军队介入,而美国人却将信将疑。因为他们也看不起韩国军队,认为有夸大事实之嫌。

影视热点

(3)美军承认有少量中国正规部队参战

十一月一日下午,志愿军39军对云山之敌发起了总攻,并对刚刚换防的美军骑1师第8团进行了围攻。这是美军与中国军队的首次交战的记录。进攻以迫击炮的弹幕射击和第一次出现的集束火箭的齐射开始,美军一检查弹痕,是82毫米的、所谓苏联制的喀秋莎。这种兵器的出现,对美军来说意味着当面之敌并不是一般的敌人。第8集团军到此时才第一次正式承认中国正规军队介入的事实。但从美国公开的史料看仍是勉强的,“云山正面之敌估计有两个团的兵力。”

影视热点

十一月四日 ,战斗打响后的第十天,联合国军情报部第一次记录了综合的兵力判断,上面写着“两个师单位的正规军进入了朝鲜”,即联合国军司令部第一次承认了正规军的介入。

十一月五日,挨揍的第8集团军这一天的情报估计有“叫作第54、55、56 部队的三个师编制的志愿军入朝,其总兵力约2.7万人。”

美军的认识从两个团、两个师逐步演变为有三个师的志愿军正规部队。

十一月六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结束。

05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以后——1950年11月6日以后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以后,面对打到头上的志愿军,美军还是不能接受大量志愿军正式参战的事实。例如,当威洛比被美军一线指挥员问到,如果不是中国正规军队参战,如何解释十月二十五日南朝鲜军部队在温井遭到歼灭性打击时,他解释为是南朝鲜军队的无能、不谨慎;当问到为何连美军也在云山也遭到沉重打击时,他解释问美军因夜色陷入混乱所致。

十一月七日,联合国军司令部判断中国军队的兵力为35400人,第8集团军正面27000人(三个师),第10军正面7500人(一个师)。

十一月九日,随着信息的汇集,联合国军司令部的记录中,作为更详细的研究分析结论写道:现在交战的中国军队是编为四个军的八个师,其兵力到51600人,包括尚未接触和换班的共计四个师在内,其总兵力就是十二个师76800人。这个数是联合国军司令部估计的最大限度的数字,但仍不到实际数量的三分之一

影视热点

第一次战役后,他们坚持认为,中国出兵意图最大可能是保护中国边境安全和鸭绿江的电力设施。

作为前线最高指挥官的麦克阿瑟,开始是认为志愿军迟至“联合国军”追到朝鲜边境时才出兵,表明中国是出于自卫而无意与美国摊牌。麦克阿瑟将中国发动的这次巨大的攻势看作是一次警告。而当志愿军打了胜仗后并未进行深远追击(其实是彭德怀元帅的诱敌深入之计)后,麦克阿瑟又开始骄傲起来,对中国军队火速停战,他得出了相反的结论:敌军败逃了。他认为中国军队是自寻死路,他们碰到了高速运转的齿轮的尖齿上,被切断了。

当美国政府同意美军“无限制”轰炸中朝边境,以切断中国对朝鲜的人员、物资通路时,迷信于美国空中优势的麦克阿瑟更认为没有必要更改司令部既定的向朝鲜北部进攻、统一全朝鲜的命令。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紧接着打响了。

作家王树增在他写的《朝鲜战争》中写到, “美国方面对中国的参战问题的判断的失误,有极其复杂的原因,但是最基本的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就是美国人‘世界无敌’的感觉。敢于和美国人打仗,特别是经济落后的中国人敢于和美军打仗,在绝大多数美国人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影视热点

而我认为这种感觉是西方世界百年来对中国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思维惯性所致。而事实证明,这种感觉不是一个威洛比、一个麦克阿瑟,而是上上下下大多数美国官员的共识。

十二月二十四日,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结束。志愿军重创美军第25师、骑兵第1师,共毙伤俘虏美军2.4万人,美国人开始了“美国历史上最长的退却”(艾奇逊语),一气退到三八线才收住脚。英国著名学者罗伯特·奥内东评价说:“中国从他们的胜利中一跃而为一个不能再被人轻视的世界大国。”

我们应该向每一位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致敬!是他们使西方世界改变了其思维惯性,对中国政府的警告和中国人民的决心再也不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

许多知友支持,要求继续写点什么。但国民党军队及人物关注不多,链接两篇拙作,以飨读者。不喜欢的,请原谅。

台儿庄战役为什么能赢?为什么抗日战争打了十四年,而解放战争只用了三年时间就打完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